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二十三章 倾诉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过了一会儿,有人接电话了,雯雯赶紧问道:“您好,请问许洋姐姐在么?”

    我和晨姐对视一笑,听着雯雯打电话。

    “我就是呀,请问你是??”

    “我是祁晨姐和逸诚哥的妹妹江晓雯,你好呀许洋姐。晨姐姐和诚哥正在说你呢,让我给你打个电话问好。”

    这小妮,倒是会顺竿爬。

    “噢,这么长的一大串,原来你就是那个跟逸诚青梅竹马的小雯,你好呀,小妹妹。”许洋姐欢快的笑声从话筒那边传了过来。

    “你乱说什么呀姐姐,一说话就欺负做妹妹的,当心见了面我扁你。”雯雯扭了扭身子,提出抗议。

    晨姐冲我眨了眨眼,调皮地冲我笑了下。我也有点不好意思,老脸一红。这雯雯也真是的,说话还挺冲的,也不管跟谁。

    “哈哈,”那边许洋姐的爆笑声又再次响起。“小姑娘还不好意思了,姐姐说得没错吧。还敢打姐姐,当心我不送你见面礼。”

    “没有呀,我只是对姐姐表示亲热嘛。”听说有见面礼,雯雯转变了口风。

    我再也忍不住,也笑出了声来,这雯雯真是的。听着这一对活宝说话,还真是有意思。

    雯雯回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冲我做了个鬼脸,继续抓着电话。

    “小雯乖,这是在哪儿呀,在祁晨那儿?”隔着听筒,洋姐的声音还是清晰地传过来。“那俩人在不在,叫他们过来一个不怕死的听电话。”

    雯雯倒是乖巧,一听这话,赶紧把话筒递了过来。

    祁晨姐接过电话,“你个死许洋,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也不怕小女孩笑话。”

    “我说话难听,你们这么久了也不来看看我,最近边电话也不打了,想干什么,把我甩一边不管了?”许洋说话总是这个味道。

    “你把小男孩、小女孩叫到家里聚会,也不带我,居心何在?”

    “我们这不正给你打电话么,找你好多次了,你自己不在,还怨我。”晨姐和洋姐说话时才真正叫放得开,不象平时在单位时那种斯斯文文的样子。

    两人一答上腔,就开始了没完没了的谈笑,互相进行着攻击。我在旁边暗叹,幸好不是我交长途费呀。

    过了一阵子,我听谈话越来越激烈,就轻轻走了过去,“晨姐,我来跟洋姐说两句话。”

    祁晨赶忙把电话递给我,“你快来吧,我都要累死了,得先去喝口水啦。”

    “小诚,想洋姐了么?”许洋的声音变得温柔了,不过有点发酸。

    “当然了,洋姐,好久不见你了,真的好想你呢!”我还真有点想这位开朗大方的姐姐了。“难为你经常记着我,还不时地送个礼物给我,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真的吗?”许洋清脆的话音传来,不用看也能猜出她是个什么表情。“你真的还想着姐姐,不会是对姐姐一见钟情吧。”

    许洋姐说话正经不了三句,就又开始调侃。她一说起来,我再插话可就有点困难了。

    “我还以为你跟祁晨和那个小青梅竹马在一起,早就把姐姐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呢。还算你有良心,什么时候过来看看姐姐。”

    “现在学习有点紧张了,我还得参加一个竞赛。我还跟你约好了明年等你接我开学呢。”想起当时的约定,自己真是觉得心里没底,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考验,我才真正对自己有了信心。

    “好呀,你还记得,那就多努力吧,姐姐就放过你,不怪罪与你了。跟祁晨说,让她记得来看我。今天就先放过她了,帮我跟雯雯说再见,我们宿舍里的人回来了。叭叽。”最后能听得出是一个响亮的飞吻的声音,这许洋姐。

    说挂就挂,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这就是许洋姐的风格。

    见我放下了话筒,雯雯冲我吐了吐舌头,“哇,这位洋姐姐好厉害。”

    那边晨姐接过了话头,“她就这个德兴,甭答理她。其实她这个人最好了,做事仔细、认真不说,还很会体贴人的。”还冲雯雯做着解释。

    回头看了下时间,好家伙,这个电话打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好快乐的一个下午呀,天不早了,我来做饭吧。”雯雯道。

    “在姐姐这儿,哪能光让你做饭呀,还是姐姐来吧,尽管手艺不怎么的,也得有个待客之道吧”晨姐有点不好意思了,老让一个小姑娘做饭她也感到过意不去。

    两人又推让了一番,最后两个一起去了。好呀,咱也乐得放松一下,去玩会电脑去。

    打开电脑,也没什么好玩的东西,收一下邮件吧。当年互联网刚开始流行的时候,我也申请了数十个免费的email,可是慢慢地真正用的就只剩下两、三个了。想必多数老网友都是这个样子的。

    在线打开浏览器,进入搜易的网面,进了自己的邮箱。突然发现了一封署名为inlook的邮件。

    inook,这不是easy的作者么,嗬,好呀,他老人家终于肯给我回信了。

    忘了交待一下,有几次,我在试用了easy后,对操作界面和使用情况提了很多的中肯的意见,发email给了inlook大哥。一直也没有回音,想不到这次竟然收到了他的回复,好呀。

    他在邮件中说道,xueyu网友,你给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为了表示感谢,我准备寄一份正式的copy给你,希望在今后的使用中提出更多宝贵的意见。

    最后还留了一个nq号码给我,约我在本周星期天的晚上,在网上聊聊,顺便把我的地址给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几天前的邮件了,那不就是明天晚上么。

    我欢欣,我跳跃,要知道这个正版的东西可是价格不菲呀。还好,我认真地使用了,这也得感谢我对程序异于寻常的敏感,感谢我的特异功能,使我尽快地熟悉了编程。

    太好了,我现在有了一个真正的编程利器了,inlook大哥,你可真是及时雨呀。

    一时兴奋,也实在干不下什么去了,干脆关了电脑,踱出了房间。在屋里走在走去,真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一会儿在厨房里露个头,过一会又转了过去。高兴地搓手,仰头感叹。小雯雯都发现我有些不对劲了,不时地伸出脑袋来看看我。

    晨姐自然也发觉了,“小诚,你干什么呢?是不是饿了,饭一会就好了。”

    没等我回答,那边雯雯接上腔了:“我看不象是饿的,是不是神经不太正常了,晨姐姐你这房间里是不是放什么药了?被他错吃了。”

    这死丫头,居然敢这么诽谤我。但是由于实在太兴奋,连反驳两句也忘了。

    吃完了饭,雯雯象变魔术般的,从她的小背包里拿出了几本书来,竟然趴到晨姐的书桌上做起了作业。

    呵呵,这丫头还真是有备而来。这就是雯雯的好处了,不管什么时候都忘不了学习,这也是她成绩一直优秀的原因。

    看看天都有点黑了,晨姐也怕会影响雯雯学习,对我说:“小诚,陪姐姐出去走走吧,别影响了小雯做功课。”

    又回头对雯雯道:“我们俩个出去走一走,一会就回来,你在这儿安心学习。”

    雯雯头也不抬,“你们去吧,不用管我,记得回来给我带点好吃的。”

    哭笑。

    走在小区旁边的绿地上,我和晨姐都是默默的,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

    仰起头看了看天空,由于这片绿地很大,周围灯光少一些。所以还能看到蓝蓝的天,以及在天幕眨着眼睛的繁星,今天的天气很不错。

    也许是的喧嚣蒙蔽了我们的眼睛,使我们渐渐地远离了养育我们的大自然。整日走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使我们慢慢地忘却了我们最可爱的朋友。

    这本是最平常、最普通的东西,我们却渐渐感受不到这一切的存在了。这本是世界给予人类最美好的东西,我们却已经不会去珍惜这一切了。

    人都会说自己太忙、太累,没有休息的时间。可是从没想到,当我们疲劳时看看周围这美好的一切,不就是最好的休憩么?

    看到我呆呆地发愣,晨姐也就默默地看着我,没有说话。

    这时恰好有一颗流星划过广漠的星空,我的目光尾随着她消失在天际。还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感叹,“好美呀。”

    “怎么了,小诚,有感慨了。”晨姐温柔地问着。

    “是啊,这一切多美好呀。很久没有欣赏到这么静谧的环境了,太普通也就太使人难想起了。”我还沉浸在这个氛围中。

    伸手轻轻地拂了一下我的头发,“你个大男孩还有这么多的感慨,一直过着平静的校园生活,这不该是你思考的问题。你就应该是快快乐乐的。”

    “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些。”我无可奈何地辩解着。

    “小诚,我觉得你已经开始长大了,这一段时间你的思想变化很快,变得成熟起来了。”晨姐的大眼睛着着我,在暗夜中很是明亮。

    晨姐总是这么能轻易地看透我,在她的面前我也不觉得要隐瞒什么。“姐姐,你觉得我的变化好还是不好?”

    我低声地问着。

    “这说不上好,还是不好,人总是要长大的。刚见到你时,我觉得你是个与众不同的大男孩。现在么,你成长地很快。”

    “晨姐,那你会不会就不管我了。”

    晨姐嗔怪地伸出小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傻孩子胡说什么,姐姐怎么会不管你呢。再说我也没什么好管你的,你现在已经很优秀了。姐姐很多时候还得要你帮忙呢。”

    我缩了一下脖子,冲晨姐轻笑了一下,略有点不好意思。“我能帮姐姐什么呀,你就会安慰我。光是给你添麻烦了。”

    晨姐伸手挽住我的胳膊,“咱们走走吧。对了,小诚,你的那个程序准备的怎么样了,应该有谱了吧。上次,我看你光打我们医院程序的主意,是不是有这方面的想法?”

    我暗自咋舌,原来晨姐都看到了。

    缓缓走在花园、绿地的小径中,我把自己的想法跟晨姐说了。从打算做一个医院方面的程序,到自己的一些想法上的细节。

    晨姐听我说着,有的地方问一下,然后告诉我她的想法。结合着她现在使用的,帮我细细地分析着。

    她自己以及同事们对现有的程序感到不方便的、大家认为应该改进的方面,用起来不顺手的,不太符合医生的习惯的部分。

    当然,还有他们大家一致认为不错的设计,用起来能够节约时间的地方。

    我边听边想,把这些都一一地记在了我的心里。有一个医生做指导,我做起来会更顺手的。

    我和晨姐边聊边走,不知不觉间已经围着这片地方转了好几圈。我的心里也慢慢有了些底,加上那次看到晨姐单位的那个程序的一些细节,我已经大体上有了一个自己的进度计划。

    把这些在心里慢慢地消化,一时间也就不再开口说话。晨姐知道我在思考,也不打扰我,只陪着我款款而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理顺了这些,觉得已经很久没有跟晨姐说话。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花池边有一条石凳。“晨姐,咱们坐一会吧,你都陪我走了这么长时间了。”

    和晨姐并排坐在凳子上,她的胳膊仍在挎着我。一下子仿佛她又陷入了沉思。我几次张了张嘴想说话,又忍住了。

    她转过头来看了看我,又把头低了下去。

    “晨姐,你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晨姐抬起头,把胳膊慢慢抽了出来,看着我,似乎是下了决心。“小诚,这些事本不应该对你说,怕会让你分心影响了学习,可是姐姐实在又没有个人可以说出来。唉,跟你说说也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