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五十八章 缘来是她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梅边香沁彩鞭寒,初信花风到。

    笑语谁家帘幕,镂冰丝、红粉绿闹。

    引出千花万草。喜搀先、椒盘竹爆。

    问谁天上,瑶帖初供,玉堂归儤。

    为了参加季虎大哥的婚礼,一大早就起来,特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头发搞到少有的光鲜,穿上云希买的那套白色礼服后,自觉太扎眼,换过了一套深色的西装。对我来说,这也是难得的大仪式。

    老域我高高大大,马马虎虎算得上一表人材,又穿得较为正规,上女生楼怕太惹眼,就算看楼的大妈不会留难,只怕也会引起过多的关注。故此到了楼下也没敢上去,只打了个电话,就站在楼的一侧等蒋婷婷下来。

    婷婷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浅褐色的外套随意挽起,搭在了肘部。穿了件绿色的羊绒毛衣在身上,跟多年以前邮递员穿的那种墨绿色的工作服有点相似,只不过颜色稍浅,也更鲜亮了一些。

    这种色系的衣服,对身材和肤色的要求都蛮高的,还真不是随便什么样的女孩子都能穿出来的。合体的衣服衬托着她的纤细体型,略显有些瘦弱;明绿映衬着嫩白的肌肤,别有一番风味。

    黑色的长裙,在微风中轻轻飘拂,美女甫一露面,就吸引住了我的目光。

    天气已经挺冷的,看她外套也不穿上,只是穿着薄薄的毛衣,怎不让人担心。

    我在心中感慨:姑娘家为了美,真是什么样的苦难也能承受。又叹息美好事物的发现,往往是在不经意间的。

    这婷婷打扮起来,原来是这么的漂亮。知道她长得不错,可怎么以前没觉察到如此的出众呢?

    刚开始接触的时候,情绪上对她有些抵触,没心去仔细观察,现在想想,大概是当时自己的心里的自卑作怪吧,那时的蒋婷婷对我来说,几如皇帝的女儿一般;后来熟悉了,也就不再去特别注意。

    原来有时美好的东西就在于自己身旁,只是没有去发现罢了…

    好在我还是比较注意形象,在大庭广众之下,不至于似传说中的那样,做出流口水,扮猪哥哥相。就在这个愣神的功夫,蒋婷婷已经看见我,并走到了面前。

    眼中的一片惊艳之色,让她对达到的效果比较满意,用肘部轻轻捅了捅我的胳膊:“走啦,你傻愣愣地干什么,人家可都看着呢。”

    这才猛地回过神来,然后见她肩膀微耸,顺着示意向上面一看。果然,她们宿舍的几个家伙都趴在窗户上,伸长了脖子向下看呢。尤其是那个陈梅,拼命地用手捂着嘴巴,强忍着笑,生怕会让我发现,影响了节目的精采,观赏性会大打折扣。

    这帮人,有什么好看的。为了掩饰自己方才的失态,随意地向楼上挥了挥手,故作潇洒地打了个招呼。

    陈梅等觉出我发现了她们,早就齐声大笑起来。也都纷纷招手作为回应,只是七嘴八舌的,听不清几个人都说了些什么。

    时间不等人,没空理会这般人,自嘲地一笑,对蒋婷婷说:“好了,咱们出发。”顺便接过了她手里的外套,不管怎么说,这绅士风度咱还是要有的。

    我的动作,又引发了一阵嘘声。

    蒋婷婷却不似我这么皮厚,羞得低下头去,不敢抬头理会上面的叫嚷。我从她侧面看过去,发现竟连脖子和耳根都红了。

    真想不明白,见她参加各种活动、众人面前做讲演时,都显得那么落落大方,游刃有余,不至于这么点小事体就给羞成这副样子吧。

    也不管我是否跟来,蒋婷婷就那么低着头快步向前走去,其实已经是在小跑了,我迈着大步,好不容易才勉强跟上。

    到了校门外,蒋婷婷脸上的红云才逐渐褪去,恢复了常态,笑着对我说道:“这帮人,真是的。”

    更仔细地打量着她,脸上薄施了脂粉,在初升的阳光下,闪着淡淡的光泽。弯弯的眼睛,笑起来快成了一条线。细眉轻挑,鼻翼的两旁几条小小的皱褶。小嘴上淡淡地涂了一层,我也不懂那叫唇膏还是别的什么,反正显得晶莹柔润,与俏美的脸蛋异常的和谐。

    为这种美丽所惑,有心逗她:“挺好呀,我觉得她们好热情。”

    婷婷白了一眼,不答理我,也没说话。这时已经有出租车过来,我赶紧张手招呼。

    把她先让进了车里,自己才跟着坐上去。等我一挨近,她不动声色的把胳膊稍稍离开了一点,与我保持了一丝距离。

    等车子开动,我觉到了她的紧张,笑笑说道:“婷婷,你今天好漂亮。”

    “贫。”她瞅了一眼前面的司机,把头转向了窗外,静静地看着外面行驶的车辆。

    “不知道新娘子有没有我们婷婷长得漂亮,季虎哥可是蛮帅的。”既然她不开口,我只好一个人没话找话说。

    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道:“今天,我跟你可是做配角来的。别乱讲话”

    “实话实说嘛,不过是希望李大哥找个好嫂子罢了。”

    蒋婷婷不理会我的玩笑:“第一次给人做伴娘,好紧张呢,不知道都需要做什么。”

    闻听这话,我又笑了出来:“我还不是一样没经验,一切行动听指挥呗,让怎么干就怎么干。”

    说笑间,车子已经驶近了[天朝酒店]。

    “到了,咱们下去吧。”付钱的功夫对说道。

    “好!”蒋婷婷跟在我的后面,也跳下了车去。离开学校,她不再那么拘谨,慢慢放松下来。

    看了一下伸到面前的胳膊,她略一犹豫,才轻轻挽住,与我相偕向里面走去。

    行进的途中,不断向四下里张望,酒店气势恢宏,外面彩旗飘飘,来宾也非常之多,气氛热烈异常。

    蒋婷婷忽然轻推开了我的胳膊,把手抽了回去。只听怪笑声响起,却原来是曹宇和薛雨萍手拉着手走了过来。这俩个家伙倒是挺积极的。

    走过去与曹宇站在一起,这边薛雨萍已经过来拉住了蒋婷婷的手:“都看见了,还躲什么呀?”

    在山里相处了几天,她们俩个彼此间已经非常熟悉,说起话也很随意。

    “讨厌。”蒋婷婷在薛雨萍的手背上击打了一下,不敢过多纠缠,“这里挺热闹的。”

    正想过去搀和两句,李大哥已从里面走了过来。

    “季虎哥,还说简单呢,这不是搞得很隆重吗?”

    “哪里呀。”李大哥略显有此尴尬,“有一家单位在这儿搞庆典,跟我可没一点关系。”

    噢,是这样,还觉得人太多呢。

    李季虎大哥今天心情极好,话也挺多:“我们就是要简简单单的,不搞什么排场,来个人都是自己来,来参加婚礼的,也都是关系最近的人。”

    他今天收拾的格外精神,脸上干干净净,头发也整得一丝不苟,笔挺的西装,一看就很上档次,全无一丝一毫平时的邋遢。人逢喜事,这精神就是不一样。

    “嫂子呢,怎么还不给介绍一下?”我还是很想看看这新娘到底是什么样子。

    “化妆去了,一会儿就有几个好朋友陪着过来。”

    “季虎哥你可真够节约的,也不多弄几辆车,让嫂子威风一下,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像他们这么办的,还真是少有,就算是雯雯家王姨那么大岁数了,第二次结个婚也比这体面的多。

    “我的脾气你应该多少清楚,能少一事还不少一事。正好她也说不愿意张扬,就一切从简啦。”李大哥就是李大哥,一拉我和曹宇,“走,陪我进去坐着等吧,现在人来的还没几个人。”

    一些李大哥在京里的好友已经早来,正在那儿热烈交谈。坐不多时,又有几位朋友陆陆续续地赶来,不少都是共享软件界的大哥级人物,他们都是从祖国各地赶来的。有两位刚下的飞机,居然跟季虎大哥也互相没有见过面,到处打听哪位是新郎。

    事说起来有些好笑,说给别人听,都不一定会相信。也许我太孤陋寡闻,不知这能否算得上最离奇的婚礼之一。

    应邀而来的人虽不多,竟然就有新郎自己都从未谋过面的。要说李大哥是个怪人,我想没人会否认,但这一切发生在了他身上,却也合情合理,让人虽然觉得有些不妥,却说不出什么来。总结一下,只能说他是贴己的朋友不多,却遍天下了。

    既然谁都有不认识的人,大家唯有互相作着自我介绍,这有点像什么联盟的聚会啦。细听之下,这才明白,来的这些人差不多都是it圈内的人士。

    他特别把我介绍给大伙认识,毕竟今天我是他的伴郎呢。不想竟然也有远道而来的兄长听说过我。虽不认识,不少却是神交已久,想不到这些大哥们居然也会知道我这个小辈,实感荣幸。

    爱好相同的人,很容易彼此熟悉,共同的话题一打开,气氛顿时就热闹起来。

    目前到场的还只有蒋婷婷和薛雨萍两个女孩子,跟大伙简单的打个招呼,她们就坐到了一边,旁若无人地喁喁低语。

    渐渐地人越来越多,气氛也越来越热烈。大部队来临,却是以女方的人为主。他方还出了一个代表在那边忙着张落,看他井井有条地指挥,嘴里做着介绍,安排着座位。除了李大哥偶尔过去打个招呼,反倒是我们婆家人比较清闲。

    随着时间的推移,声音越渐嘈杂。

    ***

    刚刚坐下来,李季虎接了一个电话,挂断后把手机揣到口袋里,轻轻地一拉我的胳膊:“来了。”

    看来是我该履行伴郎职责的时候了,轻轻地冲不远处的蒋婷婷施了个眼色,她也站起走了过来,薛雨萍一拉曹宇紧紧跟上。

    这时屋里的人都没太注意,我们四个向门外走去。

    我想我的心情说不定比李大哥还要兴奋,埋藏已久的宝盒就要揭开,到底这位大嫂会是什么样呢?

    一辆鲜花扎成的大轿车在门前缓缓停下,好气派呀。这两口子真不是穷人,这么一辆车租上一天,怎么几千块钱也不够吧。

    随着李虎大哥向车子走去,这时车门缓缓打开,不由屏住呼吸,我的心里好紧张呀。

    两位打扮漂亮的姐姐从车的另一侧转过来,上前伸手相扶,这时乖巧的蒋婷婷也跑了过去。新娘子的婚纱露出了一角,然后是一只穿着红色鞋子的小脚,我似乎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

    终于身着雪白婚纱的新娘完全走出了车外,站在了明媚的阳光下。

    好一位美丽的新嫁娘!

    高挑的身材,曲线玲珑有致,增一分则太胖,减一分则太瘦,几称完美无缺。这时身边的李大哥似乎也有些呆了,愣愣地看着,竟然忘了上前迎接。

    只见她在蒋婷婷的扶持下,轻轻地转过身向我们这边走来,嫣然一笑,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风拂动盖在头上的一块白纱,遮住了半个面部,我见识浅薄,也不知道这块布该叫做什么名称。

    虽然无知,但一个伴郎应该做点什么事情吧,总不能象新郎那样有足无措。想到这里,我轻轻地推了一把季虎大哥,准备陪他上前迎接新娘。

    就在此时,新娘的身子已经完全朝向我们这边,风吹起了盖在头上的白纱,新娘幸福、甜美的笑脸完全暴露在了眼前。

    我猛地一震,也顾不上陪着李季虎了,不顾一切地向前方冲去。

    不是因为新娘子太漂亮,而是因为―――

    ******

    “咏清姐姐,你把我瞒得好苦。”

    李大哥要娶的竟然是袁咏清、袁姐姐。这可是我压根一点没有想到的,完全出乎意料。无论如何,哪怕想破脑袋,我都不会认为他们会走到一起。

    这可是完全不同类型的人,一个不爱说话,一个太爱说话;一个不善交际,一个称得上交际专家。当然也有一个最大的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很另类。

    可是就算另类,也是完全不相干的另类。咏清姐姐不过是穿着打扮比较新潮,思想比较前卫。这也许就是那种人常说的互补吧。

    因为今天是自己嫁人的日子,咏清姐收敛了很多,没有像平时那样哈哈地大笑,但看到我大惊几乎失色的神态,还是开心地咧开了嘴,眼里闪过也一丝快意。看来今天能把我捉弄一下,她还是很快活的。

    她并没有回答我的“质责”,而是跟挽着胳膊的蒋婷婷低声说着什么。

    我抓紧回到李大哥的身旁,握着他的双手:“季虎哥,恭喜你了。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好的人,居然会跟袁姐姐一起瞒着我。”

    李大哥竟然有些羞涩地一笑,他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拉着我来到了新娘的面前,两人满脸的幸福表情。

    咏清姐轻轻地拍拍婷婷的手,笑脸对着我,尽量压抑着自己,不让人会觉得新娘子太放肆:“小域,你从哪儿又骗来了这么漂亮的小姑娘。”

    ***,居然在自己大喜的日子说这个,我还真是遇人不淑。一咬牙也害豁了出去,转过身握住季虎大哥的手:“哥哥,兄弟我太同情你了,竟然要跟咏清姐姐过一辈子。”

    两人还没说什么,蒋婷婷已经对我说道:“逸诚,你瞎讲什么,袁姐姐这么漂亮,谁娶到她都是天大的福气,你是不是很嫉妒李大哥呀?”

    这都哪跟哪儿呀,这婷婷也是的,总是胳膊肘向外拐。袁咏清却对她的话很满意,得意地冲我一笑,说道:“妹妹,你说的太好了,姐姐一下就喜欢上你了,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的话,千万来找我,姐姐替你做主。”

    正说笑间,客人们已经纷纷涌了出来,围到了新娘和新郎的身边,齐声夸赞着美丽的新娘子,我们也就没法再继续这个话题。

    此时,我忽然明白了咏清姐为什么会从联友营销部经理的位子上退下来,原来是因为她要嫁给季虎大哥。一般的公司也不会允许一对夫妻同时做着两个部门的高管的。

    咏清姐姐姐虽然工作能力过人,而季虎大哥却是更不可多得的人才,两相比较,难怪咏清姐要放弃目前的岗位啦。

    跟着一堆人向里面走去,我摸摸自己口袋里的万元红包,本来是想亲手交给未谋过面的大嫂手中的,现在觉得是不是稍寒酸了些。

    大家可不要觉得我是在行贿,因为仅仅当年季虎大哥赠送给我的easy,就远远不止这个价位的。何况还有咏清姐姐给予的那么多的帮助,可以说我这几年赚钱,都与她有些这样那样的联系。无论她的初衷如何,总是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尤其是她在卸任之前所做的这项工作。

    ***

    整个宴会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有些官方的口气了),大家都尽欢而散。

    下来之后,小两口又特别邀请我们四个到他们的新房里坐坐。在路上,咏清姐笑着给我做了解释。其实她早就知道我和季虎兄的关系,有一次还在李大哥的办公室里见到我去,只不过她悄悄躲开了。

    也是她让季虎大哥千万不要告诉我新娘是谁的。还有这个关于伴娘的事儿,也并不是她老家的习俗,只不过想看看我到底会带个什么样的人来参加她的婚礼。

    听完之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在自己的婚礼上,也要搞这么个恶作剧。也就他们两口子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真是另类中的另类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