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残废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一群坐镇一方,这一辈子不知道沾染过多少人命鲜血的枭雄魁首,没有因为徐龙象这几天好吃好喝的招待而蹦踧出来给他强出头,反而都很有默契的选择了冷眼旁观。

    即便是号称‘内蒙古单挑之王’的孙老虎,此刻也只是低着头微微抿了一口五十年纯酿的‘飞天茅台’,嘴角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饶有兴致的望着这个最新在黑暗世界崛起的新贵人物,当年就敢一个人一把刀杀进东北三省,愣是砍翻了十几个帮会的大小头目的孙老虎,这一辈子真要说到打架杀人,还真没怕过谁。

    而是坐到他们今天这个位置的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会首先将自己的利益考虑到其中。

    不见兔子不撒鹰差不多就是这个理。

    真要一腔热血厮混到现在,恐怕早死在了那肖江后浪推前浪的青年才俊手里面了,哪怕是强悍如孙老虎,也不敢说自己真的天下无敌,书没读过几天,历史演义到是听过不少,里面的主要人物没能记住几个,倒是记得了一点,那就是大多数睥睨天下,不可一世的霸王,枭雄,最后都是死在一些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手里的,这一点,差不多算是孙老虎活了四十几年,其中二十年将这个听多了演义得来的感悟当成了他人生的第一信条。

    “洪门!”脸上神情还带着几分扭曲的徐凤撵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方伟峰,沉声道。

    “洪门?”

    这一次不光是方伟峰呆滞住了,就连周围那些不可一世的枭雄人物,一个个脸上都满是震撼的神色。

    虽然他们都是坐镇一方的大人物,甚至野心未必比被他们当成初生牛犊的方伟峰要少,但是却都知道,洪门绝对是华夏黑道之中的一个庞然大物。

    一个他们无法撼动的存在。

    一个个再次望向方伟峰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怜悯。

    显然,方伟峰敢在这里出手打断徐家兄弟的两条腿,在他们看来那是方伟峰仗着自己的背景,只要不伤了徐家兄弟的小命,就算是徐家背后那个老爷子,也拿他没有半点办法。

    但是,这个洪门。

    看到方伟峰微微眯起眼睛,徐凤撵咬了咬牙道:“我只知道动手的是北洪门的人,至于是什么原因,别问我,我不是洪门的人,我也不清楚,信不信由你。”

    听完徐凤撵的话,方伟峰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就带着董涛一群人离开了这里。

    所有人都望了一眼徐龙象那副凄惨的模样,倒也没有马后炮的走上去安慰几句,对方伟峰骂上几句不知好歹,一个个都只是淡淡的给徐凤撵兄弟点了点头,直接带着他们的人离开了这里,而地上,只剩下云南大毒枭那么孤零零的一具尸体、

    徐凤撵这才走上去,将伤势颇重的徐龙象搀扶起来。

    周围那些徐凤撵养的狗腿子,这才赶紧冲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徐龙象抬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徐龙象的第一狗腿子李文杰还瘫软在门口,一张脸上满是煞白,被人称为徐疯狗,这些年在北方没有少咬过厩这个圈子里面大少的徐凤撵,只是抬起头默默的望了一眼李文杰,直接就走了出去。

    原本还想要求饶的李文杰,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就看到,其中一个徐龙象的保镖,直接拔出一把匕首,对着李文杰的心脏就插了上去。

    下手很重。

    没有给李文杰留一丝的余地。

    临死,眼神里面流露着和云南大毒枭眼中差不多一样的不甘。

    年轻的时候,他们或许都是不怕死的往上面冲。

    当他们真正冲到最上面的时候,一个个才发现,死亡真的很可怕,甚至都不明白自己年轻时候的那些勇气是怎么来的。

    医院。

    徐龙象穿着才服坐在轮椅上。

    而徐凤撵则是一脸复杂的站在他的身后。

    就算是徐凤撵也没有想到,方伟峰出手会那么重。

    徐龙象身上的肋骨已经接好了,但是两条腿却是废了,粉碎性骨折,而且是真正的粉碎性,想要重新站起来,除非两只脚都装上假肢,要不然,只能够一辈子坐在轮椅上面了。

    或许是猜测到徐凤撵所思所想的徐龙象,眺望着医院外面的蓝天白云,淡淡的道:“凤撵,给我一支烟。”

    后者没有犹豫,直接将他身上那一包军区特供掏了出来,递了一支给徐龙象,然后再亲自给他点燃,犹豫了片刻才咬着牙道:“龙象,我看还是给爷爷打一个电话吧!出了这么大的事,没理由不通知他老人家一声,我感觉洪门这一次是真踩到了他的底线,一个苏菲住在医院,一个青龙下落不明,一个小六子生死不知的,他整个人都变成疯子了,我们想要报复回来,除非等洪门把他踩到不能动弹,要不然,这仇只靠我们两个人,估计很难……”

    不等徐凤撵说完。

    嘴里面叼着一支军区特供的徐龙象,微微摇了摇头,脸上始终带着一丝轻松惬意笑容的道:“你不是不知道老爷子的脾气。”

    “可是……”

    徐龙象微微笑了笑,继续道:“真让老爷子知道了,没准真会带着他手里面的那些兵痞过来,直接去找董老爷子要人,真闹腾到这一步,对我们徐家来说是百害而无一利,得不偿失,而方伟峰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了不起,今天孙老虎,瘸子老佛爷他们没有出手,不代表他们就惧怕了方伟峰,也不代表他们一直会不出手……”

    “他们会出手?”

    显然,徐凤撵对于孙老虎他们,现在也是颇有怨言,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道:“最后的结果,方伟峰还是知道了,背后阴他的人是洪门,你干嘛不早一点说出来,这样也就不用遭罪了。”

    徐凤撵一直都想要弄明白这件事,现在才终于问了出来。

    “遭罪?”

    徐龙象摇了摇头,微微笑着道:“这种事,我不遭罪,又或者是你不说,都达不到我的目的。”

    听完徐龙象的话,徐凤撵整个人也是一颤,马上就明白了徐龙象这样做的意义,望着徐龙象的眼神,变得更加复杂起来,最后,满脸苦涩的道:“你这又是何必呢?”

    “我在国外呆了这么几年,也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徐凤撵一脸不解的望着徐龙象。

    “这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而不是一个人命如草芥的世界,所以,走得越高我们就越是危险,因为我们比一般人活得更加滋润,需要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大,想要好好的活着,就必须要不断的将别人踩下去。”

    这段话,徐凤撵不懂,是真不懂。

    就如从十二岁开始,他就看不懂徐龙象一样。

    这也是他心甘情愿当徐龙象马前卒的其中一个原因,徐凤撵也很清楚自己的本事,除了体格强一点,手段狠辣一点,再加上背景也不弱之外,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就连一个徐疯狗的绰号,如果不是徐龙象,他也博不下来,不懂的东西,他也习惯性的没有去寻根究底的打破沙锅问到底,而是推着徐龙象的轮椅道:“要不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将烟头丢下去的徐龙象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徐凤撵就推着徐龙象走了出去,来到医院草坪上的时候,才眯着眼道:“龙象,这一次的事就这样算了?”

    “我说算了,你甘心?”

    “不甘心。”徐凤撵咬了咬牙。

    沉默了片刻才冷声道:“虽然我承认,他算得上是一号人物,无论是武力值还是智力值,差不多都属于无双的那种人,如果只是我徐凤撵一个人,就算我使出浑身解数也玩不过他,就算是加上一个龙象你,我们也没有多大的赢面,不过,这么多年以前,我徐凤撵还真没被谁这样踩过,他是第一个,我记得你十二岁哪年的时候给我说过一句话,只要是胯下带把的爷们,在哪里跌倒了,就要在哪里爬起来,这话我一刻都没忘过,我今天在他那里跌倒的,就一定要在他这里爬起来。”

    听完徐凤撵的话,徐龙象微微错愕,随即点了点头,笑着道:“马上就到龙榜排列的时间了吧!”

    “龙榜?”

    听到‘龙榜’两个字的时候,徐凤撵嘴角也是一阵抽搐,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也不知道这个榜到底是哪个老不死的鼓捣出来的,这一次估计我也会落榜吧!”

    听完徐凤撵的话,徐龙象微微笑了笑道:“是谁整出来的,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这一次的龙榜比起往年还要精彩很多。”

    “为什么?”

    徐龙象笑着摇了摇头,没有给徐凤撵坚持,而是重新在徐凤撵那里拿了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气,笑着道:“要不然,你以为我的面子真有那么大,真能够让孙老虎,瘸子他们不远千里的赶过来?”

    听完徐龙象的点拨,徐凤撵整个人都是一愣,随即一脸错愕的道:“你是说,这一次他们都是为了龙榜来的?”

    “其他人是不是我不知道,不过,瘸子和孙老虎前几次都来过了,只可惜,没能在厩这边鼓捣出太大的动静,当初甚至被冯家的那个人给压了下去,所以才一直都没能上榜,这一次,有了一个方伟峰珠玉在前,他们又怎么会甘于寂寞?”徐龙象一脸自信的笑起来。

    后面的话,不用徐龙象说,徐凤撵差不多也能够想到一个大概,眯着眼笑道:“要是大家都争起来,这一次可就热闹得多了,只是不知道有多少衙内大少的,这一次会被活活的踩死。”

    “……”

    方伟峰一群人走出徐凤撵的别墅,直接上了董涛那辆奥迪a6l,才将车子启动了的董涛,一脸担忧的望着方伟峰道:“老大,这事是洪门那群杂碎鼓捣出来的,我看还是给老爷子说一声吧!”

    “不用了。”方伟峰摇了摇头。

    董涛欲言又止。

    本身就是厩人,再加上这两年一直在厩这边培养自己的党羽,自然清楚这个洪门的恐怖,虽然说,以前那个庞然大物,此刻已经分裂成了四个洪门,但是,在厩这边稍微有一点身份地位的人都知道,就算是洪门已经分裂了,但是,同样也是同气连枝,一家有难,另外的几家都会出手帮忙,如果是以前的方伟峰,董涛还不至于这么担心。

    但是现在,方伟峰的家底,差不多都已经被洪门给掏光了。

    “老大,和洪门的硬碰硬有些不理智啊!”黄敬明也苦涩的道。

    坐在另外一边的杨忠诚,却是一脸炙热的望着方伟峰道:“老大,不管咋地,你得把我给带上,这一次就算是赖着你我也不走了。”

    听完杨忠诚的话,黄敬明也是哭笑不得。

    都在劝方伟峰不要以卵击石的去找洪门的麻烦,偏偏这个杨忠诚还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和方伟峰一起去。

    一个洪门真有那么容易对付,就不会是让整个华夏,甚至是日本,美国的那些黑道人物都闻风丧胆的存在了。

    将嘴里的烟丢出去,望了一眼外面的蓝天白云,淡淡的道:“好了,我们回去吧!”

    听完方伟峰的话,黄敬明和董涛都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脸上都满是无奈的神情。

    两人都清楚方伟峰的性格,徐家,董家这些老爷子都是护犊子出了名的,而方伟峰虽然不像两家老爷子那般的护犊子,那是因为,没有挑战到他的底线,他也可以温吞吞的玩,一旦挑战到他的底线,恐怕就算是两家老爷子,也比不上一个方伟峰护犊子了。

    而这一次,洪门无疑是挑战到了方伟峰的底线。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