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二十二章 草原救人(下)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马鞭挥舞在手中,我们的快乐难以言喻。相互用鞭儿轻轻捅捅彼此的马匹,或是从地上挑起什么东西攻击别人。

    跑了一会儿,一条缓缓流动的溪水吸引了我的视线。不由慢下来,看看蒋婷婷和易雪茜在前面胡闹,不时跟勤劳的牧民们打个招呼。

    溪水清清,宛如在碧草中横亘的一条玉带,划出了美妙的音符。任由马儿缓步而行,感觉着静谧之美。这一瞬间,心里一片空灵。

    内陆地区,最珍贵的就是水了,也许正是这条小河,造就这片美丽的大草原。牧民们都自觉地约束着自己的牲畜,不许它们踏进。

    经过一顶帐蓬,一位瘦小的老人吸引了我的视线。穿着当地服装的他*在一块雪白的皮垫子上,手里翻着一本羊皮书,悠闲的吸收着阳光,懒散中透着舒适。

    沿路见过各种各样的人等,无论性别,年龄大小,甚至有少妇就在帐蓬前面袒露前胸,肆无忌惮地哺乳孩子,但手里也在忙忙碌碌,真少有他这样闲适。

    老人显得如此不合时宜,却又让人感到似乎就是这草原的主人一般,不可或缺。我不由驻足下马,按学到的当地礼节举手向老人致意。

    想不到他却把书放到一旁,挥手冲我说了一声:“嗨!”

    他仍坐着未动,标准的内地流行语言,这样的言谈举止出自他身上,却让人觉得和谐无比,浑然忘了这样做似乎有失礼貌。

    是个有趣的老人。

    难得碰到个懂普通话的,我正想过去好好聊聊,远处却传来了蒋婷婷惊呼的声音。

    放眼望去,不知道什么原因易雪茜从马上跌了下来,失了约束的马儿却狂奔乱跑。老人也紧张地立起身子观看,我冲他歉意的一笑,赶紧纵上马身赶了过去,可千万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惊叫声更响,蒋婷婷呆在了马上,易雪茜跟在马后面紧紧追赶,但徒步要想跟上惊马谈何容易。

    用力夹着马肚,我距离惊马越来越近。马儿原地转了几圈,突然向一顶帐蓬冲去。

    有一人看样是孩子的母亲,正提着一桶水从远处走来,看到此时情形,口里大叫,丢下手里的水桶就往回跑。

    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儿,在帐蓬前七歪八扭地走着。看到有马儿跑来,不知凶险,居然甜笑着迎了上去。

    眼看马儿快到了近前,几个声音一齐惊叫出来。

    “不―――”发自我嘴里的与易雪茜、蒋婷婷几乎同步。胯下的马儿似乎也知道我的心意,发疯似的向同伴跑去。

    在距离几丈远的地方,我来不及考虑,飞身就向小儿奔去。

    狼狈地抱着小家伙几个懒驴打滚,难看至极地滚了开去。惊马已经冲上去,把帐蓬撞歪了。

    好险!我心有余悸,低头看看怀里的小东西,居然咧开嘴冲我笑呢。

    附近的牧民赶过来拦下惊马,孩子的母亲惊魂未定,走过来把孩子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她嘴里嘟囔着,上上下下仔细摸着无邪的宝宝,就如盯着绝世珍宝,连看我一眼都没顾上。

    蒋、易二女这时也到了我身边,一边一个挽着我的胳膊,也伸头看那孩子。蒋婷婷的嘴唇青紫,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目睹事情经过的几位牧民都赶了过来,女性们过去看孩子,男士们则七嘴八舌地跟我说话。其中一个用勉强能听得懂的话对我连说“谢谢”。

    “真是多亏你了。”易雪茜也小声说道,嘴巴还有些轻微的哆嗦。

    “刚才真是太危险了。”蒋婷婷也冷静下来,“逸诚,刚才你那一跳真远。”

    易雪茜也不吝啬夸奖的语言:“就是,如果参加奥运会,一定能打破世界纪录。”

    那一个纵身真是狼狈极了,居然得到二女如此夸奖。我回头看看刚才马儿停留的位置,真的距离很远。想不到没了[清心吟],我也能如此发挥,看来人急了,能量还真是不可估量。如果平时,无论如何也是做不到的。

    出乎意料的表现,与人的潜力有关,我的行为还真是反常,如果再来一次,绝对同有这个水平。

    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也不愿在此处多做逗留,拉拉二女的手:“咱们回去吧,赶紧把马还了,人家该等急了。

    经过刚才的帐蓬,雪白的毡垫还在,老人的影子却已经不见,断定他不是寻常牧人,深悔失去了一个交流的好机会。

    王老师和马主人已经在翘首遥望,等着我们回来。

    主人很热情,王老师示意他要留我们吃饭,几番推辞未果,只好答应下来。

    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进到帐蓬里面,见识牧民家里的布局情况。

    热热的奶茶端上来,放到嘴里一品,也第一次发现味道还是不错的。看来什么东西都要讲一个气氛的。

    女主人在帐外准备晚餐,男主人陪着我们说话,王老师做了翻译。

    附近几座帐蓬的男子也渐渐回来,听说这家来了客人,都纷纷过来招呼。他们互相间的谈话我听不明白,又不好向王老师打听,只好悄悄问易雪茜,她也只是摇头,表示完全听不懂了。

    他们说了半天,都把目光向我们看过来,说着当地土语。

    这次王老师做了解说,说大家都夸奖我是英雄呢。都说草原上交通不便,想不到一点事情这么快便传了开来。几个人不停的说着,王老师一张嘴已经转达不过来,听得我们三人如在云里雾里。

    大盆的牛羊肉端上,隔壁的男子提来了一大坛酒,毡上已经摆得满满。肉的香气扑鼻,才真觉得饿了,正想开怀痛吃,突然听得外面马蹄声急促。

    主人还没站起,几个男子揭帘闯了进来。

    听过了几人的交谈,王老师指着其中一个男子:“兄弟,这是你救的那孩子的父亲巴顿大哥,特地来感谢你的。”

    巴顿紧紧握着我的手,一串听不懂的话冒了出来,只可惜我听不懂他的话。草原人真的性情淳朴,事情因我的同伴易雪茜而起,人家没有一点责怪,反倒这么远跑来感谢,真是始料不及。

    几个人转头又跑出帐去,一会儿功夫,各种各样吃喝东西都提了进来。半个帐蓬都被摆满了。

    因为我们这屋的客人,主人很骄傲的样子,说话的声音也显得高亢了许多。

    大家都对我很热情,女客人家是不劝的,但我的酒量不行。可听说在这儿如果拒绝别人是非常不礼貌的,更会让人看不起,也不好推辞,酒到碗干,几个回合下去,也没来得及吃什么东西,已经头晕脑胀起来。

    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人在竖起拇指夸我好酒量,我已经觉得天旋地转。似乎蒋婷婷和易雪茜在替我挡着,不过很快就失去了知觉。

    整个过程大概没用多少时间,我就被扶了出去。

    躺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感觉头痛的厉害,胸腹间却有股很强的气息在流动,我心里暗喜,难道我的[清心吟]要回来了?赶紧集中精力去运行,到了腹下还是沉积住了,无奈的放弃。感到清醒了一些,这才注意到身边有人在悄声说话。

    “水―――”我张着干裂着嘴唇说了一声。一只手过来扶起我的身子,一个容器也放到了嘴边。

    一大碗水喝下去,我好受了许多,这才注意到蒋、易二女都在身边紧张的盯着我。

    没有完全想清,但我还知道向女孩子们道歉:“对不起,喝的太多了。”

    蒋婷婷转身拿了个东西,温柔地替我擦了擦嘴。易雪茜在这个时候却也不愿意放过我:“不行就少喝嘛,谁让你这个时候还逞英雄。”

    我没有精力跟她斗嘴,向蒋婷婷问道:“咱们这是在什么地方?”

    “你还真喝多了!”易雪茜故态复萌,全然忘了我曾经帮过她一个大忙,提出严正抗议。

    “雪茜―――”蒋婷婷怪了易雪茜一句,却不对我恶语相向“在人家的帐蓬里呢,再躺一会儿吧,刚才你的样子好吓人呀,拖都拖不动。”

    草原的习俗有意思,把我跟两位女客安排在了一间。听说当地的风俗,有时为显对客人的尊重,还有机会跟女主人睡到同一顶帐蓬下。

    大家都没有多余的住处,这样安排应该是对我们很照顾了,可惜跟易雪茜这个恶女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

    我醒了来,二女反倒都不好意思躺着了,都披衣坐着说话,看来她们是准备这样耗到天亮了。我还难受的紧,依旧躺下,听她们说话。

    正迷迷糊糊快要睡着,忽听外面又喊叫声起,我吃一惊,掀起了一边小窗子上的盖布,却看到了一片红红的火光。

    赶紧坐起穿上衣服:“走,咱们快去看看!”

    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的到来,真不知道给这片宁静的土地都带来了些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