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二十章 如斯云希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屐痕。

    白云依静渚,芳草闭闲门。

    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

    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

    等我回到学校的时候,假期尚未结束,除了春节期间仍留守的同学仍在和个别有事情的提前回来,人并不多,仍显得较为冷清。但由于宿舍是混合居住,所有的宿舍楼都开放了。

    到了宿舍门口,发现门竟然虚掩着。年前我是最后一个走的,好像检查过了吧,不会两年的时间都开着门吧。莫不是有贼人前来光顾不成?

    哎呀,坏事了,宿舍里剩下的大件可就是我那台电脑啦,谭志刚的笔记本提回去了,而且他说在假期里要带一帮小孩,教他们打乒乓球的,也不会这么早回来。

    想到这里,我“砰”的一脚,把门踹开,屋子里并没想象中的凌乱,反而显得比较整洁。

    巨响声后,只见曹宇吃了一大惊,原来是他正在玩电脑呢,这小子可真够神经兮兮的,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嘿,你这小子,怎么这早就跑回来了?”

    “吓死我了,域哥你干嘛呢,想拆房子不成?”小子只顾得心惊肉跳,竟然不回答我的问话。

    “嗨,我还以为招贼了呢,哪想到你先回来了呢。家里都好吗,曹宇?”

    “让你挂念了,我们家今年过了一个难得的好年。年前我赚的那些钱,还有不少,给妈妈和妹妹都买了新衣服。一家人都很开心,这年过得最痛快。我已经把你都告诉我的家人啦。我爸说了,等我赚了钱,他也要来京看看,看你到底什么样儿?对了,我妹妹还问我你长得帅不帅呢?”

    曹宇一说起来还没完了,“我说你像明星一样,小妹还说长大了要做你的女朋友呢!这次她下学期的学费也是我给的。”兴奋让曹宇的脸都红了,不错,但凡好男儿能够自立,赚钱补贴家用,都会非常开心。

    就他那个小妹,下半年才上初一,还给我做女朋友,亏他想得出来。

    我的眼尖,看到电脑旁边,鼠标的一侧有一个蓝色的小盒子,像是个首饰盒,非常漂亮。“曹宇,这是什么,买来追妞的吧,说,看上谁了?”

    见我一问,曹宇很得意,“什么买来追妞的,这个可是我做的,装光盘用的。”

    “不错,够漂亮。真是你做的?”早知道他的手很巧,可要说这么个精美的小东西是手工做出来的,我还真有点不相信。

    做成了一个小钢琴的模样,下面有几个按键。用手轻触,“叭”的一声弹出一张光盘,边缘上还有一张小字条,写着光盘的内容简介。

    “真不错。”设计的精巧,让我赞不绝口。更妙的是,还有一个按键,把拿出的光盘放回去,就能够自动回到原位,严丝合缝,看不出里面装的什么。不大的盒子,十几张常用光盘,全部都能够放进去,思路也不错。

    做起来是费了一番功夫,各个边角就进行了仔细地打磨,最后上了一层柔和的蓝漆,比起外面卖的cd盒精致了不知多少倍。

    “兄弟真是心灵手巧,这要多做些,拿出去卖,肯定大赚上一笔。用来送女孩子,那肯定能得到青睐,追起来事半功倍。”

    “小意思啦,我从小就爱鼓捣着自己做些东西。当时我自己买东西组装的录音机,可是我们村的第一台呢。不过我可没像你想的那样,用来泡女孩子。”曹宇还跟我装起了纯情。

    “有这样的事,那要有了机会,可一定能让我们曹宇好好发挥一下,我得想个难点的东西让你做。对了,你还没回答呢,为什么会这么回来?”

    “你还不是一样。”

    “我回来,是因为我的咖啡店要早开张赚钱,你又是为了什么?莫非真的看上了哪家姑娘?”

    “才不是呢。”曹宇的脸都涨红了,“我就是想早回来,看你这儿有没有什么活可干,好赚点钱嘛。我准备攒钱买电脑的,老用你们的,害得你们都没法玩。”

    “真的吗?”我盯着曹宇的眼睛,“骗我的吧,你怎么知道我会早回来。”

    “真的。”

    看他真着了急,我也不逗他了,闲扯了一会儿,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抓起饭盒赶紧跑,现在只有一家食堂开了一、两个窗口,而且开的时间也短,得抓紧才行。“民以食为天”嘛。不过,说实话,这食堂的饭是真难吃,吃的人不多,他们也不用心做,就这么糊弄我们,反正只此一家,又没别的地可吃。

    春节期间吃惯了好东西,觉得食堂里的东西真是难以下咽。吃了一顿无味的午餐,一直就电脑的一些问题和曹宇进行着讨论。他是真用功,比学他那什么物理工程还要认真。

    回到宿舍,打了个电话给谢婉玉,告诉她我回来了。商定了明天去咖啡厅打扫卫生,为开张营业做准备。

    跟曹宇扯了一会儿,看看时间不早,披上外衣准备出发。

    “怎么,域哥,你要出去呀。”

    “没错,晚上你一个人吃吧,我就不回来陪你了。”

    许洋姐也回来了,忙着搞她的课题。已经联系过,说她下午有时间。去她那儿找点好吃的,怎么也比食堂的饭菜好。

    门铃响处,好半天里面才有了动静,“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到了门前,停顿了一会儿,才打开。

    一人妙龄女子带着微笑出现在门口,不开口说话,就那么看着我。看来又得等着我分辨一下是云若还是云希。

    “云希姐。”我毫不犹豫地开口叫道。

    “这次没唬住你,小诚子,你还真有两下子。怎么认出我来的,还不如实交待,好让我下次改进。”杜云希圆睁大眼看着我,眼睛里充满好奇。

    头发披散着,套了件大t恤在身上,下身是一件仅及膝上的短裙,雪白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白花花的一片,趿拉着一双拖鞋,脸上挂着笑容,挺大的嘴巴咧开着,一口洁白的牙齿都露了出来。

    北方的天气,现在是寒冷非常,就算屋子里暖气很热,也不至于穿成这个样子嘛,太夸张了。就她这副满不在乎的劲儿,大咧咧地毫不在意,我用一根脚趾头也能猜出她是杜云希,还要问我为什么。

    要是云若姐的话,早就羞地跑进去了,那还会站在这儿,笑眯眯地看我。也别说,她这一双腿还真够健美的,修长圆润,曲线还真是不错。宽松的t恤,显不出腰身,倒把臀部衬得微微翘起,美好的曲线,妩媚动人。

    “小诚子,问你话呢,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也不怕眼珠掉地下摔破了。”

    不怀好意的目光被她看穿,还这么直白地说了出来。苦笑一声,你穿成这样,还怪别人:“云布姐,你不要小诚子、小诚子的叫好不好,我怎么感觉跟小桔子差不多。还有啊,像是宫里的公主在招唤小公公。”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杜云希已经大笑出声:“好玩好玩,那本公主不叫你小诚子啦,你也不要一口一个姐姐好不好?叫云希就行,让你叫得我感觉自己跟老太太一样,人家还年轻着呢。”

    “那我就叫你云希妹妹好了,反正你这么年轻漂亮。”她的年龄并不算大,性格又这么好,云希看上去的确是非常年轻,别看大学毕业了,可说是个刚上大学的学生,也不会有人不信的。

    “去去,反了你不成。坚决不可以,以后只许叫云希,其它什么都不行。”伸手想敲我一下,想了想没好意思,又把手缩了回去。

    我笑着点头答应。

    “快进来呀,还站在门口干什么,本公主就暂且饶过你,不罚站了。”伸手把我扯了进去,自己一阵风似的跑进云若姐的卧室里去了。

    我到了屋子里面,没看到其他人的影子,跟在她后面走了进去。

    “云希,云若姐和许洋姐都不在吗?”

    “人家都忙着呢,她们不在不是更好,有我就行了,一个人更好。”边说着边用鼠标在屏幕上疯狂点击着。

    “干什么呢?这么卖力。”

    “没看我玩游戏呢嘛,不要打扰我。”云希忙得连回头看看的功夫都没有。

    走到近前一看,原来她也在玩那款[宇宙传奇],看看页下角的显示,已经被人干掉了无数次,可是杀的人可实在有限。

    “云希,你的水平好臭。”

    话音未落,恰逢她又一次被干掉,恼怒的把鼠标一丢,转过头来,怒视着我:“都怪你。我第一次玩,当然水平有限。”

    又变魔术般的换上了笑脸,“逸诚,那你一定玩得很好啦,教教我,好不好?我一定要报仇,有个家伙已经把我杀死无数次啦。”

    说完后站起来,把椅子让出来,自己立在一旁,把我堆在微机椅里,鼠标硬塞到我手中,“快来吧。”

    好在我也玩过几次,不会太丢脸,一番努力之后,把她所痛恨的那个家伙给干掉了。

    “太好好,真痛快。就这么干,给我好好报仇。”杜云希拍手叫好。

    如今这类游戏的制做,越来越成熟,魔幻般的光影效果,美伦美奂的3d引擎,让人如同身临其境,握枪在手的真实感,中弹后飞溅的血花,射击过后山谷的回音,枪口冒出的淡淡青烟,真可以说是纤毫毕备,充满了巨大的刺激。

    这一切怎不让人热血沸腾,也不怪现在的小孩儿会因此而流连于网吧不愿上学、忘了回家。其实这些还不都是由成年人造出来的,反过来还大声呼吁,要关注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让我说,这类的东西早就应该严格执行“未成年不宜”的政策啦。

    上手之后,真如置身在内,仿佛自己就是那个纵横宇宙的主人公,简直欲罢不能。云希跑去拿了许洋姐的椅子过来,坐在我的旁边,看得津津有味。

    见我玩的带劲,她推推我的胳膊:“好逸诚,教教我嘛,一个人玩多没意思。”

    自己让到一边,把鼠标给了她。看样她不经常玩这类游戏,手法还是很生疏,对一些快捷键的应用更是一无所知。

    在我的指点下,她很快找到了一些窍门,更加来劲,口中直呼过瘾,紧张地半边身子都跟着晃动,根本忘了注意保持美好自己的形象。?

    短短的裙子撩起了一角,淡粉色的内裤若隐若现,一头可爱的卡通动物,大约是只小熊吧,从裙边上露出了半边脑袋。纤长光洁的大腿明晃晃的,耀着我的眼睛。

    漂亮的大眼紧紧盯着屏幕,满脸的兴奋之色。

    在她又一次不慎光荣之后,我轻声地提了个意见:“云希同志,走光了,你也注意一下淑女形象好不好,我好歹也是个标准的热血男儿,你这个样子有点太不雅吧。”

    她瞪大眼睛看了看我,不经意地往自己身上看看,用手抻了抻裙子的下角:“嗨,我真忘了,屋里还有个小男人呢。”

    男人就男人吧,还小男人,这都是什么词呀。

    见我盯着光光的腿儿,还用手揉着鼻子,她的脸上终于一红。搡了我一把,“看什么看,快再帮我呀。”

    看来,她还是不习惯这种第一人称的射击游戏,虽然进步不小,可还是被人干掉的次数多些。

    “云希,你不经常玩这类游戏吧。”

    “对,以前我大都是玩养成类的富翁游戏,今天这还是第一次玩枪战呢,主要是闲得太无聊,听说宇宙很刺激的,就上来玩。本来我穿挺多的,可是玩的太紧张,把我热得不行,汗都出来了,衣服都给换了。”

    难怪穿成这副模样,她还真下本钱。

    “我玩那些水平可高着呢,向来打遍天下无敌手的。”说起来洋洋得意。

    那都是些小女生才爱玩的东西,我很少涉猎,想不到她却喜欢。

    看我不以为然的表情,她认真起来,“你别小看呀,很锻练人的经商才能的。我所以战无不胜,*得就是过人的胆识和策略。”

    说到得意之处,她眉毛掀起,显得神采飞扬,很有股子舍我其谁的样子,别有一番动人之处。

    “还忘问了呢,你今天怎么没去上班呀,年前不是刚找了份工作吗?”

    “年前就不干了,老板被我炒了。看他那样就没安什么好心,去了没几天,就调我到身边做秘书,我的才能还没来得及表现呢,明摆着不怀好意。一有机会,就往我身边凑合。那天腆着脸说要请吃消夜,看着那张肥脸和挺着的大肚子,我就生气,把辞职报告扔到他脸上就不干了。不就是看人家长得漂亮嘛。我就是没饭吃,也不能受这气。”她还真不谦虚。

    “有魄力,有志气。云希真是好样的,那没再去找份工作吗?”

    “过完了年,看看再说,也乐得再逍遥几天,反正现在姐姐管我饭吃。”好一个乐天派,只要能喂饱肚子,其它的就一概不管,活得够潇洒。

    说到最后,还是神色一黯,“现在找份称心的工作也真不容易,既想薪水高,又要碰到个好老板,难呀。不玩啦,一说这些我就生气。”真地把鼠标一推,不再玩了。

    我觉得以她这股子闯劲,应该能打下一片天地,怎么会频频地更换工作呢。

    轻轻地触了一下她的胳膊,“云希,真伤心了。“

    “没有的事。还是像你这样子上学好,无忧无虑的。一毕了业,什么烦恼都来了。”

    “那,你的男朋友呢?”一不小心问出了这句话,不知道会不会太唐突了,我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

    果然,她的表情更不爽,“交往了一段时间,后来跟一个官僚的女儿,跑到国外去了。男人没什么好东西。”气嘟嘟地。

    “对不起,云希姐,我惹你生气了。对女孩子我是不是不应该问这个问题?”

    “我也不是说你的。还有想着,下次一定不要问这样没水平的问题,男生要有绅士风度。要是别人愿意跟你讨论这样的话题,你想不听都不行,明白吗?看你游戏玩的不错,怎么智商这么低。”把我寒碜了几句,她已经开心起来,云希是个很会调节自己情绪的女孩子。

    智商低,我可从没有这样想过,还会有人认为我的智商低?

    电话铃响,云希跑了过去。天色已经不早,许洋姐怎么还没回来。

    “找你的。”

    “喂,诚诚,不好意思,我在外边呢,赶不回去陪你吃晚饭了。云若在吧,让她做饭给你吃好了。”

    “什么,云若也不在?就你和云希呀。”洋姐停顿了一下,“就你们两个呀,那你惨了。”一下子没明白过来什么意思。

    许洋姐说话的声音很高,杜云希坐在一边,应该也能听到。我回头看了看她,本来在笑嘻嘻地看我接电话,听到这里,冲着电话做了个张牙舞爪的动作。

    “什么?”我惊异地问了声。

    许洋的笑声响起:“如果你不想吃泡面的话,那就和云希到外面吃吧,我明天再请你吃好了……”

    我这才明白过来,敢情她的意思是,这杜云希也是个不会做饭的主。

    “没关系的洋姐,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做你自己的事情,这儿你就别管了。”

    等我挂了电话,杜云希轻声嘟囔道:“哼,小瞧人。”

    “逸诚,我今天偏要露一手,做饭咱们俩个吃。”

    “咱们还是到外面吃吧,省得麻烦。”洋姐既然那么说,肯定有她的道理,至于这杜云希的手艺,我可不敢随便领教。

    “出去吃更好,不过得先声明,我可没钱啊。”她倒是够坦诚的。

    就在楼下随便找了个小饭馆,我们在那儿坐下,别看大过年,吃饭的人还挺多的。在等菜的功夫,杜云希瞪着眼睛四处乱瞧。

    等菜上来了,夹了几口后,云希说道:“说实话,这小店真不咋的。”

    “怎么了,云希。我觉得这儿的菜不错。”

    “问题就出在这儿了。菜做得挺好,可是不会做广告。”拿着筷子点着其中的两个,“这两个味道不错,可是却放在菜谱的底下,要不是咱们发现了,根本不知道做得这么好。”

    “老板娘,过来一下。”她突然大声叫道。

    那个朴实的老板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颠颠地跑了过来。“姑娘,怎么了?”

    “你看看,偏偏把这最普通的大众菜写到最上面,什么地豆丝、拌黄瓜,不说人家也知道的嘛。要想让人知道,好东西就要写在最显眼的地方。”

    “嘿嘿。”老板娘朴素地笑着,“我们这是家常菜馆嘛,小本生意还不都这样,把最便宜的东西放在前面,大家来就是图个实惠嘛。”

    “错了错了,小店也得办出特色来,才能赚大钱。”云希不同意她的说法。“你照我说的,把特色菜放到前面准没错。”

    老板娘陪着笑脸,不搭话。这云希也是的,她的这观点,人家怎么能一下子接受得了呢,还说地这么直白。

    “大婶,您去忙吧,我这同伴就这样子,到哪儿都爱说两句。”

    看着人离去,云希跟我较起了真:“我说得不对吗?”

    “云希,你说的不错,可你也得考虑人家的接受能力嘛,以为大家都像你是学财经的。”

    “哼。目光短浅,肯定赚不了大钱。”

    不知道她怎么就来了兴致,用手指点:“再有,你看看那个酒柜。”

    “酒柜又怎么惹你了?”我算是服了她了。

    “把最便宜的劣质酒水摆到前面,还把好的藏在后头,根本就刺激不了消费的**,人家想摆谱的,一看就走了。”

    对这个观点,我倒是非常赞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儿是什么消费水准。想享受的,进来确实不容易留在这儿。那些没钱的客人,自会找她要这种便宜的酒水,如果把好点的摆到眼前,还能够让人觉得这个小酒馆上了一个档次。

    搞商业就得能吸引各种消费层次的客人,就像最高级的酒店,虽然客人不会很多,但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能狠狠的赚上一笔。小饭馆这也是如此,进来几个有钱人,可能比忙活半天赚得还要多。

    吃完了饭,并肩往回走着:“云希,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有头脑,这样的天才,怎么就没有人发现呢?”

    “怎么样,服了吧。并不是我挑剔,其实我非常想做好一份工作,工作起来我还是很有热情的,也经常有很多天才的创意。不过呢,我这人有个最大的特点,就是缺乏耐心,干什么都比较急于求成,所以容易出现一些过火的行为,我的才能要么还没来得及被发现,要不就是我还给人机会发现。”杜云希把我当成了知己,像说绕口令一样,细细地向我剖析着自己的优缺点。

    觉得我比她小一些,又是个学生,而且人也挺有意思,她说起话来没有一点拘束,分析起自己来显得非常从容,丝毫不加以掩饰。不过说的这些话,显示了她虽然有想法、有个性,但也是个比较理性的人。

    “云希,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不知道你肯不肯?”边走着路,一边思索,我最后下决心对她说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