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六十一章 近乡情怯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江风扬浪动云根,重碇危樯白日昏。

    已断燕鸿初起势,更惊骚客后归魄。

    汉迁急诏谁先入,楚路高歌自欲翻。

    万里相逢欢复泣,凤巢西隔九重门。

    回到公寓后,又对我们的[宇逸萍]网页进行了一番最后的维护,就要回家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空再上,很有必要做一下强化工作。曹宇穷乡穷乡僻壤,肯定件指望不上,也许雨萍还会抽空来看看,但放了假,谁都难保有充足的时间。

    不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一个人,但工作的过程还是不断地被打断,10点以前几乎就没能正经地干什么活。

    先是许洋姐早到了家,打电话过来,报了一个平安。

    不一会儿,老妈也急着问什么时候往回走,何时能到家,她最近几乎是每天都要问上一问。

    放下电话,屁股还没等坐热,晨姐又问了同样的问题。

    云希也不甘示弱,给我打了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算作收尾。她拉着我东扯西扯了半天,意思就是明天要去[莱雪]总店结帐,就不能去送我了。最后说了句她今天晚上可得睡个好觉了,才依依不舍地把电话挂了,倒把我听得哭笑不得。

    ******

    听从了段老的劝告,只要有余暇(除了像昨晚实在没空),我就会随时随地请出[清心吟],折腾上一番。

    虽然直到目前,气息仍然凝滞,仍未能在全身运行自如,却也一直都没有放弃过。坚持至今,虽不能竞功,自我感觉还是好了一些。

    今晚精神状态非常不错,在完成了所有的“应酬”之后,一个人在电脑前,一直忙活到了后半夜。

    好不容易躺下,又为即将回家而兴奋,翻来覆去地也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才真正睡着。

    第二天,直至大可电话来催,才无奈地爬了起来。匆匆洗涮完毕,拿上自己的行李,直奔车站而去。

    急忙忙地赶到,按说好的地点四处寻找婷婷等人。嘿,看见了。远远望去,几个人早已经在那儿等我,目标挺大,还是比较醒目。

    快步跑过去,把手里的包往地上一丢,琢么着说点什么玩笑话好,为自己的迟到找些原因,以企图蒙混过关。

    不料已是不及,不等我开口,玲玉抢先轻声埋怨:“域逸诚,怎么每次都是你最后一个呀。”

    把俺给说成了惯犯一样,“嘿嘿”一笑,正想解释几句,一抬头,突然发现队伍中多了一个妙龄少女,猛然明白了蒋婷婷为什么这次那么积极的要求买票。

    一个婉约的女孩身影就在左近,悄悄地站在蒋婷婷的身后,与“大部队”保持了一点距离。一件白色毛领的大衣穿在身上,瘦弱的身子迎风而立,似乎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我却知道此人绝对不是看起来的这样,因为她不是别个,乃易雪茜是也。

    扫了一眼,嘴里并没有说什么,作为男同志,怎么也要有一种高姿态吧。

    易雪茜的眼睛向我看过来,张了张口,看我神情冷漠,终于没有说出话来。眼里似乎闪过一丝委屈,很快倔强地把头别了过去。

    蒋婷婷明白怎么回事,轻轻一扯易雪茜的手,走到我面前。

    “逸诚,雪茜今年去爷爷家过年,和咱们一起走。”

    这个蒋婷婷,跟易雪茜关系一定不错,因为她总在有意无意地帮她说话,看来两人私下里也交往甚密。不过,这不在我关心的范围之内,别人怎么来往,是自己的事情。

    何况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说的。淡淡地看了看易雪茜,轻轻地点个头,表示招呼。

    她又把眼在我身上停留了一下,马上转开去,对着几个人一起说道:“给大伙添麻烦了。”

    大可却热情:“有什么麻烦的,人多热闹。”易雪茜这样的美女,又显得低眉顺眼,他自不会像我一样怀有成见。

    ******

    我明白自己的缺点,那就是不够成熟,尤其是面对这与我有切肤之痛的事情和人,很难释怀。我跟姬老父子都相处很好,唯独对这个跟他们有血肉关系的易雪茜,却说什么也热不起来,话都有些懒得多说一句。

    倒是三个女孩子间有说不完的话,一直都在窃窃私语,显得甚是投机。

    我默默地躺在铺上,并不想加入进去,只在吃东西时,才跟几人坐在一起。大可时不时地还说上句笑话,活跃一下气氛。

    对我的表现,大可就非常不理解了,悄悄对我说:美女当前,怎么这么一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牌了。尽管我懒得提起,他还是时不时地就爬到我的铺上来,刨根问底地想明白其中的原委。

    蒋婷婷对这个局面心知肚明。玲玉大约曾经听她说过我们之间的过节,似乎也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

    在决定拉上易雪茜一块回家的时候,蒋婷婷一定预料到了,因为事情的经过她都清楚,毕竟这不是普通的小矛盾可比。

    从她努力地想活跃现场的气氛,就能够看得出来。但在这种冷战状态下,饶是以她的活动能力,也收效甚微。

    这一路走的甚是别扭,到后来,就连大可也觉得很是无趣。毕竟大伙在一起都是热闹惯了的,突然冷了场,任谁都会感到没意思。

    有一次吃了点东西后,无聊的他实在忍受不住,提出要打扑克,蒋婷婷和李玲玉都打起精神同意,都是年轻人,她们谁也不希望旅途太沉闷,何况这还是个缓和矛盾的好机会。想想上次我们四个一起回家的时候,是何等的热闹!

    易雪茜看了看我无所谓的样子,低下头去,小声地说自己不会玩。说也怪了,她怎么表现地这么低调,似乎盛气凌人才是她的本来面目吧。

    大可拼命地拉我下来,一起摸了几把,几个人的兴致都难提起。蒋婷婷又不愿把易雪茜冷落在一边,很快也就局终人散,恢复了先前的局面。

    蒋婷婷特别希望能够缓解我和易雪茜之间的“误会”,寻了个机会,在过道处拦下了我,央求我拿出点男子汉的气概来。我嘴里答应着,但说起来简单,要真正想解除心结,又岂是那么容易?

    整个行程,都只能用“郁闷”两个字来形容,无论是作为当事人的我和易雪茜,还是努力想充当和事佬的蒋婷婷,再加上作为旁观者的大可和李玲玉。

    好在火车提速,千里的行程,也算不得什么太难熬,就在百无聊赖中,故土也渐在眼前。

    要到家了,这一年里肯定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吧!

    ******

    大家都出门有日子了,尤其是我,离家已经将近一年的时间,看着家越来越近,心胸为之一阔,心情也明显地好起来,笑声渐渐多了。

    围坐在下面的铺位上,几个人有些兴奋,互相说起春节期间的打算,只除了我和易雪茜之间很少搭话。大可还提议有了机会,我们几个一定得好好聚聚。

    如果没有易雪茜,我当然会跳出来响应,可是现在,就没表示自己的态度。这个建议也就无声无息地流产了。

    大概由于姬老的原因吧,对易雪茜还真是恨不起来,而且时间久了,对她的不满也有所减弱。毕竟我是个心胸宽广的家伙,另外,咱好赖也是个大男人,不好太过分。到了最后,吃东西时也会让一让她,听她说话,也努力使自己把精力集中到上面。

    还好,这样的时候并不太长久,火车已经渐渐进站了。

    在途中,晨姐曾经打过电话,明确表示不会来接我,看来,得自己打车回家了。

    出了站口,我们几个人目标比较显眼,先是李叔叔的司机发现了李大小姐,然后很快就看到了婷婷的妈妈吴丽琼阿姨。

    又是跟去年一样的局面。大家对我还是那么热情,尤其是吴阿姨,对我的印象一直不错,力邀我坐她的车子一块回去,要送我回家。

    正在大家互相推让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一个生平最熟悉的声音:“小诚,妈在这儿呢?”

    眼睛一下子就温润了,老妈也来接我了。

    一回头看去,果然是我日思夜想的妈妈她老人家。不过别人都是开着车来的,她倒好,推着一辆三轮车走到了近前。

    几位同学倒都非常有礼貌,马上围了过来,热情地跟老妈打着招呼,除了易雪茜,另三个都跟她挺熟悉的,尤其大可,没少吃她做的饭。

    都是来接孩子,吴阿姨跟妈妈年龄差不多,自然也很有共同语言,只是两人的情形大不相同,一个是下岗女工,另一个是呼风唤雨的信货部主任,言语中的气势自然也有所区别。

    我不太喜欢吴阿姨跟妈妈说话的口气,闹得跟领导接见一样。对老妈的表现,我倒是非常钦佩,完全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

    推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印象中是王阿姨进货用的。站立在豪华的轿车前面,她的举止也够得体,没有一丝别扭的神态。

    老妈呀老妈,你可真是我的偶像。

    大伙站在原处寒暄了一阵儿,大可跟玲玉一起,易雪茜坐上了蒋婷婷的车子。我则把自己的包扔到了破三轮上,跟大伙倒别。

    等高级车辆都离开,“妈,我带着你吧。”

    “不用,你那两下子,妈还不放心呢,毛手毛脚的,白坐也不敢。”这就是老妈眼中的域逸诚同志呀,只怕我这辈子是翻不了身啦,永远都将定格在这副形象。无论我怎么改变,到了她眼前,还是被一脚踏翻,恢复原形。

    安逸地坐在三轮车上,不时地打量着四周的光景,一年的时间,小城变化真不小,好似又繁华了许多。想不到,换了一个视角看故乡,又是另一番滋味。

    想起吴阿姨看我们三轮的神情:“老妈,你怎么不打的过来,这么大老远的,得骑多长时间呀?也不怕累着了,让儿子心疼。”

    “就会跟妈说好听的。这么多年,都习惯了,咱们家没车,不就是这样吗?再说了,运动运动,妈心里也舒坦。我呀,一大早就来了,就怕你等急了,连午饭还没来得及吃呢。”

    不是吧,我一年给的钱,怕比老爸一年的工资、奖金加一起都多,也不用这么寒酸吧。

    “老妈,又不是没钱,干嘛这么辛苦。要不,咱先停下,你吃点东西?”心里激动,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不用,你爸会留饭的。小诚,咱不能跟人家攀比,对妈来说,有个好儿子不比什么都强?你以为自己多能,妈还得攒钱给你娶媳妇呢,到时又要买房子,可得花不少钱呢,你寄回来的那些钱,我可都给你存着呢。”

    我无语,却有一股骄傲在心底滋生出来。赚钱是为了享受,可从老妈的心情来看,她不是已经在享受生活的美好了吗?

    老妈用力地蹬着三轮,额头上汗都渗出。我顺手抓起车上的军大衣披到自己身上。晃着双脚,周围的景色似乎更美。

    “没看见隔壁的大妈吗?还不下来说话。”正在陶醉的功夫,老妈忽然对我说了话。

    人没看到,赶紧一个打挺,从三轮上跳下来。

    “小诚回来了。”大妈已经在热情地招呼。

    “哎。”忙不迭地答应着。老妈已把车子停下,跟大妈热烈地唠起来。

    “逸诚妈,你有福呀,有个这么出息的儿子,真是羡慕你。”

    沿途听着这样的话语,跟在三轮车的后面往家走去。我们这儿跟京里还是两重天呀。

    ******

    进了家门,我把包往地下一扔:“家,我回来了!”

    妈妈忙着把包提到我的屋里,“这孩子,都多大了,还闹动静。快打个电话给你爸爸,省得他着急。还有,让他早点回来吃饭。”

    “得令!”

    ******

    等我把事情做完,老妈也把东西都归整好了:“孩子,你先进屋歇会,妈给你做好吃的,要饿了,就先自己找点吃的。”

    回到家的感觉就是不一样,这一觉睡得甚是香甜,最后还是被满屋的香气唤醒。

    走出房间一看,天色还早,妈妈却在急着做菜。“妈,怎么这么着急?”

    “儿子回来了,我还不得做点好的犒劳、犒劳。”妈妈边炒菜边回答着我。

    “回来半天了,怎么不见晓雯过来捣乱?这倒奇了。”我总觉得太清静了,不太习惯。

    “还说呢,丫头不是也上高三啦,还没放假呢。天天住在学校,哪有时间回来,我都好久没见了。耳根是清静了,还真是不适应。”原来老妈也跟我一样,享不得清闲。

    是这样,我倒把这茬给忘了个一干二净,真快呀,小雯明年都要上大学啦。这小妮子发展倒是挺全面的,就是不知道学习成绩保持的怎么样。

    “你爸也是的,儿子回来了,也不知道早点下班,好像离了他这地球就要转得慢了。”老妈的牢骚把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对了,诚儿,把祁医生叫过来吃顿饭吧。”

    晨姐,我早就想见她了,听老妈一说,心里当然是一百个乐意,却故意说道:“妈,这样好吗?就你这水平。”

    “这孩子,”老妈瞪我一眼,油腻的手在身上拍了一下,“都是自己孩子,家常便饭嘛,有什么好不好的,你这倒好,别的本事没学着,倒嫌妈做饭不好吃了。”

    “好吧。”故意装作无奈。“不过,我可是最爱吃你煮的东西了。”

    “你还不知道吧,那次你爸的老胃病犯了,住了半个多月的院,全*人家祁医生上上下下的张落呢,比你这个当儿子的管用多了。”老妈脸上的笑溢出来。

    “有这事,怎么不早告诉我,老爸没什么大问题吧。”听到这个消息,不由大吃一惊。

    “老毛病了,能有什么事儿?指着你,黄花菜都凉了,还能不上学了?”老妈嘴里唠叨着我,脸上却没有一丝的不快。“快去打电话吧。”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晨姐怎么也没告诉我一声,整个就瞒着我一个人了。

    看来现在不仅是我,家里人都能得到晨姐的好处了。

    我急忙地拨通了电话:“晨姐,妈叫你回家吃饭呢。”我故意说得不明不白。

    晨姐果然中计:“妈―――家―――?”话语中有些许的沉吟。

    “死小诚,到家了,也不早告诉我。”听得出她在掩着嘴巴说话,还有走动的声音,肯定是离开了房间,想必脸也红了,“净乱说,我这儿上着班呢。”

    既然没有拒绝,说明没什么特殊的事儿,那就好办。

    “那我一会儿过去接你吧,咱们一起回来。”请女士吃饭,当然得客气一点。

    “行吧。”

    虽然听上去勉强,但答应就好。晨姐人长得本就漂亮,家里又多金,正是医院里许多未婚青年的偶像,我就爽快一点,把事情摆明,以免总有人惦记,也显示她是有男朋友的人,而不是变态。

    出了门,直奔花店,也不学大款,就买了一枝火红的玫瑰花拿在手里。

    经过一年多的锤炼,我不再是那个懵懵懂懂的小高中生了,变得成熟了不少。穿戴整齐,手里握上一只玫瑰,也蛮像那么回事的。

    高高大大的样子,容易引起别人的注目。由于变化比较大,病区里碰到的曾经熟识的人,也不太能认出我来,一位穿着嫩粉色衣服的小护士,大约是新来的,好奇地看着我进了医生办公室,也在后面跟了过来。

    里面人不多,晨姐正在跟一个人谈话,没注意到有人进来。小护士就站在门口,眼睁睁地看着我到了晨姐的面前。

    那似乎是个病人的家属,看到有人来了,说了句客气话就起身离去。

    “晨姐。”我轻声叫道,把那可怜巴巴的一枝花捧到了她的面前。

    似乎吃了一吓,注意到我。侧眼间也看到了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小护士,晨姐脸一红:“小诚,你搞什么鬼,先坐一会儿,还不到下班时间呢。”

    但凡是女孩子,就会有虚荣心的,她的脸除了有点红,没有显出什么特别的样子,但看我的眼神里却带着一丝甜蜜。

    小护士已经扭身跑了出去,一声“好浪漫呀!”从隔壁的房间传来,然后是一阵小女孩的叽叽喳喳声。

    不时有穿护士服的小丫头探进头来看看,又赶紧缩回去,晨姐装不知道的样儿,也不理会,埋头在电脑前写东西。好在我也经历过这种场合,脸皮够厚,并不觉得什么。

    在经过几次“探视”之后,隔壁的护士办公室里不时传出阵阵压抑不住的笑声。平日见多了大个的花篮,想不到一只小小的玫瑰,也能让她们感兴趣若斯。

    好不容易等隔壁安静下来,晨姐才从电脑前抬起头,含笑看着我,随便说着话。

    突然有人走了进来:“祁晨,下班了。”噢,时间这么容易溜走,接班的人都来了。

    来者一边扣着隔离衣扣子,一边走了进来,发现有人很亲热地坐在祁晨旁边,很是吃了一惊,还少见有男士能有这种荣幸呢。

    “王大哥。”来人我也认识,站起来叫了一声。他的变化也不小,好像胖了一些,正是当初跟我讨论医院管理系统问题的那位。

    “噢―――”发现我认识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诧。仔细端详了半天,大概还有一丝印象,说了声“来了。”就没话了,可能他已经忘了我的名字。

    “那我们走了。”晨姐客气地说了一声,回头对我道:“走,小诚,我去换衣服。”

    我颇有绅士风度地走在医院的大院子里,绰约动人的晨姐一点不避嫌疑地挽着我,亲亲热热地说话,大大方方地冲遇到的人打着招呼。

    那只玫瑰被她戏弄般的插在我的上衣口袋里,火红地有些刺眼。

    只此一遭,不知道有多少医院的男士暗自伤心落泪,怕要彻夜难眠。哈,说的很夸张吧,不过我也是心里得意才会这么想。抱得美人归,是很多人心里的梦想。

    坐在晨姐的车里,她也不提吃饭的事儿,似乎理当如此一般,往我家的方向开去。

    快到门口,晨姐忽然“哎呀”一声,“小诚,我是不是该买点东西呀?”

    不以为然地回道:“回家吃个便饭,还买什么东西,带上嘴不就行了。”

    晨姐白了我一眼,说声:“美的你。”也没说别的,似乎也默认了我的说法,一直把车开到了楼下。

    “小晨来了,快进来坐。”我突然发现老妈的称呼也变了,叫得很随意,虽然跟我说起来还是一口一个祁医生。

    老爸也终于在家,见到晨姐,他显得略有些拘谨,言下很是客气,反不如晨姐那么落落大方。

    哎!这个小官僚算是白当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见到亲爱的老爹,我还是非常的开心,上去就把他抱住:“老爸,你可想死我了。”

    “去,这么大个孩子,成什么样子,没见有客人么?”

    我比他老人家高了好大一截,这一紧紧的拥抱,居然让他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好啊,一年不见,还跟我摆谱,更一用力,老爸一眦牙:“这孩子,想把我的骨头拆了熬汤,还是怎么的?”

    我这老爸,人是好人,做事也认真,就是太古板,好久不见的儿子亲热一下,又能怎么样。

    故意逗他,“老爸,哪有客人,我怎么没看到。”

    他瞪眼看看晨姐,被我噎得说不出话来。

    还是晨姐给他打圆场,“小诚,别胡闹了。”又对老爸说道:“域叔,您不用拿我当客人的。”

    不多时,饭已经摆上了桌子,这时老爸又返身进去,拿了瓶好酒出来,这架式一摆,我的头大了,看来他老人家今晚又不得消停了,心里真同情妈妈。

    老妈已经摆了两瓶葡萄酒在外面,看到老爸的表现,也在暗暗同情自己,有晨姐在场,却不好说什么,还热情地帮他把酒倒上:“今天一定让你喝够!”说的大方,语气却是不善。

    我的酒量小,一定得自他的遗传,但等他也给我倒了一杯,想到父子难得相聚,怎么也得“舍命陪老子”了。

    晨姐浅尝辄止,很注意分寸。

    酒过三巡,老爸的酒意上来,兴致也明显高涨。不过他有个好处,那就是喝多了,也不会乱讲话。

    我没敢多喝,任老爸一个人痛快,好久不见,我还是听听两位女士谈话比较有礼貌些。要是也给放躺下了,老妈明天又得发牢骚,说我们爷俩一个德兴。

    饭吃得差不多了,老爸同志已经提前退场。帮老妈收拾完了桌子,晨姐轻声对我说:“小诚,我后天还有事要用到你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