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十二章 龙啸于野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春深雨过西湖好,

    百卉争妍,

    蝶乱蜂喧,

    晴日催花暖欲然。

    兰桡画舸悠悠去,

    疑是神仙,

    返照波间,

    水阔风高扬管弦。

    末了,蒋社长要求大家把这次游园的感受即兴作诗,展现自己的感想和收获,我真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手。

    看社员们都很是雀跃,想必都习惯了社长的作风,知道会有这么一出,都是心中早有准备,刚才就已经在悄悄酝酿,都觉得展示自己的机会来了。有的同学可能还会想,这次说不定能看到这个编外人员的笑话了,想来大多男生都有这个意思。

    别说我心里还真是没底,要说作诗,自己可是个门外汉。

    一会大家都在争先恐后地朗诵自己和大作,唯恐落入人后。各种酸词鱼贯而来,虽然听起来有点幼稚,有的还有堆砌华丽词藻之嫌,但都能反映青年人的风华正茂之气,颇有些“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之感,听的让人凭添豪气,年轻人正该如此。

    每个人演出结束之后,大家都是热烈鼓掌,表示欣赏。你如果亲身参加这种场合,一定会兴起那种“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感想,让人感叹年轻真好。

    其他人过后是蒋婷婷上场,甩着她的飘肩秀发,即兴朗诵了一篇自己偶得的一首小诗,漂亮的脸蛋结合着满腹的激情,展示了一个青春美少女的风采。完成后更是掌声如雷,一个是确实不错,很能激发人的斗志,再一个如此美丽的女孩的表演,也该获得鼓励。那些心仪社长美丽的男生更是谀词如潮。

    我也跟着大声叫好,都是年轻人,很容易受到鼓舞。只是心里有些忐忑,搜肠刮肚也想不出什么大作来。

    社长下来之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我,现在成为焦点可非我所愿也。蒋婷婷道:“域逸诚,该你了,我们都没有听过你写的诗作呢。”

    眼光之中有些期待,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刚才想好的两句歪词也跑到爪哇国去了。看我有点发窘,个别同学的眼里就很有点兴灾乐祸的意思。

    哑口无言,可不是我的作风,不能取已所短呀,把我的强项拿出来。

    “我可真是不会呀,从来没写过诗呀,要不我朗诵一篇古诗给大家听吧。”

    立时就有人说了,“不行,不行,大家都是念自己写的。”

    听到大家如此说,我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看我有趣,蒋婷婷发话了,说域逸诚同学是第一次参加我们的活动,就网开一面吧,不过你的这首古诗可不能胡弄,一定要让大家感到满意才行。

    社长这么照顾我,我不由得暗生感激,心里对她也不象以前那么抵触了。听到领导说了,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了,只嚷着让我快开始,还是有人想看我的笑话。

    “好吧,那我可就开始了。”于是大声地背诵起来。

    “南昌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襟三江而带湖,而引瓯越。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

    这是王勃的传世之篇,滕王阁序,是我最喜欢的一篇文章,早年我就能记诵。刚开始还有些生疏,渐渐就进入了状态,全身心地浸入到了文章之中。

    而在体内时时运动的气息也仿佛找到了一上渲泻的出口,于此时流动起来,使我孤朗诵更加铿锵有力,随着我的声音运行。

    事后据有的同学说,我当时诵读时的状态让他们大受感动,只觉得仿佛天籁之音,当时的我看起来简直是飘然出尘,许多人都着迷了,无论男女。

    当我读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时许多同学听到这两段熟悉的句子都不自觉得跟着我大声朗诵,引得许多过往的游客都驻足不行,好奇在站在那儿看着。

    而我对这些一无所觉,只觉得一段段熟悉的句子在心中流淌,直如行云流水般地从嘴里飘出来。

    我读到最后的“滕王高阁临江渚,佩玉鸣鸾罢歌舞。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闲云潭影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秋。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大家仿佛都呆住了,这千古传诵的诗篇朗朗诵来,想不到这么具有震憾力。

    过了好半天,才有两声叫好声传了出来,其中一个女声是蒋婷婷发出的,另有一个声音发自于不远处树下静坐的一位老者。

    又一会儿,社员同志们的叫好声才响了起来,也许是这两人的提醒。

    听到这伙人中自己一个女声响亮,而且是帅先叫出,蒋婷婷的脸微微发红,悄悄低下了头,半天没好意思再说话。

    这时最让我好奇的不是眼前这些人,反而是那位树下端坐的长者。因为这叫好声虽说字是一样的,但让人听出的意思却是绝不相同。

    这就跟听高雅的音乐会一样,去听的有些是附庸风雅者,有的人是所谓的暴发户,甚至连附庸风雅也谈不上,不过是人云亦云而已。

    这叫好声中,有的是心生感动者如蒋婷婷是也,而这位老人给我的感受却是知音的感觉,不由得对他格外留心了。

    这位长者独自一人,穿了一身白色的练功服盘膝坐在树下,乃是长袖,虽然天气炎热,却仍是半点热意也没有,额头上不见丝毫汗珠。最奇的是眼前摆了一副围棋,似乎正在一个人复盘。真可谓是奇人也。

    满腹好奇,我丢下一帮社员们,走到了老者的对面,长身坐了下去:“这位老人家请了,小子无礼,打扰了长者,实感惭愧。”

    老人“呵呵”一笑,“年轻人别这么客气,我回到故土,已经很多年没听到过这么振聋发聩的声音了,真是雏凤清于老凤声呀,小伙子,好呀,好呀。”

    听到老人谈吐高雅,我再次仔细地端详着他,脑门上已经是一根头发也不见了,颌下也是一片光溜。眉毛倒是很长,已经全发白了,显得宝象尊严,使人油然而生敬意。赶忙谦逊道:“老人家太夸奖小的了,你这么说小子可不敢当呀。”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老人连声道,“同学是那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

    连忙说自己叫域逸诚,是一中的。

    噢,是小崔那个学校的,好孩子,好孩子。老人说道。小崔,嘿,我还是第一次听人家管我们校长叫小崔呢,好玩。

    又问老人的来历,他道,说起来你们这个校长还是我的学生呢。

    原来老人是省大历史系的教授,今年已经60多岁了,三年前退休后回到了市里,现在赋闲在家。市里不少人都是他教过的学生,回家后无事可干,就自己出来转转,今天正巧一个人在此研究棋谱。听到我朗诵的滕王阁序,大是入耳,不由得叫出声来,怕自己打扰了年轻人的雅兴,真是罪过。

    听他如此说,我赶紧应道:“你老太客气,是小子打扰了您,老人家真是大隐隐于市呀。”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对这位老者颇有敬畏之心,说话之下愈加的客气。

    看到我很是有礼貌,老人又跟我攀谈起来,说是回来后甚是寂寞,好久没有见到可以深交之人了。言罢,就盯着我仔细打量起来,连连点着头说你这孩子不一般呢,终非池中之物,你这位小友愿不愿意与老夫作个忘年之交。

    我也摸不透老人这话是什么意思,就运用异能探测一下他心中所想。这一下不要紧,让我更是大为吃惊。我竟然不能发现他心中的念头,赶紧收起了自己的意念。

    “固所愿也,不敢请尔。正愿时时向你老人家请教呢。”

    看到我与老者说了半天也不回去,同学们也都慢慢走了过来,当先的自然是蒋婷婷蒋大小姐了。

    蒋婷婷也很惊奇,心道这个域逸诚是怎么回事,怎么跟一位素不相识的老人说了这么久的话也不回来,莫非是怪人见面不成。

    看到又过来一帮年轻人,老者也很高兴。看到蒋婷婷的时候他愣了一下,又仔细打量了她半天。搞得蒋婷婷很是莫名其妙,但是她也很有礼貌,站在那儿没说话,看我对他很是尊重,也没有露出不悦之意。

    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小姑娘,你妈妈是不是姓吴呀。”这下蒋婷婷心中更是惊奇,这个老头真有意思,居然知道我妈姓什么,他不会是个算命的吧,也不会这么神吧。

    还是很乖巧地回答说是呀,我妈妈叫吴丽琼,您认识我妈妈吗?

    闻听此言,老人又“呵呵”笑了起来,“我认识你妈妈的时候她还是个小女孩呢,我还认识你的大舅呢。说起来,我跟你外公当年还是同班同学呢,当时我们两个非常莫逆。”

    老人叹了口气,非常地伤感,想不到他英年早逝,已经作古快20年了,现在边他的外孙女也长这么大了。

    “原来你是我外公的好朋友呀,真是太失礼了,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呀?”一派小女孩的天真,这蒋婷婷有时还挺幼稚的。

    “连你妈妈都好多年没见过我了,你大舅和你妈妈都还好吧。”老人一脸的慈详,让人不由得生出亲近之意。

    婷婷回答道他们都很好,劳您老挂念了,回家我一定告诉妈妈,让她去看您去。

    看到只与蒋婷婷说话,怕是冷落了我,仍是掩不住对我的欣赏之意,回头对我道:“怎么,你们俩个是同学么,真是一对璧人呀。愿不愿意去我老头子呀作客呀。”

    一番话说得我们都挺不好意思的,不由互相看了一眼,蒋婷婷还用鼻子冲我轻哼了声,我也瞪了她一眼。然后都赶紧回头对老者说愿意,就是不敢打扰。

    最后老人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明天你们要没功课的话,就来我家里坐坐吧,老头子是洒扫相迎呀,我家老太婆也是最喜欢孩子的。

    说罢,告诉我他的家庭住址,他就住在公园附近。回头对我们一般同学说道,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们年轻人好好玩吧。我赶忙帮他收拾好东西,他夹上棋盘慢慢地走了,虽然60多岁的人了,但看不出一点龙钟之态。

    同学们都很好奇,七嘴八舌问我关于老人的一些事情,奇怪他怎么回这么就邀请我去做客。男生们更能看得出来,对我与蒋大小姐一起去赴约,非常艳慕,有人心下颇有失落之意。以为我愿意跟这冷冰冰的丫头一起么?心中想到。

    蒋婷婷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也不去打探她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为了逃避同学的追问,就大声说道,天不早了,走吧,我请大家去吃自助餐,反正这几个人又吃不穷我。

    听说有免费的晚餐可以吃,同学们都欢呼起来,拥着我向外走去,蒋婷婷好象不是太情愿的样子,但看到大家都高兴,也只好跟着。

    我出钱大家吃饭自然气氛很热烈,不管男生、女生都对我夸奖有加,吃俺的嘴短么。害得我不断地把话头拉到社长身上去,是女孩子,又是她给我这个机会,自然不能太抢了人家的风头。她可是前呼后拥惯了的,看她吃得没意思,也没什么劲呀。

    饭毕,大家分手,蒋婷婷又问我明天去不去,我说当然了,又问我怎么走,咱是男的,自然得姿态高上一点,说要不明天我去接上你。

    她思考了一下,说不用了,明天咱们在学校门口会面吧,到时一起去就行了,我也不再说什么。

    到了家,雯雯在等着我,见我回来,问道:“你又去那儿疯去啦,也不带上我?”

    我一听,忍不住地笑,“说疯,那是专门用来形容女孩子的,那有用到男生身上的呀。”

    雯雯不干,就说你,怎么啦,人家愿意。缠了我一会,听我一说是去游园了,很是向往,问我为什么不带她一起去。

    我就笑道:“人家都不让带家属的。“

    气得她嘟着嘴,说诚哥最坏了。仍旧缠着我不放,撅着小嘴看着我,害得我不停说好话。

    最后,我说下次再出去一定带上她,好歹算是高兴起来。

    总算让这位大小姐满意了,一副惹火的小身材又围着我,不断地说这说那,在眼前晃来晃去的,看得我很是眼晕,只得又好好安抚了一顿,她这才带着娇羞去了。

    第二天一早,我到了学校门口,蒋婷婷已经推着自行车,站在那儿等着我了。就要有一个全新的开始了,我的心中充满了对老人的好奇,即将来临的一切让我有些憧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