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十九章 红杏开时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碧玉高楼临水住,

    红杏开时,

    花底曾相遇。

    一曲阳春春已暮,

    晓莺声断朝云去。

    远水来从楼下路,

    过尽流波,

    未得鱼中素。

    月细风尖垂柳渡,

    梦魂长在分襟处。

    热血上涌,也顾不上考虑什么招势潇不潇洒,只管动起手来,就想狠狠地收拾他们。

    低头让过“六子”的尖刀,在腋下一搡,推他一个趔趄,脚一下个横扫,早把他放到地上,避开要害,上去就是一顿乱踢,打得这家伙一阵乱叫,失去了反抗的能力。林锋大哥教过的东西真不白给,斗起这些小混混来毫不费力。

    盛怒之下,只想着出气,不防那个“三哥”悄悄从后面过来,摆刀就砍。

    幸好在这紧要关头,修习的功法又帮了我的大忙,及时地反应过来,一个侧身让开。却觉得耳后一热,不用说,还是中招了。

    反身一脚踢了个空,“三哥”折回头,再次摆刀冲上来。盯着他手中的刀子,慢慢地后退几步,“三哥”以为我胆怯,紧逼过来。看这招欲摛故纵奏效,等他近了身,疾身一个反切,已经欺到他的怀里,伸在外面的刀子无法回来。

    抬膝狠狠一顶,正中他的裆部,“三哥”吃痛,捂着小腹蹲了下去。感到热乎乎的东西自耳后流到脖子里,手下更不留情,屈肘猛击在背上,眼看着他趴到了地上,伸脚一踏。

    只听得“喀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右臂肱骨骨折是不能幸免的啦,看这小子还猖不猖狂。

    那边的“六子”已经站了起来,见我神威凛凛,想去把哀号连天的“三哥”扶起来,却不敢近前。

    轻轻地拍了拍双手,向等待的众人走向。向车里坐着的刘阿玉竖起了一根中指。

    刘阿玉大感没趣,看也不看后面的两人,发动起车子就离开了。

    颇感自豪地走到几人近前,晨姐已是恼怒的说道:“好啊,真厉害呀。逸诚,说你也不听。看你流了一脖子的血。”话语非常恼怒,却仍然怜惜地拉我过去看伤口。

    大可和雯雯本来还想夸奖几句,可看到晨姐的样子,都不敢出声。

    蒋婷婷拿出一块手绢,递到晨姐的手里,晨姐接过来后就压在我耳后的伤口上。

    拿起来看了看,心痛万分:“看你,伤得这么深,不行,我得带你去缝针。”

    忽听得警车的声音响起,转头一看,李玲玉正拉着蒋叔叔走过来,后面还跟着几个穿警服的。他们来时坐的车子也响起了笛声。

    蒋婷婷跑了过去,哭着喊道:“爸,这两个人欺负我们,还把逸诚给刺伤了。”

    有了局长女儿作证,后事就处理起来就容易得多。两个小子还没来得及跑,说实话可能也跑不动了。

    “净出来给我惹事,还不快回家去。”先说了女儿一句,回头道,“小李,叫人来把他们带回去好好审问。”

    又看看我,“先去看病,等好了去录个口供。”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转身就走。

    我心里偷乐,那两个家伙比我伤得重多了,却没有我这般好的待遇。这蒋叔叔还真是可爱。

    “你们几个人先回去吧,我带小诚去医院。”扯住我就往车上走。雯雯本来也想跟着,可看晨姐的样子,张了张嘴没敢吭声。

    我悄声地嘱咐她一句:“雯雯,回家千万别说啊。”已经被拉上走了。

    一路上,晨姐都绷着脸不说话。看看走远了,我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

    晨姐还是不理我,可看我盯着她无赖的样儿,也绷不住了,一丝微笑一闪而过:“还笑,怎么没把的耳朵削下来,看你还怎么见人。”

    带着我在急诊室缝针,一直关切地看着伤口,直到包扎完毕,才松了一口气。

    “跟我回去吧,总是让我现眼。”还是一脸的气恼。

    “好姐姐,别生气啦。为我这种人上火不值得呀。”到了家,我只得嬉皮笑脸地逗她。

    “哼,你早说呀。”实在拉不下脸去了,“小诚,你这个样子,在外面让我怎么能放心呢。”

    看看时间不早,“我还要去参加住宅楼的预售仪式呢,你一个人在家待着。”

    “晨姐,让我一起去吧,我没事了,也想去看看热闹。”

    “你给我好好呆着,晚上我回来做饭给你吃,真不知道我哪辈子欠了你的。”

    走到窗前,看着她开车走了。虽然受了点皮肉之苦,这比起我内心的痛快,又能算得上什么。也不休息,开开电脑,趁着没有小雯,我也好好玩玩“宇宙传奇”,这才是真正的放松。

    ***

    又一名“敌人”在我的枪下倒了下去,我还真是个玩游戏的天才。要不要去做个职业玩家,可就一举两得,心里美美地想着。也就没注意时间,突然听到开门的声音,才意识到晨姐回来了。

    “还玩。不是让你好好躺着休息的吗?”等我反应过来,晨姐已经站以了我的身后,看起来气还是不顺……

    “好啦,好姐姐,还生气呢?我都饿了,你怎么才回来。”

    听到这么说,才放过了我。

    无论吃饭时还是饭后,一直陪着笑脸,甜言蜜语地哄着,看起来晨姐的气消得差不多了。

    “去,洗个澡,注意点别把伤口弄湿了。”虽然声音还不是很友好,却让我心里甜丝丝的。

    洗完澡出来,被轰到了床上了,“给我乖乖地躺着,不许乱动,也不许说话。多大人了,非得好好地看着才行。”

    她自己却坐在桌子前面改起论文来。

    我躺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无聊,要跟她说话,想到严厉的警告,又忍下了,在床上翻过来复过去。

    一点睡意也没有。干脆趴在那儿,看着晨姐写东西。

    “不好好躺着,盯着我干什么。”发现到了我的注视,没好气地说道。

    “晨姐,我发现你生气的样子更漂亮。”

    “贫嘴。”抓了本书丢给我,“睡不着就看书,别在这儿给我捣乱。

    这是本讲理财方面的书,不过是用童话方式写的,非常有趣,我一下子就入了迷。

    听到椅子吱吱响,晨姐放下了手里的笔,伸了个懒腰,引得我抬起头来。以她的身材,就算是做这种动作也很吸引人,别有一番韵味,我两眼眨也不眨的盯着。

    她却并不理睬我,走了出去。

    过了好一阵子,才又回到卧室里。裹着一条大浴巾,头发上还在滴着水,原来是去洗澡了。

    “看什么看,转过头去,我要换衣服了。”

    有此机会一饱眼福,我又怎么能放过,嘴里应着,眼睛却不答应,生怕错过一个细节。

    晨姐也不回头,快速地换上了睡衣。我也只在极短的时间内看到了一个光洁的背,瘦瘦的,两片肩骨非常明显。

    坐在床上,擦着未干的头发。“去,到你的床上去吧,我也要睡觉了。”

    “我要跟你一起,万一半夜伤口疼起来,还可以照顾我呀。”

    吃了一个大白眼,我的心思她又怎会猜不到呢?

    默默地在我身边躺下,背朝着我,身子轻轻颤动。我伸出一只手去,轻轻地搭在她的纤腰上,隔着薄薄一层感受着她的细腻。

    叹了一口气,转我身子来对着我。伸唇在我的额上一啄,“小诚,不要让我担心了。好吗?”

    “嗯!”坚定地点了点头。

    看着她一双关心的眼睛,娇艳欲滴的红唇,激情瞬间涌荡在心间。

    深深地印了上去,火热的嘴唇,一下让她动情不已。反应是热烈的,一条调皮的丁香小舌,也送到了我的嘴里。

    双手紧紧地拥住了可爱的晨姐,用力地把香舌吸到了自己嘴的最深处,连甜蜜的唾液也不放过。得到的也是用力的吸吮作为回应。

    我的双手不知道何时,已经滑到了她睡衣里面,底下竟然不着一缕。肆意地在她光洁的身子上滑动,抚摸着属于我的娇弱身子。

    细细的腰身,挺拔的背部,翘翘的圆臀,这动人的曲线,在我手下一一掠过。

    晨姐的身子一软,瘫在了我的怀中。口里发出的阵阵呓语,动人心魄,一双手也不自禁地在我的背部轻轻探索。

    全身心开放的美人,让我一下子迷失了自己,不知道身处何地,只知道不知疲倦地抚摸、亲吻,这属于我的每一寸肌肤。

    “晨姐,我要你。”

    没有回音,只有梦呓般的呢喃。

    “轻点,诚儿。”突然响起的声音,带着一丝痛苦,又有一丝甜蜜。

    ***

    怀里轻轻的扭动惊醒了我,晨姐仍然紧紧地缠绕在我的身上。她已经醒了,眼睛却仍然紧紧地闭着。

    “晨晨。”

    “嗯。”忽然睁开了眼睛,“你叫我什么?”

    “晨晨,你还好吗?”

    想到昨夜的抵死缠绵,脸儿忽然又红了起来,把头低下,再也不肯抬起头来。

    惹人怜惜的羞态,又激起了我的感觉。真正尝到了美妙的滋味,让我不知疲倦,想索取更多。

    “你好坏呀,别闹了,人家不要了。”晨姐举起了投降的旗帜,“我受不了,咱们就这样说会儿话吧。”

    这也与晨姐的第一次差不多,听到她求饶的娇声,只得选择了放弃。躺在床上倾心交谈,感觉此时的晨姐已经完全属于我,这种感觉真是美妙。

    “还好今天不用上班。”她的声音好像是在自言自语。

    “晨姐,咱们这样,会不会有危险?”

    “要你管,真是个呆头鹅。我可是医生,还用你担心?再说了,这两天可是人家的安全期。”

    静静地听着看似责备的口吻,看着怀里娇羞无限的人儿:“晨姐,可能再有两三天我就要走了。”

    “为什么,距离开学不是还有一段时间吗?”芳心大惊,刚刚尝到甜蜜的滋味,怎么这么快又要分开。

    “同学打电话告诉我,说已经有不少人返校啦,咖啡店也该开张啦。”晨姐不舍的声音,让我难下决心。

    “嗯,那你就早点回去,男子汉就应该事业为重。不过,可不能忘了我呀,每天最少想一次,听到了没有?”

    何曾见过她这种小鸟依人的神态,这冷雪美人融化之后,竟是出奇的温柔,格外惹人爱怜。“当然,这还用嘱咐,我就算忘了自己,也不能忘了我的好晨晨呀。”

    “就是一张嘴,只知道应负人家。”如此说着,甜甜地看着我,一脸的幸福,柔柔的唇印在我的颊上。我域逸诚何德何能,得到如此美人的垂青,真是此生不枉。

    “对了,克诚哥到了你的店里,还行吗?”

    “不错,很好呀,有了他,就能好好开展网络业务啦。就这几天已经接手了一单,虽然不大,却也是个好的开始。不过呀,他一直以为是舒大哥开的,怕他知道我是老板,就不愿在那儿干了。”

    “哼,就你鬼点子多。”

    “哎呀,只顾得缠绵,竟然忘了我还约曾哥今天来指点工作啦,他现在搞得非常好,要想好好发展,还得寻求他的帮助。”

    “净瞎说,好像我扯了你的后腿。”晨姐嗔了我一句,“你再躺一会吧,我去做早点。”

    “我跟你一起吧。”

    ***

    在那开业的第一天,就有一家单位上门要求网络服务。就跟舒会来商量,为了长久打算,还是应该赶快把这块搞起来。

    突然之间,我就想到了克诚哥头上。听说他业务很精,出于对我的信赖,舒大哥也是满口赞成。

    但我要求舒大哥说这家店是他开的,而且我也确实有这个打算。“舒大哥,我以后不想再插手店里的事务,就想以我现在的资本入股,以后就坐享其利。”

    “兄弟呀,你的意思我明白,以后你还有更广阔的天地,但你也不必如此,哥哥我说什么也会给你守好这块地的。”

    舒会来说什么都不同意,可经不住我的再三劝说,总算同意下来,“我知道你是看得起哥哥,可是我对网络这方面可是不在行,你好歹也要再扶哥哥一程吧。”

    就这样我才有了请曾哥前来指点的说法,一说之下,曾哥欣然表示同意,毕竟我这儿发达了,他也会有好处。更为重要的是,他还答应要带一个工程师过来,指导工作。

    克诚哥的强项主要是在设计方面,可真正的安装、布线等等方面也不太在行。

    曾哥终于来了,他此行,使我的收获不小,答应让带来的工程师在这儿帮上几个月的忙,带带我们的技术人员,等他们上了手,熟练了再回去。当然工资薪酬是由我们这边来付的。

    安顿好了这一切,就跟舒大哥定好,以后经营各方面我就不再管了,扩大业务,就得招募新的员工。

    由黄克诚做网络部的经理,他们两个商量着今后的发展方向,今后的一切就交给这哥俩个了,我就只等着收钱。

    店时的一切就绪,我也没什么牵挂,所以剩下的日子才会过得悠闲。

    暂时的分别还是要来临,又与晨姐渡过了一个温馨的不眠之夜,在美人的依依不舍中,就要一个人踏上了返校之路。

    ***

    老妈见儿子这么早就要返校,心情不太好受,可想到“好男儿志在四方”,也不能拖后腿呀。只在我不注意间,又悄悄落泪。

    晨姐替我买好了车票,说好不来送我,说她不喜欢这种分别的感觉。

    最后只有小雯一个来给我送行,一路上,哼着欢乐的歌儿,没有一点忧愁的样子。我喜欢小雯这样,让我可以开开心心地离开,不会有伤感。

    不帮我拿东西,却一直攀着我的胳膊,真不明白她是来送我,还是来添累赘的。

    “诚哥哥,你觉得我和晨姐姐、婷婷姐姐比起来,谁更漂亮?”

    “死丫头,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伸出两根手指,揪揪她的小鼻子,“三个都很漂亮呀。”

    “死诚哥,我都是大姑娘啦,你不要老捏人家的鼻子嘛。要不是我的鼻头从小被你捏成这个样子,肯定比她们还要漂亮。”

    “是吗?”我故作好奇地逗着这个开心果:“想不到还是我闯的祸呀。”

    “那当然啦。对啦,诚哥,晨姐对你那么好。那你觉得我们两个谁更好呀?”

    这妮子,怎么想起问这个问题啦,还真是不好回答。

    我考虑了一下,“雯雯,你们和妈妈,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每个人对我都很重要,缺少了任何一个的支持,我都会觉得生活不太完美,将失去色彩。所以记着,以后不要问这样的问题啦,好不好?”

    “嗯。”雯雯莫名其妙地高兴起来,“那这么说,我和晨姐姐对你同样重要啦!”

    听到肯定的答复,她兴奋地亲吻着我,一直到我上车,都显得十分开心。

    这次出发,没有了第一次离家时那种些许悲凉的感觉。只觉得这就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情,地球只是一个大村落,不管走到那里,世界都踩在我的脚下。

    此章节为略有删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