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二十八章 暗中较量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身边的蒋、易二女仍在兴致盎然地翻弄着各自的手机,我却如坐针毡一般,恨不得列车插上双翅,赶紧飞回到京城。

    毕竟在生意场上,这么严重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遇到。月茹姐、咏清姐比我见识多,都表现出如此审慎的态度。

    走之前,我已经告诉了她们此行的大致去向,说了自己待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公司业务的拓展工作一直有序的进行,经营和市场她们都能很好地处理,既然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让我知道,只能说明事态比较严峻。

    她们并不是觉得我能很好地处理此事,只不过因为我是公司的责任人罢了。但自己的心血发生意外,我当然会格外关心,希望能够迅速解决。

    蒋婷婷抬头发现了我的脸色异常难看,关心地伸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询问怎么了。

    我勉强回之以笑,说没什么。

    易雪茜白了一眼,对蒋婷婷说道:“这人就是经常神神怪怪的,不用问了,他就算有事也不会对我们说的。”

    想不到,她倒对我很了解。

    蒋婷婷也许认为她说的有道理,两个女孩子都不理我了,互相交流着彼此收到的短信。

    我也乐得清静,*到边上,静静地思考。

    咏清姐叙述的更仔细些,口气也相对轻松,说是发现了一个“克隆网站”,除了主页布局、色调略有不同,其他都跟我们的差不多。

    收费却要低廉很多,有一些正在徘徊的加盟商家就从我们这儿离开,投入了那家的怀抱。具体什么样一时也说清楚,只告诉我有个特别响亮的名字叫做“玄天”。

    是够“玄”的,名字也很大气,不过公司那个网站动用了我超常的能力,安全性上,用的是近乎变态的雨萍的作品。

    在长期的接触中,薛雨萍更多的优点也慢慢体现了出来。

    我在计算机方面算是有一定的天赋,然后有了后天的意外收获,成了一个“怪才”。而相比之下,雨萍虽说是个女孩子,但在这方面绝对是个天才,*的全是真实本领。

    过人的捕捉能力和超常的跳跃性思维,使雨萍在安全系统的建设和维护过程中,每每灵光闪现,凭着旺盛的精力和不屈的意志,系统安全在不断完善中。

    私下里曾偷偷地参详过许多比较著名的安全产品,我认为还没有谁家能比我们这个更好。

    经过了上次与程磊的事儿,现在她跟曹宇一样,不太去公司了,但整个安全事务还是说以她的“创造”为作为基石。

    得承认自己在很多方面不如雨萍,而之所以能够得到她的推为,乐于跟我一起奋斗,当然因为我的脑子“容量”更大,记忆力超强,填鸭式的知识恶补,才使我在综合能力方面远远超过了她。

    正是这样的完美组合,才有了我们现在这个蓬勃发展的网站,有了我们的不断进步。

    包容这么多优秀的东西,又岂是随随便便就能克隆了的?我是不是有些杞人忧天?

    咏清姐应该跟季虎大哥商量一下,也许就不会这么着急了。正是想到这些,我没有急着打电话,整理一下思路,也不必显得太过匆忙。

    为了分散一下精力,我故意把注意力转到了蒋婷婷身上,随意跟聊着此行的收获,暂时使自己紧张的心情得到缓解。

    又一次感到旅途是如此漫长,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尽快赶回去,把事情搞个清楚。

    ******

    终于,我们回来了。

    分手之时,易雪茜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热情,说是下一次有机会一定还要一起出去玩玩,简直太尽兴了。

    我在心里暗暗苦笑,是啊,你是尽兴了,我呢?

    虽非一无所获,但[清心吟]功力的恢复,已经被这个糟糕的消息带来的负面影响消失怠尽。

    一年多时间的折磨,对先天功法的渴望,已经比刚受伤时消减了许多,倒是更关心自己的“商业王国”。

    距离开学只有两、三天的时间,到了北辰校门口,两人不知道又在悄悄商量什么,我也懒得去“偷听”,好钢还是用在刀刃上吧。

    易雪茜也不回学校,跟着蒋婷婷一起下了车。两个女孩子亲亲热热地拉着手走了,望着她们的背影,我不禁摇头。

    想起了蒋婷婷说易雪茜的一些怪异行径,让人颇费思量。但奇怪的是后来住宿,两人仍旧住在一块,蒋婷婷却没再对我提起了。

    哎,也许事件根本并非我想象中那样,不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

    好奇心当然还是有的,易雪茜是真认人看不透。

    顾不上考虑这许多了,自己的事儿还忙不过来呢,等以后有机会再弄清楚吧。原来成就自己的事业,有这么多业务之外的事情需要解决。

    边想着边往公寓走去,it业内竞争的事情,咏清姐应该遇到过很多,至少是我不能相提并论的。但仍会如此郑重,说明真是引起她足够的重视。

    走着路,“商业间谍”这个词突然就从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本来那么遥远,以前想都不想,似乎只是来自传说中,随着这个偶尔兴起的念头,一下子就摆到了面前。

    至于吗?整个公司所有的投资加起来,也不过区区几百万。对我来说,这个数目近乎天文数字,但相比资本市场,不过沧海一粟,根本不值得那些有钱人侧目。

    唉,究竟为何?还是先回去看看要紧。

    倒不急着回公司了,去了那儿听大家一介绍,更无法静下心来,还是回住所仔细分析一下,然后有的放矢比较好。最好曹宇、雨萍两口子都在,能一起研究一下。

    火车到达得早,里面静悄悄地没有动静。看看门口的鞋子,两人应该都在。清晨起来天气最凉爽,正是个睡懒觉的好时候。

    哈哈,我悄没声地开了房门,也许能把那两人“捉奸在床”。心里郁闷,就苦中作乐,自己寻点开心吧。

    薛雨萍的房门关得紧紧,听不到一丝动静。我当然不至于无耻到破门而入,还是先“侦察”一下“敌情”要紧,别处转转,没有异动,我就坐着等他们自投罗网。

    蹑手蹑脚地转了圈,等悄悄进了自己那间房,我一下子泄气了。

    “美梦”严重破灭!雨萍正独自一人坐在我的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盯着显示器。

    我重新回到门口,重重地开了门,然后大踏步地走了进来,当然节奏要放慢。哈,小子们,老大够“阴险”吧。

    果然,雨萍从里面迎了出来:“你可算回来了,别弄这么大声,曹宇昨晚后半夜才睡,现在还补觉呢!”

    “雨萍辛苦了。”我把带回来的礼物献上去,也不打算转弯子,“那天说的到底怎么回事?”

    “你来看吧。”薛雨萍也干脆,好一个敬业的女孩子,原来已经在工作了,真够早的。

    这才注意,在我出去这几天里,房间里多出了一台电脑,雨萍把她的那台一块挤在了这张并不大的电脑桌上,而且都打开着。

    我坐过去一看,分别显示的正是我们的网站和那家叫做“玄天”的。

    这几天来,薛雨萍一定已经仔细地观察、分析过,不假思索地分别点击指给我看。

    果然,很多地方与我们极其相似,外在的功能试用起来,就跟双胞胎差不多。

    “雨萍,你怎么看?”

    “搞不清楚,反正感觉想差不大,人家做的也挺好。我关注的主要是安全方面,这些细节上却不一样,但一般人根本觉察不出来。”她似乎有些泄气,“这才多长时间,就有人跟风而来了,看来郑大哥的投资不那么容易得到回报了,说不定要不了多久,相似的就会越来越多。”

    “呵呵,雨萍怎会这么没信心,这可不是薛侠女的性格。”我努力轻松地开玩笑,给她也是给自己打气。

    “我问过咏清姐,她说有几家开始比较犹豫的公司,已经投入了玄天的怀抱。那个程磊,哼,不知道他们能做成什么样儿。”薛雨萍的口吻有些抱怨的意味,有点孩子气。

    从那次之后,他们小两口子倒听了我的话,极少再到公司去了,孩子心性的她,自不免会有些怨气。其实这类是事情,是跟程磊大哥没什么直接关系的。但没办法,谁让他惹了薛大小姐呢。

    “好了,雨萍别耍性子了。得好好想个对策才对,要是人家达到咱们的水平,那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唉,都怪我,没想到要申请专利。”

    到了这时,我突然意识到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这个念头猛然冒了出来,的确,我们应该申请专利的。“一等公司”搞授权,就算自己不做,也可以坐收利润。

    可是现在钱也投入了,竞争对手也以出乎意料的速度现身了,再想可能就有些晚了,如果人家有心,只怕已经先下手为强了。都怪自己,怎么没早想到。

    我和薛雨萍讨论了半天,不知何时曹宇也起床过来了。连寒暄也没有,就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网站主程序是由我来完成的,对其中的精髓当然心知肚明。之所以能做到几近完美,爱好只是一个方面,主要还是利益于先天功法赋予的创造力和常人无法企及的宽阔知识面。

    如果不是内部透露出来,别人要赶上来,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但如果只是神似,对那么多优秀的程序员来说,并非难事儿。

    那么剩下来要做的,只能是从雨萍负责的这块安全上动脑筋了。经过我们二人的精加工,安全性能确实值得引以为荣。

    “那边的安全性如何?”我回头问薛雨萍,她琢磨了这么长时间,应该有感觉了。

    “跟我们的不一样,但现在好的安全软件是很多的,就是随便买个成熟的版本也够用一阵子,我觉得人家的也不错。”雨萍干脆地应道。

    “噢。”我嘴里答应,不由动起了歪脑筋,你不仁我不义嘛,摆明是跟我们过不去。

    自然想起了大鹏哥的[紫客联盟],紧要关头就得借助他们的力量了。

    要建立的一家属于自己的正规公司,并且做大做强,不合理、不合法的事情当然不能做。这种事情也许不会造成什么大的破坏,但仍然是我所不愿意面对的。

    有了咏清姐的面子,季虎哥当然会全力帮忙,他很快就帮我联络到了大鹏哥。很简单,就是请他的一帮兄弟做做攻击测试。

    攻击也分好多种,并不是要搞破坏,如果真那样,他们也不定肯帮忙,[紫客联盟]还是很注意口碑的。

    单纯的攻击,要造成服务器当机容易,但我们只是要做个侵入的测试,看看到底谁家的安全做到汤水不露。

    我和曹宇、雨萍两口子就坐在电脑前等着,静观事态发展。

    时间一点一滴过得真慢,等在自己的系统前紧张地观察,最关心的当然能不能抵挡住潮水般的进攻。

    服务器的速度慢了下来,入侵的影响已经显现。大鹏哥看来也很用功,挺长时间都没有发信息过来。

    不知不觉间已是下午,我们三个连午饭都没顾上吃,三双眼睛紧紧地盯在显示器上。

    突然,曹宇大叫了一声:“成了。”

    我和薛雨萍赶紧把脑袋探到了曹宇那一侧的显示器,开始时只关注着自己这边,好随时发现不妥之处,心里当然也有担心。

    只见“玄天”的主页上出现了一个舞蹈的小人形象,这不是[紫客联盟]的标志,而是大鹏哥事先约定好的,先被攻破的一方将会显示。

    没过了多久,小人就消失了。毕竟目的不是攻击,只是对比。但我明白,就这一次也够[玄天]难过的了,因为网上很快就会传开他们受到了黑客攻击。

    我们的网站能够支撑到现在,说明安全性能在他们之上,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对手的实力应在我们之下。只要在安全性能方面稍稍加强一下宣传,就能击跨。

    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我仰身*在椅背上。

    真正的危机并没有来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