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二十一章 淘气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蒋婷婷感到有些惊异地跑去开门。

    大门开处,一个漂亮的小姑娘站在门口,手里端着一个美丽的大花蓝。

    “你这是?”

    “请问这是蒋家么?我是瑞丽鲜花店的,刚才一位姓域的先生在我们店里订了这束鲜花,让我们给送过来。”

    屋里的人都听到了送花小姐的声音,我自是心知肚明。赶忙站起来,走到屋门口,看到蒋婷婷正回头看过来,冲她点了点头。

    刚才走到路旁的店里,订下了这个花蓝。吩咐说让她准备好后,跟在后面,看到我进了什么地方,就送进去。因为我们在路上走的不快,所以这个小姑娘就一直跟在了后面。我们进来没多久,她就按我说的把花送了进来。

    蒋婷婷签了字后,送走了来人,高高兴兴地捧着大花蓝向屋里走来。要知道这可花掉了俺三百多块哪。

    女孩子都是喜欢花的,蒋婷婷边走边嗅着,脸上一副陶醉的样子。走进屋里放到客厅里,李玲玉也走去,两个女孩子一起摆弄着,叽叽喳喳地讨论着那种花最好看。

    我和蒋叔叔都没有说话,看着两个小女孩玩笑。

    好一会儿,蒋婷婷才回过头对我说:“域逸诚,你这个人也真是的,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买花。”

    我笑道,“这也没什么呀,又不是给你们俩个的,我这是送给姥姥的,祝贺她老人家康复出院。知道她什么东西也不缺,就买束花送给她,你们俩个这么兴奋干什么。”

    听到我这么说,蒋婷婷脸红了一下,没说话。

    蒋局长看到这里,觉得有点奇怪了,自己这个女儿向来不饶人的,怎么这次挨了说,竟然不还嘴。这个小伙子有点门道,得好好考查一下。

    想罢,冲我说道:“来,小域,这边来坐。”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让她们小女孩闹她们的,咱们男人们一起聊聊。”

    好家伙,这位还真有点大男子主义。不过也不错呀,公安局长象对一个真正的男子汉那样与我交流。

    蒋叔叔虽说看起来很威严,但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长得很魁梧,而是个子并不算高,比我还矮了那么一块,也就1米7多一点吧,而且也不壮实,长得挺瘦。

    但是行事、说话,却真是非常有魄力。说话大嗓门,看起人来盯着瞧。力量也够大,刚才我已经觉出他的手劲非常大。

    拉我做在身边坐下,努力做出一副很和蔼的样子,可我怎么看都觉得别扭,还不如板起脸来说话,来的痛快。

    问我一些平常的事情,当听说我的成绩后,他才多少流露出一点恍然的神情,难怪自己的女儿对他不错,学习成绩也非常优秀。

    可能做警察的习惯,不管听我说到什么,都努力做出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可这却瞒不过我,他想什么,我只要想知道就知道。唉,主要是跟他说话有点吃力,总得集中精力去听。

    也就不由自主地用上了自己的异能,随时洞悉他的心里。这样子可真够累的,不过如果去给他们警察做盘诘员肯定很称职。

    自己的女儿是很优秀的,可是别看平时挺机灵的,可是很少遇上什么事情,可别让人给骗了。有时间得查查这小子的品行和家庭怎么样。

    跟他说着话,看他想到这里,我也觉得挺没劲的,不过人家为自己女儿着想也不是什么错。做了这么多年的警察了,不管遇到什么都想调查一下,也没什么错,随他去吧。

    不过,这样子就有点太尴尬了。叉个话题,问到婷婷姥姥的现状,说进来后还没看到她老人家呢。

    听到这话,蒋婷婷走了过来,“姥姥在房间里休息呢,现在身体还是挺虚弱的,医生说还得多休息一段时间。一天只能下地走动几次,每次也就十多分钟吧。走,我带你过去看看。”

    老人正半*在床上,脸色还是不错,看见我们进来,热情地招呼着,听婷婷说是我帮着送她去的医院,说着些感谢的话。

    在这屋里说了一会话,一会儿吴阿姨过来,说吃饭了,本以为在公安局长家里在,可以吃点好东西了,没想到餐桌上的东西竟然是以清淡为主,什么南瓜煲之类的,没有几个是荤菜。

    吴阿姨是一个很会说话,能够掌握气氛的人。所以在她的带动下,一席饭吃的大家倒很是兴欢。吃过了饭,婷婷留李玲玉住在了她们家,我要走的时候她送我出来。

    还是很老套的说了感谢的话,最多的是关于那束漂亮的花。看着我骑上自行车远去了,站在门口冲我挥着手,一副小女儿的依依之态。看样子做侠客也是有好处的,这么优秀的漂亮姑娘对你这么好,使人自我感觉非常不错。

    第二天一早,想今天不用上课,还是在床上多赖一会。爸爸是没有双休日之说的,老妈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浮生难得半日闲呀”,美呀。

    这时只听一阵砰砰的砸门声,披上衣服开门一看。是小雯雯又蹿来了,说我答应她今天去晨姐家做客的,怎么还不起来呀。

    管不了这么多了,开开门,把她放进来,来到房间里,往床上一躺,准备继续再休憩一会儿。

    小雯可不干了,看她打扮地花枝招展,一定是早做好准备了。还是存心逗她,

    “好妹妹,这么早,让哥哥再睡一会吧。还早着呢!”

    “不行,昨天都说好了的,说是今天去晨姐家。哼,你说话不算数,就知道陪别的女孩子,一点都不管我。”雯雯嘟着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

    “要不,你再让我好好亲一口,我就跟你去?”我一脸坏笑地看着她。

    “你,又欺负我。”雯雯的小脸突然红了,一下子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缠绵之吻。“才不干呢,你去亲别人好了。”

    我还是歪着头看着她,“我怕你不愿意呀,好妹妹,就让我亲一个吧。”眼看着她的小脸越来越红了,呼吸声也渐渐可闻。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坐到了我身边,张了张嘴想说话,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出口。

    也许她想说你去亲别人好了,可终于没说出来。而是轻轻地*向了我。低垂着粉脸,以手绕着乌黑的长发。

    看着她潮红的小脸,我突然一阵冲动,伸过手去把她搂了过来,把嘴巴向着她那红嘟嘟的唇上印了下去。

    雯雯“嘤咛”一声,投进了我的怀里。任我亲吻着她那柔软、潮湿的唇。丁香小舌也尝试着伸到了我的嘴里,一种陌生的感觉,同时也很新鲜。

    我很仔细地品尝着那种淡淡的清香,鼻子中也有一种淡淡的幽香飘入,心神也禁不住颤动起来。

    忍不住把手拂到她纤细的腰身之上,先是用手抓住,想作进一步的动作。

    一片风光旖旎,俩人的呼吸都紧张起来。忽然,我敏锐的第六感活动起来。听到了一个细小的声音,是钥匙插在孔里的声音,该不会是妈妈回来了吧!

    我赶紧推开小雯,在她耳边轻声道:“大概妈妈回来了。”她的反应还真快,蹭地一下子窜了开去,冲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了。

    声音传来,果然是妈妈,“雯雯在呢,怎么一个人愣在这儿,你诚哥呢。”

    “哼,还在睡懒觉呢,我叫他也不起来。”雯雯歇力装出平静的声音。

    “小诚快起来吧,雯雯来找你呢。”妈妈急急地进我屋里来叫我,也没看出什么不对劲的。

    “噢,知道了。”我伸了个懒腰,作出大梦初醒的样子,懒洋洋地爬起来。又磨蹭了一会,才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来。

    问声大家早上好,就拿电话,准备看晨姐今天在不在家,雯雯还在后面嘟嚷着:还早上好,都快该吃午饭了。

    刚好晨姐有空,就跟妈妈打了个招呼,说要带雯雯出去玩,中午可能不回来。

    自从我的成绩变得出类拔萃之后,妈妈就很少再过问我的情况了,只要儿子学习好,做父母的其实也不愿意多罗嗦。

    尤其这次我考了年级第一后,妈妈心里更是美得不得了,碰到她那些老姊妹们,都要忍不住说上几句,儿子现在已经成了她的骄傲,怕只怕学习会累着。

    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骑着自行车走了出去。

    小雯雯坐在后面,双手紧紧地搂在我的腰上,小脸紧紧地*着我的背,还能感到小脸在一阵阵的发烫。

    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坐着,这可不太符合江晓雯、江大小姐的风格。

    一路上无暇他顾,脚下生风,一直往前走。这时雯雯忽然说道:“诚哥,前面有个蔬菜超市,咱们干脆买上点菜带上吧,要不说不定一会还得出来。”跟晨姐处了一次,她竟然也会想到这些。可见晨姐的这些习惯,只要处的时间长了,人都会知道的。

    一听有道理,就在那儿停下车,和雯雯一起去买了一堆吃的东西。掏钱的自然还是我啦。

    在我一段时间的培养熏陶之下,加上这段时间家里的条件逐渐有了很大的好转,雯雯的“审美观”也有了不小的提高,害我又花了不少钱。

    在公寓的门口,还是那个可爱的老大妈,看到我还笑咪咪的,热情地道:“小伙子,怎么好久没来玩了。”

    这大妈人不坏,还记得我呢。

    进了屋里,发现晨姐正在卧室里忙着呢,屋里挺乱。小雯雯心直口快:

    “晨姐姐,你干嘛呢,这么紧忙活,要搬家吗?也不早说一声,大家一起帮忙。”

    晨姐一听笑了起来,“这丫头,我一个人没事搬什么家呀。我呀,明天要出去参加一个学习班,一早就走。正收拾东西呢,本来也不着急的,这不听说你们俩个淘气要来,先把东西收拾好,省得明天手忙脚乱的。”

    雯雯一听,来了小脾气,说道:“什么呀,我才不淘气呢,只有诚哥一个人是那样子。”

    一听,这好事怎么都没咱们的份呀。也不去计较,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话,感觉近来自己越来越颇有了些大将风度。

    雯雯把买来的一大堆东西放进了厨房,晨姐看着这大包小包的,又把她给猛夸一顿,说雯雯真是个乖巧能干的姑娘。这次又帮了姐姐一个大忙,家里正没什么东西,还准备请你们出去吃。

    听到夸奖,雯雯得意非常,转头看着我,做了个鬼脸,也无意提到这买菜的钞票可都是咱出的。

    小丫头片子,干脆再给她上注香,咳嗽一声道:“这外面饭店的菜,哪有咱们雯雯做的好吃。比那些什么所谓的一级厨师水平高多了,那才叫色、香、味俱全。”

    这次她却不上钩,作出一副气愤的样子盯着我,“你就是好吃懒做,只知道骗我做吃的,连碗都不刷。”

    我倒,矛头又指向了老域。

    家里有了雯雯,自然不会寂寞。到处蹿来蹿去,搞出些笑料,发动点战争,时间过得自然飞快。

    不过,既然吃了人家做的午饭,就得让人家开心呀,所谓,吃人嘴短么。听她把战火燃到自己头上,也得装出点无所谓的样子,否则又有刷碗之虞。

    晨姐则是一直在温柔的笑着,看着这个小战争贩子在不停的搞笑,时不时地掺上一句,也多是煽风引火之举,把义旗引到了我的身上。

    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天,我和晨姐在雯雯一边一个,大家说着笑话。雯雯在那老实了没多一会,干脆躺了下来,蹭来蹭去的。

    一会儿,她的脑袋枕到了晨姐的腿上,晃了一会后,脚丫子居然放到了我的身上,这也太过份了,大失淑女形象。

    我伸手把脚扒开,雯雯并不说什么,乖乖地拿回去,继续说笑着,可是没过一会儿又过来了,还用脚在我腿上打着鼓点。

    真是拿她没办法,晨姐看着我,还偷偷地一脸坏笑。看得我老脸有点发红,又把雯雯的小脚丫扒拉开。

    雯雯一下子坐起来,奇怪地看着我,好象我有什么不对劲的。这年月可真怪了,真是世风日下呀。

    难怪人都说如今这年代,欠债的是大爷。这可直应到了我身上,我把她的脚丫拿开倒象有了什么不是,反倒显得我大惊小怪的。

    雯雯看了我一会后,突然大声笑了起来,用手指着我,前仰后合。趴到晨姐耳边说了点什么,两人又同时笑了起来。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雯雯又跟我说了:“诚哥,我考你一个脑筋急转弯。如果你能答上来,我就身你道歉,如何?”

    以咱这聪明的脑瓜,有什么好怕的。爽快地应道:“你说吧,指定难不到我。”

    “好,那我可说了,”看着雯雯促狭的样子。晨姐笑意晏晏,也好奇地看着她,不知道这个小妮子会出来一个什么精灵古怪的问题。

    “说是有一天,在森林里的动物学校里,老师在课堂上提问。刚好有一头小猪正在睡觉,被得了个正着。”

    雯雯作出一脸正经,“好你个小猪,为什么不认真听讲,你来回答这个问题。”

    “小猪,你给我听仔细了,神舟九号航天飞机所乘坐的火箭在升空几十公里以后,突然熄火,又落回到了地面上,可是竟然没有爆炸,你知道是什么原因么?”

    “小猪思考了半天,终于作出了回答,诚哥,你知道它是怎么回答的吗?”

    这问题,问杨利伟也不见得能知道呀,还问一头小猪,又要让我说出小猪是怎么说的,这叫什么脑筋急转弯呀。

    看着雯雯一本正经地看着我,我又不能用特异功能看她心中所想。想了想,只好硬着头皮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