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四十章 赴宴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道由白云尽,春与青溪长。

    时有落花至,远闻流水香。

    闲门向山路,深柳读书堂。

    幽映每白日,清辉照衣裳。

    在回去的路上,晨姐神采飞扬,很是开心。走到中途问道:“小诚,你刚才是不是对老爷子进行什么非法操作了?”

    当时的情形应该瞒不过晨姐的眼睛,我本想说声姐姐英明,想想忍下了。但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在她的眼里,无疑就是默认了。

    “哈,让我猜中了吧。不过,我警告你,你要是用这种手段来对姐姐的话,当心我轻饶不了你?”一只手松开方向盘,示威似的冲我挥了一下拳头。

    “当然,我怎么会这样对姐姐呢,这普天之下,要找出象你这样对我好的人,可真是太困难了,累死也不一定能办到呀,我怎么忍心呢?”

    “这还差不多,记住了啊。否则,哼哼。”晨姐撅着嘴的样子还真好看。

    “不过嘛,看老爷子的意思,对你今天的表现还是很满意的。干得不错,看来,他又意让你搀和进来试一试了,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嗨,晨姐,你是医生呀,怎么能这么说话,什么死马活马的。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用百分之百的努力,这点道理还不明白吗?”我向着她挑衅道。

    “坏小子,去你的吧,看来你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嘛。这是两码事,不要转移话题。有没有信心?”

    “没有,”我用坚定的口气响亮地回答道,事实是什么样现在还没谱呢。“只能说尽人事而听天命了。”

    “说道有理,到时老爷子叫的时候就去试试,要是搞定了,肯定有赏,说不定还能搞辆车开开呢?”

    “真有此事,我可没做这个指望。”听说有辆自己的车,我的两眼放光,要说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但这希望么?再说吧。

    “好吧,到时我叫你,反正你有了那位袁姐姐送的手机,我会随时找你的。”这句话我听了几遍了,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可这晨姐还是不厌其烦地提着。

    听他老这么说,我不愿意了。“喂,晨姐,你怎么老提这茬,我可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醋酸的味道,袁姐姐送我手机怎么了?”

    “哟,还生气了。”晨姐更来劲了,“姐姐还没见过你着急上火的样子呢。怎么没见你为我发这么大的火呀。再说了,姐姐这点醋酸留着还有大用处的,怎么能随便挥发呀。”说罢还故意用挑衅的眼神看着我。

    要说这样的话,我肯定不是对手,脸弊得都红了。

    看我真急了:“好了,好了,别着急,姐姐跟你闹着玩呢。小诚今天表现不错,姐姐有奖,这总该行了吧。”

    我怎会真的跟晨姐置气呢,听她这一说,马上来劲了:“真的?顺便打扰一下,你那里还有什么好东东?”

    “那当然了,我什么时候赖皮过。”转头看了我一眼,见我有点痴呆的目光盯着她娇艳的粉脸。脸没有原因的一红,“你想什么呢?我的好东西可多得是呢,喂,你给我做好了。”又转过身去认真地开车。

    走到一处空旷的开阔路段上,看看四下无人,晨姐把车速减了下来,我正在怀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晨姐稍稍地凑到我的面前,嘟起可爱的小嘴,在我的脸上轻轻一啄。

    一下子失神了,这是真的么?当我正在伸手抚摸脸上略微有点潮湿的感觉时,晨姐突然一加速,车子又发疯地奔跑起来,害得我差点撞到前面。

    晨姐也不再看我,也不说话了,红着脸往前。

    回到学校中,这几天感觉不错,通过了祁伯伯的审核,说不定会有机会露一手,帮他一个忙,也好还晨姐一个小小的人情,我欠她的可是挺多的了。

    高三生活平淡中,什么事情也不发生,也没有来打扰我,心里有一点淡淡的祈盼。不知不觉中,日子过得挺快。眼看期末考试就快到了,这天抽出时间到操场上,又锻炼一番,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呀,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一身汗,舒坦。披上外衣,顺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有一串未接电话,显示的名字都是祁晨姐,她有事了?

    “喂,晨姐,找我了?”

    “小诚呀,明天星期天,有没有时间出来,我老爸请你吃饭。”

    “姐姐宠招,怎么会没有时间。说吧,怎么定的?”

    “嗯”晨姐卖个关子,“这地方你肯定没去过,先不告诉你。”明天请好假,给我打电话,我去学校接你,好不好?”

    “好你个晨姐,又吊我的胃口了,我偏不问你,也让你难受一下。到时我再跟你联系。”

    第二日,天气不错,天高云淡,初冬的小风一吹,在这江南地带,寒气并不明显。本就是个学生,没有必要西装革履,我可不需要做这个样子。随便地穿上了一套白色运动装,无拘无束,这才是我的本色。

    老师对我真是不坏,知道什么原因吗?原来,我们省大已经给我们学校发来了信函:如果我愿意,可以免试进入他们的计算机应用系上大学。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有了保底的本钱,无论怎么样,省重点里定可有我的一席之地。就算不考,也能上有些人下尽苦功想要一试的省重点大学。其实,在半年之前,我的想法也就是冲刺一番,要是能进入省大的一个末流专业,也就如愿以偿了。现在么,嘿嘿。

    想到这里,心里带着一丝得意,洋洋洒洒的惬意弥散在脸上,懒洋洋的域某人走出了校门。

    晨姐正坐在车子上等着我,发动机的引擎也没有熄火。怎么样,我的专职女司机也是这么漂亮。(臭美吧,域老大)

    “小诚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又有了什么艳遇?”偏着脑袋看着我,今天的晨姐也是着意地修饰了一番,尽显她的迷人风姿。

    不知道什么开始,晨姐说话也成了这番口气,颇有些许洋姐的风格了。真是让我不习惯。

    “是呀,”我怎肯示弱,“小弟我正是出来找艳遇的。想不到一出门,就碰到了一位美丽的女士,莫非是从天而降的仙女,当真是让俺惊为天人呀!”

    “一边去,别跟我玩这个,快上车。否则我一个人走了,不等你了。”晨姐笑着嗔道。

    “得令!”我一个纵身跳到车上,“出发。”

    晨姐开动了车子,一直向前进发。我强忍住心中的好奇,不问要到什么地方去吃饭,这大富商请吃饭,总不会是在街头打个地摊吧。

    车子不断地行进,竟然出了城了,不对呀,这并不是晨姐家的方向,而且这次该不会又请我在家吃吧。

    迤俪之中还是在向前走,渐渐地的繁华已经不见,只见到路旁一排排的绿树,茵茵绿草。四季长青的树木并没有因为冬季的来临而枯黄落叶,风景很是宜人。慢慢竟看到了花城山的边界。

    作为水乡平原之地,这花城山算得上是当地一个异景了。全省也就这么一处高地,虽说海拔只有1000多米,可也算得上是个至高点了。

    花城山还真是很久没有来过了,只记得上初中时有一年清明节祭奠先烈时来过一次,已经久违了数年的时间了。还真是有点陌生的感觉了。远处的丘陵绿树丛中不时有华美的古代建筑的身影出现,不过能看得出来也是最近仿建的,因为以前这些都没有的。

    “晨姐,今天真是祁伯伯请吃饭么?”我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对呀,怎么,有什么不对劲的么?”晨姐歪过头来看着我,故意瞪大了她漂亮的眼睛。

    “那倒不是。可是咱们怎么跑到山里来了。不会是你假传圣旨,假借祁伯伯的名义把我骗出来,让我陪你游山玩水的吧。幸亏我有先见之明,穿了运动衣。”

    那边晨姐已经轻笑出了声,“美的你,想像力还挺丰富。就你这样的,还要姐姐骗,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说得我挠了挠头,咧了咧嘴,做出一个夸张的窘迫表情。

    晨姐看我的样子好笑,又被逗得笑了。“行了吧,别做样子了。看你一副乡下人的样子。我要叫你陪着玩,还用这么复杂。再说了,也不用你,我随便喊一声,就有人愿意陪我。”

    “别,还是我陪你好了,万一你随便喊个出来,把你给卖了,可就不好了,我有事时找谁帮忙呀。”跟她在一起时心里总是这么轻松,我也乐得开个玩笑。

    “去你的,我这么老了,卖给谁呀。”晨姐心情也不错,跟我开着玩笑。看到我举起了双手,做出一副竞买的姿态。

    伸手推了我一下:“别出样了,告诉你吧,咱们这次要去的是名人俱乐部。没听说过吧,这几年刚开发的,想你个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也不会知道。”

    名人俱乐部,我倒是听说过,是个吃喝玩为一体的娱乐场所。可还真不知道在什么地,就知道这儿消费水准很高的,等闲人不敢进来的,只怕在这儿玩上一天,得花去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

    “请小弟吃个便饭就行了,不用这么夸张吧。”我随口说道,看到微风把晨姐的一缕长发吹到了面上,我伸手拂开。

    晨姐微微一滞,等我完成后,伸手在我的手上轻轻地了一下。“想的美,你。给我坐好了。”

    在一所古典的大门前,晨姐把车子慢了下来,等着那个不伦不类的电动门打开后,把车开了进去。

    马上有一个穿衬衣打领带的服务生过来,问了几句话后,把我们带进了一个房间里。

    里面只有一个穿旗袍的服务员,正站在门后,看我和晨姐进来,马上过来客气地打个招呼,把我们引到一个沙发上坐下,倒上了茶水。然后又乖乖地到门旁站着,保持着笔直着的站姿和习惯性地微笑。

    看到这个房间里并没有别人,我感到有些奇怪,也没有问什么,就随意地打量起来。

    这是一个装饰地古色古香的屋子,墙上附庸风雅地挂了几幅古人字画,还有一张是凡高的一副抽象画作,显得格外难受。伴着优美轻柔的萨克斯音乐声的响起,说不出的难过。

    房间倒是很宽敞,在一边摆了一圈大沙发,坐上去很是舒适。

    奇怪地是,在另一块空间的中央,只摆动放着一张仿紫檀木的小几,旁边放着几张同质的小木凳。没有想象中的大圆餐桌,颇出乎我的意料。

    看着屋里豪华的摆设,我感到自己心情非常平静,没有一点山沟里的孩子看到**的惊讶,看来我的心理已经在渐渐成熟,倒是觉得屋里有点滑稽。

    平淡地看了屋子里的环境,回头对晨姐笑道:“姐姐,这儿装修看来是费了不少心思,可在我看来,还真是不伦不类的。”

    听到我的评论,站在门口的服务员微微一笑,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姿态,尊重客人是她最要做好的。可能没想到这个穿着运动服的大男孩,会这么评价这儿的豪华装饰。

    听我的话,晨姐掩脸一笑:“小诚,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要让老板听见,还不得气死。”习惯了这种场面,她也并不在意。

    自己心里也略感好笑,正沉吟间,只听房外的服务生在说道:“两位先生里面请。”

    噢,还不是一人,再有一个是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