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十八章 众女齐聚(下)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想好的计划没能实施,第二天早上还没有起床的时候,许洋就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当天下午就会抵达,这就是说,起来之后就得赶回去。

    睡意没了,也知道今天不可能再到别处去玩了。我们干脆也不急着起了,好好休息,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回去就行。

    二人就躺在床上,继续讨论各种的话题。

    租来的车子正好也不用还了,就当了我们代步的工具。也许是女儿即将离开,若翰伯父忘记了跟我的那点小“过节”,态度有向许伯母*拢的趋势,对我也算和善。

    许洋倒放得开,在父母面前也对我呼来唤去,完全当作了男朋友来“使唤”。二老好像在一点上达成了共识,无论我的“人品”如何,能让女儿高兴才是最重要的。

    在许洋的公寓里一起陪着她的父母聊天,从那不时递过来满含柔情的目光里,我意识到自己还算是勉强称职。

    在这一刻,我觉得许洋是很幸福的,离开之前,能够有时间跟自己喜欢和喜欢自己的人陪在一起。

    伯母的身体比我那次见到的时候又好了些,可是长途奔波的劳累还是显而易见。虽然如此,她还是不肯先休息,要亲眼看着女儿收拾东西。

    呵,她对我的喜爱明显要超过了许老爷子,就爱拉着我问这问那,还不时地转圈子说话,想套出我的洋洋之间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

    许若翰的角色跟妻子做了转换,反倒由他这老头儿来关心女儿准备的情况。他把老两口带来的东西悉数交代给女儿,尽管许洋已经离开家了这么长时间,早就独立了多年,可这次毕竟不同。

    看着那几乎能开个小杂货铺的装备,听许伯父不停地嘱咐、嘟囔。残酷的话题反复被提起,只有三天的时间洋洋就要走了。

    许洋在房间为那堆积如山的物品发愁,可有着父亲的监督,又不得不尽量把更多的东西塞进本就鼓鼓的行囊。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这种情况下实在是帮不上她什么了,转身回到客厅。

    伯母忽然开口向我:“哎,小域,你说我们家洋洋也不小了,整天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自己的事情也不放在心上,什么时候能让我们省心哪。”

    话里的那重意思我当然不会笨到听不出来,却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才好。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音乐声,满头是汗的许洋走了出来:“死诚诚,你的电话。”

    “看看。”伯母更有话说了,“这孩子,都是怎么说话的。”

    我挂了手机,正想跟许洋说说内容呢,屋里的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静静地听她接完了电话,我和许洋对视一眼,看来大家收到的是同一个消息:明天晨姐过来。

    作为知交好友,晨姐的来临一点也不让我吃惊,何况几天前她就已经通过气了。意外不是她,而是在她电话旁边的另一个人―――晓雯,她也要跟着一起过来。

    我从家里走的时候,雯雯已经明确表态要到京里来玩了,可是那时我还不知道洋姐要走,不知道晨姐在电话有没有告诉洋姐小雯也要来。

    还不等我跟她交流一下看法,握在手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谁来凑这个热闹?

    “云希?”我因为意外大叫出了声来,许洋的耳朵也跟着竖了起来。

    屋里的三个人都把目光落到了我身上,听着云希腻腻的声音,我悄悄捂住了话筒,向一边踱了过去。

    许洋心里有数,可是这些甜言蜜语要是传到二位老人的耳朵里不知道会做何感想?云希自然不知道我现在身处何地,絮絮地对我说着情话。

    等好不容易挂断,额头上的汗水已经奔流而下,当然不是因为天热。

    “洋姐,明天云希也要过来给你送行。”当着她的父母,我还是没能壮起胆子叫声洋洋。

    “好啊。”许洋隐约已经知道了我和云希的事情,倒显得神色自若,“死云若怎么不来送我?”

    “她昨天晚上生了?”我传达着云希发布的消息,“是个儿子。”

    “太好了,这下云若可有得玩了。可惜时间来不及了,要不怎么也得过去看看。”许洋很遗憾地说道。

    “你看看人家,都当妈妈了。”许伯母及时地在旁边插言,话语之中略带着一丝不满。

    “妈有你什么事呀?”

    听许洋拖着长腔的向妈妈撒娇,心里也是一阵翻腾。

    好呀,人一下子聚这么多,真够齐的,也有够挠头的。到时怎么住也成问题,都要来送许洋,肯定谁都不肯去住宾馆。

    这么多女孩子出现在二位老人面前,可真够热闹了。

    但愿不要出乱子才好,我突然发现,女朋友多了,有时也是很让人苦恼的。就算众女彼此间能够认同,长辈们面前可就不是那么好交待的了。

    有了许洋的父母在,我自然就不能再住这儿了,回到几天未归的公寓。曹宇又把一颗重磅炸弹扔了过来:“域哥,明天晚上我爸和若冰就要到了。”

    曹伯也要来了!我的大脑几乎要当机了,脸上堆笑,嘴里道:“好好,都来了好!”

    话说完了,有些自嘲地想道:难怪明星、大腕们都要请经纪人打理杂务。人家那么多事情,当然顾不过来了。这样子我就觉得手足无措了,是不是考虑也该请那么一个。

    不来则已,一来全来了,怎么理正所有的关系?哎,生活全乱套了。

    我怪异的表情,颇为耐人寻味。曹宇看着我的样子,给闹得一头雾水:“域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没、没有。”我居然会结巴,“我是高兴、高兴的。那谁,那雨萍呢?”

    “回家了,怎么,你找她有事儿?”曹宇更糊涂了。

    随即作恍然大悟状:“噢,你是说公司的事吧。放心吧域哥,我们想好了,已经跟卞姐请假了,以后没事就不去公司,不会添乱的。今天我们就没去了。”

    “不是这个事儿。”曹宇说的这茬儿,我还真给忘了,“三天后许洋姐就要出国了,这几天要来一批客人,你们要帮我照应,另外曹伯来了,不周之处,你也要我替我解释一下。”

    “真的?怎么没听你说起过,这是天大的好事呀。许洋姐可真厉害。”听说出国,曹宇一脸钦佩。

    “出国到没什么,只要好好干,咱们也有的是机会,只是这几天不免要乱一点。”他跟我考虑的根本是两码事儿。

    ******

    开着租来的车子赶往飞机场,站在大厅里,我焦急地看看手表,四下里张望,晨晨和小雯该到了。

    忽然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处,就见到了一双亭亭玉立的美人。

    尽管是非常熟悉的两个人,但给我的感觉仍然是惊艳!高中毕业的晓雯个头似乎还在长,已经达到了祁晨的耳上,两人的穿着也非常相似。

    随意的装扮,难以掩盖两人的丽色。惹人注目的完美身材,同样是那么修长挺拔。

    晨晨的长发随意飘洒在肩头,带着淡淡笑容的清丽脸颊,难以言喻的妩媚。

    小雯则仍旧把头发束在脑后,热情洋溢的小脸蛋,透着清纯可人。

    这一对漂亮的人儿,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我的心里充满骄傲,只因美丽的花儿为我而盛开。

    不理我满脸的渴望,晨晨接过小雯手里的小包,把她推到了我张开的怀抱里。

    “诚哥哥,我考得不好。”小丫头嘟着嘴,她已经给我打过电话,说分数不是很理想,比她平时的成绩差了不少。

    “雯雯,不过了重点线了吗?这就挺好的。”祁晨在一边摸摸她的脑袋,进行着安慰。

    “人家就是有点不甘心嘛,我总是比不上姐姐。”雯雯从我的怀里蹭出来了,脸上带着娇笑,又投入了晨姐的怀抱。

    看来晨晨平时没少给她做工作,小雯很快就摆脱了沮丧,脸上重新高兴起来。

    从小雯撒娇的口气,看出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融洽。而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乖巧,也慢慢多了一丝成熟的味道。

    小丫头片子也会长大的!

    晨姐低头拍拍她娇嫩的脸蛋,脸上带着纵容的微笑:“雯雯很快就会超过姐姐的。快出来,怎么一见到哥哥就要耍赖!”

    “快出来”,听到晨晨这么形容埋在怀里的淘气女孩,我忍不住会心而笑,心里也溢满了甜蜜:“咱们走吧。”

    “可是你还没有跟晨姐姐拥抱呢。”雯雯一脸不情愿地离开,撅起小嘴说道。

    这也是我的愿望,我立即合作地拥住了晨晨。

    她有些脸红地把我推开:“走了,就你们这么孩子气。”

    雯雯见状开心地笑了,把两个小包都挂在我的脖子上,满足地一左一右挽住了我们二人。

    直接去了洋姐的公寓,走在前面的祁晨礼貌地跟二位老人打着招呼。小雯也乖巧地向二老问好,却忘了放开我的胳膊。

    许伯母诧异地看着紧紧挽住我胳膊的小雯,眼里带着疑惑,只是见过一面,她大概已经忘了这个小妮子。

    许若翰跟老伴交换了一下眼神,而脸上一副“我说如此”的样子,看来对我的“花花公子”形象更加深信不疑。

    “洋姐姐!”小雯扑向了随后出来的许洋。

    也不给她和晨姐说话的机会,已经抱住许洋,狠狠地在她的脸上亲起来。

    许洋亲热地把小雯搂在怀里,任由她对自己“轻薄”,嘴里嚷道:“这小疯丫头。”显见也是喜爱至极。

    看到这个场面,许伯母更加无法接受,眼里的迷惑也更加严重。

    放开小雯,许洋拉着她和祁晨进了房间里面,欢声笑语立刻传了出来。

    心里有些感动,但却无法参与,只因还得马上赶往车站。不知道待会儿云希来了,是否还能看到这种融洽的局面?

    停下车子,远远地就看到站了台旁一个熟悉的背影。只凭感觉就能知道,一定是我的云希了。

    脱开了工作的女孩儿,又有机会随意装扮自己。在这火热的夏天,居然假小子般穿着白色短袖衬衫,还潇洒地塞进了铁青色牛仔裤里,再看看脚上蹬的厚底旅游鞋,真是服了她了。

    发色换成了自然的色泽,却短得比我还要厉害。

    从背面看去,如果不是小腰太细,显得下半截衬衣里面是段真空,定会有人误以为站在那里的是个超级帅哥。

    “云希。”我大叫了一声。

    “小诚子。”不等回转头来,那独一无二的称呼已经应声而出。

    入我眼中的是一张亦喜亦嗔的面庞。比起上次看到她的时候,脸儿似乎又瘦了一些,不变地是那焕发的容光。

    等到了我的怀里,云希居然半天无语,这可奇了,她什么时候学会了沉默。

    轻轻地托起了纤瘦的脸颊,我突然发现,那明亮的双眸之中,居然浸满了泪水。

    忍下自己眼里同样想要升起的雾水,我已经情动不已,低头吻上了那含泪的双眼。

    不顾处身人来人往的大街,云希抬起娇艳的唇,与我吻到了一起。

    在换气的功夫,我怜惜地道:“云希,你又瘦了。”

    在回公寓的路上,满腹的话语,不知从何说起。坐在旁边的云希,却重又精神焕发,小嘴又不停地动了起来。

    “喂,人家在说话呢,你有没有听?”云希不满起来。

    “噢,听着呢。”

    “她到了吗?”

    “什么?谁?”

    “还有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