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五十章 新年礼物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千里草,萋萋尽处遥山小。

    遥山小,行人远似,此山多少?

    天若有情天亦老,

    此情说便说不了。

    说不了,一声唤起,又惊春晓。

    站在门口的是楼下传达室的大妈,“刚才那个小伙子还在吗?”

    “在呀,阿姨您有什么事吗?”晨姐有点紧张,这小子不会惹什么事了吧。

    “在就好,”大妈说着把一个袋子递给了晨姐,“男孩子就是毛毛实实的,刚才把一个袋子忘在了我那屋的桌子上。”

    “噢,是这样。”晨姐松了一口气。“谢谢您了,阿姨,我这个弟弟向来就这个样子。”晨姐连声感谢,我在里面听到了,原来东西落在她那儿。也忙走过去,表示了谢意,和晨姐一起把热心的大妈送到了门外。

    “我说找不到了呢,原来忘在了楼下。”从晨姐手里把袋子拿过来,三人一起在沙发上坐下。

    把袋子打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包装的小盒子,“洋姐,这是小弟给你准备的,就是不知道你喜不喜欢。”

    “嗯,真有礼物,那我可得好好看看。”许洋把盒子接过去,在茶几上打了开来,里面是一款亚光金属漆的暗红色手机,双彩色ddp显示屏,是现在最流行的款式,由abm中国公司最新出品。

    红色的手机,非常小巧,超薄的样式,拿在许洋姐象牙色的纤手中,真是相映生辉。

    “洋姐,听晨姐说你在用着一部二手手机。可是却把钱都给我们买了礼物。我把这个送给你,希望你不会嫌我买的东西俗气。”

    许洋姐一时没有说话,在手中把玩着手机。

    晨姐在一边推了推她:“喂,你是不是傻了,没听见人家问你话么,你要是不喜欢,就给转送给我好了,我还正想换换呢。”

    “我当然喜欢。”许洋姐把一只手搭在我的肩上,轻轻地搂着我,伸出一根手指拨弄着我的头发。透着说不出的亲热,故意不去看晨姐,“诚诚,你有没有闻到空气中又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呀,比刚才那一阵子可浓多了。”

    她的意思我当然是心领神会,怎敢搭腔,才不能冒然去趟这混水呢,要不然怕要死无葬身之地。晨姐也不会听不出来,只是想不到,这句话这么快就还给了她。

    “臭洋洋,你以为人人都象你那么小气。”

    “那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想要就说呀,我就送给你好了。”象足了星爷的口气,要让两人在一起和和气气地说话太困难了,你不惹我,我就惹你。

    洋姐的性格就是这个样子,晨姐呢则是难得有个机会发泄一下。两人好不容易聚在了一块,都是以此为乐。

    看得出来,晨姐是稍稍有那么一点酸溜溜的味道,幸好我是有备而来的。

    又打开了我的那个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白色包装的盒子,“晨姐,这是我送给你的新年礼物。”

    我把包装拆开,里面是一部与许洋姐那款相仿的手机,不过,这个是乳白色的。

    “哎,原来她也有份呀,害得我空欢喜一场。”许洋姐作出一副非常泄气的神态,仰倒在沙发上,还把脚搭在我的腿上。

    刚才放到我身上的还是一只手,现在却变成了一双脚,这变化太快了,让我一时适应不过来,我能够坦然地接受她柔软的小手,又怎好把她纤巧的脚丫推开呢。

    “怎么了,送你可以,给我就不行了,难道小诚反而成了你一个人的?”虽然是故意跟许洋捣乱,藏不住的笑意仍从眼角眉梢透了出来。

    女孩子都多少是有些虚荣心的,她们更在乎你是不是有这份心意,你的心里面是不是有她,而不管送的东西是不是她需要的。

    就如同一个女孩子从女朋友变成妻子后,在每年的情人节里,仍然希望自己的丈夫会送一枝玫瑰给她,带给她一份意外的惊喜。尽管她会装作生气的样子,怪你花这么多钱,买这么枝破花,这钱够买一袋大米的了。但不管她嘴里怎么说,这一天一定会让你享尽温柔。当然了,她心已死,不再对你抱什么希望了,或是另有别人送花给她,属于另类。

    女人的骨子里都是渴望浪漫的,无论过了多久,她们都会希望你牢牢记得她的生日,你们相识的日子,甚至初吻的地点等等,当然以后更多的什么结婚纪念日等等,总之相识时间越长,男人需要记住的东西越多。无论是谁,都不能免俗。

    如果你忘记了某个日子,比如在这一天里,没有买一枝花或是其它的什么送给她,这一整天准没什么好脸色看。如果反应迟钝一些的话,你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出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尊敬的女士。

    “诚诚呀,你花这么多钱买个手机送给她,简直是浪费呀,她又不象我这般一贫如洗。其实要送她东西很简单的,送个发卡啦什么的就行了,又节约,又实惠。要是嫌少了不好看,就一次多买几个,让她可以经常换换。下次可一定要记住了,好东西只要送我一个人就行啦。”她虽然这样说,自己还不是花上一大笔钱买件羊绒衫给晨姐。

    看着满脸幸福表情的晨姐,我的心里充满着感激,“晨姐,你对我这么好,无论送什么,都不能表达出我的谢意。我知道你不会缺少物质方面的东西,也从来没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但我的心意,却也是独一无二的,不管送什么东西都是一样。”

    “唔,好感人呀。”洋姐装作掩面而泣,又把此话当作某些片中人物在辞世前的临终经典,把头一歪,挺在了沙发上,差点把脚踢在了我的鼻子上。

    晨姐看了看我,把眼睛低低垂下,轻轻道,“小诚,说这些干什么。”恰好看到了许洋姐紧闭的双眼在眼皮下骨碌转动,马上又转换了语气,“别想这么多了,还是为你美丽可爱的许洋姐默哀吧。”

    一听这话,许洋姐一下子坐了起来,“哈,真嫌我碍呀。”以手揉目,作垂泪状,“那我走好了,再见了兄弟姐妹们,我去了。”语音未落,晨姐已从后面开始对她进行袭击。

    “哎,对了,诚诚,还问我呢,你是什么时候去买的东西,你的钱又是从哪里来的,该不会是从纳税人那来的吧?”许洋姐嘴快动作快,几个问题一古脑地问出来,还一边躲闪着晨姐的侵袭。

    没等我回答,晨姐已经细细地说起我是如何掘到这桶金的。

    不用说,这礼物是我年前就准备好了的。因为春节刚过,很多商店并没有开门,就算开了门,货物也不充足。

    那天大可打电话让我去,小雯雯说什么也不放我走,说尽了好听的还是不行。最后只好用出了我的杀手锏:“雯雯,哥哥陪你去买过年的衣服,好不好?”

    因为王姨的小店年前正忙的不行,什么也没给她准备。小姑娘天**美,听我这一说,拉上我就走。

    给她买了套新衣服,又买了些她喜欢的小东西。雯雯别看上高中了,出落得也身材窈窕,却仍是小女孩心性,还买了个卡通书包背在肩上,美得不得了。

    进商店前,先拿出了我的金卡,还从来没有动用过哩。一查,里面已经有将近10万块了,看来联友的软件销售已经开始,又打了一些款子进去。

    口袋里有钱,花起来自然底气就足。给小雯雯买衣服,自然得挑那好的来,要不对不住这个可爱的小妹妹。她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身材一级棒,漂亮的衣服往身上一穿,站在那里,还是那两个字“养眼”,我看着也舒服。

    雯雯当然也是兴致盎然的,穿上新衣服在我眼前做着各种造型,非得让我把称赞的话当面说出来。

    她跟我在一起,除非有同学或是老师的场合,平时是一点也不顾忌的。自管地挽起我的胳膊,十分亲热。只是她这个姿势总是与别人不一样,看起来还是象斜着身子挂在我的身上,上了半年高中了,个子见长,这却是半点长进也没有。幸好是个冬天,穿的衣服厚,让我觉不出那种异样的摩擦感,总算觉得好一点。

    小女孩好收买,一点小意思就让她兴高采烈地。

    “雯雯,过年了,该给大家都买上点礼物,再陪哥哥到别处转转吧。”她欣然表示同意,陪着我各处转,这两部手机也是那时候买的。

    刚好转到了手机柜台前,“走,雯雯,咱们去看看,我要给晨姐买点东西。”

    “好呀,我来帮你挑,不过你要记住了,去送礼的时候千万别忘了叫上我。”雯雯没有一点不开心,觉得给晨姐买东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知道了,鬼精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跟谁学的,我也学会了揪人的鼻子。

    “讨厌,不要揪我的鼻子,会变丑的。”小姑娘知道爱美。

    “诚哥哥,你为什么要买两个呀,我现在还用不着吧。”这么漂亮精致的手机,自然不会是买给长辈的。她也明白不是给她的,却仍然好奇地问。

    “当然不是给你的,你现在要个手机有什么用,等你需要的时候,我会买给你的。这个呀,是打算送给晨姐的那位同学的。”

    “噢,我知道了,就是上次那个打电话来的,叫许洋的姐姐吧。”她的记性还真好,“她长得也一定很漂亮吧。”

    我正这儿想着,为雯雯的天真觉得好笑。那边晨姐也给许洋姐介绍完了。

    “哇,这么说你们俩个全是富人了。可怜我许洋才高八斗,风华绝代,却仍是囊中如洗,一无所有,造物主何其不公也?”许洋姐仰天长叹,却果然是个演戏的好苗子。

    “谁不知道许洋姐前途无量,正是大好的锦绣前程,以后我和晨姐还有许多要仰仗的地方呢?”看她作态很有意思,不失时机地调侃她几句。

    “你听她在那儿瞎白话,她哪里穷了,装模作样地。”晨姐继续着对她的打击。

    两位姐姐都是真性情的人,在一起时间长了,我尚余的一丝拘谨也一扫而光,与她们一起尽情地叙谈,学习中的问题、对社会生活持有的疑问,也趁机向她们请教。

    她们两个无所顾忌地说起自己的想法,让我收获颇丰。只是说不上两句就得斗嘴,一时之间,空气中硝烟弥漫。

    每到此时,我就尽是少插嘴,以免一个不慎,战火燃到我的头上。因为许多时候她们的战争都是以我作为话柄的,我的身份尴尬,成了争相角触的对象,二人都以逗我发窘,看我脸红为乐。

    当再次战火重燃,两人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忽然又响了砰砰的砸门声,这次肯定不会是看门的大妈了,因为她敲门断不会如此放肆。

    又有人来了。

    哪位朋友有闲置的qq号,赠送我一个,原来的那个已经不堪重负。要求如下:1.不能是偷的,否则有人要骂我。2.不能是申请了密码保护的,否则没几天你又要回去,把我朋友都抢去了。

    开个玩笑,轻松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