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有花堪折

作者:雪域倾情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花开堪折最新章节!

    逄妍一口气说了很多,交待完郑廷洲的动向,然后又说了自己今后的打算。.

    只是到这时,她的话头突然打住,眼中留下的只是无限的哀怨。

    屋子里的空气似乎一下子冻住了。

    静默,难言的静默,我不知道怎样开口,是温声相慰,还是冷眼以对?

    好像都不合适,毕竟是她和郑廷洲给我的事业莫大的创伤,我本善良,既不会假惺惺,也做不到落井下石。

    “这是他留给你的!”逄妍低了头半天,终于又开口了。

    语气淡淡,偷偷观察了我的神情许久,她仿佛下了很大决心,才把一封信丢在我面前。

    我没有当着她的面打开,而默默的看着,因为她仿佛还有话要说。

    “是这样的……”

    逄妍放弃了留在[天普]这个伤心之地,适才的谈话中,属于她的股份,将以一个双方都认同的价格转让给了我。

    她心意已定,显然早就做好打算,连授权都已经拟好。我亦不想有任何留难。

    双方没费多少力气就把意向定好,只等几天之后通知财务付款给她。

    做完了这些,她似乎完成任务般深深松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等着她离开了,我坐在桌前,半晌都无法开动脑筋,简直是乱到了极点。

    最后,我的目光落在她丢下的信上,郑廷洲会说什么?心里真是充满好奇。

    信并没有封口,我缓缓打开,不是惯常的打印文本,而是手书,郑廷洲的书法很俊朗:

    逸诚兄弟,允许我这个罪人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抱歉的话就不再说了,无论怎样都无法弥补过错。

    从生活上,我还是以一个大哥的身份说点什么。

    知道你有很多的红颜知己,在此留一点忠告,仅仅以一个兄长的身份。

    要想得到别人的真心,必须也同样付出。如果怀了不可告人的目的,这就称不上爱情了。

    伤人者必创自身,这在大哥的身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为了达到某些目的,我辜负了小妍,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具体什么都不讲给你听了。

    真的付出了,就不必介意世俗的眼光,我自愧没有你这样的福气,能够爱几个人同时又被所爱。但切切记一点,无论何时何地,万万不要逢场作戏。

    我看不起红楼中的某人,但认同他说的一句话,女人是水做的,是用来疼的,即使她们做出了过分的事情,那也是被人所逼。

    我们都是男人,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了,在离开之前,感到最对不起的就是月茹和小妍,我不在的曰子,希望你们能够好好照顾她们。

    ……这是血泪教训,我的眼睛湿润了。尽管郑廷洲可能又走入了另一个极端,但此时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以我一贯的做人原则,还是应该吸收其精华。

    “小宇,你们进来吧。”知道这小两口肯定还在外面。

    桌子上所有的东西都拿给了他们,只是两人关注点不同,看后的表情各不相同。

    曹宇注意力在那两份授权书上,皱着眉一脸的不可理解:“怎么会这样?”

    雨萍更关注的却是那封信,上上下下看了无数遍,之后盯着我狠狠地“夸奖”一句:“大色狼。”

    这就是男人与女之间最大的分别了,说不定郑廷洲还真悟出了什么真谛。

    不理会他们的反应,我又拿出各一份刚拟好的东西:“小宇、雨萍,[天普]以后就全靠你们了。”

    “为什么这样说?”两人同声问道。

    “看完就清楚了。”

    不理会二人坚决的反对,我逼着小两口也在授权书上签了字:除去卞月茹和其他几个小股东的股份,其余百分之六十五全给了曹宇和雨萍。

    “放心,就算以后不在[天普]了,还是会听从你们的任何差遣。”我开着玩笑,语气却从没有过的坚决,“‘肥水不落外人田’嘛,不管要钱还是要人,哥哥绝对不遗余力。有什么好东西也会交到这边做,不过到时就应该给我权利金啦。月茹姐出来后也要靠你们,她会做得很好的。”

    交待好一切,我掉头去了南辰。

    交给曹宇,也许只是对曹伯深情厚谊的一个小小回报,也算完成了一个小心愿。

    等结束这学期的考试,学分应该就够了,只待来年拿到毕业证。

    离开[天普],我心里有一丝不舍,但未来还有更多的事情可做,[逸消药业]的[古愈]很快要投入生产了。

    郑廷洲的事情,给我心灵上带来的打击难以用言语描绘,伏在晨晨温暖的怀抱里,我把一切源源本本地告诉了她。

    此时的晨晨,完全敞开她的胸怀,就象最初相识时的那个大姐姐一样,轻轻地抚慰着我,让我彻底迷失在她浓浓的关爱之中。

    “小诚,一切都过去了,有了这个教训,有了这个前车之鉴,相信以后你会做得更好。”她替我擦去背上的汗水,还不忘了提醒,“只是你惹的女孩子已经不少,以后别再得寸进尺了啊?”

    刚刚下去的汗水又出来了,不过是在额上。何止不少,晨晨、云希、婷婷,已经归心,雪茜也被采摘…恐怕以后还有更多的情债要偿还。

    ******××××××××××××××××××如愿以偿地修够了全部学分,也许是大学生活中最后一次考试了吧。

    我光荣地成为水木大学建校以后首个提前一年完成这项任务的在校学生,以后的时间就属于自己了,唯一的遗憾就是还没能拿到那光荣的毕业证书。

    假期刚刚开始,[古愈]的第一批产品就要下线了!

    雪茜依然懒得见我,祁晨、云希、婷婷却都跑来陪在我的身边,等待着这个时刻的到来。

    就连晓雯也匆匆从学校赶了过来,说是好好为我祝贺。

    作为公司的一分子,谭勇当然在这个队伍里,谭薇这丫头更别提,从我离开学校来到[逸消药业],云希干脆又临时将她“归还”了。

    最大的合作伙伴,[瑞辉制药]的总裁罗辉耀先生不可能不到场,身边当然少不了爱捣乱的小罗颂。

    又过了一年,这个小丫头也快满十八岁了。可怜的丫头,除了身材越来越好,精神上一点也没看出长大的样子。

    跟她相比,雯雯完全是个大姑娘了,尽管两人在一起还忘了不了斗嘴。

    看到有这么多人共同见证“新生命”的诞生,我颇有些志得意满。

    美中不足的是,老爸、老妈无论如何不肯过来,说不愿跟着年轻人搀和。

    无论出于哪方面考虑,最高领导的决定都是万万不可更改的。二老是我的发明者,理论上讲就有至高无上的权利,不针对我已经很不错了。

    喝着庆功酒,隐隐感到缺了点什么,不仅是双亲的缺席,却总是捕捉不到。

    丢下仍在一起兴高采烈地高谈阔论的众人,我默默走到外面,独自一站在一片树荫下。

    这么多年了,这也算是个不小的成功了吧,那么算起来我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搭在肩上:“小诚?”

    “嗯?”我回头,映入眼中的是晨晨那绝美的容颜。

    无声地把玉人拉过靠在怀里。

    她静静地倚我而立,不再象往常那样羞涩:“小诚,你不觉得缺了点什么吗?”

    我的心一跳,抬头相望,晨晨总是与我心意相通的,她也感到不尽完美。

    困惑之时,我的头顶被拍了一下,她的语音还象以往每一次那样轻柔:“好好想想,是不是该考虑着接洋洋回来看看了,再不去,人家可就等成老姑娘了。”

    心豁然亮了,答案原来在这儿啊。许洋,就是那个藏在内心深处的情结啊。

    还是晨晨最懂我的心啊。

    ××××××××雪域倾情的新作《花开杏林》已经开始上传,请各位好友鼎力支持,也许双线作战更能激发老雪的斗志也说不定呢(该段在正文字数之外)******遥远的英伦三岛,机场里的人群熙熙攘攘,陌生的国度,却寻不到哪怕一个旧时相识。

    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不免产生了一丝陌生的感觉,急于在人群中搜寻熟悉的影子。

    飞机上,映现在脑海的都跟许洋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无尽的回忆,让我更加渴望着尽快见到她。

    往事如此清晰,从第一次在省城偶遇,到后来的每一次相聚,直到分别前的那刻…大厅里满是搂在一起的情侣,旁若无人的热烈亲吻,异域风情果然不同啊,实让我数千年的古文化感到汗颜。

    焦急的等待中,不免产生了一丝惶恐:物过境迁,玉人是否依旧?芳心是否依然?

    “傻小子,看什么呢,大老远跑来就为了站这儿看别人亲热,是不是过分了点?本小姐几年没回,难道你们那块连国外的电视剧也被禁了?”

    心顿时豁然开朗,只有洋洋才是这副德兴。

    不管过去多少年,我依然能听出她的声音,哪怕海水不小心被抽干。

    回头,果然看到了梦萦魂牵的小圆脸,仍然毫无改变的灿烂。

    明亮而又大得出奇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小巧的嘴巴,两个甜甜的小酒窝,似乎盛满了醉人的美酒。

    还是那样短短的头发,极显身材的穿着,只要会呼吸,我就永生不会忘记。

    陌生的世界在我眼中消失了,只有迷人的洋洋,如春花般盛开在眼前。

    再没了丝毫停留,动情地抱紧了我的大美女,毫不迟疑地吻上了那动人的红唇。

    她也没有片刻犹豫,如愿以偿给予了热烈的回应,只是吻技显得有些生疏,牙齿居然撞得我嘴唇生疼。

    好不容易等她技术有所起色,唇分:“诚子,走吧,有人偷看。”

    想不到她还顾虑这么多,真是大出意料之外,看来留洋生涯并没有改变她,还是外表张扬,内里收敛。

    但相思的渴望足以抵消这些,直到回了她的住处,我们都把身体贴在一起没有分开。

    洋洋悄悄在我耳畔道:“诚子,你比过去色多了噢,是不是妹妹们惯的?”

    点头,这个时刻,她说的什么已经听不到心里去了,也不重要了,只知道尽心享受这份难得的重逢。

    两年了,她的姓情一点都没变,容貌也依旧那么俏丽可人。

    本来是面对面拥坐在一直,听她这样一说,莫名的火突然从心底里升腾。

    如此亲密的接触,她不可能留意不到我身体的变化,脸居然难得地一红,旋即装做毫无察觉:“诚子,愿不愿意象当年那样帮我按摩按摩?”

    我无言的点头,手在她挺拔滑润的肩颈上移动,意识仿佛停顿,依稀回到了初入大学的时分。

    触手的温润可爱,让我心荡不已,一不小心,手就沿着她的衣领钻了进去。

    洋洋先是笑着抗拒,几经周折之后,我的坏手突然触到了一团柔软,一瞬间柔美的女体猛地绷紧了。

    艳丽的面孔泛起红潮,我附下身,就想吻下去,手机就在此时不识趣地发出一声响,是短信息的通知。

    心神俱乱的洋洋趁机手忙脚乱地推开我:“快看吧,别淘气,不定有重要的事情呢。”

    有点扫兴地掏出手机,见信息还挺长一篇,又是小雯发来,想必有事,这才打点起精神:

    “诚哥哥,跟你说一个秘密,晨姐姐今天不舒服,早上起来突然跑到卫生间呕吐了,饭都吃不下去。

    让她去看医生也不干,还说自己是医生心里有数,完全能应付得了,不用那么麻烦。

    还不让跟人说,我怀疑她生重病了……诚哥哥,你有时间问一下,不过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的,否则一定有人家受的的。”

    洋洋也自然地把脑袋回过来靠在我肩上,陪同我查看了短信内容,先是狠狠地吃了一惊:“呀,我得赶紧准备了,晨晨这家伙最不喜欢给人添堵了。”

    她说完之后就陷入思考中,突然又道:“莫非…?”

    话没有说完,洋洋在我宽阔的背上狠掐一把,突然回身把我压倒在沙发上,仿佛发狠地道:“好啊,这个臭晨晨,什么事儿都跑到我前面了。”

    想不到这次居然是域某人被推倒了,但却毫不感到意外,因为洋洋下面的话已经做了很好的注解:“死诚诚,有错杀无放过,无论是真是假,这次说啥也不能再落臭晨晨的后头了。”

    双手徜徉在洋洋醉人的娇躯上,滑腻的感觉沁入心脾,心底彻底被无边的感动填满,上天对我何等的眷顾啊!

    视线越过了洋洋光滑的后背,我的眼里仍然充满了脉脉温情。

    “洋洋,跟我回家吧?”许久之后,温柔地为许洋擦去背上渗出的细细水珠,我轻声询问。

    “再说吧,人家还没定下来呢,看你以后的表现再说啦。”许洋俏声娇笑,充满了无言的妩媚。

    ××××××××××××××××××××××××ד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无空折枝。”

    这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古诗在心里油然冒出:上苍总是青睐那些知道感恩和享受快乐的人。

    懂得把握机遇,总是会得到更多,未来的世界,相信会有更多的好运相随。

    所有爱我和我爱的人,都将会幸福快乐到永远!

    〖全书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