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篇 高三第八章 情窦初开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烟水茫茫,

    千里斜阳暮。

    山无数,

    乱红如雨,

    不记来时路。

    晨姐微微挣了一下,没有挣脱,也就没有再动,任由我把那串手链戴在了她的手上。低下头半天没有说话,一片红云从她那如雪的面部肌肤下透了出来。

    祁晨心中暗道,这是怎么了,以前可从来没有一个男孩子让我如此呀。

    皓腕之上挂着这串天然透明的水晶手链,真是相得益彰,显得不沾一丝脂粉的俗气。也只有晨姐这样清丽的佳人才配拥有这样超凡脱俗的饰品。

    “晨姐,你就收下吧,这也是小弟的一番心意。再说了,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不可能一下子赚这么多钱。这是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多的钱了。”我低声求道。

    “唉!”发出一声低叹,晨姐伸出她的玉臂,把我的头拦进她的怀里,伸手抚摸着我浓黑的短发。枕着她胸前的柔软,我又习惯性地揉了揉鼻子。

    “知道吗,小诚,姐姐长现在这么大了,接受男孩子送的东西,还是第一次。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

    舒服地活动了一下头部,“晨姐,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就接受我的这点心意吧,好吗?我的好姐姐。”

    也许是感到了我脑袋的运动,晨姐有点不好意思,轻轻地把我扶正,恢复先前的洒脱,说道:

    “好吧,那我就收下你这个大男孩的礼物。不过,你得记住,可要下不为例了,否则许洋那个臭家伙又要笑话我了。”

    这可是典型的顾左右而言他了,说罢,她站了起来,甩了甩手,仿佛要挥去心中的不安。拿出杯子,泡了两杯清茶,递给我一杯,说是中午吃的太油腻了。

    不过,到底还是心中高兴,那串手链并没摘下来,一直戴在腕上。冰凉的水晶石戴在手上,在这夏日的炎热里,也许能让她的心安静一下。

    我也没有说话,静静地看着晨姐娇羞的样子,她真是越看越好看。

    晨姐,做在沙发上有点发呆,不知道正在想着什么,随她怎么吧,我是不会去观察她心中的念头。

    为了打破这暂时的沉闷,我问了一个问题,

    “对了,晨姐,我刚才玩了会你的电脑,怎么还有你们医院的程序呢。”

    晨姐听我问了这个,也回过神来,心想自己怎么会因为一个大男孩变成这个样子呢。

    然后就为我解释原因,新进了这套程序后,现在正在调试阶段,还没有正式使用。科里要求几个年轻大夫输些病例文书的模板在里面,病房里主要就是一些常见病的病例模板,包括各种医疗文书。她一个人就分了好几十个病种,工作非常艰巨。这都快一个星期了,时间有限,才输了一小部分进去。

    因为她住的离单位和职工宿舍都近,就把局域网线拉到了公寓来。在家的时候也可以加加班。

    说到这儿,她的眼睛一亮,“对了小诚,你不是自称计算机玩的不错么,现在又不怕学习跟不上了,就帮姐个忙怎么样。”

    我倒,听到这个脑袋都大了,这个工作说难道是不难,就是太枯燥了。

    看到我表现的有点不积极,晨姐冲我妩媚的一笑,好弟弟,帮姐个忙么,我不会亏待你的,到时我会好好感谢你。

    好呀,居然冲我使开了美人计。不过,一个没见过世面、经过风雨的傻小子怎么会抵住这种诱惑。一时冲动,就答应下来。

    晨姐那个兴奋,“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姐姐的。”

    说完拉着我就来到电脑旁,立马就告诉我怎么怎么来。哪些输进去,哪些该怎么注意。

    看着厚厚的半本书,我脑袋都鼓了起来。

    先动手搞点进去,否则晨姐会不满意。

    看着一会后我就会自如的输入,不再用她指导,晨姐异常兴奋,我都替她高兴,可算抓住个冤大头了。

    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把头伸到我耳旁,作亲热状地看我干活。“你想吃什么,姐姐给你买去,等过两天你帮我做完了,姐姐再送个好东西给你,好不好?”

    今天一天还不行,以后还得来帮。我苦笑,说不用了,我现在忙着输东西,什么都吃不下。

    她可不管百姓的疾苦,仍然非常高兴,说你等着,姐姐去买点吃的东西去。说罢,丢下我一下人在家,去逛超市去了。

    我一个人干着枯燥的工作,脑子里想着别的东西,看着这个程序,想着小王医生说的关于这个程序的种种不爽,一个大胆的想法终于成熟了,我何不做个关于医院的应用程序来参加即将举行的中学生计算机编程大赛呢。

    这个vf编的东西既然这么不象样,都能卖到100多万,我何不运用我所掌握的其它编程语言来搞一个全新的呢,有晨姐指导我关于医学的东西。太妙了,真是个绝佳的主意。

    我一定会做的更好的,怎么也比这个东西强几倍吧。想到此处,我欣喜若狂。真得好好感谢晨姐,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机会。这时,这个枯燥的工作也变得有趣起来,更是运指如飞。

    此时门响,拎着一大堆东西的祁晨姐回来了。把东西放好,轻轻走了进来,再次亲热地趴在我的肩上。

    哇的一声轻呼,赞道小诚真厉害,这么一会会儿,比我一天输得还多。得好好犒劳一下,说完,去拿了一支雪糕,撕开后放到我嘴里,喂给我吃。

    咱也乐得享受,听任她把一支雪糕慢慢地喂进了我的肚里。

    又在旁看了一会,感到无趣了,就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躺到床上看了起来,时不时地还问我一句话。

    过了一阵子,我听不到动静了。回头一看,我可爱的晨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轻微的呼气声传了过来,我隐隐地能够闻到一股香甜的气息。

    她半个身子躺在床上,可爱的脸蛋微微发红,紧闭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把整个下眼睑都盖住了。露出甜甜的微笑,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情。

    小t恤稍稍撩上去了一点,露出了大半个洁净的小肚脐,像一个可爱的酒窝。两条洁白的小腿垂在床边,透露出一股诱惑。两只小脚轻微摆动,一个拇趾还微微活动。真是一个标准的睡美人呀。

    屋子里的空调比较凉,我轻轻走过去,拿过旁边的一条毛巾被轻轻地盖在她的腹部。我可爱的姐姐,看样子是真累了。

    我也感到有点困了,就闭上眼睛,稍稍地调息了一番,一会就感到精力充沛。

    再干一会,时间在不断地流逝。突然听到一声叫:

    “呀,我居然睡着了,真是不好意思。”

    晨姐醒过来了,看看身上的毛巾被,脸一红:“小诚,是你给我盖的。”

    “当然了,你以为你的毛巾被有腿么?不过,姐姐睡着的样子也非常好看。”我开着玩笑。

    “去你的吧,”看了看表,已经5点了,“再有一个小时就得接班去了。小诚,你今天干脆就住这儿得了,一来帮我看着家,二来可以多输点东西进去。反正这儿离你们学校也近,明天一早你两步路就到了。”

    为了使我动心,又说她这儿有许多好的英语听力材料,我晚上可以边输东西边听听力,两不耽误。她还买了很多好听的,又饿不着我。

    她到想得挺好。“不行呀,我的书包都在家里放着呢。”

    “没关系的,我开车带你回去拿来就行了。”还真是周到。

    我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却也不知道怎么拒绝。看我这样,晨姐并没有大发善心,说道快走吧,我下去开车。

    脸皮薄的人就是不好办事,被晨姐拽着上了车。回家跟老妈说了声,说是祁晨姐今天上夜班,让我帮她看房子,她就住在我们学校附近。

    听说帮医生看家,老妈一点意见也没提。痛快地答应了,只是嘴里不断地念叨,不知道她的儿子为什么跟祁医生这么熟了。

    拿上书包回到祁晨姐的小公寓,她更是高兴了,当然了,抓个好苦力么。拿出她珍藏的英语带子,为我准备好了随身听。

    看看时间不早了,她就不提做饭这事了,跟我说她买的吃的东西都放到什么地方。然后,自己带了点吃的就上班去了。

    我倒,晨姐还真是好效率,连饭也不做就走了,害得我还得自己搞吃的。

    我现在还不想吃饭,饿了再说吧,再输点进去。

    过了一段时间,感到无聊了。索性也不管这么多了,进入数据库,打开源码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东西。

    有朋友问了,你又没有管理员密码,如何能够进去。这你就不明白了,以我在计算机上淫浸了这么多年的经验,黑客的东西才是我的最爱。

    也幸亏晨姐的机子能够上网,在这个年代,网上什么东西找不到,只要你够强,买卖军火都成。

    我顺利地进入了程式,我对所谓的知识产权可是一无所知的,不明白这是非法行为。只是率性而为罢了,反正我也并没打算照搬一切,来进行我的工作,只是取人所长。

    几十万行的代码也只有我这个计算机天才才能在其中游刃有余,当然其中许多是用的现成的插件,这个我明白,也不会去看,到时也用上不就无了。

    不过饶是如此,这也太多了,可称得上是浩如烟海。看了半天,也不过对整个架构有了个初步了解,在心中大体上有了个轮廓。我干脆把他下到硬盘上,有空慢慢研究吧。

    还真有点饿了,去厨房做我的拿手饭来吃。下了两包方便面,就着中午剩下的香肠,美餐一顿也。

    看看输入的东西也不少了,休闲一会吧。从网上下了个“免费”的编程软件,还是用vb吧,初步搞起我的软件设计框架,以后再慢慢充实。

    不知不觉时间过得飞快,一下子抬头看表的时候竟已近午夜了。不行,得休息一会了,明天得上学去。

    躺到晨姐的大床上,触着身下带着丝丝凉意的牛皮凉席,不时有阵阵处女的体香传来,想到我即将进行的编程大计,我却是一点睡意全无。

    运功调息一会,自觉心里清静多了,可是一行行的代码在我脑子里却怎样也赶不走。

    起身看看晨姐的书架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有催眠功能的书。

    真没想到,她这里居然有关于vb的英文原版书,让我大是惊喜,有不少单词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拿了本英汉词典,边查边看,不知不觉间总算进入了梦乡。

    晨姐还真够意思,居然请了个老美来教我编程语言,关于我设想中的医院应用程序遇到的难题,一一给我做解答,可真是获益非浅。

    正在沉浸其中,忽然一阵电话铃响,我猛地坐了起来,想不到是在做梦,一看时间已经6点半了。抓起电话,晨姐悦耳的声音传过来:

    “小懒鬼,快起床吧,自己弄点吃的,别耽误了上学,姐姐可没时间回去伺候你这位大少爷。”

    “知道了。”我迷迷糊糊地应道。那边晨姐已挂了电话。

    我闭着眼睛爬起来,穿好衣服,去厨房里弄吃,梦中所学的东西好象还是清楚地印在脑海之中。想不到,俺老域现在做梦也可以学东西了,真是美事。

    到了学校,我脑子里仍旧满是编程语言,总也放不下这个东西,看样计算机才是我真正的良伴,没有微机和各种各样的软件,我都不知道*什么来渡过业余时光,幸好我现在的空闲时间还不多。

    上课时还是得认真听讲,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的学习成绩,然后再搞程序,就没人说我是不务正业。时常不断地提醒自己,上课的时间一定要充分利用,我在自习时就可以继续我的编程大计。

    充实的时光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周四,下了上午的第二节课,文学社的李副社长又找到了我,跟我说,域逸诚,我们社长找你,在教室外等着呢,你快去吧。

    社长,社长是谁,我不由得暗自捉摸,看样子以前自己真是太那个叫什么“一心只读圣贤书”了,居然还不知道社长大人是何许人也,实在是惭愧呀。

    慢呑呑地站了起来,准备接受领导接见。这时大可从外面走了过来,听到了半个话尾,趴到我耳边小声道:

    “老大,原来是找你呀,恭喜恭喜,你中奖了。大大的桃花运,真羡慕你,我对你的景仰如”

    “行了,行了,别臭贫了,你的视力我还不知道。”伸手把这一脸谄媚的小子推到一边,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