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十四章 初习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侯府商女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邪王追妻:废材逆天小姐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香阁披青磴,雕台控紫岑。

    叶齐山径密,花积野坛深。

    萝幌栖禅影,松门听梵音。

    我与姬老正谈得投机,蒋婷婷伸头进来说道,都该吃饭了,你们俩个还在说呢。域逸诚你也真是的,已经说了太久的话了,也不知道让姬爷爷休息一会儿。要说话还不有的是机会么。好家伙,居然批评起俺来了,还真有点领导风范,不拿自己当外人。

    但听她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说不出什么别的来,只好乖乖地起身,与姬老一起走出书房。

    到了餐厅,姬奶奶又把他给说了一通,说你叫人家年轻人来玩,就知道拉着人说你那些怪七怪八的东西,也不管别人愿不愿意听。我赶紧起来打圆场,说我受益匪浅。姬老看着我,冲我做了个鬼脸,然后还有一副非常感激的样子,真是个老小孩。

    一顿饭很丰盛,只是我一心思索姬老刚才所传,竟然食不知味。有时举着筷子,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停箸不动,呆上半天。蒋婷婷看我这样,有时就拿筷子在我手背上轻敲一下,仿佛甚为不满,又不好当众说什么。姬老自然知道我在干什么,也含笑不语。而姬奶奶大约平时就见惯了老头子如此,反倒见怪不怪。

    两位老人家看到婷婷对我那个样子,觉得有趣,时不时地笑出声来,搞得蒋婷婷反而不好意思起来。

    姬奶奶看我挨击打的次数多了,倒对婷婷说,这些怪人们经常会这个样子的,你见多了,自然就不奇怪了。

    饭毕,我和蒋婷婷想到老人多数都要午休的,就一起要告辞。老师母也没太挽留,姬老却是一副意尤未尽的样子,似乎仍想跟我再说一会儿。看到这们真要走,又把我们叫过去,说你们给我带来了这么好的礼物,我老头子也不能让你们空手回去。

    从书厨上拿出一个小盒子,先递给蒋婷婷,说这是个彩屏带摄像头功能的掌上电脑,我现在眼睛花了,也用不上,我看你个小姑娘还不错,很聪明,就拿回去用吧。

    这个东西可够珍贵的,怕得值好几千块,因此婷婷坚辞不要。老人见她不拿,作出一副生气的样子,当年我跟你外公可是莫逆之交,从不分你我的,这也是我出去开会的时候,别人送的纪念品,既然我用不去,你就拿去,要不放这儿也是浪费。

    婷婷真是懂事:“姬爷爷,你可以把这个送给你的孙子、孙女呀!现在的孩子们都会喜欢这个的。”

    “呵呵,他们都不缺了,让你拿着就拿着,你也算是我的孙女了。我三个孩子,都是儿子,老大在省大,算是接了我的班,老二在市建委,老三呢在国家药检局工作,平时都忙的很,没有时间来看我,他们都过得好。对了我省城的大孙女小蓉,倒是和你们一般大,明年也该高考了。”老人谈兴甚浓。

    我看出老人确是真心实意,就劝婷婷把礼物收下,她看实在推脱不过,也只好收下。

    不知道他会送我点什么,看我们谈得这么投机,还对我有授业之谊。只见,他又转身从书架上抽了几本书,用一个很漂亮的布袋装好,郑重地放到我手里,“阿诚呀,这里有一本是我刚才给你说的东西的要诀,你回去自己慢慢看,不懂的呢,可以问我,不可冒进。其它是几本修心养性的书,你回去慢慢看看,会有收获的。”

    看我放好,再次嘱咐我们俩个有机会一定要来他家与他们老两口多聊聊,听说我们以后高三正式开学就要进行封闭式管理,出来的时间很少了,就颇有点失望。

    又对我叮咛了一番,还象小孩那样,怕我心里有什么想法,低声对我说,你如果把书上写的练好了,收获可就与那个小姑娘不能同日而语,可能得到的不仅仅是一点物质上的财富,未来的前途必是不可限量的,是会终身受益的。

    蒋婷婷对姬老只给了我几本书,而给了她那么贵重的东西挺不理解的,而且看到我们两个还都是郑重其事的样子,更是不解,也不好问什么。心里想起刚才姬奶奶说的话,觉得她老人家说的非常有道理,这些怪人真是与众不同。

    在两位老人的欢送之下,出得门来。蒋婷婷好奇地问老人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我就说是几本自己想要的书。她又不停的嗔怪我,吃饭时也那么不专心,一点礼貌也没胡。嫌我出了她的丑,害得她被姬爷爷和姬奶奶笑话。我由于心中一直思考关于功法的事,也没好好回答,随口敷衍着。

    蒋婷婷对我这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很不满意,一路撅着嘴,不再理我。而我正好落得清闲,也不吭声。到了一个叉路口,她就要与我分手,说从那边回家了,我也只应声好。见我不理她,觉得很没意思,就赌气自己走了。

    过了一会儿,又追上我说,她家里已经有一个黑白的掌上电脑了,说把这个给我用。我一听,这可不行,不能随便欠一个姑娘的人情。就说,这是姬爷爷送给你的,我那能要呢,坚决不收。终于,蒋婷婷气鼓鼓地走了,再也没回头看我。

    我也无暇想这些,脑子满是姬老给我讲的经络,什么运气之类的,恍恍惚惚地往家走,有几次差点撞到路边石上。

    回到家,跟妈妈打个招呼,什么都顾不上了,关上房间的门,拿出书,认真地看了起来。

    只见是一片类似于以前见过的线装书,封皮上写了三个梅花小篆,我还能认得,<清心吟>,很有意思的名字,似乎应该叫做什么功,什么法,或者什么诀也成呀,就象金老的连城诀那样,虽然这本书不是写得最好的,但这个名字一听就让人神往。

    这倒好,清心吟,听起来象一首词牌的名。莫不是姬老拿错了,给了我一本词选?

    打开书,里面是用毛笔书写的工工整整的小楷,写的似乎也是跟诗词有关的东西,但仔细看来更象一些顺口溜。

    我认真地读下去,似乎说的是些养生之道,也有些则讲得仿佛做人之本。初看上去,觉不到什么,但连续几面翻下去,我的想法可就大大改观了。

    再往下读的时候,似乎随着我的诵读,体内的气流已自动跟着我的阅读速度运行。如同有了灵感一样,这本书并不厚,只有几十页的样子,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翻了一遍。

    正如姬爷爷所言,我智域已开,练起来挺轻松,看了一段后,自觉收获非常大,就更加用功。两遍过后,我已经把书的内容都记了下来。可是说也奇怪,第二遍再看的时候,又有新的收获,气息运行也更加流畅。就忍不住多看了几遍。

    周一终于正式开学了,所有的新生都入学了,当然包括小雯雯,刚开学的几天,她也忙着熟悉新学校的一切,也没来烦我,倒也清静。这几天,开始了封闭式的教学,平时也不能回家了。我除了在课堂上用功学习外,业余时间也抽出时间业锻炼身体,在高三允许的情况下参加一些活动。静下来时,就认真地修习姬爷爷传我先天功法,真是收获良多。

    慢慢地,我感到自己已经不能再读出别人心中的想法了。而且也不再进入那种能预见未来的梦境,每一次睡觉得异常香甜,几乎不同做梦了。一切都接近了常人,许多情况都与姬老预测的一致。

    只是感到自己心界清明,六识也异常敏锐,能够感到特殊情况的来临,比如低头走路时,如果有时大可悄悄走到我身后,就能够一下子感应到,猛得一回头,有时反而把他给吓一跳。

    以前那种运功完毕,身轻如燕的感觉也反复出现在我身上,收功后,每次都会有这种感觉,自觉控制力又有了增强,行动起来也非常轻盈,在打篮球时也能觉得弹跳比平时好了许多,移动也更加迅速。仿佛全身都有用不完的力气,而且不容易疲劳。自信心也前所未有的增强,不知道还有什么能难倒我。

    信心实足,他人也能感觉出我太多的与以前不同,尤其是大可这般腻友。但有时太过沉迷于功法的修习,走路时也在思考,会让有觉得有心事一样,给人一咱心事重重的感觉。

    有一次,晚自习中间,大可拉着到了外面,关心地问我,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现在我好象说话少了些,经常一个人沉思。

    听到我坚决地否认,大可似乎放了心。又问道,那你是不是看上什么人了,莫非说是蒋婷婷不成,要不让小李去给你说一声。

    好,被我抓住了话柄。“大可呀,是不是最近与李副社进展很顺利,看你这几天很开心的模样。”

    大可闻听,大怒,不干。曰:“兄弟好心帮你,你竟敢如此。看谁下次还管你。”

    余听此言,心中惶恐。忙陪着小心,幸好这小子心虚,不敢十分拉下脸来。见我好言好语,放下心来,悄声对我道:“老大,最近新生入学,有一高一女子被评为新任校花,因为在奥林匹克竞赛中获奖,而且在入学的模拟考试中成绩很好,还当选学生会的新任学习部长。那天我看到了一次,长得果真不错,而且身材绝佳,确是个小美人。”

    听到这儿,我心里有了点谱,问大可道,可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么。大可见我也很感兴趣,就卖了个关子,最后告诉我说,可能是姓江,具体叫什么名字还没搞清楚。

    心中有了底,就对大可道:“跟你打个赌,你信不信,不出10天,这个妞就会来找我。”

    “你就吹吧,她要真来找你,我帮你洗一个星期的衣服。敢不敢跟我赌。”大可摆明了一副不信的样子。

    看这小子中计,“一个星期可不行,谁不知道你一个星期连一次衣服也洗不了,要赌就赌一个月的,你肯不肯。”我心中暗自得意。

    “行,谁怕谁呀。”大可果然中招,“一个月就一个月。不过有一点说明了,你可不能去偷人家东西,让人家上得门来,得个正着可不算数。”

    这小子还挺精明的,可是他遇到了我,饶你奸似鬼,也得喝我的洗脚水,哥们也不行。

    看我不再言语,大可自以为得志,又对我说道,老大,你最近可是风光得不行呀,前天在高一和高二开的大会,崔校和成教又把你狠狠表扬了顿,要求那帮新生蛋子向你学习呢。

    不过这次,你就没那么美了,你以为人家新任校花就那么把你当会事么。不过,警告你,可别捣鬼,否则兄弟没得做。

    “没问题,你就在这儿等着她找上门来吧!而且还得对我亲亲热热地。”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搞得大可这小子心中没底,但也自以为出不了什么问题,不肯反悔,还与我击掌定约。

    哈,小子,你死定了,还不错,看来要有一个新的免费保姆了,不过这服务质量肯定一般化了,只怕洗了比不洗也干净不了多少。

    意外地得了个铁定的彩头,心下得意。接下来几天还是努力学习,业余练功。

    大概又过了一周,下午上课前,只听有同学叫我,域逸诚,有人找你。也没在意,随便到了门口一看,只见小雯雯站在不远处的走廊下,手里拎着一包东西。先不出去,回去拉上大可,悄声道,跟我来,让你开开眼界。

    看着大可跟到后面,我这才去找雯雯。老远看见我,大声地道:“逸诚哥,我在这儿呢,快过来。”

    看我直到跟前,亲热地拉住我的胳膊,“我都来了好几天了,你怎么也不去看看我。”

    我笑道:“那是相信我们家雯雯,你做得很好,还能有你摆不平的事情,你的表现哥哥都知道了,很为你感到骄傲呢。”

    雯雯有点不好意思,毕竟这不是在家里,而且,她也有好几天见我了。“诚哥,你才了不起呢。那天我们第一次开新生大会,校长和政教主任就表扬了你。我跟我们班的同学说你是我哥哥,他们都羡慕得了不得。”边说还边晃着我的胳膊。

    “对了,这是你妈妈让我带给你的吃的,你都好几天没回家了,让我告诉你要注意身体,吃好了,别怕花钱。”指着其中的一个小袋悄声说道,这是我专门为你煮的牛肉。

    看看时间快到了,跟我说声要去上课了,哼着小曲,蹦蹦跳跳地走了。

    看着小雯雯走了,我回头瞟了一眼躲在墙角的大可。晃了晃手中的东西。

    见他一番见了鬼的样子,满脸苦笑,我得意地冲着他乐开了花,然后用一只手拎起我的t恤,作出一副要脱的形象。气得大可的肝都要炸了,无奈地摇头。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异常幸福,上高中有人洗衣服,那叫一个美,惬意。雯雯还是过上几天就给我送点好吃的,为了安慰大可,当然他也有份,也算他小子苦中有乐吧。

    日子过得甚好,不知不觉,一个月的监禁生活就要过去,下了下午的第四节课,明天就可以回家,逍遥上两天了,也许该去看看晨姐了。

    收拾好书包,准备走人了。李社副走到我的课桌前,说有人找我,就在教室后面的假山旁边等着呢。是谁,这么神神秘秘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