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三十六章 此行谁使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回公寓的途中,感到自己很有些自欺欺人。嘴里不肯承认,甚至心里也不愿意去触及这个话题,但我还是很关心易雪茜,这却无法否认。

    在我交往的所有女性中,和她之间是最充满戏剧性的,也是对抗性最强的,时至今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可以说仍然没有结束。

    可能人的本性就是如此,越是不堪回首的东西越要去想。

    易雪茜长得好看,固然是吸引人的一个方面,但卓立独行的性格,却也有一种独特的韵味。而她的侠肝义胆,则有些让人钦佩了。

    她的桀骜不驯、可能有些奇怪的性别取向,甚至在我面前无礼占三分的行事方式,都让人难以释怀。

    这些也就在路上想想,回到公寓就顾不上考虑这些了,一头钻进药材和资料堆里,细细寻找解决方案,真的不行易雪茜的生命中留有遗憾。

    从屋角找出了一个事先做好的牌子,上书“请勿打扰”四个血红大字,本来是开玩笑给曹宇准备的,告诉他如果要进行什么少儿不宜的节目,一定要提前挂到门上。

    曹宇倒一直没好意思用过,这次我给挂出来了。把屋里所有能吃的方便食品都搜罗一空,放到了我的卧室。然后就把牌子挂到门上,开始了工作。

    草原之旅,可以说是收获巨大,学到的东西回来后做过总结,也没少跟曹伯商量,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根据现实情况,以我的“水平”,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了。

    由于各人都用手机,公寓电话平时用的机会不多,朋友们习惯了也都很少打。这次就摆到了我手边,有什么疑问好随时打到曹伯那儿讨教。

    巴郎大叔远离了现代通讯,紧急时刻无法联系上,不能不说是一个很大的遗憾。

    开开电脑,连上必须的搜索引擎,进入各个专业数据库,好随时查找需要的资料。

    许洋姐受伤那会子,曹伯对骨折和外伤疤痕的手段我是亲眼得见,也亲手应用过,堪称神奇。对于治疗烧、烫伤,曹伯虽也有一套,却不是拿手。当初听我讲了巴郎大叔,他颇有些自愧不如。

    曹伯听我说了巴郎大叔用药的情况后,后来打电话说准备自己动手配制试用,不过有很多药材不那么容易找到,他正在想办法。虽然此举有些泄露机密的嫌疑,但如果不是我,他们怕是永远也找不到机会融会贯通。

    当时许洋姐生病时用的那套瓶瓶罐罐,一直都躲在我的床下。如今的床底现在可是百宝囊,柳阿姨赠送的一堆药材也堆在那儿。还有回来的路上,经过药店买的那些常用的中药,这都是必不可少的。

    先根据巴郎大叔的方子,把当时给小央宗用的药膏配了出来,与易雪茜目前的病情并不完全对症,配方需要不断调试,好在能想到的,都曾经向巴郎大叔请教过。

    此时的我已经心无杂念,要倾心了所有的能力,完成这个前所未有的“壮举”。

    中医成分学现在相关研究已经很多,专家们早就开始分析其中的有效成分,网上相关资料倒也不难找到。

    最重要的就是动用自己的大脑,把这些有用的信息串联起来。可惜我对医学了解还是太少,幸好有曹伯这个行家。

    听说了我手头正要做的事情,他是全力支持,只要有空就待在电话旁边,随时接受咨询。

    有了他的建议,我的计划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同时心里也不无担心,就算做出什么来了,真的能达到预期的疗效吗?

    毕竟这是一个全新的试验,这么多年以来,各方面专家对烧、烫伤后的研究一直没有停止过,但真正完美还是没有达到。

    如果不是及时施治,而巴郎大叔恰在身边,小央宗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易雪茜好起来是不庸置疑,但是要想完好如初的愿望能实现吗?

    房内的灯一直亮着,忘记了白昼,忘记了所有一切,更顾不上专门休息,顾不上听曹宇和薛雨萍是否回来。

    饿了就手抓点什么塞到嘴里,实在乏了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或是祭出[清心吟]来恢复体力。

    时间紧迫,时间就是一切,只要想到了什么问题,就打电话给曹伯,不顾他是否正在休息。

    科技发展到现在,象我这样纯理论的研究是个异数。大实验室里设备精良,研究已经达到了量子理论。

    而我所能做的实践就是把药材做成不同的剂型,仅此而已。

    窗外的光线黑了白,白了又黑,我已经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知道在电脑上不停地分析、操作,然后坐在桌前制作药剂。

    伸展双臂,全身的肌肉酸疼无比,我再次练起了[清心吟]。只看着做出来的那些糊剂,才稍稍有些欣慰。

    不管怎样,闭门造车算是完成了,依托的基石就是巴郎大叔制作的药膏。

    缺少了临床的实验,研制出来的怕不一定会是什么,但不管怎样,总算出炉了,我所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是非成败,我已经尽力了,下一步该做什么?也许最好的就是好好睡上一觉,但现在还不行,我得第一时间通知蒋婷婷,“工作”完成了。

    至于易雪茜愿不愿意做小白鼠,那就非我所能知也。

    习惯性地抓起手机,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自动关机了。

    拿出电池换上,开机显示时间字幕:不会吧―――已经过去两个白天、三个晚上,又是一个新早上了。唉,过得真快,我全然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这其间一定会有人在找吧?就如同上次去了草原一样,我再次玩了个短期的失踪游戏。

    曹宇是怎么搞的,我闷在屋子里这么长时间都不来骚扰我一下?

    揉着糟乱的头发,推开房门走出,我突然瞪大了眼睛:曹宇和雨萍挨在一直坐着,甜甜蜜蜜地吃早饭。

    看到满满两杯冒着热气的牛奶、摆在盘子里几根松脆可口的油条,我的心―――

    雨萍早已迅速地端起面前的牛奶,“咕咚”喝下去一大半:“不好意思,我喝过了的。”

    曹宇就没有也这么幸运,还没有意识到“灾难”降临,眼前的杯子被我抢到了手中,“咕咚”一声,与雨萍稍有不同,已经见了底。

    看着一脸无辜的曹宇,嘴里咀嚼着,一脸遗憾地把杯子倒了过来,很快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喝完了。”

    两根油条被迅速地丢到了肚子里,我开始反客为主:“曹宇,你太不够意思了,哥哥我在里面待了那么长时间,有好吃的,也不知道招呼一声。”

    “这个…”曹宇一脸正经,回头看了看我门上挂着的红色招牌,“这个,怕影响了老大的好事嘛。”

    这小子“堕落”了,更可气的是居然还装出很受伤的样子,交友不慎哪。

    更为可气的是,看到两人的神情,雨萍居然猜到了我的想法,脸上闪过狡黠的笑:“域老大,曹宇让你教坏了,曾经多好的孩子。”

    “雨萍,关系到人家的名声,这个不好乱讲的,我仍然还是那个纯情少年。”曹宇是彻底“**”了,脸上表情未动转向我:“反正知道老大无论怎样也不会自杀,所以就算给兄弟一个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冒然闯进去。”

    说完这“道貌岸然”的台词,曹宇的手伸向盘子,不想却摸了个空。我哈哈一笑,因为这会儿功夫,饥饿的同志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向“猎物”动手,他只能扑个空了。

    薛雨萍照顾他,把手里还剩下半截的油条做了友情赞助。我心里偷乐:你小子想跟我斗,道行还差了点。

    “出关”之后,这是我难得的休闲时光。

    “婷婷说了,你出来之后就让我赶紧通知她。不过你既然出来了,就自己知会一声吧,也可以省我点电话费。”

    还不待我的快乐落到实处,雨萍一开口,迅速影响了我斗争获得胜利后的喜悦,还是她的道行深啊。

    “嗨,你不说我还真忘了,得赶紧跟她说一声。”我说这两人怎么这么沉得住气,敢情已经跟婷婷联系过了。以她对我的了解,自是不难知道我在干什么。

    但不知道如果告诉曹宇我是为了易雪茜才这样,不知又会做何感想。

    我热情地倒了杯水,送到吞咽有些难度的曹宇面前,深情地说道:“兄弟,慢慢吃啊。”

    受到我的照顾,曹宇反一下子噎住了,旁边的雨萍则做出呕吐的表情。

    关心完兄弟,打电话通知蒋婷婷,把“研究成果”通报一声,选不选,就是她和易雪茜的事情了。

    说了之后,就没了下文,也不知道她们怎么考虑的。

    曹宇和雨萍走了之后,我干脆哪儿也不去了,就在公寓里好好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

    可偏偏就要补一觉就这么困难,愣是没睡意。回到电脑前,整理一下这两天的收获。

    在几十个小时内,我翻阅了难以计数的资料,大脑里也一时给塞得满满地。如果现在去中医学院上堂课,想来都没什么问题了。

    东西是散乱的,弄成论文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够看懂。尽管不是非常有把握,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个史无前例的“课题”,不知能不能把那样整天坐在显微镜和电子仪器前的学者们气晕。

    如能成功,这铁定是一项重大成果了。不算昂贵的成本,自然能带来滚滚财源,想着想着,我的脑筋又动到钱上去了。

    易雪茜可能就是我做的第一例“**动物”实验,真正的推广尚需时日。一种新药被接受,需要更多的实验,还有烦琐的申报程序。嘿,才弄了毛胚出来,竟然想到这么多了,我不由有些佩服起自己。

    手机响了,是姬军哥:“中午到医院旁的餐厅,一起吃个便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