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二十三章 山海湖畔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几天前意外出差,来不及通知各位好友,大家勿怨。我回来了,争取加快速度。。老雪。

    湖上风来波浩渺,秋已暮、红稀香少。

    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莲子已成荷叶老,青露洗、苹花汀草。

    眠沙鸥鹭不回头,似也恨、人归早。

    现在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坐在桌子前的蒋婷婷却已经脱下了臃肿的冬装,换上了俏丽的春装。

    因为是在宿舍里,她把头发随便地挽了起来,一根簪子别在脑后,露出了光洁的颈部,显得一张小脸神采飞扬。淡绿色的上衣,分外清丽。

    对于我的来访,看得出还是十分高兴,好看的小眼睛眯眯着,笑得很甜。“逸诚,你这个大忙人怎么有空找我玩的?不忙着打理你的咖啡馆。”

    “怎么了,不欢迎。”见到她我也很高兴,也没有感到什么拘束。

    “才不是呢,怕是你过得潇洒,早把老同学给忘了吧。”

    “开玩笑,怎么会呢。嘿,我的小咖啡馆已经请人代为管理了,所以自己清闲多了。”

    “真的,你怎么会舍得的不做事情?”莫非我在她眼中只是一个拼命捞钱的家伙。

    “又不影响我赚钱,怕什么。”赚钱就是我的目的,说出来也没什么,老域真性情嘛。

    “你还是很有资本家的潜质的,什么时候请法律顾问,可别忘了照顾小妹一下。”她倒是不忘了推销自己。这是她第一次在我的面前自称小妹,给我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以前她跟我说话总是有些拘束,看来大学生活也使她慢慢地在改变啦。

    “别说婷婷还真是个合适的人选呢,价格便宜量又足,说不定还可以免费。需要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你。”

    “干嘛把人家说得那么不堪,就你这态度,还想免费呢,不狠狠宰你就算走运了。我看你搞得那么红火,眼都红了,还想在我们学校也开一家咖啡店呢,你愿意帮我牵线联系吗?”蒋婷婷依旧是笑眯眯地冲我说道。

    不是吧,这不是要抢我的生意吗?我抬头看着她的眼睛,想看她到底是不是要玩真的。

    “跟你开玩笑的,这么紧张干什么。咱们两家学校隔的这么近,放心吧,我不会这么做的。”蒋婷婷的话倒是提醒了我,只知道自己现在搞的挺好,看到有赚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会出来跟我抢生意呢。云希的做法还是很对的,不断地扩大经营范围,增加核心竞争力。嘿,俺的思想还挺跟形势的吧。

    “有人竞争,我一定会欢迎的,要是你参与进来,当然更好,没有竞争,怎么会有发展呢?”我咬着牙说,以她的号召力,肯定能把她们学校的大部分人都留下,那可就危险啦。

    “行了吧,别口是心非的啦,人口就这么多,要竞争也不过是自己人斗。再说人家还得好好学习功课呢,当都跟你一样,不用好好看书考试的吗?”

    自己人斗,这话说得有意思,正想再继续逗逗她,这时蒋婷婷大概也发现了自己的语病,脸一红,已经换了话题。

    “好了,不跟闹了。你最近有见到大可和玲玉吗?”

    “大可是没少了去找我混饭吃,两口子在一起却是一直没见过的,你们就该有联系吧。”

    “你这人也真是的,说话还是这么难听。”有点埋怨的口气。

    正想反驳说本来就是事实的嘛,陈梅推门走了进来,“两个人聊什么呢,这么热乎,我没有打扰你们吧。”

    蒋婷婷白了她一眼,没说话。我则答道:“没有的事,欢迎加入。小陈梅还真是勤快,你要是我们学校的就好了,还可以帮我洗洗衣服。”

    话没说完,又遭了蒋婷婷一个白眼,不明白是嫌我逗别的女孩子,还是怪我说没人帮着洗衣服。

    陈梅天性好闹,把蒋婷婷推到我面前,“现在隆重推出,就让婷婷去帮你好了。”

    不等我有什么反应,两女已经笑着打作了一团。

    一会儿,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她们宿舍的女生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了。

    “哇,帅哥来了。怎么不先打个招呼。”不知道是谁率先出声逗弄于我。

    “好了,大家别闹了。”蒋婷婷作为舍长,出声弹压。

    “不行,要不这样,你们俩合作一首歌,就放过你们。大家说怎么样?”

    “好。”她的舍友们齐声响应。我倒是很喜欢这儿的氛围,给人的感觉是无拘无束。

    实在推脱不过,我抄起一把吉它,跟蒋婷婷合作了一支歌曲。本来想叫上她一起出去吃顿饭,可是说了以后,好闹的陈梅也非要跟着去,就要做我们的电灯泡。

    最后接受了蒋婷婷的意见,去了北辰的食堂,蒋婷婷要请我吃饭。嗯,有女孩子请吃饭也不错的。

    当晚的域逸诚无疑会被评为北辰的“食堂之星”,作为唯一的男生,被六个女孩子陪着吃饭,这对我来说,还是史无前例的,也是很不习惯的。

    陈梅哄走了一张桌子上的“客人”,当然不是说走的,而是三个女孩站在边上看,一直看到人吃不下去,乖乖地离开,我总算也好好领教了一把北辰女生的风采。

    桌上摆满了北辰的各种特色饭食,每位女生都把自己爱吃的东西买了几样,来招待客人。说实话,这里吃的东西跟我们水木的也没什么大的分别,唯一的区别就是平时从来没有一次在食堂买这么多吃的。

    大家都热情地向我推介,如果不是我对吃饭这项业务一直情有独钟的话,在这么多女生丛中,还真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索性就来者不拒,一个字,吃。

    本来还打算在吃饭时,把要来这儿参加机器人大赛的事情跟各位女士们说一下,请她们到时大力支持,好增加点人气。可听着叽叽喳喳地谈话,根本就没有我插嘴的份儿,一直到肚子里再也盛不下的时候,也没有寻到合适的开口机会。

    不过这帮子女生虽然颇皮,却都很识时务,在收拾停当之后,一声呼哨,五个女孩子一起作鸟兽散,把说话的机会留给了我和蒋婷婷。

    “一起走走吧,也让我参观一下你们的校园。”

    蒋婷婷点点头,带着我走在北辰大学的园区里。

    “这里叫做山海湖,是我们学校的一大景观,是最标志性的。还有那边的假山,挺有意思,周围的一片树木叫做‘野猪林’,里面的几棵古柏有几百年的历史啦。”

    说起建校的历史,北辰还比不上水木,但作为学堂来说,北辰则悠久的多,在晚清时期就作为讲学院,许多文学巨子都在这里讲过学。看到一些留存的当年的建筑,就知道其丰富的文化底蕴,不少还是以名家的名字来命名。古语有云:人过留名、雁过留声。人生在世,就应该有所成就,才不枉此生。

    正在心里暗叹前哲风范,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和蒋婷婷并着肩,走到了“野猪林”的边上。这片林子跟我们那儿的“恋爱坡”有异曲同工之妙,少不得也成了恋爱者的乐土。

    果然,一个不小心,就惊动了一对倚在大树边热情拥吻的鸳鸯。人家看看我们两个,毫不理会,继续着未竟的事业,却把蒋婷婷给羞了个不轻,扯起我的手,匆匆就往回路走去。

    在乒乓国手谭志刚的带领下,我和曹宇几次在他的带领之下,到“恋爱坡”专门干那棒打鸳鸯的勾当,并以此为乐。所以我虽然还没有在这种地方进行体验,却也真没觉出怎样,也可能是男生天生脸皮比较厚的原因。

    蒋婷婷的耐受力明显差了很多,半天都没说出话来。拉着我匆匆逃离了现场,才对我说道:“逸诚,咱们回去吧,这儿好黑呀。”

    能用黑来形容这儿的气氛,也亏她能想得出来,真是个天才的创意。

    走到山海湖的边上,她拉着我的手还没有放开,却能感到手心有些出汗。但湖光山色,本就是谈恋爱的最佳地段,所以这儿也不能免俗,湖边台阶、石凳上,仍然少不了对对情侣,拥坐在一起,但总比那树林里要清朗了不少,除了成双成对的,还有大群的人在堆在一起聊天、游玩。

    蒋婷婷总算松了口气,把脚步放慢了下来。四处的灯光照射到湖面上,波光粼粼,别有一番风味。早发的小荷,尖尖角刚刚透出水面,随着微风飘动,韵味实足,到了盛夏,这儿的风光必定更加怡人。这时她又说了一句话,让我再也忍俊不住:“这儿好亮呀。”

    一黑一亮,堪称绝世经典,有写入教科书的实力,也只有她这样的妙人儿才能说出这样的话语。

    暧昧的气氛,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

    “这儿还真是挺热闹的,是吧,婷婷。”

    看到我四下张望,蒋婷婷却不敢往别处看去,嘴里说道:“你这人真是的。”

    早已经放开了我的手,却自然地搭上了我的胳膊,脸也偏到了我一边,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缓解稍显紧张的心情。

    说是挽着我的胳膊,其实只有无名指和小指若即若离地轻轻沾着。身畔的蒋婷婷衣裾飘飘,脑袋微微下垂,脸上一抹红润,看得不由得心里一动。胳膊向她那边*了*,她的小手就挽在了我的肘窝上,这样看上去才比较自然,符合周围的大环境。

    有人说过,青年男人如漂浮在天空中的云朵,是一种黑白不够分明,情绪比较暧昧的动物。我想现在的我也大抵如是吧。

    蒋婷婷没说什么,显得有些不太自在,但还是挽着我的胳膊,跟着我的步子慢慢往前走。几只晚归的燕子,不知道是忘了回家的时间,还是记不得了归途,不时在水面掠过,由于夜间视物能力很差,显得有些慌乱,不似白天那么从容。蒋婷婷跟我接触的时间也不短了,但如此亲密的*近,还是第一次,她的心情想来也与这燕子相仿。

    等走在通向湖心的小栈道上,她的紧张得到了分散,渐渐就变得自然。拘谨去除,开始对我娓娓地道些女生的话题。

    她的口才本佳,说起她在北辰的生活绘声绘色,谈到她的学习,她的宿舍以及在学生会的事情,更是妙趣横生。这时的我,也就只有倾听、微笑的份儿啦。

    说着说着,自然也就谈到了高中时的生活,家里的情况。这个天之骄女,由于家庭条件优越,无疑是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人物。

    但从言语之中,也听得出她的心里有淡淡的孤寂。我以前从来没有想过,看似一帆风顺的蒋婷婷,心底里竟有如此之多的落寞。

    在家里,爸爸、妈妈很少有时间陪她,更多的时候就是伴着姥姥,来访者对她也只是吹捧有加。在高中里,班里也极少朋友,只有李玲玉跟她情况相仿,故此两人才过往甚密。这也就不奇怪为什么她那么快就跟我和大可融到了一起,毕业后跟我们三人的接触频度远远地超过了她的同班同学。

    上了大学,班里的女生无一不是千挑万选的人物,大家智商较高,平时没什么冲突,显得一团和气,但骨子里都非常倨傲,谁也不服谁,所以也难有什么真正的交往。

    看来女生之章的交往比男生尤难,除了少数各方面都旗鼓相若的人物,彼此间很难走进对方的内心世界。

    走到了湖心的小亭,“婷婷,咱们在这儿坐会儿吧。”她轻轻地点点头。

    我找了一块围栏,*着一根方柱坐下,蒋婷婷挨着我坐了下来。抬头看看天,我不由得赞叹道:“今晚的夜空好美。”

    蒋婷婷依言抬头看去,这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晚上,却更衬得繁星如织,绚烂异常。

    一时两人都无言,默默地看着变幻无常的星空。不知道何时,非常自然地,蒋婷婷悄悄地倚在了我的身上。

    “快看流星,好美呀!”她伸手指着天上,一颗流星划过天际,拖着黄色的尾巴,逐渐变得黯淡。

    抱着膝的蒋婷婷,专注地看着天空,斜*在我的身前,兴奋地如同一个小女孩。看着她明亮的眼神,似乎有着一种虚幻的真实。我不仅起了一种想拥她入怀的冲动,这个看似坚强女孩子,也有着那么多的不如意,更有着同龄人对美丽事物的向往。

    平静下来的蒋婷婷发觉自己无意中偎到了我的身上,不着痕迹地挪了几下身体,脱离了跟我的接触,低下头用手指绕着衣角,脸上又涌起两朵红云。

    “这世界真美好,我们就该好好活着。”我故意逗她。

    “你才多大呀,就发出这种感慨。”蒋婷婷“扑哧”一笑,从刚才的尴尬中解脱了出来。“你应该说好好努力,做一番事业才是。”

    “我也想呀,就是想得太多了,不知道干什么才好了。”

    “你呀―――”蒋婷婷拖长了声音,却没了下文。

    “反正不管做什么,我都要做到最好。”这才是蒋婷婷,有一种舍我其谁的味道。

    “我只愿意做喜欢的事情,也不勉强自己,只要努力过就行,但求无愧于心,从不问结果如何。”经历的不同,使我跟她的想法也有区别。

    “嗯!”蒋婷婷低声回道:“干嘛显得这么英雄气短、好像胸无大志的,好男儿志在四方,就是要胸怀锦秀嘛。”

    “我一介布衣,当然不能跟蒋大小姐比啦,你是天之骄女嘛。”条件反射地应着,调侃的话随口而出,她的话却让我深有感触。

    “你―――”蒋婷婷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赌气不再说话。

    陷入了沉思之中,我没有注意到蒋婷婷的反应巨大,也没有吭声。有了这谈话的停顿,正好思考着她之所说,其实自己缺的正是这种气势,过去做的多数都是机缘巧合,虽然有时能称得上是神来之笔,但总是没有刻意为自己定下什么目标,真正追求的又是什么。

    这时周围的人已经陆续返回,“哎呀,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要不她们该笑我了。”蒋婷婷惊呼一声,拽起我往宿舍走。

    被挽起了胳膊,走到一半,蒋婷婷见我一直都不出声,以为还在恼她刚刚有点批评意味的话语。她也不过是随口说说,觉得我应该明白她对我已经是非常好的了,也赌气不再挽着我。一个人在前面匆匆赶路,我脑子里想着事情,并没有觉察到她的异样,只是默默地跟在后面。

    到了她的宿舍楼前,她说了声:“谢谢你送我回来,我要上去了。”

    我“唔”地应了一声,才回过神来,“到了吗?”

    她说了要走,但并没有移动脚步,见我这么一副冷淡的样儿,一生气转身就往楼里走去。

    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愣在了当地。仔细想想,也没明白过来自己什么地方把她给得罪了。

    就在这功夫,蒋婷婷忽然又跑了回来,大概是发现我没有走的缘故。扔下了一句话:“你是男孩子,干嘛这么小心眼,一点不会哄人家。”说完也不看我的表情,转身“蹬蹬蹬”地跑进楼里。

    这下我更是如云里雾里,苦笑一声,回学校去。真是太失败了,一次开开心心的聚会竟然是这种局面收场。再想想此来的目的,就是要跟蒋婷婷说说关于几天后来北辰参加机器人大赛的事,直到现在,竟是半个字也没有提及。

    哎!先回去再说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