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坐山观虎斗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京城到烟台接近一千公里,虽然同样也属于北方的圈子,但是和一块牌匾掉下来就能够砸死好几个处级干部、私底下鱼龙混杂的京城比起来,底蕴方面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不过却不代表在这离权利中心不近,也不远的小地方就没几个能够搬得上台面的人物。

    就好比眼前这家酒吧的幕后老板,也算得上是一个手眼通天,黑白两道通吃的主,据说还有一点京城那般不小的背景,要不然也不敢当着二娃、野猫这群烟台地下小皇帝的面去给孙家通风报信了。

    都说大隐隐于市,烟台虽然无法和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杭州比,但是也的的确确的住了几个剁一跺脚也能够造成一场不小地震的那中从京城退下来的大人物,老一辈虽然开始低调内敛,甚至足不出户,但是小一辈的却没有那么温顺,大多都是仗着父辈的蒙阴,在家听话乖巧,出来飞扬跋扈。

    看到酒吧里面三教九流的人物越来越多,一些胆子小的泡吧一族,早已经带着他的狐朋狗友悄然离开,今天的这一幕,铁定会被他们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一番,至于最终他们会在这一个注定让男人热血沸腾的故事里面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就得看他们故事编造的能力了。

    至于一些胆子稍微大一点的泡吧族,则是三五成群的躲在酒吧的角落里面,小声议论着烟台地头蛇和南方过江猛龙最后的胜负。

    看到方伟峰一步步向烟台地头蛇陈瘸子走过去,周围那些嘈杂的声音顿时都消退下去,一个个都想要看一看,这个一出现在烟台,就将整个烟台搅动得天翻地覆的南方第一大少,又会玩出多么惊艳的一幕。

    至于已经退到了沙发旁边的林野熊,手里依旧握着那把已经夺走了两条人命的砍刀,全身肌肉紧绷,如同一头下山猛虎一般的蓄势待发,没有人怀疑,只要陈瘸子后面的人稍微有点异动,这头只是站出来就能够给人一种巨大压迫感的男人瞬间就会爆发出来。

    至于一如既往站在原来位置上的韩烟,虽然没有像林野熊这般,全身肌肉紧绷,身子微微弓起,但是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妖刀村正’的刀柄上,清楚韩烟那变态武力值的林野熊相信,如果单轮速度,就算是十个自己也未必能够和一个手持‘妖刀村正’的韩烟媲美,虽然他的手里面也沾染过不少敌人的鲜血,但是和韩烟这种专门为了杀戮而存在的杀人机器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气氛紧张。

    “继续?”方伟峰笑望着陈瘸子问道。

    陈瘸子微微一愣,估计压根就没想到方伟峰上来就是挑衅味十足的‘继续’这两个字。

    真说起来,没有上过一天学,读过一天书,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陈瘸子,也算是在大风大浪里面闯荡过,而且还博了一份不菲的产业。

    这一辈子无论是在关东做响马,还是跑到九爷的手底下当第一打手,像那种才华横溢、天赋异禀的人物也见过不少,就算是到了这烟台,也见过几个能够和当初足以被成为华夏教父的九爷媲美的青年才俊,甚至有几个比起当年的九爷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可惜差了两份运道,又是生在了这个和平年代,否则真成长起来,比起当初那个令整个北方不少人物都是谈虎色变的九爷也绝对不妨多让。

    只不过,却没有一个能够和眼前这个南方蹦达出来的过江猛龙比拟的存在。

    不等陈瘸子开口,一个站在他背后,匪气十足的壮汉直接走出来,手里不断摇晃着一把砍刀,满脸讥讽的笑道:“你他妈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和陈爷说话……”

    话音落下。

    站在最后面的韩烟,已经瞬间拔出手里面的‘妖刀村正’。

    脸上始终挂着一丝笑容的方伟峰,却是瞬间出手,直接掐住大汉的脖子,后者也没有想到,看起来病怏怏一般的方伟峰会有这么恐怖的战斗力。

    瞳孔一阵收缩。

    想要躲避,却已经太晚了,方伟峰的手直接掐在了他的脖子上。

    “咔嚓!”

    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声响让周围不少人都有一种背脊发凉的感觉,看到大汉已经不甘心的垂下了手,方伟峰才如同丢掉一条死狗一般的将陈瘸子的这个手下丢了出去。

    拿出曼珠沙华当初给他的那一条‘英国皇室’的手绢,擦了擦自己的手,顺势就将这条拿出去,价值绝对不菲的手绢丢了出去,也幸好当初曼珠沙华来的时候就给他带了不少这种纯手工的手绢,要不然,就算是再如何的财大气粗,也绝对经不起方伟峰如此的挥霍。

    方伟峰没有再看地上的尸体,而是依旧保持着一张优雅的笑容,望着陈瘸子道:“那个叫孙殿英的,死了也就死了,当初一个老人说过,混道上的人,基本上没有一个能得善终的,今天这趟浑水,最好还是不要趟的好,当初九爷手底下的人,死的死,散的散,现在还屹立不倒的估计除了你之外再没有其他人了,在烟台这边创了这么大一份基业,不容易,要是一不小心被牵连进来,弄得一个晚节不保,这一辈子就真活到狗身上了,孙家的人想要报仇,你让他们来找我,我就在这里等着,一步不走。”

    嚣张。

    在场不少人都听说过方伟峰的名头,毕竟,无论是徐龙象、徐凤辇兄弟,还是河南郑王爷的事情都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只不过大多人听完都只是一笑置之。

    毕竟,一个南方蹦达出来的大少,跑到北方来横行无忌,还将不少背景滔天的大少都踩下去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扯犊子的天方夜谭。

    此刻,一群人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这个南方第一大少的嚣张跋扈,不要说,本身就在陈瘸子的地盘上,就算是偌大的一个北方,敢这样对陈瘸子说话的人,恐怕也是屈指可数。

    此刻的陈瘸子,早已经是一脸铁青,眼中满是杀意的望着方伟峰,就在他准备出手解决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时,一直站在后面的韩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出现在了方伟峰身旁,一把‘妖刀村正’已经出窍,身上散发出冰冷刺骨的气息,陈瘸子微微一愣。

    特别是站在他身旁的那个阴柔男人,也同时迈出一步,半边身子都挡在了陈瘸子前面,眼神里面没敢有半点的懈怠。

    方伟峰也不再理会陈瘸子,而是对着周围那些涌进酒吧里面的人,漫不经心的道:“想杀青龙,要我方伟峰的命,就把你们背后的主子全部叫出来,我等他们。”

    狂妄。

    一个个都傻眼了。

    没有想到,方伟峰才招惹完陈瘸子这么一号人物,马上又将矛头指向了他们,一个个都窃窃私语的讨论起来,甚至好几个势力的人已经掏出身上的电话开始打了,站在陈治国身旁的一个小警察,也是一脸咋舌的道:“头,这人还真不是一般牛逼。”

    陈治国点了点头,脸上神色也有一些复杂的望着方伟峰。

    前面方伟峰那一句让孙家人过来的话,他也是听得一清二楚,做了十几年刑警的他,对于一个人到底是装腔作势,还是有恃无恐这一点还是分得清楚的,心底甚至隐隐有些后悔,要是自己早一点像二娃他们一般的依附在这个男人身边,一旦等今天的事情结束,恐怕自己也能够真正的飞黄腾达,而不至于再匍匐在孙殿英外公那个家族的脚底下看人脸色了。

    只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而陈治国也很清楚自己的秉性,虽然不属于那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敢上赌桌的赌徒,哪怕是在体制里面混迹了这么多年,也没敢豪赌一次,就连站队都没有去变过,所以,即便是有一点能力,但是做到今天,一个公安局的局长位置算是顶天了,入常,这一点,他陈治国甚至连想都没敢想。

    看到方伟峰带着韩烟一步步的回到沙发上,陈瘸子也没拦着,倒是站在他身旁的那个阴柔男人,深深望了方伟峰的背影一眼,才对着陈瘸子道:“陈爷,要不要让兄弟们动手?我拖住那个女人,老七,老八和老十九,拖住那个林家的人,至于这个方伟峰,如果是传闻当中巅峰的实力,估计我们这一次真得认栽,不过,据说他伤在了洪门的手里面,现在实力大不如前,动起手来我们的胜算不少,顶多就是折损一点人手,还是能够拿下,给孙少爷报仇的。”

    听完阴柔男人的话,陈瘸子眯着眼笑了笑道:“不急。”

    “不急?”

    阴柔男人这一次彻底的呆滞住了,他跟随陈瘸子的年头也不算短了,对于陈瘸子的性格不说是百分之一白的了解,最起码也了解七八分,他知道,陈瘸子绝对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就算是这些年一直在韬光养晦的修身养性。

    但是,今天这种事如果搁在以前,不用自己问,陈瘸子都已经动手了,老骥伏枥,这句话在阴柔男人看来,用来形容陈瘸子也丝毫不为过,虽然陈瘸子已经上了年纪,很多人甚至都没有看到过他出手,但是,阴柔男人却知道,现在的陈瘸子,实力未必能够和当年比拟,但是,要将他当成一个普通的老人来对待,最后你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现在名义上也算是陈瘸子手底下的第一高手。

    但是,心底也很清楚,自己的实力不弱,从小就是练家子的,再加上根骨也不差,但是对于这个已经很多年没有动手的陈瘸子,却是忌惮十分。

    “痛打落水狗,总比让别人看我的戏好玩,不是?”陈瘸子笑了笑,带着他的人直接走到一旁,找了一张椅子就坐了下来。

    这一次过来的势力不少,林林总总的算下来也有十几个,其中一小部分已经开始打电话了,还有一部分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出手将这个功劳拿下来,谁都清楚,要杀方伟峰是冒险,但是,如果真能够将方伟峰斩杀掉,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功劳,当然,杀了方伟峰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就不是他们这个层面的人能够考虑的事情了,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就看到一群气势汹汹的人闯了进来,直接来到方伟峰和韩烟的身前,沉声道:“少主,首领。”

    看到这一群人的时候,周围所有人都是一愣。

    显然。

    对于方伟峰手底下轮回三部的‘天怒’,在场的人更加不会陌生。

    坐在椅子上,在一群人里面算是资格最老的陈瘸子,在看到这些杀气腾腾的天怒成员的时候,眼皮也是微微一颤,显然,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韩烟手底下的这一群天怒的成员,没有一个简单。

    “小芳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方伟峰整个人也是一愣,随即,嘴角微微往上开始翘出了一个明显笑意的弧度。

    一个老熟人。

    当初方伟峰在杭州的室友,范新华。

    只见带着不少人的范新华一边挤过人群一边叫嚷道:“都让让,又不是菜市场,都挤在这里干嘛?都他妈让他……”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