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四十六章 许洋之父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在屋里活动了几圈,“诚诚,扶我去躺一会儿吧,今天又比昨天多活动了挺长时间。这曹老爷子还真行,就是他走的时候没能去送他,怪不好意思的。”

    温柔地扶着许洋躺下:“洋姐,你不是还不能走路吗,我和曹宇去还不是一样。现在你就是老大。”

    许洋嗔怪地斜了一眼:“就你会笑话我,我愿意当老大吗?要不咱俩换换,我侍候你?”

    我一笑没有说话,看她满头的汗水,赶紧跑去拿了一条毛巾过来,轻轻地拭着她的额头。顺手把毛巾凑到她的鼻子下面:“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去,还不洗洗去。”

    等我拿了毛巾回来,又给她擦着脖子,许洋也配合地动着脑袋,享受着我的服务:“有个服务生也不错。唉,这云希又跑哪去了,一会儿不见,就看不到人了。我多想象她一样到处跑跑,现在闷的头上都快长角啦。”

    这在这时只听得门轻响,我笑了一声:“回来了。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她肯定听到你在骂她,立马就回来。”说完之后,伸手放到许洋姐的额上,“来,我摸摸你的角在什么地方?”

    “去,就你讨厌。”洋姐笑着打开了我的手。

    这时一个人走了进来,我们都以为是云希,谁都没有回头。

    却听见“咣”的一声,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我们吃了一惊,都回过了头去。

    一个略显苍老而又惊慌的声音叫道:“小洋,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个样子?”

    这才看清,来者并非云希,而是一位长者。个子高高,略略有些显胖。看上去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如果不是已经有些发白的鬓角,就显得更年轻些。浓眉大眼,脸上皱纹不多,只是一脸的慌张。

    放下手里的毛巾,不等我站起来,许洋姐突然大叫了一声:“爸,你来了。”我猛地大吃了一惊,原来是许洋姐的老爸呀。仔细一看,二人的眉眼之中,还真有相似之处。

    垂手站起来,叫了声:“许伯伯。”

    老人已没有时间再理会我的招呼,猛地扑到床前,父女两人抱头哭了起来。

    站在一边的我,看到此情此景,也不由陪着落泪。

    好大一会儿,许伯伯才放开女儿,“小洋,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都是我不小心,出了点小小的车祸。害得你和妈妈担心了,妈妈的身体还好吗?”

    “她还不是老毛病,长期吃药。你这哪是小车祸?躺在床上多长时间了?现在还要不要紧?”老人许多疑问一股脑地问了出来,看来只恨自己少生了几张嘴,不能马上把女儿的情况问个明白。

    看到老父亲着急成这般样子,许洋姐又轻轻地啜泣。

    我只好从旁说道:“许伯伯,洋姐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很多,就会好机会的,您好也别太担心。”

    所有心思都放在女儿身上的老人这才想起一边还有一个人,回过头来:“不好意思,小伙子,光顾了担心小洋,忘了跟你打招呼。我叫许翰水,是小洋的父亲。唉,人老了,脑子就不好用了。这些日子多亏了你们照顾小洋,你是―――?”

    许伯伯的眼睛上下端详我,看得非常仔细。他进门时,我照顾许洋的情形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二人显得挺亲昵,当然会觉得这个男孩子跟女儿的关系不一般,怎么能不多看上几眼。

    我是―――,我迟疑了一下,还真不好介绍自己。

    “爸,这是我和祁晨的弟弟,叫域逸诚,正在水木上大学。”

    洋姐的介绍倒是不着痕迹,可根本不能说明什么。老人狐疑的目光看看女儿,又看看我,一脑子的疑问。听女儿这么说的,也没法再说什么,总之是不明白。

    他也只好不问了,继续关心起女儿的身体。

    在一边陪着两人说了几句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总觉得老人看我的目光怪怪的。

    “许伯伯,你们父女难得见面,就多说说话,我出去买点吃的。”

    老头倒挺客气,把我送到门口,躺在床上的许洋嚷道:“诚诚,不要买太甜、太油腻的东西,我爸不敢吃的。”

    我应了一声,出了门。

    到了楼下,正好云希回来:“诚子,要出去,把洋洋一个人留家里放心吗?”

    “有什么不放心的,洋姐的父亲来了。”

    “噢,我说呢,那我陪你一起去吧,省得见了老头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看人家父女相会怪难过的。”也别说,这云希还善于审时度势。

    “云希,这一阵子考察的怎么样了?”

    “还好啦,这边你就别管了,放心去干你的事,我一定不会让你破产的。对了,水木店准备明后天开始营业,你和你的那群朋党可不要再住到店里啦,赶紧找地方住去,别影响了我开业。”

    是啊,快开学啦,也顾不上云希话里对我和兄弟的说法不太文明。得想个法子了,洋姐的研究所里肯定也要安排新人来住,以后怎么办,许伯伯肯定也得在这儿住一段时间。

    ***

    等我提着东西,被云希挽着回到公寓的时候,许伯伯看我的眼神更是充满着不理解。

    这顿饭是我和云希忙活的,好歹我事先有准备,买的成品东西居多,无论怎么说,我们都把饭做熟了。

    许伯伯虽然没什么,但在吃某些东西时,还是不由自主的皱起眉头,看来我们的手艺还有期提高呀。

    果然到了吃晚饭时,还没有人说什么,他自动地就下了厨房,拒绝了我和云希帮忙的请求,一个人做了一桌子菜出来。

    他的手艺虽然也说不上好,但比我们两人的水平可高多了。说实在的,晨姐在时吃的不也怎么样,只有许洋姐和云若的厨艺还说得过去,综上所述,这个暑假里,几乎没吃过什么好的家常饭。

    不由有点怀念起小雯雯做的饭,这一堆人里面没有谁能比得上她。

    吃过了晚饭,考虑要多给父女两人一点空间,自己再留在这里也不太合适,正好也该放放风,找曹宇好好聊聊了。几天前参加的软件初选,虽然他已经给我讲过,但却没时间仔细探讨,只知道入选了六份的范围,最残酷的考验还在后面呢。

    ***

    在店门口等了好长时间,曹宇才慢悠悠地回来了。

    看到我吃了一惊:“域哥,你怎么这时候回来了?”

    “什么现在,我可在这等半天啦,如实交待,你干什么勾当去了?”

    “没干什么呀,送雨萍回家而已。”曹宇讪讪地解释道,“怎么不先打个电话。”

    “呵呵,我也是怕影响兄弟谈情说爱的情绪嘛。”看他不好意思,说完后不再打趣他,“曹宇,店要开张了,这几天咱们弟兄怕没地方住了,得想个法子了。还有几天开学,你要不要回家看看了?”

    “不啦。”曹宇摇摇头,“这一阵子来来回回的,已经花了不少钱了。那怎么办,宿舍楼还得过两天才开放的。”

    如果不是他提起,还真把这事给忽略了,这一段时间,光是曹伯一个人来来回回,再加上买药材,肯定花了不少钱。如果不动我留给若冰的钱,那就是在动用曹宇“小金库”里的钱。

    可居然没听他说一声,多好的兄弟,这一段时间曹宇买了手机,还得吃饭,招呼女朋友,钱肯定花的不少。怎么好意思让他费了功夫还搭上钱呢,这个人情有机会一定得还。不过现在不能说,朋友之间开口谈钱,显得多俗。

    我把这个念头放到一边:“你想什么呢,开放了又怎么样,还得重新安排宿舍呢。”

    “哎呀,我倒忘了,这样咱们不是不能住到一块了?”

    “我倒有个打算,就在学校附近租个房子,咱们一起住,你看怎么样?”

    曹宇眼睛一亮,又垂下头:“好是好,可得花不少钱吧,咱们这附近房子贵着呢。”

    笑骂了一句:“臭小子,又不租写字楼住,花不了几个钱的,到时干点什么也方便,如果你需要,我还可以出去借宿,给你创造机会。说实话,进展地怎么样了?”

    曹宇自然听懂了我话中的意思,脸忽地红了:“域哥你别瞎说。”

    曹宇的回答让我想起了大可,这家伙只是偶尔来个电话,也不知道暑假过得怎么样?同样的问题如果问到他的话,这个厚脸皮的家伙,绝对不是这副神态,就算只有一分的,他也能说到十分。

    说到了大可,就想什么时候钱够花的时候,整个大房子,大伙住到一起,肯定更有意思。想到这里,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曹宇大约误解了我笑容的意思,脸更红,起身进了卫生间。

    知他害羞,我大声叫道:“曹宇,明天出去考查一下,看附近有没有合适的房子。行了,又没怎么说你,跟个大姑娘似的,快出来吧,好好给我讲讲那天去参赛的情形。

    听曹宇仔细介绍了那天的情形,根据他的介绍,我的软件好像并不是最被看好的,心里就有明显的受挫感,看来还需好好斟酌一番,必要时完善一下。反正许伯伯来了,明天中午就不过去,在这里好好想想,也请曹宇吃顿饭。

    ***

    一早吃了饭,就把曹宇赶出去看房子,嘱咐他带上薛雨萍去参谋一下。自己还得好好地想想,昨晚考虑了很长时间,也没发现软件不妥当的地方在哪儿,我可是自以为完美的。

    曹宇走了,我的心还是无法安静下来。也罢,出去走走吧,看看自己手里现在到底有多少资金,这次想赚上一笔的希望有可能要落空了。

    细算之下,不由吃了一惊,无怪乎老妈总嫌我花钱大手大脚的。到放假以前,咖啡店的收入大概也就是十几万吧,基本上与支出持平,就是说如果现在不干了,也就只能赚上一堆东西,当然因为买电脑的钱是从逸诚科贸那边出的,现在还能有一部分盈余。

    而由于经营得当,加上服务器行业在我们那个城市还算不错,期间舒大哥曾经打电话给我,说暑期过半,上半年的利润大约会在二、三十万,这主要是为扩大经营,投入比较多,否则可能会多些。

    这两个地方的钱我都是不打算动的,要投入进去再扩大生产。

    比较好的就是来自联友的资金,总共算下来,收入大概在百万元。对一个大学生来说,好像是个大数目,可是由于我日常的花费没有什么控制,开销挺大,逸诚科贸买车的钱又是从这里面出的,所以如今手里的钱加起来还不到五十万。

    花钱是够可以的,这么多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就没了。剩下这点,买心仪的车子自然是不够,就算在学校附近买套小住宅,也相去甚远呀。

    感觉自己在同学中已经算是不错,可这一算下来,就算不得什么了,比起大名鼎鼎的郑廷洲和杭海生来更是没法提。想起杭海生,自然也就想到了易雪茜,我的心没来由地一痛。

    一个上午就这么浑浑噩噩,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直到曹宇的一个电话叫我过去,才惊醒了我的思绪。

    他和薛雨萍两人在距我们学校不远处看上了两处房子,感觉还比较满意,想让我看看,一起拿个主意。

    其中一所是一室一厅的小公寓,每个月的租金在一千多块。还有一处是二室一厅的,租金就高了很多,虽然只大了十几个平米,可租金就翻了一翻。

    两处的条件都不错,房子比较新,也挺干净的。不过在学校的位置一左一右,大一点的在学校和许洋姐所处的研究所之间。如果考试过关,她还将在这儿攻读,而身体要完全恢复,还得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期间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帮助的。

    考虑再三,虽然租金高些,但到洋姐那儿更方便。何况花钱虽然多些,却也在我的能力承受范围之内,一番讨价还价之后,交了押金,把这处房子租了下来。因为云希已经催过,咖啡馆要开始营业,时间不等人哪,总不能让我们兄弟露宿街头吧。

    ***

    听我说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不再占用咖啡馆的值班室,云希瞪大了眼睛:“你也太奢侈了吧,两个老爷们住那么大的房子,要个客厅有何用处?也当成卧室得了,正好留一间给我,我在不值班的时候也能有个地方住吧。你忍心看我一个女孩子没有地方住么?”

    云希说罢,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让她住,那不是放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么,可是听人家的要求又是合情合理,我只好做出慷慨的样子答应下来。云希对我可是真好,这么美丽的炸弹,想爆炸也变爆炸吧。

    我一点头,兴奋的云希跳了起来:“事先声明,我可不帮你交租金呀。”她的想法倒来得快,我都还没想到这一点呢。

    刚想嘲笑她一下,她又赶快来了一句:“也不能扣我工资。”

    听她这样说,更想逗逗她,就沉吟了一下,故意装作思考的样子。心急的云希一扯我的耳朵:“小气鬼,答不答应?”

    太没有天理啦,我倒成了小气鬼。甩手打掉她的爪子,这时洋姐在里屋嚷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也不来陪我说话。”

    云希一吐舌头,在我耳边小声道:“看你答应这么痛快,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咧嘴苦笑,自己什么时候答应她了,还痛快。

    “一会儿就买菜回来了,你得小心点这老头,他对你有想法。”说完,把我推进了许洋姐的卧室。

    云希这一说,我倒不明白,不知道许伯伯对我会有什么想法。跟许洋说话,自然就更多地提到他。

    “昨天没让我老爸吓着吧。”

    “没有呀,我觉得伯父挺好的,对你多关心呀。”

    “是啊。他们在三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我,自然疼爱的不得了,从小我就是掌上名珠。又长年不在家,现在出了事,他们能不担心吗?”

    我点点头,做父母的,又有谁不疼爱自己的孩子,许洋姐出了车祸,肯定把他们吓坏了,还好现在没事,否则两位老人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洋姐,伯父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他呀,以前是一家大杂志社的主编,退休后又做了名誉顾问,还忙着呢,一年到头在外面跑,老妈一个在家,身体又不好,太让人担心啦。可是让老爸赋闲,又待不住,只要几天不出门就要生病。哎,真是没法子。”?

    “真够难为两位老人家的,你还是参加工作找个地方定居,把二老接过去算了。”

    “你以为我没想过吗,可现在不是安顿不下来嘛。”

    正说着,许伯伯回来了,先进到屋里看一下女儿,看到我虽然说话客气,但能感觉出来还是比较冷淡。看来,对这老头来说,我并不是一个受欢迎的人。这就是云希说的对我有想法?老头怕自己美丽的女儿为人所骗?不是吧,我有那么像坏人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