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七十六章 人逢喜事(上)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

    毫端蕴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云希在我怀里折腾了一阵之后,大概有些累了,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睡去了,此时的我却没有了丝毫的睡意。

    抱着云希软软的身子,听着她轻微的鼾声,只感到一切如在梦里,生活就是这么奇怪。

    云希安静了没多久,就开始翻腾,不停动着,嘴里轻轻嘟囔着听不明白的梦话。

    听着时钟在“滴答滴答”地响着,我的心里乱极了。

    突然云希睡梦中的身子抽了一下,:“那你把人家当什么了?”说完之后,就把身子一翻,背对着我,嘴里还在呢喃着,却再也听不清楚。

    虽然不知道说的是否跟我有关,还是一下子被惊出了一身冷汗,是呀,把她当什么了?搂在她腰上的手不由放开,又紧了些,如是者再,思绪也随之翻转。

    沉睡中的云希似有所感,扭了几扭,又把身子缩了回来。

    怎么办?我该怎么做才是?对待感情,我总是无法象编程那样收放自如。终于明白,无论如何还是冷冰冰的电脑更容易对付些,多数时候,他只会乖乖听你的吩咐,而最复杂的就是面对活色生香的人了。

    不管怎么思索,总是难以拿定主意。哎,还是祭起我的“放下**”,做些正事,好好地干一番事业吧,也许这样才能稍有颜面以对倾心于我的女孩儿。

    该怎么直面以后的人生?为今之计,也只有搞好我的创业大计,并付诸于行动,以求心有稍安。如果不是这样,又能怎么做?

    ******

    手一动,碰到了一团软软的肉上,舒服异常,不由又用力摸了几下,惹来了一声轻“嗯”。

    又觉得另一条胳膊酸麻的厉害,轻轻抽了一下,还是被压得紧紧的。

    猛地醒了过来,这一觉睡得真澜。才发现自己正搂着云希呢,刚才手抓到的原来是她的…。

    昨晚的自己,还在千里的另一座小城,现在却已经在京里了,人生真是奇妙。

    睁大了眼睛,擦擦嘴角,慢慢看清了仍在熟睡中的云希。

    窗子外面透进了些许光亮,这家伙,想不到睡懒觉的本领居然不在我之下。

    她的脸上是一片柔柔的甜笑,几如孩童一般无邪。紧闭中遮住下睑的睫毛,微微闪动。小巧的鼻子,微微开合的嘴巴。不着粉黛的脸颊,美丽中透着妩媚。

    多可爱的女孩!一股柔情油然从心而生,不由更加仔细地注意着她。近看才知道,那染成褐色的短发在发根处已经透出了原本的黑色,云希又该去折腾一下她的头发了。

    睡觉的缘故,发丝显得有些凌乱,不由地用手去轻轻为她捋顺。

    这些坚硬的头发一如云希的性格,不怎么听招呼,等我的手过去,又迅速恢复了原来的状态。

    感到了有些不对,云希悄悄睁开朦胧的双眼,冲我展开了笑脸。

    “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今天又没事,再睡会儿吧。”手轻轻地拍拍她的脑袋,柔声说道。

    云希两条**的胳膊伸出被子外面,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甜甜一笑:“你早醒了。”

    毫不顾忌我正看着那雪白的臂膀,云希舒服地长叹一声:“有人抱着,睡得真香呀。”

    她倒是美了,我的胳膊都现在还酸着呢。

    云希把胳膊缩回到被子里面,又把眼睛闭上。脸上媚态横生,诱人之至。

    忍住想要吻她的冲动,要现在再率性而为,无论对她还是对自己,都觉得是一种亵渎。

    等她睁开了眼,我努力想摆脱面前的困顿:“云希,今年对咖啡店有什么新的打算吗?”

    云希嘟起了嘴,一点也不理会我的苦心:“没情调的家伙,说这些干什么,下次记住了,工作的事情不要带到家里来。”

    佩服,这就成了家了,懒得动脑就说嘛!

    她把一只手伸进我的睡衣里,轻轻地摩弄着我的胸膛,作抒情状:“多温馨的时刻,说这些个多刹风景呀。”

    说完把小嘴撅起,一副不乐的样子。

    如果顺势吻住这张小嘴,自然就云开雾散,而且那只小手的活动,也将我逗引的心头火起,再下去还不得引火烧身,哪敢盲目行动。

    轻轻逮住了她钻到我身上的手儿,紧紧攥住,合在一起慢慢抽了出来,把她的小手凑到唇边,深吻了一下:“云希经过一番休整,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真的吗?”她的眉毛挑起,“才不信呢,人家肯定是魅力不够,否则怎么还不见你的行动?”

    还是把自己现在的想法明说出来吧,要是被这样调逗下去,又不知道该闹到怎么收场了:“云希,我现在还是有些心神不宁的,等把这一切理顺了,再随便怎么样,好不好?”

    她不乐地嘟起了嘴巴:“人家都不那个啥,偏你就这么多事儿。那要是你想通了、反悔了,不要人家了怎么办?”

    不过开朗的云希意并不在此,没等我回答,不失时机地给自己加了点筹码:“那你明天陪我去看云若,可要表现的好一点。”

    明知被要挟,也是没有办法,唯有痛快地答应:“那还用说,当然会让云希有面子的。”

    “哼,这还差不多。”

    云希跟晨姐的性子正好相反,跟她在一起,倒象她是主动的了。坏心一起,手伸到她的胸前猛地揉了一把。

    “讨厌,干什么你。”云希用力地把我的手推开。

    “哈,这会儿露馅了吧,还敢不敢装样子了?怕了吧,害怕就快点起床,今天轮到弄你早饭了。”

    “为什么是我?”云希不服,“别糊弄我,什么时候轮过了,咱俩压指,谁输了谁去。”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渡过,两人在一起开开心心,说些情话,不时打打闹闹,也对明年的打算做些讨论。

    边跟我闹着,她还在为明天的行动做着准备,也不知道去看姐姐,她怎么有那么多的事要做。

    ******

    第二天一大清早,两人都难得没睡过,早早起床收拾好一切去赶火车。

    明白云希并不是个纯粹胡闹的女孩儿,知道这次绝不是平常走亲戚那么简单。

    但一路上,我就是不问她到底有什么特别的行动,心里纳闷也强忍住,看她若有若无的眼神,就知道在等我询问。偏不让她如意,嘿,自己去难受好了。

    坐在旅游列车上,随意说笑,绝口不问行动的目的。

    在与女孩子的“长期斗争”中,我已经逐渐总结出来,只有沉住气,才会在谈判中占据主动。所以只要她不说,就坚决不问。

    联想到在商务谈判中,这种态度也许会起到同样重要的作用。那样的话,这个方针政策以后也应该用得着。后发制人,方为上着嘛。

    果然,快到目的地的时候,云希就沉不住气了,说出的话来跟绕口令一样:“死小诚子,怎么还不问为什么非要千里迢迢要你回来陪我去见云若?”

    “咱们不就是来看云若的么?有什么好问的,终不成是要隆重推荐我登场?”我装出一脸茫然的问道。

    “讨厌,既然你不想知道,那我就是不告诉你。”云希的小手落在了我身上的薄弱之处。

    故意扭头看窗外的景色,对她的暴力也不以为意:“不知道云若姐现在混得怎么样,有没有变更漂亮?”惹得她更加用力地捶打着我。

    路途不远,前后也就两个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很快到达了云若姐所在的城市。

    等下了火车,云希终于还是妥协:“你好烦人!告诉你死诚子,咱们这次是来参加云若婚宴的?”

    这一说,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云希为什么今天穿成这么正规,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前卫。来参加姐姐的婚宴,当时要规规矩矩的,不能太招风了,抢了新人的风头可不好。而且太新潮,也会与这个场合不太相符。

    我说她坐在车上,还那么注意自己的形象,倚到我身上也是轻轻的,生怕会弄皱了熨烫整齐的外衣。

    我本来穿的是套休闲服装,也被她硬逼着扒下来,换上了正式场合才穿的西装,领带也给捆到了脖子上。

    “什么,云若姐要结婚了,那戴哥可有福了,娶个这么温柔的媳妇。怎么不早说呢,大姨子要结婚,我该备上一份厚礼才对。”嬉笑地看着打扮庄重、得体的云希。

    如果没有记错,这将是我正式参加的第三个婚礼了。

    轻轻地一挑做了专心修饰的淡眉,“少烦,什么就大姨子,我答应你什么了吗?少臭美吧你,我就是不温柔,你能怎么着?”云希又一次暴力对我。

    过了瘾之后,才说道:“礼物嘛,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把所有的钱包了一个大红包,年前就送给了她,所以人家才会没钱过生活嘛。这就算你跟我一起送的好了,不过回头你得还一半钱给我。”她这个计划还真是完美。

    原来这样,我说呢,几千块钱,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没了,敢情是因了这个。

    “是今天吗?”得到她的证实后,我有些奇怪,“那你怎么不早点过来帮忙,云若姐这边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做吧。”我想到了王姨跟徐老师的婚礼,妈妈都跟着忙活了好几天。

    “当然今天,这还能搞错?人家就是要简简单单的,两个人都在外面,又没有什么经济基础,有什么好折腾的。再说了,他们两个年前已经在老戴的老家办过了,也回过了我们家,这次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云希解释完了,又柔声道,“好诚子,云若这儿没有什么任务好安排的,来也就是凑热闹。美中不足呢缺个做伴的,想来想去,才把你给逮了来,还怪我吗?”

    这般的软语相求,我又能再说什么,何况心里早就已经原谅了她。

    “怎么事先一点消息也没透露,难道他们起先准备秘密举行?”

    “云若也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我得到通知也晚。看你放假急着走,就没说。其实正是这个原因,我过年才不想回家的,要不家里人老追着我问,多没意思。”见我没意见,云希心里一块石头落地。

    “要不明年我也陪你回家一趟?”我看着她,不怀好意地笑起来。

    “想得美,你还没有审核过关呢,你在原籍和别处有几个妻子、生了多少儿女,我还没搞清楚呢。”云希一脸的不屑。

    我冲她龇了一下牙,做个鬼脸。

    “诚子,我真替云若不值呢!这么年纪轻轻就结婚,以后不知道要少多少人生的乐趣。”她先是抱怨着,又突然问我道,“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急着结婚吗?”

    摇摇头:“我怎么会知道。”

    云希一本正经地用手在自己的肚子上比划了一下:“因为纸里包不住火了,再不抓紧,就要抱着儿子结婚了。”说完,自己先忍俊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也被云希的动作逗得乐不可支,笑得肚皮发疼。看着她促狭的样子,真不知道说啥是好。

    “到了那里可不许乱说噢,要不云若肯定饶不了我。”云希警告着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