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五十五章 学而忘归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春山多胜事,赏玩夜忘归。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

    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

    南望鸣钟外,楼台深翠微。

    幸好这帮子兵哥们在来之前,军姿的训练已经非常过关,否则要再让我跟着走正步、练队列什么的,那可就真是一无所获了,到走也学不到什么东西啦。

    林锋宣布的计划是这样子的:上午跟他学习军队散打的基本动作,下午则是一个让我异常高兴的项目,那就是学习各种车辆的驾驶。哈,想不到一直想学开车都没有机会,现在竟然送上门来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晚上么,有点气闷,要进行思想政治学习。无论何时我军都是把思想政治工作放在首位,德才兼备才是好兵呀,到如今我才深有体会。

    学点真刀实枪的本领是我来此的目的,不是为了完成任务,所以学散打是没的说的,最基本的姿势我也认真地练习,不肯放过林队的一个动作细节,解说时的每一个字眼。

    至于驾驶课就让人有些泄气啦,尽整来些破车让我们鼓捣,都是连车厢都破烂不堪的卡车;第三个轮子已经快要掉了的偏三轮摩托车,在我看来,都是该送进军事博物馆的宝贝,不知道都是从哪里发掘出来的。看来我国的军费开支还得增加呀,这部队也太穷了,哈哈,等我赚到钱,一定不能忘了我们的子弟兵。

    不过有一点,让我稍感欣慰,这些家伙们加上油好歹都还能动,只是发动起来太费劲了。大家看过盖房子的建筑队用的拖拉机了吧,用一个摇把发动起来,一般瘦小枯干者就只能望洋兴叹。可要想让这些老爷车们吭声,比那个可出力多了。大家都是壮小伙,可要是谁能让一辆车在半个小时内出声,绝对会引来一阵欢呼声,如果有啦啦队,就不定还能有漂亮妹妹上来献个花环什么的,可惜这儿雌性动物比较少,要让我分辨出那些小生物的性别来,困难比较大。

    比起晨姐的红色跑车来,简直就是皇帝与乞丐才能够准确形容。

    在以后初步掌握了些常识,可以上车进行驾驶训练后我才知道,这并算不得什么,真正跑起来比单纯的发动可还要费劲得多。走起来不好掌握不说,不定到什么地就熄火了,要想再次起动,那就更累了。幸好准备充分,随时都有修理技师过来,做些指点。不过,他们一般都是等到你焦头烂额了才会过来。这倒不错,要是以后从这里毕业,不用开车,无论那个都可以到修理厂去做个大师傅,不怕下岗回家后会饿着,总算是有了一门手艺在身,很为这些兵们感到庆幸。

    充实的日子过得飞快,虽然辛苦,收获也是巨多。几天的功夫,我已经能开着那个破偏三轮摩托车满场飞了,大卡车也能推着走上几步路。总觉得学车会有些难度,想不到真正上了车,也就是那么会事。至于其它兵兄弟们勤劳背诵的交通规则,对我来说,则是小菜,看了两遍后,就把书扔到了一边,烂熟于心也。

    林锋也够抠门的,一天只教几个动作,还说能把这些个搞熟就不错了。由于我的接受和领会能力异于常人,所以闷得难受。刚开始两天觉得新鲜,还愿意多重复几遍。再下来,就有点消极怠工的意思了。

    吃过晚饭,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林老**外开恩,让大伙休息一晚,不搞拉练,也不进行什么政治思想的学习,让大伙好好洗个澡,随便散散心,当然是在这个营地附近活动,不许外出。

    玲玉对我够照顾的,托人带了几份模拟题给我,说是让我抽空做做,据说是从什么外省搞来的高考金题。晚饭过后,没什么事,就可在屋子里用功,舒会来也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屋里静悄悄地,忽然舒会来走了进来,“小域,林队长电脑出了点问题,请你过去一起看看。”

    我抬起头有点诧异地看着他。

    舒会来摸了摸脑袋,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是我告诉他说,你的电脑水平那可是飞机上挂暖壶高水平的。”想不到与我一起呆的时间久了,舒大哥也学会了咬文嚼字。晚上没事闲聊吹牛时告诉过他,我曾经得过全国的计算机应用比赛大奖。

    “怎么,林队也好这一口?”跟兵哥们在一起时间长了,我说话也比较入乡随俗了,与他恰好相反。

    “嗨,你不知道,他还挺厉害的呢,专攻计算机病毒方面的东西。我看他没事时经常去网上的红客、黑客、绿客联盟里面转转呢。”舒会来这一解释,我还是没听明白,估计林锋是对计算机安全方面比较在行。

    有意思,想不到走到哪儿都能碰上电脑爱好者。

    “来,小域,快过来一起看看。”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林锋对我客气了不少。觉得我并不是那种想象中的游手好闲的家伙。当然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能随时发现他心中所想,对付起他来还不是小意思。

    “林队长,有什么事情吗?”军营之中,礼不可废。

    “小域,不用这么客气,你又不是真正的士兵,没有外人的时候,叫我林大哥就行了。”

    我是最会顺竿爬的,当下就叫了声“林大哥。”对他这样的铁血汉子,我是打心眼里由衷的佩服。

    “来,看看,这儿最近几家政府的网站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可手法并不是以前那种发大量数据包导致服务器当机。我看了半天也不明所以,国家信息安全中心和几家大的防病毒厂家也都在积极地寻找原因呢。”

    听到这话,我的兴趣大增,也顾不上客气,趴过去看起来。林大哥自己带来的这台机子有些奇怪,有不少东西不应该是普通上网就能看到的。我心中好奇,却也没问是什么原因。

    这入侵者好厉害,已经进入了服务器设下的第七重蜜罐,可是在林大哥的电脑上显示的记录中,还是看不到入侵者是何方神圣。

    我的好奇心又是大增,这电脑中的记录明显不是刚刚从网上找到的,而是通过一个特殊的权限下到机子上的,一般人不应该看到的,想到这里,我对林锋的身份产生了些许怀疑。

    对这些东西,我仅是凭着兴趣,看了不少书,实际操作,却没有什么经验。很多时候都是我从记忆中找到方法,然后由林大哥来进行操作。

    两个人忙活了半天,我在一边说着,林大哥运指好飞地操纵,也还是没有找出个所以然来,看来真是遇到高手了。

    尽管是一顿白忙活,却换来了林大哥对我的另眼相看。我丰富的知识面,得到了他的赞赏。在一番战斗结束之后,他对我的好感更是大增,已经不再认为我是一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从他的眼神之中就能看得出来。

    边工作着,边与我拉着家常。忙活了半天,林大哥把电脑推开,揉了揉眼睛,无奈地放弃了。

    “好厉害的家伙,看来今天是没有什么收获了。不错呀,逸诚,你还真有两下子,以前我小瞧了你,作哥哥的向你道歉。”

    “那里,那里,林大哥太客气了,小弟对你才是万分钦佩。”

    “对了,逸诚,我看你这两天学起功夫不是很来情绪,是不是有什么想法?”放开电脑后,林大哥问到了我的问题。

    “这些都太简单了,林大哥,你不能教我点有深度的东西吗?”大家熟悉了,我说话就显得有些放肆。

    “简单,逸诚,你可别小瞧了这些基本的东西,看起来简单,真正领会透了可不是那么容易,要想学习下一步的东西全凭这些呢。现在不打好基础,以后学真功夫就得吃瘪。”看到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看来,你是不信啦。好,那这样,明天我来考较一下你这些基本动作学得怎么样,要是真能过关了,我就给你开个小灶。”

    “一言为定。”这话正合我意。伸手了一只右手,林大哥痛快地伸出手与我击掌订约。

    第二天一早,果然,林锋在教了大伙几个动作后,叫他们那厢练习着,把我叫到了一边。“来,小域,咱们比划比划,让我称称你到底有多大分量。”

    一听此话,我是毫不含糊,把衣服收拾好了,“林队长,来吧。”

    “咱们就用我这几天教的几个动作来练练。”林大哥不想让我觉得在欺负我。哼,等着瞧吧。

    果不其然,很平凡的架式,让林大哥一端,看起来确实不同异常。我也毫不示弱,摆出姿势相迎。由于过人的领会能力,我很能悟到这其中的精髓。

    因此交上手,林大哥接连变换了几下,都被我迅速地闪了开来,林锋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其他的“战友”虽然仍在舒会来的带领下进行练习,却都不时地悄悄扭过头来,看这边的情况,对林锋在这么短时间内就与我这个外来户交手,他们感到非常不理解,这林锋可是有“豹子头”之称的战神呀。

    几个来回过后,林锋有点沉不住气,趁我一个不备,用了一个未曾教过的动作,一下子把我摔在了地上。他的身手果然敏捷,这一下迅雷不及掩耳,加上我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出没教过的东西,被摔了个结结实实。

    林锋赶紧过来把我扶起来,替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虽然取胜,却是脸有愧色,“小域果然是块练武的好料子,要不是出其不易,用出没教过你的招数,还真不容易就这么把你打倒。”

    看他如此坦诚,我心生佩服,“林大哥,你确实厉害,一定要好好教教小弟呀。”

    “一定一定。”他走近我身边,“晚上没事的时候,我一定教你些真东西,要不可惜了你这块好料子,要是你再练上几个月,我要再打倒你可就没这么容易了。”说罢,轻轻叹了口气,小声说,“可惜呀,你不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否则肯定会成为一个好样的。”

    林锋大哥觉得我是一块练武的好材料,又跟我性情相投,每天晚上等大家休息了以后,就叫我出来,传授一些功夫套路。一个肯教,一个愿学。一个会教,一个善学。以我的才智,一点就通,一教就会,只怕寻常人几个月也不会进步象我这样快。

    这样子又过了一阵了,学会了几个实用的对打套路,进境比我的同科学员们自是不可同日而语。由于我并不是真正的科班,没有什么标准,林锋允许我每天上午可以自己练习。

    大家混熟了,我就不太遵守严格的纪律了,随意地学些自己想学的东西,舒会来那里,也得到了不少指点,自己感觉现在已经判若两人,满身有力,巴不得找个机会能够试试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少斤两。

    林锋和舒会来两位大哥也对我很是欣赏,业余时间大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互相之间切磋的方面逐渐多了起来,不仅是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我已经非常留恋这里的军旅生涯,觉得兄弟们实在又爽快,说话、做事没那么多弯弯绕,不用有太多的想法。

    驾驶技术也很有长进,破烂的大卡车,我已能开着满场飞,一些基本的故障也能自己排除。刚学会开车的人都感到新鲜,我自然也不会例外,开始不守规矩地把车开到了场地的外面。

    正在起劲,“小域,快过来。”舒会来骑着摩托车远远地冲我招手。这卡车的轰鸣声振聋发聩,可与火车有得一拼,要不是我听力过人,想听清他的话,还真要费不少力气。

    “吱”地一声巨响,我把车子在他近前停了下来,“什么事,舒大哥?”

    “快回去,有人来看你呢。”舒会来的脸上带点笑容,显得有些神秘。不会吧,知道我在这儿的人没几个呀,也都告诉他们不必来看我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