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篇 水木年华第二章 竹入幽径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水木规模确实不小,在这个学院云集的地方占了很大一片土地,大门也是古色古香,建得宏伟气派,门前一双石狮彰显尊贵。横匾“水木大学”四个隶书大字是一位已过世的书法大家书就,“第一学府”确是名下无虚。

    新生报到的日子,到处人头攒动,热闹非凡。数千名新生一下子从全国各地涌来,再加上数目不少的家长同志们,对学院的接待能力确是一个考验。

    挤在一个台子前,排队领宿舍钥匙。***,一个不慎,不知是谁踩了我的脚。好不容易拔出腿,杀出重围之后,又到另一块场地去领阅读证。

    四处看看,也有的学友值得羡慕,爽得不行,找个凉快地在那儿待着,等着父母去替自己把一切办妥,真是不孝子女呀。

    再看看人家满脸幸福的爹娘,真想说声“活该”。辛辛苦苦教育出来的孩子除了埋头读书,就别的什么都不会,也许他们该考虑留一位在这儿陪读啦,就是不知道学校的公寓里让不让保姆住。

    伸手抻平被压皱的衣服,今天已经是无数次这么做了。许洋姐本来说好陪我一起来的,现在却只有我一个人。不过在这种形势下,人再多也没用,不管到哪个门头,都得拿着那张缴费证明,给在上面盖个戳。

    许洋姐没能陪我来,也是事出有因。

    今天早上,一夜休息后,醒来时感到精神状态不错,为了不让二位姐姐觉得我这个人太过懒惰,以后好经常来混点吃喝,比平时都提前起床,轻手轻脚地出来。

    听到厨房里已经有“叮当”之声传来,探头一看,许洋和杜云若正在共同准备早餐,两人边用外语进行交谈,还不时地铲、勺交叉,进行着交锋。这倒不错,既练了口语,又锻炼了身体,二位颇有些办法。

    象她们这些做学问的也挺不容易的,什么时候都不忘了学习,看看人家,想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依赖自己的异能啦。

    不小心看到了我,云若姐的脸又是一红,她也太爱脸红,许洋姐则说道:“怎么这么早起来,报到不用这么着急,晚去一会儿不会把你开除的。”

    进餐时,许洋姐还在说着今天的打算,要先陪我报名,然后再陪着我去买些东西。她正说到这里,忽然手机响起,她跑到一边去接了电话,回来后脸色挺为难的,说道:“诚诚,不好办了,临时有任务,可能陪不了你了。”

    “不要紧,那怕什么,我一个人去就行,怎么都是那点事嘛。”从家里来,就打算一个人做好一切,压根也没想有人来帮我,这点事都做不好,还能干什么。

    “对呀,你不陪,人家去了,说不定还能碰上个漂亮妹妹,有一段艳遇呢!没你这个大灯炮岂不更好。”云若姐开了个玩笑,别人还没什么,她自己的脸倒红了。

    “好吧,今天就给你这个机会,诚诚一定要带个漂亮mm回来,可不许整一条恐龙。”

    就这个样子,我一个人孤军奋战,不知道跑了多少个地头,才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

    高校真是有办法,接待新生的任务,基本上全由各位学兄、学姐们来担任,使用了免费的劳工,还美其名曰培养能力。

    高等学校都有这个良好的传统,老生为新生做好服务,引路导航。看着满脸憧憬的小弟、小妹,心里窃笑:自己当年也是这个样子,又有这么多无知少年踏上了不归路。

    每一位碰上的学长,对新生的询问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热情有加,说不清楚时,甚至亲自带你去。如果是个单身的女孩就更好了,肯定有学兄热情地帮你拿东西。

    唯一例外的是交费这个环节,开单的工作人员不是学生、也不是教师,态度也是最不热情的。

    几千块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可听说还有部分地区的兄弟、姐妹们没有达到温饱水平,不知道他们在交钱时想想自己家境,一家数口奋斗一年才赚几千块,会有什么感想。

    各支接待队伍差不多都是由学生会组织的,在整个过程中,不少学兄、学姐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经过几年大学生活的历练,他们的能力确实不是刚出高中校门的学生所能比拟的。

    与他们的接触,看着一张张热情洋溢的脸庞,更让我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向往,这里有的是锻炼机会,只是你努力,也能出类拔萃。相信几年后,我会比他们做的更好。

    可我却没有碰到云若姐所谓的艳遇,笑话倒是遇到不少。到了这级学校,男女生的比例仍比较明显的失衡,尽管这几年好了许多,女生能达到三分之一也就不错了。

    一次挤出人群后,听到两位学兄的交谈,“呵呵,老三,真好玩。刚才帮一个建筑系的小妮子提行李,那小丫头一口一个老师,叫得我想否认都不好意思。”

    那位呵呵一笑:“长得怎么样?你是忘了否认了吧。”看来这是男生永恒的话题。没时间仔细听二位老大聊天,又奔赴另一战场。

    饶是我体力过人,东进西出的,也给整得晕头转向。幸好大部分的行李都存放在许洋姐那儿,要不然会更痛苦。

    主要还是需要做的太多了,除了前面提到的交费、领借书证、拿宿舍钥匙外,还得办食堂的电子卡,宿舍公用电话的电话卡,就连上网还得交了押金再领个内部分配的ip地址。其它的象什么学生证注册、交公寓被褥押金,就更不用提了。

    这些事情据说以前很多是到班级里后再统一领取的,可现在什么都变了,都得自己一开始就去办完。

    当我长吁了一口气,去找宿舍的时候,已近正午。

    园区真是庞大,一路上连续问了几位学长后,总算看到了自己的宿舍楼号。

    今年遇到了一个重大变革,宿舍的管理启用了一种全新的模式。安排宿舍不再象以前那样,一个班的学生住到一起。现在搞成了所有在校学生统一用计算机选择宿舍和和床位,也就是说住到一起的,不仅可能不是同班的、甚至是不同系、不同年级的。

    说明中提到,这样做是为了提高同学们的跨学科交流,提高综合能力。这样的话都能说得出口,所学专业、课程安排、上课地点都不同,大家平时见面都有点困难,何谈得上跨学科?这样一个班的同学交流的机会倒是少了很多,除了上课,聚到一起都不容易,这不是弱化班级的凝聚力么?

    那当然也有好处,在一起的机会少了,共同做坏事的机率也少了,不知道是谁,能想出这么个馊点子,真乃天才也。入关好几年后,很多事情都步入正轨,学着与国际接轨,可这跳跃也太大了些,就做些形式上的事。

    宿舍大楼内熙熙攘攘,白发红颜,相映成辉,人着实不少。爬到了四楼,拿出钥匙看看上面的牌牌,不错,就是这间418,“死要发”,够狠。

    屋里静悄悄地,*门的一张床头上贴了一张纸条,148级生物信息工程系域逸诚,不错,这就是俺睡觉的地方啦。经过洋姐的筛选,向我推介了这个生物信息工程专业,经和晨姐的考查后,一致同意了她的选择,我父母也没提出什么异议。都觉得这个专业虽然建系稍晚一些,却比较有前途,而且我也挺感兴趣的。

    把包往床上一扔,四处打量一下,屋里共有四张床,只住四个人,统一的被褥很是整洁。嘿嘿,这不过只是第一天,不知道住上一阵子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住宿条件还不错,据说几年前的学长们都是六、七个人一间宿舍,还都是那种上下铺的。高校经过不断地摸索改革之后,请了专业的物业管理来操作,有了很多可喜的变化。当然收费标准也有了提高。

    正在我思考的功夫,*窗户的一张床忽得响了一声,把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屋子里没人呢。

    打那张床边的小柜子旁站起来一人,“嗨,你好。”声音中透着淳朴,却是带了点方言。

    “你好。”热烈地回应了一声,再看是什么人。

    站起来一个小子,个子不算矮,就是瘦得有点过分。上身穿了件洁白的衬衣,下面一条黄色军装裤,这身打扮给我的感觉是回到了十年前,当然在当时也属最土的。

    “你叫域逸诚吧,我也是今年的新生,工程物理系的,叫曹宇。”他已经研究过屋里的牌子,对室友的情况都有了了解。

    “你好,曹宇。”我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看起来他就象是个新生,不过我对他印象不错,人挺诚恳。

    年轻人是最容易熟悉的,寒暄几句后,就开始天南地北地攀谈起来。

    从他那儿,我知道了另两位室友,跟我对床的是运动力学系的三年级学长谭志刚,搞体育的。曹宇是昨天来报到的,晚上已经见过了他,说是人极好。剩下的一位是大四的,名字叫做郑廷洲,学的城市规划,他和谭志刚两人都没有见过。这下倒好,就算是有人失踪了,一个宿舍的人可能也不知道。

    这屋子里的四位房客可算是互不沾边,跨学科交流机会大大的。还好我和曹宇都是新生,更容易找到共同语言。很快就开始称兄道弟,我比他大了几个月,考虑了一下情况,结合看过书中对大学宿舍描写的惯例,我自称老三,他是老四。

    知道了他来自革命老区,是全县多少年来第一个上水木大学的,可称风光无限,到火车站的时候坐的是县长的车。牛呀,想想自己,不免惭愧,好歹也是学校里的理科状元,可走的时候,别说市长啦,连个校长的车都没坐上,还亏得我在学校里还给小弟兄们做了两场免费报告,教如何提高学习成绩。

    但从他的衣着打扮,也能猜得出来,他们那儿的生活条件还是很艰苦的。看看时间不早,我拉着他说道:“走吧,老四,咱们去吃饭去。”

    他流露出一点犹豫,“不了,你自己去吧,我带的煎饼还没吃完呢。”

    上去就拉住他,“走吧,我请客。”

    一起吃了饭后,回去午休一下。这曹宇人是真勤快,还睡得正香,就被他拖地的声音吵醒了。

    谭志刚一直没回来,就爬起来和曹宇说话,我们之间又亲近了不少。看看时间还早,有点后悔没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拿来,要不现在就可以上网周游一番啦。李季虎大哥前一段时间跟我联系,说是漂到京城来工作啦,就是还没有他的具体联系方式,要是能上网,就可以先发了个邮件给他,问怎么才能找到他。

    一下子想起,出来好几天啦,还没给家里报个平安呢。掏出刚买的电话卡,打个电话给老妈汇报一下情况。

    没说上几句,老妈的声音就有些哽咽,她也真是的,这么快就想儿子啦。详细地问着我这边的情况,又是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她的若隐若现的抽泣声,挂了电话后,搞和我也心里酸酸的。

    不知道晨姐现在干什么,别人那里不着急,总得先听听她的声音。

    “小诚,你在那边还好吗?”听到她柔柔的声音,我的心里仿佛一块石头落地,全身说不出的舒服。

    “嗯,挺好的,晨姐你也好吗?”

    “我能有什么不好的,你还习惯吧。”她马上把话题转到了我身上。

    听她温柔的话语,不停地问这问那,提醒着我该注意什么,我如同沐浴在一片春风里,整个人都觉得要飘起来。

    “等熟悉了就好了,相信我们小诚是最棒的,你现在有什么事情,就多问问许洋。别看她看起来大大咧咧的,精的跟猴一样。”

    放下电话,我的心里还是甜甜的。这是认识这么长时间来,她第一次郑重地评价许洋姐,想不到她对许洋如此看重。

    晨姐如此的为我担心,生怕我会不习惯外面的生活。其实我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适应,反倒觉得一切都还不错。

    正在我深思的当儿,突然发现曹宇一脸羡慕地看着我,他想干什么,不会是没钱买电话卡吧?

    “给,曹宇,给家里打个电话吧。”

    “不用了,我们整个村里都没有一部电话。”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现在竟还有如此贫困的地方。这老四看来是真困难,以后得多照应着点他。

    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我和曹宇都默默地想着心事。就在此时,门被“恍”的一声踢开,一个小个子闯了进来,长得墩墩实实。看到了我和曹宇,大声嚷道:“好啊,又来了一个。”看他的样子比我们大了不少。

    曹宇对我说道:“这就是咱们二哥,谭志刚。”过去拉着他叫道:“志刚哥,这就是咱们屋里新来的域逸诚,生物信息工程的。”他们熟的还挺快。

    “欢迎你兄弟!”他还是那个大嗓门,自嘲地笑笑说:“不错嘛,我这么大年纪,倒成了老二啦。那老郑肯定还没我大呢,还是让他当老二好啦。”

    听他这一说,我们俩个都笑起来,这位够风趣的。

    “二哥。”我不会放过他,“看你挺面熟的。”

    “是吗,我在国家乒乓球集训队待过,做了好几年陪练,你会见过我?我可从来没参加过国际比赛。”

    “那肯定是参加过国内比赛,拿过名次,反正我觉得你挺面熟。”原来他是打乒乓球的。

    我也确觉得他有些面熟,不是一味地吹捧。听我这一说,他自我感觉也不错。伸出手来抓住我的胳膊,“域老弟,看你骨骼不错,是块打球的好料子,要是再高点,打篮球肯定行。”他倒眼光不错,不过我对自己一米八的身材已经很满意啦,咱能长这么高也挺不容易的,差点连命都搭上。

    有了他,屋里热闹了很多,一会儿他就把自己的底细全露了出来。志刚老兄是国家一级运动健将,来学运动力学,属于特召的范围。虽然文化底子一般,却是个朋友遍天下的人物。

    “我当年参加全国少年比赛的时候就成绩不错了,可惜在半决赛时碰到了一个姓刘的小胖子,才被淘汰。要不是运气差了点,说不定也以拿个世界冠军什么的。”听他说起比赛,就是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什么都无所畏惧,他的这种精神,是很多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所欠缺的。

    有谭兄在,时间过得就快,正在天南地北地神侃,一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还跟洋姐说好要去她那儿吃晚饭的,得赶紧走了。

    “走了走了,还有事呢。”披上衣服准备出门。

    “小子,还挺忙,一来就有业务。明天再说嘛,什么事这么急,今天先陪我去喝两杯吧。明后两天正好周末,周一才用去教室,你们这帮新兵蛋子可挺舒服的。”

    “不了,改天我请。对了曹宇,我包里的饭盒里还有些吃的,你拿出吃了吧,别坏了。二位,再见。”都是些老妈用油炸的肉鱼之类,一时半会倒也坏不了。

    “晚上回来吗?”曹宇关心的问道。

    “再说吧。”我已经冲出了门。

    “逸诚,快来,等你半天啦。”一开门把我放进去,洋姐就挽上了我的胳膊,一派温柔模样。

    不太对劲,虽说洋姐热情,对我搂搂抱抱也属寻常,可不是这副样,再说她那些都是做表面文章,没人时她并不如此。

    怎不让我受宠若惊,任由她亲热地拉着我进了去。却还怀疑,回头看着许洋,正想找出原委,忽然看到客厅的布艺沙发上坐着一个男生。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个不慎又被当了枪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