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二十六章 转机突现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花落花开总属春,开时休羡落休嗔;

    好知青草骷髅冢,就是红楼掩面人。

    山屐已教休泛蜡,柴车从此不须巾;

    仙尘佛劫同归尽,坠处何须论侧茵?

    柳阿姨不时地拿起手里的小锄,拨开一边的杂草寻找想要的药材。她随意把收获丢进携带的筐子里,动作娴熟而轻盈。

    背影说不出的优美多姿,陌生又有着难以言喻的熟悉感觉,我不由有些看呆,竟忘了要追上去。

    心里暗暗对自己说,她肯定不是普通人,她的一举一动,明明白白地显示了出来。突然心里一动:为什么这样,难道故意想让我知道吗?

    就在思考的这一小会儿功夫,前方突然失去了柳阿姨的影子,我快步向上跑去。

    转过一个小弯,她正坐在一根枯树干上,笑眯眯地等着。

    “小域,你个大小伙子,怎么这么慢呀?”

    她在试探我,感觉又一次这样告诉我,就这速度恐怕常人都难以赶上吧。

    我嘿嘿傻笑,没说话。

    “累了吧,坐下歇会儿。”柳阿姨柔声道。

    我依言在她身旁坐下,也笑着回道:“好厉害,逸诚觉得体力还算不错呢,追了柳阿姨好半天,竟然越来越远。”

    她饶有趣味地看着我:“还得多锻练呀,有好本钱,也不能不思上进。”

    这话里别有意味!我更肯定了自己的想法:“柳阿姨,您一定是个特别的人,对不对?”

    柳阿姨沉默着没有回答我的询问,过了一会儿突然站起来说道:“休息的差不多了吧,咱们继续。”

    渐渐转过了山包的一侧,我在一边的小洼里看到一些植物有些眼熟:“柳阿姨,那几株就是咱们要找的东西了吧。”

    “对,就是它,小心点,别把根弄断了,药效会打折扣的。”

    我也蹲下去刨了几株出来,顺手放进她的小筐里。

    柳阿姨忽然说道:“小域,有个事儿我一直不清楚。大家都说你那天救小央宗的时候很表现很特殊,连你巴大叔回去也很跟我夸了一通,很少听到他夸奖什么人呢。”

    这时才知道了那天救下小孩子的名字:“柳阿姨,是小央宗命大才对。人急了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我当时就顾着救人,什么都没想,事后自己也觉得表现很奇怪呢。”

    柳阿姨忽然笑了:“小家伙,你就就别跟我捉迷藏了,有些事不是着急就能做到的。你一定学过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吧。”

    抬起头看着她,那对眸子透亮,眼神之中蕴含的是一片真诚,这一瞬间,我做了决定,要对她实话实说:“柳阿姨,您也不是外人,就不隐瞒了。逸诚确实修习过先天功法,不过水平不值一提。我猜您一定身怀绝技,造诣肯定还很深,刚才我就觉察到了。”

    柳阿姨又笑了起来:“看来猜的没错,你这几天的一些行为就让我觉得有些不同。懂先天功法,在这儿住了二十几年,你可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呢。”

    她说完也不忙着采药了:“走,咱们到那边说去,也吃点干粮。”

    “刚才爬山,我故意看你能不能发现,想不到真让我猜中了。开始虽有些怀疑,但觉得又不太象,你的表现也太差了点。”她伸过一只手来握住了我。

    似乎有一股细细的气流,沿着我腕部的经脉慢慢向上流动。

    “您说的没错。”我心里更加佩服她,段老知道我会先天功法,是事先听了林锋大哥的讲述。

    而我跟林大哥学了那么长时间,他能发现异常自然毫不奇怪,而短短相处,柳阿姨是凭着些蛛丝马迹就察到了端倪,似乎还要厉害。

    如果今天不是她故意露出来,我这两下子,根本就发觉不了有她什么不同,看来同样是先天功法,也是有高下之分的。高人面前我也不隐瞒,把自己的际遇大略地讲给了她听。

    那细细的一丝气息仍被柳阿姨驱使着,隐约感到它在我体内的经络中活动。

    柳阿姨慢慢地收回了手:“你练这个叫什么?”

    “[清心吟]―――”她继续思考着,“嗯,听名字,看你的表现,这个功法是以修心养性为主。”

    “那您练的叫什么呢?”还有这么多分别,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我练的叫做[水龙吟],是小时候开始练的。我总觉得自己很多地方跟别人不一样,能看到、听到别人感受不出来的东西。

    那年只有九岁,意外碰到了一位前辈,把[水龙吟]传给了我,并给了很多指导。后来老人家离开了,我就一直就*自己修习。

    可惜一直没有机会施展,来到大草原,除了你巴大叔,还没有别人知道呢!见你似乎也有先天功法,想起卖弄一番,想不到我这么老了,还有跟年轻人一样的心思,真是的。

    听着柳阿姨娓娓道来,[水龙吟],这不是一首词牌的名字吗,不过倒很上口,听起来就比[清心吟]霸气的多。

    柳阿姨的介绍,让我对先天功法又有了深一步的了解,姬老给的那本[清心吟]不是原本。是他的老师凭印象,加上自己的理解写出来的,上面介绍的相关知识太少,姬老又不很了解。

    想不到先天功法也分了好多种,比如这[水龙吟],就是强身健体为主的,攻击性比[清心吟]要多些,但听来也不是很强。

    那就是说还有先天功法以技击为主了。

    总之,各个派别之间有很多的分别。柳阿姨只是听师傅简单提过,也根据自己的理解推测。看来古人传下来的东西,有很多是值得好好体会的。

    如能象武侠小说中描述的那样就好了,古代的大侠整日四处飘泊,过着游侠生活,想学什么也容易。山野之中,偶尔奇遇,就可能得到名师。

    可惜这一切在当今社会已不现实,每个修习功法的人都无法再全心全意。

    她既然以诚相待,我也不隐瞒什么,把那些前因后果,无论奇遇还是遭遇,都如实讲给了她听。

    本想向柳阿姨请教一下,杭海生的功法可能属于哪一类呢?想想没什么意思,就忍住了。

    “小域,你运气很不错,误打误撞的能有今天。当然如果不是两位前辈相助指点,那次受伤后,这辈子也别想再练什么先天功法了。”

    她这一说,我更感苦恼,怕就怕这种不上不下。如果真的断了念头,也就不用再那么多烦恼:“唉,还是没用,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

    说完这几句,我呆呆地愣起神,手里抓着干粮也忘了送到嘴边。

    “年轻人不该这样沮丧。”柳阿姨看我的样子,温声相慰。

    我轻轻摇头,已经过去一年多了,虽然一直不曾放弃,可哪有一丝要恢复的迹象呀。

    柳阿姨默默地陪着,也不再出声打扰。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柳阿姨我没事了,时间不早,咱们还是快去采药吧。”我不愿再想,过去的时光,已经考虑的太多了,也苦恼的太多,还是现实点吧。

    柳阿姨看我在努力振作:“小域,也许我可以帮你,跟你巴大叔这么多年了,对医术也有些心得呢。”

    “柳阿姨,谢谢您。”我的心里很感激,对一个认识没多长时间的人肯这样,足见她的心地善良。

    “不过,没用的,曹伯也是个好中医,为我想过了那么多办法,苦的、酸的药水也吃过不少,可都不行。”虽然感动,但我并不抱希望。

    “不一样的。”柳阿姨看着我甜甜笑起来,“[水龙吟]中有疗伤的法子。你巴大叔我都没告诉他,有些病人康复并不只是他一个人的功劳,我悄悄帮了不少忙呢。”

    柳阿姨不象说大话的人,我的眼睛亮起来,毕竟她跟我一样是修习先天功法的,虽说同源不同宗,其他途径不行,但[水龙吟]的疗伤方法说不定能奏效。

    我的眼中燃起了希望,柳阿姨又说道:“我没有十分把握,不过你不用担心,就算不成,也不会有损伤。[水龙吟]的治疗方法很温和,也不用吃药。”

    不用吃药,这让我开心不已,各种口味的汤药我都快尝个遍了:“难道用内功打通受阻的经脉是真的吗?”

    柳阿姨点点头:“小域真聪明,马上就想到了。确实这样,到时你只要听我的话,让气息配合运行就可以。”

    眼中充满热望,我连感谢都忘了:“柳阿姨,那还等什么,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小域,无论先天功法的哪一种,都切忌心浮气躁。”柳阿姨理解我的焦急心理,眼里却还是闪过一丝责备,“别这么心急,总得让我做好充分准备吧。毕竟为有先天功法的人疗伤还从来没有试过,而且也要耗费很多力气,今天跟你跑了一路,我哪还有那么大的精力。”

    我的老脸一红,就只想着赶紧恢复,什么都不会考虑了,自己这毛毛糙糙的积习还是难改。

    心里兴奋,再也无法静下心来采药。柳阿姨也看了出来,匆匆摘了些草药就往回走了。

    “小域,我跟你巴大叔商量一下,等准备好了就开始。不过,你可得想明白了。就算经脉打通,那些未卜先知、窥知别人心理的能力不会就跟着回来,那需要你勤奋练习,更是*机缘巧合。”

    这个倒想到了,不过想到能让[清心吟]在体内流畅运转,恢复以前那种无拘无束、精力充沛、不知疲劳的滋味,我还是充满了巨大的渴望。

    如果真能好了,是不是跟杭海生再好好干上一架,以雪前耻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