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伊始第十一章 暗香浮动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众芳摇落独喧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带点焦急的心情,再次拨通了晨姐的手机,默默的等待中,我的心跳也随着“嘟嘟”声越来越紧张。

    又响了半天后,总算有人拉听了。“喂,是我。”晨姐甜美的声音响起,口气中没有什么异常,我总算松了一口气。

    仍焦急地问道:“晨姐,你在哪儿呢?怎么半天都不接电话呀?”

    “噢,小诚呀,我在爸爸家呢。”又听那边仿佛有人在跟她说话,听晨姐“哎呀”一声,低声喃喃了句,“这么晚了。”

    “小诚,过来接我吧。今天云姐一个人在家,我在这儿陪她呢。跟她说话说得高兴,就没听到电话响。”

    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原来是这样,吓了我一大跳。放下电话,就往楼下冲去。

    以最快的速度发动了车子,驶向城外祁伯伯所在的别墅区。

    轻轻地按响了门铃,祁云姐笑着打开了门:“快进来逸诚,小晨都等急了。”

    祁晨姐从姐姐的肩膀上露出了脸,下巴用力地撞了向祁云姐的肩膀,“说什么呢,臭姐姐。”

    “哎呀,撞死我了,死丫头。”云姐喊了一声。在家里,在疼爱的姐姐面前,她是一副小女孩样子,好象永远也长不大。真的很喜欢看她这副样子。

    在客厅里坐了一会儿,黄克诚回来了,跟他打过招呼后,晨姐对我说道:“小诚,咱们走吧。”

    “干什么呀,小晨,我一回来你们就要走,嫌我什么呢,我今天坚决不拉着逸诚谈网络了。”没发现,克诚哥还挺风趣的。

    “是呀,晨晨,逸诚好不容易来一次,陪我们一起吃顿饭嘛,干嘛这么急着走,我帮你看着克诚,不让他扰乱秩序还不行。”云姐打趣道。

    “我的好姐姐,有姐夫陪着你就行了。我们在这儿,要影响你们的两人世界的。”晨姐不肯示弱。

    “晨晨,你真是这么想的?”知妹莫若姐,云姐挑起了眉毛看着妹妹。

    晨姐的脸没来由地一红,白了他们两口子一眼,“不跟你们说了,我真地要走了。”

    云姐把我们送到了院子外头,笑着看我们上了车。看妹妹挽着我向车子走去,祁云姐不知为何叹了口气,不知道嘴里嘟囔了句什么。

    等我开着车走到拐弯处,还能看到她站在门前。

    回到公寓,晨姐踢掉了鞋子,把袜子脱下来,扔到一边。见我瞪眼看着她雪白的赤脚,斜了我一眼,“臭小子,看什么。今天我还生你的气呢,换了手机还不告诉我,害得我出丑。”

    一下子想到了舒大哥当时那尴尬的脸色,肯定晨姐冲手机说了一通后,才听出人不对。

    我满脸堆笑,正想解释一番。晨姐却没在意,一下了看到了茶几上的皮箱。

    “咦,这是什么。”

    上面放的是曾哥送我的新笔记本电脑,我准备拿过来从晨姐的机子上拷点东西,主要是我的医院管理系统。那台联友配的大家伙,为了工作方便,早就搬到了店里去,如今在新开的电脑店里。因为那里人多杂,重要的东西都存在了晨姐的机子里面。

    “哇,一台新笔记本,小诚,你可真发了,电脑也随便换。如实招来,从哪儿来的。”

    我告诉了是曾哥送我的贺礼。“原来是这样,我还怕你上学不方便,想把我的送你呢,这下倒省了。不错,比我那个漂亮多了,新出的东西就是好。”

    女孩子就是喜欢美的事物,这台超轻薄的机子确实外形很漂亮。

    “那就送你好了,我还是带着原来那台去上学。”晨姐喜欢的东西,我没有理由不这么说。

    “行,就这么说好,不过你可不能说我没送礼物给你啊。”晨姐一点也没客气,不过她也真够赖皮的。

    我待我回答,“去吧,把原来的东西拷过来,算是给我陪不是,我就不生你气啦。”原来还是我欠她的。乖乖地把两台笔记本都打开,准备工作,晨姐的吩咐,怎敢不遵从。

    “小诚,你在这干吧,我去做点好吃的,犒劳你一下。”

    晨姐这顿饭做的还真够漫长的,我把电脑都折腾好了,她还在厨房里忙活,肚子都开始发出了抗议。干脆玩会游戏,开了几天店,经常去指导别人玩,自己却没什么机会痛快一把。

    “来,小诚,吃饭啦。”终于听到了晨姐这一声动听的呼唤,扔下鼠标就跑了出来。

    晨姐戴着围裙,站在几前,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两只手在围裙上擦着,还真有点主妇的模样。

    回头看着我,“怎么样,这回还不错吧。”

    没来得及看桌子上摆的吃食,看着晨姐有模有样地围着围裙,几缕长发从额上垂了下来,因为嫌手脏没有去动,窗外的风吹进来,在额前飘动。

    “晨姐姐,你这样子看起来真是贤惠。”

    “臭家伙,吃东西也堵不住你的嘴。”晨姐做出生气的样子,用肩膀在我的胸前撞了一下,用她油腻的手从盘子里抓了一块西红柿塞进我的嘴里,“还不快去洗手来吃饭。”

    从洗手间出来,我才注意到几上的盘子堆得满满的,“晨姐,这么多东西咱俩吃得完吗?”

    “我们的大少爷要走了,还不得多准备点,要是饿着了你,以后想起来怨我怎么办。”晨姐过去拿了两个高脚杯来,我把下午买好的香槟打开。

    和晨姐并排着在沙发上坐下,杯子里倒满了香槟。

    “好,咱们正式开始,姐姐今天准备了这些菜,祝贺小诚就要上大学走了。”

    跟晨姐碰了杯子,她轻轻地抿了一口,我则端起杯子,一口气喝干了。

    “傻小子,喝这么快干什么,又没人跟你抢,今天我不管你的,想喝多少都行。”晨姐轻轻地按下了我的杯子。

    “晨姐,我要走了,真是舍不得你。”我有些激动。

    “又来了,你这嘴可是越来越甜了啊,就怕舍不得的另有其人吧。”晨姐笑着逗我。

    “我―――”一下子语塞。

    “行了,知道,逗你的。快来尝尝我做的菜,这两个可是我跟云姐学了整整一个中午。”一不小心,晨姐把实话说了出来。

    原来这才是她回家的真正原因,心里一阵感动,晨姐对我真是太好了,可我还以为她生气了呢,居然这么想她,真是该死。

    侧身看着坐在身旁巧笑嫣然的晨姐,“好姐姐,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

    看我突然脸色郑重,明白自己不小心露了马脚,晨姐的俏脸一红,“谁对你好了,当自己是块宝呢!”但语气中却是显出了心中的慌乱。

    “来,小诚,姐姐再跟你碰一下。”她赶紧举起杯子掩饰心里的不安。

    我无言,端起杯子,又再次干了进去。这香槟哪能称得上是酒呀,简直就是糖水嘛。在和晨姐的浅淡轻笑中,不知不觉的一瓶已经被喝光了,当然这其中多数是我的功劳。

    我抬头看了看房顶上的灯,觉得一点酒意都没有。天色渐渐晚了,显得客厅里的灯分外明亮。“这哪是酒呀,简直一点滋味也没有。”我有点怀念起啤酒的感觉,惯了后,比这个有味多了。

    晨姐笑着看了看我,一语道破我心中所想:“小诚,你的变化挺快的,快变成小酒鬼啦。不过,我这儿可没有啤酒,只有干红,你要不要喝?”

    干红,电影、电视里看到老外经常端个玻璃杯子,倒上半杯(也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小气),在屋子里晃来晃去,自己还真没喝过,不知道滋味如何,“行,来点吧。”

    “你等着,我去拿,今天这酒就放开让你喝了,不过可得给我记着点,出去上学,一个人在外面,可不能这么个喝法。”说完,起身去玻璃柜子里找她保存的干红葡萄酒。晨姐就是晨姐,什么时候都不忘了提醒我,生怕我会吃亏。

    趁她拿酒的空当,觉得顶灯太过刺眼,我站起来把它关掉,顺手打开了沙发边的落地灯。

    看晨姐已经把酒瓶拿了出来,我就过去,想帮她把酒打开。可再往前走时,竟然觉得脚下有点软,不会吧,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那香槟多甜呀,脑子里还清醒着呢。

    晨姐也觉得大开的顶灯有点不太舒服,看我关上了大灯,只是一怔,却没有说什么。我走过去,说声我来吧,就要接过酒瓶。却一个不小心,握住了晨姐的手。

    她的小手入手是那么绵软,晨姐又是微微一怔,笑着拉我的另一只手,把我牵到沙发上坐下,“还是我来吧。”然后推开了我的手:

    “小诚,你是不是喝多了,不行别硬撑啊!”还是把干红打了开来,在两个杯子里倒上。

    然后一只手握住杯子,轻轻晃动,又凑到鼻子边上,轻轻嗅着酒的甜香。

    看着晨姐雪白的手儿抓着杯子里红红的液体,正是美酒如玉,美人如花,堪称相得益彰。

    再看到晨姐把杯子拄在腮旁冲我轻笑,看着如花的笑魇,眼神就不由得有些发痴。

    “傻小子,发什么愣,尝尝吧。”把酒送到唇边抿了一口。

    我学着晨姐的样子,把酒杯送到嘴边轻轻尝了一口,感觉并不太爽,有种怪怪的味道。入喉也不觉特别辛辣,但当酒液顺着食道慢慢滑下,味道再次涌上来后,却品到了干红这美妙的滋味。

    不由得赞了一声:“好!”

    晨姐微微一笑,“小诚,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品酒的天才呢!这么快就能领悟到酒里的奥妙。”

    我看了看她,没理会她的夸奖,这不太有表扬的意味。又把杯子凑到嘴边呷了一口。

    继续与晨姐浅酌轻谈,不经意间,这瓶干红又被喝下去一大块。竟然觉得微微地有些头晕,不知道是哪种酒的功劳,说不定两者兼而有之。这才明白过来香槟为何也会称之为酒,后劲还是蛮大的。

    酒意上涌,想起离别在即,心里就泛起了淡淡的离愁。“晨姐,我真的就快要走了。”

    这瓶红酒,晨姐却没比我少喝,听到我话里意思,也就添了些伤感。两人再说下去,气氛就不象开始时那么欢快,丝丝的愁绪在我们之间萦绕。

    “酒入愁肠愁更愁。”心情变坏了,酒反而就喝得快了。

    发觉大半瓶红酒已经被我们喝了下去,晨姐才觉得气氛太过沉重,“小诚,别光谈这些不开心的事情,说点高兴的,就算你去上大学,也可以经常回来嘛。再说了,合适的时候姐姐还可以去看你呢。”

    “那咱们可说定了,你有空一定要经常去看我。”

    “行,没问题。”晨姐一口应承,“就怕时间长了,担心我去看你会打扰你。”

    我当然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马上给予了还击,“就怕你时间长了,不稀罕去看我了。”

    晨姐抬手就在我的脑袋上拍了一下,“说什么呢你!”

    谈到轻松的话题,屋里的氛围又变得欢快。

    只是喝了这么多酒,我的脑袋还真有点晕了。香槟的酒劲冲上来,脸也红了,脑门上渗出了汗珠。反观晨姐,俏脸也是发红,一缕长发沾湿在了额上。

    “好热呀,晨姐,打开空调吧。”

    晨姐“嗯”了声,去开开了空调,“真是喝多了,从来没喝过这么多呢。脑袋都大了,我得清醒一下啦。”

    站起来在客厅里走动,用手轻轻地在面前扇着。

    “不行了,太热啦,我得去冲个凉,你一个人先坐会儿吧,回头我再来陪你。”说完转身走了。

    我自己坐着,觉得炽热难耐。又只剩了一个人,只好端起杯子慢慢嗅着酒杯,只是现在的嗅觉已经基本失灵,闻不到酒的香味。突然一股气息在体内迅速运转。

    心里明白,清心吟又来了,挺长一阵子它都没有自己发作了。深深地吸口气,努力平息那份燥动。还好,它在折腾了一会儿后,又慢慢地缩了回去。酒意未消,燥热的感觉却悄悄散去,觉得一片清凉。

    就仰身*在沙发上,静静地等她出来,卫生间里隐约的“哗哗”水声传出来。一阵困意上来,竟觉得有点疲乏,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只听“砰”的一声门响,我的眼睛一下子睁了开,晨姐出来了。

    她穿了条粉红色的浴袍,一条雪白的毛巾把长发裹了起来。

    我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薄薄的浴袍遮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反而更衬出了纤细的腰身,显得腰部那一部分空荡荡的。高高隆起的胸部,彰显她傲人的双峰,可能是没穿胸衣的缘故,在桔黄的灯光下,胸前两个小点顽强地挺了出来。

    裙摆下,露出了两条雪白的粉腿,修长而结实。眼前的晨姐真是无一不美。

    晨姐用毛巾擦着未干的长发,双手举起,胸前衣下微微颤动,好一副美人出浴图。感觉自己的热血上涌,好久不摸鼻子的习惯又回到我身,拼命地揉着热热的鼻翼。

    她本来一心擦着头发,并没有注意我盯在身上的双眼。侧着头擦左耳的水珠时,顺便抬头扫了我一眼。突然看到了紧盯的目光。

    浴室的蒸气加上酒的作用,本已使她的脸蛋红红,看到我的样子,低头打量了下自己全身上、下,脸更涨红得厉害。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也不顾得再擦头发,取下毛巾裹在了胸前。

    这个动作却使衣襟的下摆扬起更多,让我看到了更多的腿部,在灯光下反射出炫目的柔光,让我眼神更加迷离。

    “坏小子,有什么好看的,想干什么,有你这么看姐姐的吗?当心你的眼珠掉到杯子里。”晨姐含羞带嗔地责怪着我,却没有真的生气,还不忘了开我玩笑。

    这简直是个致命的诱惑,真是大饱了眼福,晨姐简直太漂亮啦。正在我暗自赞赏,刚才平息下去的气息突然猛地在体内狂奔起来。

    这次可比刚才那次迅猛多了,在体内如野马奔腾,简直给我体内一种排山倒海的感觉。还不断地向头部冲去,有一种要爆裂的感觉。我心中大是惊骇,心脏也感到郁闷至极。我张嘴想说话,可竟然发不出声来。想动一动身子,竟然也不能做到,这是一种可怕的濒死感。

    晨姐由于心里害羞,并没有发现我的异常。看我仍双眼盯着她不说话,娇嗔地白了我一眼,侧转过身去,给我一个背影,继续去对付她的长发。

    晨姐给我的感觉就象是一位女神,性感而慵懒。象这种娇气,这种妩媚,晓雯这个小丫头的身上偶尔也能显露出来,都是女孩子嘛。但这种慵懒,却是现在的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拥有的。

    散发出来的一种成熟女性无法形容的美感,正如一朵迎风怒放的牡丹花,美艳不可方物。我心底的振憾,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在晨姐侧过身去的当,我觉得气息的无序运行明显慢了些。想必看到诱人的女性性感身子,触发了清心吟。可是我仍然不能活动,心底里大叫,晨姐快走开呀。

    我的这先天功法,差不多全由自己修习而成,没有系统性,虽然得到了姬老的指点,可他也算不上是个大师。因此还是有着很多需要改进之处,不知何时能够再遇名师,给我以点化,否则不定什么时候,就死无葬身之地啦。

    好在晨姐终于忍受不了我的目光,扔下句:“真受不了你,我去换衣服啦!”转身去了卧室。

    清心吟总算停了下来,此时的我已经大汗淋漓,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自己这算不算鬼门关上走一遭呢?

    晨姐换好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回来,长发也束在了脑后。穿上了内衣的缘故,胸前不再是那么一片风光起伏,只有膝下还是一片雪白的小腿。

    “小诚,你刚才什么形象呀,口水都要滴下来啦。这样子,我对你一个人在外面,可就有点担心啦。”晨姐恢复了自然,笑话于我。

    “晨姐,这怎么能怪我,谁让你那么美呢?”

    她又笑着怪我,我练了先天功法的事,对晨姐可是一直都没有隐瞒,“晨姐姐,我刚才差点就英年早逝了呢?”

    把刚才的情形给描述了一通,晨姐的眼睛里又泛起了淡淡的忧色,却没有用话语安慰我。

    转身去打开了音响,放出了一曲轻松的音乐。拉起连衣裙的一角,优美地转了个圈。

    “来,小诚,陪姐姐跳个舞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