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篇 伊始第九章 锦瑟华年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凌波不过横塘路,

    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台花榭,琐窗朱户,

    只有春知处。

    碧云冉冉蘅皋暮,

    彩笔新题断肠句。

    试问闲愁都几许?

    一川烟雨,满城风絮,

    梅子黄时雨。

    陆陆续续地,普通大学的通知书也都送到了。没见着魏国栋,听说他报考了一所军校,也已经被录取。这阵子要想再找个同学,可就难啦。给大可打了几次电话,不是在三姑那儿做客,就是跑到二姨那儿吃饭。

    类似的事情,我自己也是不可避免。不过这可就苦了我了,打工的人一个也不见了,已经没法再接单做活,因此还惹了有人不高兴,送上门的生意还不做。

    还好有小雯在替我接听着电话,有什么事情能及时地通知我。

    有时正在亲戚家吃着饭,一个手机,就得跑出去给人家做维护,甚至重装系统。这样的活都得自己亲手干,这老板做得有够衰。真盼着全民的电脑水平都迅速提高。

    心里就考虑着要把房子腾出来,让徐老师去做他的事,自己该想个办法另找地方,暂时把家里的电话当作热线。

    这一阵子赚了些钱,家里的变化不小,添置了许多现代化的设施。有了我的孝敬,老妈手头也宽裕,身上添了不少好衣服。儿子有了钱,当老妈的最容易沾光的,老爸那儿的照应就稍差了些,经常会吃老妈的醋。

    看我吃着吃着饭,一个电话就急匆匆地跑出去,亲戚朋友这做东道的自然会觉得奇怪。老妈则不厌其烦地做解释,对我现在干的事业,作为直接的受益者,她老人家是最高兴的,有什么比有个出息的儿子更让作家长的高兴的呢。言必称:我现在可就沾上儿子的光了,比我们家老域强多了。

    老爸无言中。

    逐步地把自己考入水木的消息告诉了各位好友,许洋姐那儿不用我通知,晨姐就告诉了她。

    洋姐专门打电话过来表示祝贺,还说这个假期里,她忙着搞课题,没有时间回来,不能当面给我贺喜,以后有时间补上。

    “洋姐,那礼物可不能少呀。”

    “诚诚,这是不消说的,别看姐姐穷,可不是晨晨那样的小气鬼,回头一定送一份大礼给你。”她还不错,时时不忘了对晨姐的排挤。

    这俩个人的关系真是难以描述,好得跟一个人似的,互相惦记着,一会儿也忘不了。话语中则一提到对方,必进行打击,好像不如此就不足以显示两人的亲密无间。

    有了时间,季虎大哥、咏清姐、林锋、舒会来两位大哥,甚至是姬老爷子那儿,都是需要我通知和感谢的。我的进步和发展,没少了他们的关心和支持。

    昨晚陪小雯看了一个什么颁奖晚会,看那星哥、星姐们在获奖后的致谢辞中,感谢这个、感谢那个,最为搞笑的甚至连宠物也给摆了出来,感谢它陶冶了性情,使自己能更好地投入演艺活动中去。

    当然末了还忘不了拍上几句马屁,把自己的公司夸奖一番。觉得甚是好玩,其实他们说的都对,不过同样的话从人家的嘴里说出来,显得更煽情而已,所以大家爱看。

    我也应该是这样,只是我的感谢没有那么多观众。其实我也得感谢我的公司,曾哥作为我的供货商对我的发展,起了莫大的作用。他对我的高考也同样关注,这个喜讯自然也得及早告诉他。(好让他把打算送我的笔记本提前准备好)

    舒大哥的儿子已经交了钱,办好了手续,都要上初中了,自己却仍是小孩心性,当我告诉他自己被水木大学录取后,他祝贺的声音中满是艳慕之意,这是我如此多的通知后,听到的最有趣的声音。

    由于文凭的原因,他虽然能力很强,却处处手脚受阻,对大学的渴望远远超过了一般人。

    顺便问了一下他的近况,知道他已经在市里安了家,住的地方跟我们家一南一北,相去较远,目前已经正式报到上班了。在部队里他的工资算是不低啦,可是回到地方,到了这个公交运输公司后,却连工资都拿不全,连一千块钱都不到了,反而比以前拮据了许多。

    安家费用都交了房子的首期,现在又才挣这么点钱,除去平时家里的吃穿用度和老人看病、孩子上学的费用,再交以后的分期房款都成问题了。对工作单位不满意,嫂子对现状牢骚也很多,他的言下很是郁闷。

    跟他道了再见,说好有时间再联系。自己的心情也就受到了影响,变得糟糕起来。看来对这转业军人的安置问题,还真是非常重要,他们报效国家,出了那么多的力,最后却闹得这么个结局。早知如此,还不如提前准备退路。现在的政策是不是需要调整一下,尽量为这些军转干部解除后顾之忧呢?

    也就是舒大哥对军营生活太热爱了,所以矛盾显得不那么突出,否则换作他人,又怎么能安心服役呢?

    我接触到的,不过是沧海一粟,自然还有更多我不知道的。扣下电话,我愣在了几前,好半天一直在心里想着舒大哥的事。

    轻轻的门响,脚步声轻轻地走了过来。一双汗湿的小手悄悄地蒙上了我的眼睛,经过了太多这样的考验,用一根头发我也能知道是谁,小雯对这个游戏永远乐此不疲。

    我沉浸在方才的思考中,还没有回过神来,好在她也知道没什么新意,没有来考查我的猜测能力。

    “诚哥哥,想什么呢,一个人不言不语的,好深沉呀!快笑一个大的,要不怪吓人的。”

    来了这个开心豆,我的心情有所好转,轻轻地抓住了的一只小手。“雯雯,你怎么总是这样悄没声的,不知道我心脏不好么?要是吓出个好歹的来,我老妈这后半生*谁来养活呀。”

    任由我握住她的手,“哼,你我可就管不着啦,实在不行就换个心脏呗,反正你这人也没心没肺的。至于阿姨嘛,你就放心地去吧,交给我好了。”

    “好啊,死丫头,敢咒我,看我怎么收拾你。”一下子把她抱了起来,伸手去咯吱她的腋下。

    雯雯怕痒,这下笑得气都喘不上来。在我停顿的空当,大声喊了起来:“救命呀!”

    “你喊吧,,谁也帮不了你,我看今次你是死定了。”

    “阿姨,快来呀,诚哥哥欺负我啦。”不管老妈在不在,她的这声喊叫还是很有威力的。停我一愣的功夫,她一个翻身,跳了下来。

    冲我刮着小脸蛋,“怎么样,抓不到了吧!”刚才的一番大叫,使她的脸都涨红了,却仍挤着她的大眼珠,冲我做鬼脸。

    “好了雯雯,不闹了,怕了你了。你的作业都做完了没?别就知道贪玩。”

    “哼!早说做完了。”雯雯也不笑了,“又说这个,最烦你说这些个了,跟个小老头一样。怎么,你学习好了不起呀,找你有事的。”她倒有理啦。

    “我妈妈晚上请吃饭啦,她也要给你庆功呀。”说着话,慢慢地蹭到了我的面前。

    “吃饭,这可是好事呀。”伸手把她揽到怀里,她轻轻地一挣,就乖乖地*在我身上不动了。

    脑袋歪在我的一条胳膊上,扬起脸看着我,嘴里吐气如兰,“老妈说晚上在店里请你,要我做好了东西拿过去,她还要去买好多好吃的呢。”

    用一根手指点了一下她的小鼻头,又捏了捏娇艳欲滴的红唇,存心逗她,“不知道有没有我们小雯好吃呢?”

    雯雯一下子大羞,把脸一下子反过去,伏在了我的臂上,轻声道:“不来了,诚哥,你就知道欺负我,回头我告诉晨姐姐去。”

    这样的话她也说得出来,真是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由分说,扳起那张羞红的小脸转到了我的面前,盯的一双含羞的眼睛慢慢闭上。看着樱桃般的小嘴微微歙张,猛地低下头去,深深地印上了她那滚烫的红唇。

    雯雯的小脸更红,过了会儿,才伸出一双手抱住了我的脖子,越搂越紧,还把一条丁香小舌送到了我的嘴里,任我尽情地拥吻。

    肆意地掠夺着她嘴里的香甜,等到她几乎窒息时,才慢慢放开。

    小雯羞不可抑,一下子把臻首伏在我的肩上,紧紧地抱住我,不敢出声。过了好久,才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隔着薄薄的衣衫,吹得我的肩部痒痒的。

    “诚哥哥,你就快要上大学走了。你走了以后,还会记得我是你的女朋友吗?”用近乎梦呓的声音,在我耳边轻轻问道。

    “你说呢?”我故意反问道。

    “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说不定你到时就会把我给忘了也说不定呢?不过,无论你以后怎样,我都要做你的女朋友,永远地对你好。”

    听着一个美丽女孩这样的话语,我的心里又怎能不感动。是啊,外面的世界虽好,可是能再找到一个这样全心全意对我的小妹妹吗?

    “诚哥,以后无论到什么时候,你都要要我,你能答应我吗?”小雯抬起了好看的大眼睛,认真地看着我。

    我还能有什么好说的,无语但坚定地点了一下头。听着我郑重的承诺,雯雯又把小脸蛋搁到了我的肩上,幸福地不再说话。

    紧紧地拥着这个温热的身子,小脸上的滚烫从我的臂膀缓缓传到了心底,心中一片暖洋洋的。小雯的这份纯真感情,值得我用一生去珍惜。

    等到老爸下班回来,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去了王姨的小店里,现在的傍晚时分,生意分外好,所以她怕影响了生意,就在店里准备,在那儿吃饭。

    让我大感意外的是,我还看到了徐老师,也在热情帮忙准备晚餐。这应该是给我了们一个信号,就是王姨与徐老师的关系已经开始逐步公开。我的心里很是为他们感到高兴,母女二人过日子,是不容易。

    老妈也早知道了这件事情,一点没有表现出意外。倒是老爸虽然经常听老妈提起,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徐老师,两人竟也拉得火热。

    谈得投机,也不管什么天气,自顾地打开了一瓶白酒,还给老妈和王姨每人都倒了一杯。看得出两个酒量都不怎样,几杯下肚,脸都变成了猪肝色,说话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我可不能跟他们一样,端了杯扎啤,慢慢地喝着。

    有了徐老师在场,雯雯明显话少了很多,不像往日那般叽叽喳喳地说笑。却也没有再给徐老师脸色看,当他跟她找话说时,也“嗯”上一声,表示知道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小雯默默地低头吃着,不时地夹一筷子菜给我,说一声,“诚哥,你尝尝这个。”几个大人看着眼前的情形,互相交换一下眼神,都不说什么。

    都是过来人了,我俩之间的亲昵举动,他们又怎会不洞若观火。两家的大人对我们都十分疼爱,觉得孩子们都渐渐大了,一切就顺其自然,儿女自有儿女事,其实早就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王姨自己拉扯着这么个宝贝女儿,她与徐老师的事如果女儿不同意,怎么也不会有结果的。现在看雯雯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心里好受了不少,不时热情地招呼着大家吃这吃那。

    生意是真忙,不时地有人进来买东西。王姨不停地一趟趟地出来进去,坐下站起来,在座的就她最辛苦,有时刚一坐下筷子还没拿稳,就又有人来买东西。

    这样子本来是大家一起高高兴兴,可是这么下去,连饭都吃不好了,一句话只说了半句,就接不下去。

    “小王,我看干脆早点打烊算了。今天是为了逸诚考上水木大学,凑到一块高兴。你这样进进出出,谁都吃不好,颇有点喧宾夺主之嫌啦。再说赚钱也不急在这一时。”徐老师开了口,当过教师的人说话就是有水平。他居然叫王姨作小王,有意思。

    王姨觉得他说得有道理,就站起来准备过去关上店门。徐老师摇摇晃晃地也想过去帮忙。我轻轻地冲雯雯使了个眼色,我们两个一起去关上了门。

    这下好了,耳根清静。没了外人的打扰,屋子里的气氛重新热烈起来。大家开始不停地举杯为我祝福,祝贺我考入了全国最一流的名牌大学。

    我今天的状态出奇地好,两大扎啤酒下肚,居然没什么感觉。老爸和徐老师也已经喝完了一瓶白酒,徐老师又去拿了一瓶打开,给老爸和自己倒上。

    老爸居然没有一点推辞,我不由得暗暗为他担心,从来没见过他喝下去半斤白酒,竟然还想喝,想是心里实在高兴吧。

    暗叫了一声苦,不是为别人,是为了我最可敬爱的老妈,这下她肯定又惨了,晚上又得照顾一个醉鬼啦。索性由他去吧,反正事已至此,喝成什么样算什么样吧。

    干脆火上浇油,再赞助一下,感谢老爸和老妈的辛劳,端起杯子,也不用人劝,老爸小酒杯一挥,来了个底朝天,豪爽。

    酒喝着,老爸和徐老师也是越谈越投机。两人不停地说着只有酒鬼才能听明白的话,至于明天早上他们还能不能记住当时都说了些什么,就只有天知道啦。

    老妈和王姨虽然也都倒了杯白酒,也在不停地举杯,却是斯文了许多,连半杯都没有喝下去,像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士,很少有放开喝酒的。

    但饶是如此,听着老爸和徐老师的话,竟也能让王姨听得感动,说话间也颇有了些酒意,尽管并没有喝多少。拿着杯子看着我,眼里居然有莹莹的泪光闪动:

    “阿诚呀,你快要上大学走了,可千万别忘了你妹妹,自打小我就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一样看。雯雯她爸去世好几年了,其实不说我也知道,她就最听你的话了。我都这么大年纪了,也不求什么,不管怎样,就是盼着你们过得好好的。”

    冲我举起了杯子,“来,阿诚,王姨也陪你喝一个。你走了,要多打电话回来,说着点雯雯,让她以后也象你一样有出息。王姨没别的,雯雯就是我唯一的牵挂。我这么辛辛苦苦地,还不就全为了她?”

    说到这里,她竟然哽咽着说不下去啦,端起杯子,把剩下的半杯酒一口气喝了下去。

    “老王,你看你,慢着点喝。”老妈赶紧去拉她的手。

    雯雯的眼圈红了,带着哭腔喊道:“妈,我都知道,你别说了。你―――”

    老妈转过头来:“雯雯最乖了,阿姨知道你最懂事。”伸手给她擦去眼角的泪水。

    “你看你老王,今天大家在一起高兴,说这些干什么,把孩子都惹哭啦。这么多年过来了,也都过得好好的。以后会好起来的,有徐老师帮着,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雯雯大了,就更懂事啦。”

    说完了小的说老的,妈妈也够累的,在这个时候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啦,只好默默把那杯啤酒喝了下去。

    徐老师和老爸在酒过三巡之后,已经没有控制局面的能力,尽管也都看出来有点不对劲,可说起话来,舌头都大了。

    听完了妈妈的真情告白,雯雯也大受感动。知道了妈妈心里的苦楚,对她与徐老师的事也就有些释然。

    站起来身来,给老爸倒酒,还顺便给徐老师倒了杯:“徐伯伯,您喝酒。”

    叫一声“徐伯伯”,这可是雯雯认识他来的第一次,说明她已经开始能够接受他。

    老徐一听大为激动,端杯的手竟然有些微微颤抖,说了声:“好孩子。”一仰脖,就把整杯酒干了下去。老爸在一边赞叹一声,“好!”也不知道是说雯雯做的好,还是徐老师喝的好。

    看着女儿的转变,王姨的心情大好,神色间更显激动。老妈看到这个好的开端,也冲王姨笑着点头。

    屋里的气氛更加融洽,相谈更欢。

    大家说着说着,趁着酒兴,老爸开始表扬起自己儿子。夸奖我在暑假里赚钱,很不简单。

    能得到他的夸奖真不容易,尽管会经常看到赞赏的目光,但要他亲口说出来表扬我,就非常难得啦。

    “徐老师,我这两天就把房子腾出来,您好好准备准备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