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三十一章 香屏掩月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来时红日弄窗纱,

    春红入睡霞。

    去时庭树欲栖鸦,

    香屏掩月斜。

    收翠羽,整妆华,

    青骊信又差。

    玉笙犹恋碧桃花,

    今宵未忆家。

    “死诚诚,你要干什么?难道想非礼姐姐不成?”许洋的脸上红晕升起,声音也变得低微。

    我真佩服她,这种时候还能说出这样镇定自若的话来。受了她这种细声细气的诱惑,不自觉地手上加力,搂紧了她的纤细的腰身。

    娇美的唇瓣就在我的嘴下,她似乎也放弃了抵抗,眼睛慢慢地闭上,准备迎接这个全新的挑战。

    我的呼吸渐渐急促,心里面也在不断地进行斗争,要不要吻下去?这时我们的身体越贴越紧,双手触摸到的是柔柔的腰肢和富有弹性的双臀,一对丰满的凸起已经抵在了我的胸前,还在不断剧烈起伏,那种坚挺而又柔软的感觉带来的刺激太过强烈,残存的一点理智很快迷失。

    嘴巴已经擦到那娇艳的唇,柔软、香甜马上就要捕捉到…

    就在这时,突然一阵急促的“叮呤”声响起。

    许洋一下从迷醉中惊醒,回过神来,眼睛一下子睁开,猛地推开我,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好险。差点就上了贼船。”跳起来匆匆去接电话,连拖鞋都跑丢了一只。

    我心里暗暗生气,这不长眼睛的死电话,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打来,简直是―――这时外间屋里已经传来许洋的声音。

    “晨晨,是你个死东西,怎么好几天没打电话给我啦,不知道我现在穷的连话费都快掏不起啦,还不主动点。”声音强作镇定,却还有些微微的颤抖,为了掩盖自己心中的荒乱,率先发难。

    原来是晨姐,沸腾的热血如同被浇了一瓢凉水,冷却下来。汗水从额上滑落,无力地仰身躺在床上。

    这电话打的可真长,我静静地躺着,慢慢闭上眼睛,心情逐渐安静下来。我差点就吻上了晨姐最要好的朋友,我对得起她么?先是有了云希,现在又在打许洋姐的主意。我的心里都盛着什么,我对自己也没有了信心,难道真的像传说中的,男人只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几个红颜知己一一的从我眼前闪过,晨姐、江晓雯、许洋姐、杜云希、甚至还有蒋婷婷,每个人都对我那么好,暗自苦笑,我这个花心的男人又有什么好?我觉得自己对晨姐不起,可是下次再有美丽的人儿摆在了眼前,我真得就能放弃?如果自己是个穆斯林就好了,可以选择四个妻子,可是这对她们每个人是公平的么?就说杜云希,她看起来一点要求也没有,那样的付出也没有一丝的埋怨,可是难道就这样一直下去?想到这里,稍稍退却的冷汗又流了出来。

    每个女孩子都是如此可爱,都是那么优秀,无论单独面对那一个,都能让我的心不自主地泛起涟漪。曾经自以为聪明绝顶,可是我真的是一个心智成熟的男子吗?如何她们几个人同时都在,我该如何自处?她们又怎么互相面对?

    我痛苦地抓紧了自己的头发,突然小腹之上重重地挨了一击。是许洋姐,她挂了电话回来啦,这一下子可真够狠的,一点防备也没有,我的小腹一阵痉挛,疼得曲起了身子。

    “你还挺美的,快给我起来,害得我差点出了丑。让我还得跟晨晨说瞎话。”许洋姐恶狠狠地叉腰,赤着双脚站在地上,刚才仅有的一只鞋子也不见了。要在以前,她肯定会让我接电话的,这次看样是没说实话,跟晨姐隐去了我的存在。

    **上的疼痛加上心理的重压,我疼得说不出话来,汗水继续流下来。

    看到我满头的汗,许洋也知道自己下手很重,以为全是疼出来的。大概有了些心疼,轻轻地揉着我的背,嘴里却不肯说好话,“好啦,别装啦,你这个小色狼,我的初吻差点就没了,你还在唧唧歪歪,快给我起来,准备打道回府。”

    “洋姐,对不起,我真的是情不自禁。”

    “行啦,我又没说怎么着了啊?”洋姐的脸上泛出了一丝笑意。“给我老实交待,是不是有预谋的?”

    “哪有的事?”

    “哼!”许洋一脸的不相信,大声叫道,“我才不信,你这小子人小鬼大。刚才晨晨问你现在怎么样,我还说最近也没怎么见你,应该还不错。看我多帮着你,可你就这样对姐姐?我都不知道怎么再有脸见她。”

    又说道,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她对你还真不错,没两句话就问你,说起来个没完,说你太实心眼,让我一定好好地照顾你。我看才怪呢,她一定也被你的假象所蒙蔽啦。”

    我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到了这个地步,还能说什么?只有忍住疼,乖乖地爬起来,坐在床边。

    “你和她是不是已经这样啦?”看我不说话,她的声音总算小了些。

    我的心里很复杂,不知道该怎么说,想了想,认真地点点头,认了下来。心里很紧张,不知道她会怎么想。

    大大出乎我的意料,许洋竟然笑了起来,还有一丝得意,“果然我猜得没错,真的让她捷足先登啦。”要是她知道我和晨姐不仅仅是已经这样,而是已经突破了男女之间最后的界限,不知道又会怎么想。

    此时的许洋姐反倒少有的轻松,把我拉起来,“来,再陪姐姐到客厅说会儿话,过会再回去。”

    变化也太快了点,真是让人猜不透的女孩子。看她又恢复了正常的样子,我也放下心来。

    还是隐隐觉得有点遗憾,刚才没有吻到可爱的洋姐。

    男人哪!

    坐在沙发上,许洋似乎已经把刚才的一切都忘了,拉着我的手,说起轻松的话题,讲些外出时遇到的趣事。我觉得真是好过多了。她天生就是个开朗的人,想不清的事,就放到一边,难怪她很多时候都显得那么快乐。

    看看时候不早,我起身告辞。

    “真的要走?再玩会吧,老杜还没回来呢。好久没来了,好好陪我聊聊嘛。放心,我不会吃了你的。”许洋做出一副撒娇的神态。

    我已经恢复了正常,微微一笑,“好姐姐,时间不早了,我真该走了,有空再来嘛。反正你考完试也就没事了。”

    “好吧,不希罕留你了。”洋姐快活地挽着我,一直送到楼下。

    我已经转身,又给大声叫回来,有点奇怪地看着她,不知道又是什么事情,她突然在我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猛地推了一把,“快滚吧,臭小子。”

    说完转身就跑了回去,我一个人在原地呆呆地发愣。

    ***

    时间过得飞快,随着最后一张试卷交上,第一学年的期末考试结束了。

    我的支付平台在曹宇、雨萍的帮助之下也算是大功告成,只差最后的润色工作,把东西存好,加上密码,大大地伸了个懒腰,心情愉快地不行。距离交稿还有近一个月的时间,这一段时间该怎么打发,该回家看看啦,那么多人在盼着我,到时再回来也不晚。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曹宇吹着口哨回来了,看来考得也不错。

    “曹宇,怎么样,不错?”

    “那还用说,拿个奖学金还是没问题的吧。”曹宇越来越自信,换句话说脸皮越来越厚,如今咬牛都不会有一点脸红。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仿佛天经地义就是如此,无论真假,连自己都能骗过。

    “谁问你这个啦,对考试我可不感兴趣。”我故意逗他,“俺是问你和雨萍混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还不就那样。”这小子,竟然笑而不答我的问题,学会了跟我留一手。

    “对了,域哥,上几天我老爹来信了,说他在这儿过得不错,你对他招待地很好。还问你现在身体怎么样?”

    “噢,你怎么说的?”

    “我说你现在好的不得了,他可高兴啦,还说放暑假后,请你去我们山里玩玩。”

    “那就不用了吧,你们家那时条件那么差,去了又太添麻烦,再说了,以后有的是机会。”实在兄弟,当然想什么说什么。

    “好域哥,你就去一趟吧,我爸都想见你了。下一学期回来又该调宿舍啦,我们说不定就不能住一块了,好好聚聚嘛,也看看我们的穷山沟。”曹宇央求着。

    这小子,低三下气的模样不太对劲呀,不至于这个样子吧,就算不住一个宿舍,还能不见面啦,我可舍不得这样一个聪明能干的兄弟。

    一定是在跟我玩什么花样,没回答他的问话,而是把眼光转到了桌子上。“曹宇,咱们的cd盒子怎么不见了,我上次想找张盘,结果还翻了半天。”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就是这几天一直忙着考试,没时间拷问他。

    果然,曹宇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这个嘛―――”

    “肯定是让你送人啦,不行,你一定得要回来,没了多不方便。”

    曹宇装作很为难,“都送出去的东西,怎么好意思再要回来呢?那天雨萍觉得咱们的盒子挺漂亮,就给拿走了。我有空再做一个不就得了,一定搞得更漂亮。”

    “可别,要是比那个还好,肯定还是留不住,你就做个赖点的就行。”

    曹宇“嘿嘿”一笑,不在这儿多做纠缠:“域哥,刚才跟你说的事情怎么样,好好考虑考虑,你就答应了吧。”

    “呸。答应了还考虑个屁。你肯定还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如实招来,否则我一定不答应。”

    曹宇又期期艾艾了半天,看实在推脱不过,才说道:“域哥,我也邀请了雨萍,她说如果有人一起,才肯去的,否则没法跟父母交待。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你不帮我谁帮我呀,行行好,就做一次好人吧。”

    伸手在他的肩上狠狠一拍,“***,我什么时候做坏人啦。早说不就得了。不过我还是得考虑一下,明天给你答复。”

    “那我等你的好消息。”曹宇渴望的眼神看着我,这小子,来真的啦。

    看他一脸诚恳,为了自己的幸福,就差抱住恳求,我已经很有些心动。曹老爹来的时候,把大山里的景色吹的一塌糊涂的美,不去看看怎么对得起自己。这老头还真是够煽情的,也挺有意思,多听他说话也能长些见识。

    不过上几天,大可已经跟我提过,说了到时我们几个一起回家,当时我也没多想,答应了他。要改变计划怎么也得听听他们三个的意见吧,快放假了,干脆叫到一起吃顿饭。

    想好了,正想拿起电话跟他联系,手机先响了起来,是晓雯,这臭妮子,有一阵子没听到她的声音啦。

    “诚哥,快放假了吧,什么时候回来呀,人家都想你了。”还得说我们小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好雯雯,放假了,怎么样,试考得还不错。”

    “讨厌,你也先问这个,也不问问人家怎么样。考得那当然好啦,也不看是谁的妹妹,班里第二,年级也排到了前五。你快回来奖励我吧,人家下半年就要上高三啦,假期没几天的。”

    时间过得真快,不知不觉地,雯雯明年都要参加高考啦。

    “雯雯,哥哥还有些事情,可能得过一阵子才能回去。”想好了要答应曹宇,对她心里有些歉意。

    “不嘛―――”果然,小雯不乐意啦,“不行,你得回来陪我。”

    “好雯雯,事情办完了,马上回去,好不好?”

    “不嘛,我不干。”小雯撒起了娇,“要不我去看你吧,我还没到首都去过呢。”

    “我这一阵子不在学校,你要来也只能以后。”无奈地说道。

    “人家不管啦,你又背着我们一个人出去干坏事,我要跟晨姐姐和阿姨她们说去。说你不回家,就知道疯。”

    又来了,“雯雯,哥哥不是跟你说过好多次了,疯都是形容女孩子的,不要用在男人身上。你可不能疯呀,得好好学习,别到时考不上好学校,多丢人。”

    “才不管呢,我就是这样讲的。不回来正好,我还能跟同学出去玩呢。”小雯哼了一声,过了会儿说道,“诚哥,那你可早点回来。出去要小心一点。我不跟你说了,要去帮妈妈干活啦。再见吧。”

    晓雯渐渐长大,不再一味地捣乱,开始懂事了。我挂了电话,脸上满是笑意。不过有她这么一闹,我怎么也得先向晨姐好好说明一下,以免搞得我被动。

    ***

    “不是说好一起走的嘛,怎么又变卦啦。”正吃东西的大可吃惊地抬起头。一旁的蒋婷婷和李玲玉也都瞪眼看着我。

    “为了朋友嘛,还不得两肋插刀,你们以为是享福呀。”我把要陪曹宇回家的原由分析给了他们三个听。

    “就知道你也没好事。”李玲玉先把这个事件给定了性。

    “这样,我也想去。”大可嘴快。

    “好啊,你们一起去吧,所有的费用我都包了。”人多了自然更好,我就喜欢热闹。

    “不行的。”李玲玉斜了大可一眼,“都跟爸爸说好,一放假就回去的,要赶回老家去看爷爷的。”

    大可的精神立刻没了。

    蒋婷婷没说话,我回头看了看她:“你呢,婷婷?”

    “我倒是没什么事,也想去山里看看,就是不知道跟你们一起方不方便。”蒋婷婷看来是很想去的,但也有点顾虑,说法也很委婉。

    李玲玉开口了:“我想没什么不方便的吧,不是还有个女生一块去吗,你去了正好省得人单了。”

    蒋婷婷没说话,拿眼看着我,一双眯起的眼睛似乎会说话,充满了希冀。

    我一想,这个主意不错,省得自己一个人做灯泡太尴尬:“好啊,就是那片山里很穷的,要有吃苦受累的思想准备呀。”

    “我不怕,你能去我当然也行。以前出去旅游虽然见过不少大山,却没有真正在山里住过,我想那里的景色肯定很美。”蒋婷婷一脸的神往,“要是方便的话,我就一起去,提前跟爸妈说声就行了。玲玉你回去也去我们家说一下,就说好几个同学在一块,很安全,而且很快就会回去的。”

    又回头问我:“对了,不会待很长时间吧?”

    看我点了头。李玲玉竟是比蒋婷婷还显得兴奋,“哇,太好了,婷婷,你可以到深山里去玩啦。逸诚,你们什么时候走?”

    大可明显的情绪不高,他没李玲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不能一起去玩,很遗憾。

    “再过几天吧,待正式放假,准备好了就出发。”

    大可心有不甘,“那这几天你可要好好请我吃上几顿,弥补一下我的损失。”

    大可真不亏是我的损友,爱好总是跟我这么相似。就是不知道曹宇他们那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进了山里还能不能吃上好东西。饿了肚子,要是再看到一片穷山恶土,被那个曹老头骗了,可就太惨了。

    还好有玲玉替我教训大可:“你就知道吃,要是再长胖我就不理你了。”

    我和蒋婷婷都笑了起来,这一段时间,大可是有发福的倾向。

    ***

    第一次去曹宇家,怎么也得给他的家人准备点礼物,仔细询问曹宇山里的情况,看看自己需要带上什么东西。接下来的几天就是忙着采购,一个大旅行包被我塞得满满的,拎在手里沉甸甸的。曹宇回家准备的东西自然比我多些,但我觉得自己带的也够多的了,除了初次来校,出门还从来没拿过这么多东西。

    说好要承担一切费用,自然是我提前去买好的火车票。一切按照预订的计划出发。

    叫好了出租车,先去接上蒋婷婷,又去薛雨萍家接人。看到人家两位的准备,堪称一级战备,我才明白,自己就跟空着手差不多,就连探家的曹宇比起她们来,也是“小巫见大巫”,相去甚远。

    差点以为她们俩要搬家,每个人都是三、四个大旅行包。和曹宇往车上抬的时候,我的心里苦笑不已,就差没说:两位大姐,咱们可是要倒好几次车的。

    到了火车上,我悄悄捅了捅蒋婷婷:“婷婷,你都带了些什么东西呀?”

    她一扭脸,“不告诉你。”转过头去跟薛雨萍说话。得,她也学会这套了,四个字就打发了我的好奇心。

    这一路真是好走,坐在火车上倒还好,先到了距离他们家最近的一个地级市,然后换乘汽车,这一路上,可就山渐高,坡渐陡,越来越颠簸起来。

    坐在汽车上的蒋婷婷不了精神,一路昏昏欲睡,薛雨萍也差不了多少,只有我和曹宇还在硬撑着说话。曹宇告诉我从市里到他们县,也就是几十公里的路程,我心里想,总算是近了。又说一天一共只有四班车,赶上清早这班是我们运气好,火车没误点,否则就得等到中午啦。

    我心里感慨着我们几个人的好运气。好嘛,从天刚开始亮上了汽车,到他们那个破县城,竟然已经是日在中天,这时我们真正进入了吴冕山的腹地。蒋婷婷和薛雨萍一路昏睡,倒没什么感觉。听到我们叫下车的时候,都齐声欢呼,“到了吗?”

    我和曹宇拖着几个人的行李下车,好家伙,其他二十几人的东西加一块也不及我们的多。下了车的两女四下张望,眼中都是一片茫然。其实我何尝不是如此,这里说是车站,不过是一片空地而已,面积实在开阔,比我们学校的操场大了休止数倍。

    却只在一角有两间石块堆成的房子,暂且这么称呼吧,门倒挺大,却没有窗户,里面摆了几张桌子。曹宇告诉我们,这就是车站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

    这块地势却高,极目远望,看得范围很广,整座小城已经尽收眼底。已经知道这就是他们县城,整个却没见到什么豪华建筑,超过一层的房子都寥寥可数,我看到的不过有那个两三处。事实上整个落到眼中的也不过只有几条街而已,还是稀稀落落的房子,并不挨到一起,没有一点的繁华景象。

    薛雨萍终于忍耐不住:“曹宇,这就是你们县城?我觉得匀郊县的乡镇驻地都比这大得多。”

    “是呀,就这么大。”曹宇听到心上人的问话,有些尴尬,用手指点着告诉我们,“那边最高的一幢,是我们县礼堂,旁边那两层的小红楼是县招待所。我们学校就在招待所的附近。”

    我看出因为薛雨萍的话影响到了曹宇的情绪,从旁插言:“曹宇可是这儿的名人呀,去年上学,就是县太爷的车亲自接送。”

    蒋婷婷自然明白我说这话的意思,也赞了一声:“好威风!”她虽然坐的市公安局长的车,那却是她爸爸,所以称赞也是真心的,现在很少有这么风光的事情啦。

    薛雨萍也是个聪明的姑娘,自然知道自己的口气有些过分,抱歉的一笑,说道:“我可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没想到真的还有这么穷的地方,曹宇从这儿考出去真不容易,我好佩服你的毅力。对了,从这儿到家还有多远呀?”

    “还有十几里的山路,我们家隔着县城不远。”曹宇答道,薛雨萍的称赞让他心里舒服了许多。

    两女齐声欢呼,“那就是说没多久就可以到家啦。”我却不这么认为,几十公里就坐了整整一个上午,这十几里怕也不是这么简单。

    曹宇又加了一句道:“不过,到我们家可没有交通车啦。”

    “那怎么办,我们走回去吗?”蒋、薛二女的声音透着兴奋。

    曹宇说过,当年他上学都走着来回的,肯定不是姑娘们以为的那么好走。

    这时远远地有人叫道:“小宇,快过来。”只见一个人远远地冲我们招手,也是瘦高,跟曹宇长得挺像,不过却显得沧桑了许多,大了他好多岁的样子。

    蒋婷婷轻轻地拉拉我,悄声问道:“这位老人家是曹宇的爸爸么?”她没见过曹宇的父亲,我悄悄摇了摇头。

    这时曹宇已经兴奋地喊起来:“大哥。”蒋婷婷冲我吐了吐舌头,我一笑出声,惹得她轻轻地在我胳膊上捶了一下。

    “你们等一会儿,我就把车赶过来。”那边曹宇的哥哥高声叫道。

    没多久一辆毛驴拉的大车行驶到了我们眼前,大伙一块把东西装上了车。我也是一脸掩不住的高兴,长这么大,还没坐过畜力车呢,总算能过把瘾啦。

    大哥的名字叫做曹磊,他熟练地赶起大车,也挺有意思的一个人,边走还边跟我们说着话,眼他父亲一样,蛮健谈的,看样他们一家人虽然长在深山里,却也不是一般的山民。

    “从这里到家,都是盘山路,虽然也能走机动车,可是因为来往的人比较少,所以一直都没有通车。现在县里已经着手开始规划,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坐上汽车啦。”声音里透着自豪,我的心里却是一酸,有着莫名的忧伤。吴冕山是著名的革命老区,人民却过着这样的生活,难得的是还能有一颗这样的平常心。

    坐在同样颠簸的车上,两位女生却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疲态,一个个精神十足,不时指指点点,莫名的兴奋。的确,山里的一切,对我们来说都是那样的新鲜。

    远山苍翠,薄雾缭绕,一切都是如诗如画,书里讲述的山里美景,都是那么真切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