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篇 静听花开第十二章 雪中送炭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名利悠悠两不羁,闲身偏与鹤相宜。

    怜渠缟素真吾匹,对比清臞即故知。

    日下吟行劳伴侣,松阳梦觉许追随。

    日来养就昂藏志,不逐鸡群伍细儿。

    握住伸过来的纤手,我抬眼注视着许洋姐,心里闪过一丝疑惑,猜测她这么郑重其事的想说什么。

    许洋姐眼神闪烁,似乎心里比较矛盾。过了好半天,几次张口,却又闭上,把我的手甩开:“算了,还是以后再说吧。”

    见她似乎有些为难,尽管关心,我还是强忍着没问。张开双臂轻轻地拥了她一下,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微笑着告别,目送许洋姐跑上了楼。

    独自走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在默默地思考,是什么事情会让她这么为难呢?有什么事情,她不会是缺钱了吧。

    想到这里,禁不住摇了摇头,她现在应该没有什么很需要钱的地方。如果真这么简单,许洋姐的性子,还不至于这样期期艾艾的。

    转念一想,我现在口袋里也没有几个大子,就算她真有急需,少了肯定也不管用。多的话真就拿不出来了,我边走着边把自己的念头给否定了。

    月茹姐不久前还说过呢,没想到网络烧钱这么厉害,仅仅为了扩大影响,在虚拟媒体上增加了些广告投入,不多的启动资金很快已花得差不多了。她还想在平面媒体上投入些广告呢。

    是得想个办法赶紧筹措资金,现在真缺钱呀!名气是涨了些,这从网站的点击剧增能够感受得到。但我的目的不仅于此,资金的短缺,却难再有寸进。

    月茹姐想把自己手里的积蓄投点进去,被我给拒绝了。这时候用她的私房钱,明显不合适。前景不太明朗的情况下,我自己困窘也就罢了,再把她给搭进去,可不好。何况就目前的状况,就算投个几十万进去,也根本解决不了多大问题。

    哎,今天只顾着陪洋姐开心了,忘了还想再问问雨萍,看薛叔叔还有没有什么办法。时到如今,我突然发现钱有时的确很重要。

    回到公寓,曹宇和雨萍也刚刚从学校里用功回来,讲了目前遇到的难处之后,她却说不敢向父亲开口,让我自己去问。

    唉,到了现在,我也没有办法,只有自己硬着头皮出马了。

    ******

    从薛叔叔那儿回来,是彻底没辄了。他对我解释说,以我们这个小站点目前的状况,是很难再从他们行得到贷款的。

    我不甘心,再问到从其他的金融机构能不能有办法,薛叔叔倒是认真地做了解释:像我们这样的一家小公司,已经有了贷款未还,想从其他任何的金融机构得到新的资金,是不太现实的,绝对过不了审核这一关。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真是陷入了困境之中。眼看着考试又近了,生平第一次觉得做一件事情竟是如此困难。

    云希要扩大经营,也急需资金,肯定是指望不上,而[逸诚科贸]就算把全部的家底都拿来,也无异地杯水车薪。这以前比较得意的两处产业,原来也不过是小本经营。

    如果从晨姐或是其他地方借钱,又是我的自尊所不允许的。不由暗暗怪起自己,事先把事情考虑的那么简单,盲目的乐观,事到临头了,却一筹莫展。顺风顺水的路走惯了,这一下才真正感到了举步维艰,原来创业是如此之难。

    即便如此,我仍在做着努力,四处奔波,看能不能找到个好的解决办法,不管成与不成,都是锻练的机会。可是结果,却都是徒劳而返。

    几天的功夫,心里焦急,嘴唇干裂,周围都起了一圈水疱,看看镜子中自己憔悴的脸,意识到了世事维艰。在这种折磨之下,人仿佛突然之间长大了几岁。

    月茹姐明白现在的状况,也在尽力地联系自己的熟人,想着办法。只要凑到一起,就昼安慰我。但我知道,其实她的心里同样着急。

    情况的发展,真是始料不及,与开始乐观的设想无异天壤之别。

    两人表面上都尽量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心里都象着了火一样。做点大事情,资本原来是如此之重要。

    月茹姐用剩下很有限的资金在勉力维持,我心里清楚,如果近期再得不到新的资金注入,新成立的公司关门大吉是要不了多久的事情了。

    混到这个地步,同学们最最头痛的期末考试,却成了我难得休息一下脑子的机会。

    我失魂落魄的样子,引起了平时比较接近的同学的注意,纷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又能对谁说呢。

    以前养成了一个习惯,有什么事情喜欢向晨姐汇报一下,听听她的意见。可眼下发展成这个样子,就算对她,我也不敢再提起,就连电话也不敢多打了,生怕又多一个人为我担心。

    如果开口,晨姐从祁伯伯那儿弄点钱救救急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想*自己渡过难关的想法,让我止住了这个念头。要是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我还有什么脸面以对佳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种难得的锻炼。

    “逸诚,明天就是咱们学兄们的毕业典礼了,一起去助威吧。”班长腾天杰的一席话,打断了我的沉思。

    “我就不去了吧,还有点小事。”我搪塞着,自己现在哪有这个心情呀。

    “不行,这是学院统一安排的任务,必须去给学长们送行,系主任还专门提过你呢。”平日里难得见我,他直接抬出系里来压我。学校还不就是怕人少了不热闹,拉我们去充门面的嘛。

    虽想少我一个无所谓,但既然是统一行动,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下来,很久没有参加过集体行动啦,跟班里同学的联络也少了,全当再放松一次吧。

    ******

    学院的大礼堂里,毕业典礼搞得恢弘而热闹。看来学校是有些多虑了,虽然分成了几个院区同时搞,这个礼堂还是人满为患。如果不是我们几个来得早,怕就得站到门外了。

    看着即将离开学校的学长们,我的心里也有众多感慨。各位哥哥、姐姐们那一张张表情各异的面孔,惹人深思。即有同学分离的不舍,更有前途未卜的迷惘,当然也不缺少志得意满的笑容。

    大学早就不再是那向往中的天堂了,对多数人来说,只不过是人生的一个驿站。一个小小的起点,仅此而已。

    仿佛看到了三年之后的自己和身旁的同学们,多数在校生的眼里,更多的是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即将离去的学兄、学姐们的崇敬。

    是啊,他们要离开学校了,开创自己的事业了。那么我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呢?唉,别说未来了,就是目前已经够让我苦恼的了。

    情绪提不起来,也就无心去听来自另方面的声音,只想着用什么办法渡过难关。

    与会的学校各级领导交替发言,表达了对即将离校学生的美好祝福。这一切入到我的耳中,只觉得空洞无味。对已经找好饭碗的毕业生来说,这种祝福无疑是甜蜜的,而对那些尚不知花落何处的人来讲,这一切自然也就毫无意义。

    无论凭着自己,还是*了关系,经济社会都是弱肉强食的,即使来自名校也不例外,只不过比别人多了一点可怜的机会而已。

    更多的学长们大概还是会继续踏上那条艰辛的考研之路,就如同当年考大学一样,也是众人齐过独木桥。也许等到大家都纷纷拿到更高的文凭时,才发现这个也已经不能再帮上什么忙了,到时仍然是几家欢乐几家愁。

    毕业生发言代表中,我突然发现了郑廷洲的影子。他,依然那么潇洒而自信。毕业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一个形式,手里多了一张纸,没有别的。

    想起传说中他的千万资产,我更生佩服。无论怎么讲,他都是一个成功者。是一个有资格笑对天下的人。

    郑大哥的微笑,又让我不由在人群中搜寻着另一个人的影子―――杭海生。

    明年,杭海生也要毕业了,同样已经积累了雄厚资金的他,笑容一定也会是这样灿烂。而我呢,现在就已经焦头烂额了,他们怎么就能够做到游刃有余的呢?

    从那次冲突以后,我跟杭海生再也没有接触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的忿恨却总不能消除,反而越来越强烈。相比之下,几次接触,感到易雪茜还是比较单纯,对她基本没了太多的敌意。

    每当听人说到杭海生的事情,他做了什么,赚到多少钱,我竟会感到莫名的难受。

    台上一张张的笑脸,台下大声的欢呼。我已无心去听,悄悄离开班里的同学,挤到礼堂*后的一个位置站着,思绪早已飞到了场外。

    我越发明白,自己也不过是个普通人。我对杭海生一直有强烈的排斥心理,抛开个人恩怨之外,仍然嫉妒他有那么多的资金。

    窥视自己的内心深处,才知道原来一直藏着这样一个想法。也许还没想过要去报复他,但一定要在各个方面超过他,到了此时,突然发现这个渴望竟然如此之强烈,那么无情地吞噬着我。

    对郑廷洲,我则没有这种想法,非常心仪,第一次见面他说的话,就深深地留在我心里。也许是一切先入为主吧,看来对杭海生的看法不可能得到改观了。但就目前的这种状况,我超过他的愿望在大学的这几年能够实现吗?

    对周围的一切充耳不闻,直到人群突然拥挤起来,我赶紧向一边闪了闪,让出位置让大家通过。

    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典礼已经结束,大家都在退场了。我不愿加入这个拥挤的撤退大军之中,见礼堂里已经有了不少空位,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继续想心事。

    突然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一个不防被吓了一跳。回过头一看:原来是他。

    一脸俊朗的微笑,一双似乎能看到心里的眼睛,居然正是我佩服的郑廷洲大哥。

    “郑大哥,我还想有空向你祝贺一下呢。想不到还是你先找到了我。”赶紧摄定心神,笑脸寒暄。他这双眼睛,我的印象非常深刻,不晓得是否有透视的功能。好在我的清心吟一直在修习着,即使不能发挥功用,要掩藏一下自己的心思还行。

    “来好兄弟,过来坐坐。”他示意围在身边的同学先走,拉着我走到不远处坐下。

    “兄弟,听说你办了个辅助支付平台?”他亲热地握住我的手问道。如此的直接,让我觉得有些意外。

    啊,自己做了这么一点事,学校里并没有几个人知道,想不到他居然也会听说了,不由又有一丝得意。郑大哥这人是不一般,嗅觉如此灵敏。

    “是啊,郑大哥。”人家连网站的性质都知道,既然无法隐瞒,就坦然承认。

    “情况怎么样,还好吗?”目光温厚,却让我的心中不由自主地发毛。

    强作镇定的微笑,自尊使我不愿意透露目前的经济危机:“郑大哥,还不错吧。”

    “呵呵。”郑廷洲笑了起来,“兄弟,如果我想跟你合作,你愿不愿意呢?”

    我的心一动,有他合作,那当然好了,可他凭什么会这么做呢。

    “郑大哥,你是搞大生意的人,我搞的不过是点小东西,哪能入了你的法眼呢。”

    “域兄弟的技术水平当哥哥的是知道的,又选准了这么好的切入点,必定会大有前途的,又哪里是小东西了。”郑廷洲又笑了。突然发现笑里搀着一种特别的意味,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认同感,更相信他一定有某种的异能在身。

    我脸上掠过的一丝疑惑,没有逃过他的眼神:“是不是怕我侵占你的成果?放心,只要你同意,我不过入些股份罢了,经营上的事情绝不会插手的。你一定听说过吧,我搞的就是风险投资。”

    不错,早就听说过这件事。但关于风险投资,我的认识还仅仅限于书本。听上去,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不会只是为了扶贫吧,我不由在心里划了一个问号。

    “域兄弟,不用担心,我不过是看好网站的前景。如果盈利的话,也能跟着沾光,希望分些红利罢了。我这是风险投资,赔了也就认了,如果赚了钱我也能从中得到好处,怎么样?”

    他倒是十分坦诚,听上显得有诱惑力。如此一来,我更肯定他对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已经深入了解过了,完全是有备而来。

    郑大哥真是个有心人啊,绝对是个精明的商人,而且提出的条件也让我很难拒绝,因为我目前就是缺钱。

    “这―――”我犹豫起来,这么好的机会如果放过了,以后可就再难碰到了。心不争气的跳起来,我现在确实太需要钱了。

    心里已经在告诉自己要答应了,脸上还是做着迟疑的表情。

    郑廷洲趁热打铁:“如果你同意,只要签了合同,我马上就可打二百万到你的账户上,这样你就可以缓解一下压力,能展开手脚大干了。”

    二百万,这可不是笔小数目呀。我的犹豫,让他觉得可能还欠些火候,一下就抛出了这个大馅饼。稍稍性急,也透露了他的一点底细,他对我的网站应该早就注意了。

    商人求利,这是无可厚非的,只能说明是个好商人。对自己正在做的这一切,尽管目前进入了困境,但我一直都是很有信心的,相信一定能成功。只不过经验欠缺,对困难的估量有些不足而已。他能看到这点,说明了有独到的眼光,跟这样的人合作,怎么说也是件好事情。

    想到了这里,我心里一定,反倒不急了。他寻求合作看来也是有诚意的,显得太积极反倒不美。

    沉吟了一会儿,我才说道:“郑大哥,这么大的事情,我得跟合伙人商量一下。你的这个提议非常好,回头我会尽快再跟你联系的。”

    郑廷洲点点头:“也好,这是我的名片,有了结果就打电话给我。要是觉得钱不够的话,还可以多投一些。”

    他看到有希望,又加重了一下砝码,居然忘了曾经给过了我一张。

    我也不说破,把名片接了过来。回去跟月茹姐以及曹宇、雨萍商量一下,要是大家都认为没什么问题,我就跟郑大哥合作了。

    “好的,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

    “那就这样,我中午还要跟同学聚餐,有时间咱们再一块坐吧。”郑廷洲说完,就匆匆走了。

    我随后离开了礼堂,心里偷偷的笑,郑大哥真是及时雨呀。也没有再考虑别的,急急地就去找卞月茹商量。

    ******

    拉着曹宇和雨萍到了我们公司所在地,跑进了月茹姐的办公室。

    听到我细细讲过之后,曹、薛二人对视一眼,显见对此都没什么主意,而且他们也对我信任有加,很快只说一切听我们的。月茹姐则显得比较稳重,侧着脑袋倾听。

    见过说过了,她才开口道:“确实是个难得的机会,我觉得还是可行的,现在很多行业都会引入风险投资。”

    卞月茹经过的事情比较多,听了我的意见,又详细询问了一下郑廷洲的情况,也点头表示同意,“何况我们现在确实急需资金,不过得先把条件谈妥,别被人家给糊弄了。最好是再去查一下他这家朴树投资有限公司,不能只是道听途说。”

    既然她这个商场老手也同意,我就更坚定了自己的信心。

    月茹姐马上请朋友去调查朴树投资公司,我们几个人就一起细细地研究起方案来。整整一个下午,拿出了一个认为可行性的计划。

    核心的一点,无论如何,一定要在其中占据主导,要做控股的一方。这是我的心血,如果他不同意,我也只好放弃,其他的一切都就好商量了。

    很快,月茹姐的朋友也有了回音,说那绝对是家正规的投资公司。终于放下心来,我打通了郑大哥的电话。

    郑廷洲笑声爽朗:“域兄弟,一定是想通了吧。这种互惠互利的好事,想你也不会拒绝的,哥哥我的眼光一定不会有错。”

    听口气,是笃定知道我会同意的,跟他一起打交道,还真得留心呢。

    “郑大哥,我们原则上认为可行,咱们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那是当然了。这样吧,我今晚定在友谊酒店,到时咱们再详谈。”

    我和卞月茹赶到的时候,郑廷洲已经等在了大厅里。寒暄了几句后,大家一直向里面走去。突然想起有一次我请同学吃饭,还是他给结的帐呢,也是那次我拿到了他的名片,原来自己早就欠过他人情了。

    月茹姐见惯这种场面,若无其事在跟服务员走在前面。

    走在后面的郑廷洲拉着我的手,在耳边悄声说道:“兄弟,你可是找了个好帮手呀。看得出来,又精明又能干。”眼睛眨着,表情非常暧昧。

    看来他有些误会,我的脸不由得一红,想起自己请月茹姐帮忙的经过。

    见卞月茹已经进去,他对我“哈哈”一笑:“兄弟,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很正常嘛。不过,你得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越描越黑了,原来郑廷洲还有这一面,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捶了一拳,两人搂着肩膀跟了进去。

    包间里,一个漂亮女孩子笑着站了起来,我更是早就认识,正是活泼可爱的逄妍姐,郑大哥的女朋友。

    好久不见,她更加洒脱,向我介绍说她也已经毕业了。大大方方地跟我们握手,风度跟月茹姐有得一拼。

    她还是喜欢穿红色的衣服,显得体态婀娜,分外妖娆,脸上挂着迷人的微笑,格外引人注目。

    年轻也是本钱,我悄悄看看月茹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跟逄妍谈笑,说话汤水不露,不由更为她的成熟心折。

    明人不做暗事,一通客套话之后,见月茹姐不提,我干脆就把商量好的方案说了出来。

    郑廷洲点头不语,听我说完了,也不发表意见,只是热情地招呼大家吃菜。

    逄妍好像认为合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笑谈着以后的发展方向。她非常健谈,听得我都有些怀疑,她口中所说的还是目前这家举步维艰的小公司吗?

    她跟月茹姐很能谈得来,很多地方都不谋而合。

    郑廷洲只与我叙旧,说些学校的事情。对他表现出来的风度,我非常钦佩,他虽然比我大不了几岁,却有一副大将之风,很值得我学习。

    大家尽欢而散,分别时郑廷洲才跟我说到正题:“好兄弟,我觉得你说的还比较公允,除了个别的细节问题,差不多都可以接受。你回去后就把正式的文本打印出来,再仔细斟酌一下,就可以签约了,到时我马上就把钱打过去。”

    见他这么痛快,我豪气一生,再加上本就对这细节的问题不太在意,当下笑了笑:“郑大哥,既然大家都爽快,我这边的事情月茹姐都会办好的,希望合作愉快。”

    郑廷洲“哈哈”一笑:“说的好,就让她们慢慢谈好了。”几百万的资金信手抛出,说得毫不为意,这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啊。”

    “对了,逄妍就是学财务的,以前也经过了一断时间的实践,现在毕业了正好也没事做,不如谈好之后就让她过去跟着学习一下怎么样?”

    我们公司还真的缺一个好的财务人员,既然郑大哥提出来了,那她肯定也不会有错,何况人家出了资,安插个人进来也是合情合理的事儿。

    说的虽然好听,却也不难理解他的用意,那么大的公司,怎么会没有自己女朋友的职位呢。

    不久前月茹姐还说缺个正式的财会人员呢,这样正好一拍即合。她对逄妍的印象也不错,很多地方想法两人都比较接近。

    逄妍亲热地挽着卞月茹的手,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一切想不到的顺利,走在回去的路上,卞月茹也显得很兴奋,不由故态萌发:“这下可好了,只要有了钱就好办事。小域,咱们怎么也得去喝一杯,庆贺一下。”

    心结一除,我开心的不得了,也忘了告诫过卞月茹不要再这么喝酒了。刚才大家一起又没怎么喝酒,陪她喝了个尽兴,回到公寓更兴奋得睡不着。

    ******

    不知道是郑大哥的亲历亲为的原因,还是朴树做事就是这么高的效率,合同很快就谈妥,钱也划到了我们帐上,公司大张旗鼓地干了起来。

    既然问题解决了,还是喜欢做我的甩手掌柜,具体事物都交由月茹姐去做,何况现在她又有了逄妍商量。

    曹宇也没回去,我们几个人每天到公司里解决些软件核心的问题。由于聘用了专职的技术人员,很多事情也不用我们操心。

    偶尔跟曹宇谈起,知道同学们差不多都回家过暑假去了。唉,自己也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怎么大可等人都没招呼自己呢?也不知道走了没有,离朋友太远,这可不好。

    正琢磨着怎么跟他们联系,翻翻日历,猛然惊醒,自己还有一个重要的心愿要完成呢,这一阵子过得实在太紧张了。看看时间,不好,得抓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