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祭天大典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锣鼓齐鸣!

    清晨的八歧岛还带着丝丝凉意,海风吹拂在身上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特别是周围的空气更有一种在大城市里面闻不到的清香,只可惜中间夹杂了一些令人不太舒服的鱼腥味,不过,听到海浪拍打岸边礁石的声音倒也是一种享受。

    一大早,所有八歧山的第四代弟子就分别来到各个阁楼,方伟峰一群人所在的星辰阁也来了十几个八歧山的第四代弟子,其中一个长相看上去普普通通的青年,走到方伟峰的面前,道:“方少,今天是我们八歧山的祭天大典,现在家主让我们来通知各位,现在就可以去我们八歧山的封神台观礼了。”

    “恩!”方伟峰点了点头道:“好。”

    收拾妥当,一群人直接跟着八歧山的人走向最顶上的封神台,虽然前面几天就已经接到了八歧山的邀请,不过,方伟峰对着八歧山的祭天大典还真不是很熟悉,看到身旁的江户川沧海走了过来,递了一支烟过去,点燃自己嘴上的烟,他也知道,在有的事情上面,江户川沧海的阅历根本就不是沧海粟月能够比拟的,深吸了一口,让烟雾进入到肺里面再吐出来,望着江户川沧海道:“这八歧山的祭天大典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不太清楚。”

    江户川沧海摇了摇头道:“我们日本的武世界虽然都知道八歧山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但是却很少有人能够上到这八歧山来,就算是山口组的藤原九雄,恐怕也没有来过这八歧山,更不要说这八歧山的祭天大典了,只不过,我们都知道八歧山每年都会搞这么一出祭天大典,至于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没有人知道了。”

    说完,江户川沧海才注意到,越往山顶走,这里的人就越多,仿佛各方的势力都汇聚在了这里,而不少人都流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

    看到这些人的神色,江户川沧海心底也是一阵苦涩。

    他也没有想到,这个方伟峰竟然树立了那么多的敌人,光是日本,恐怕整个武道界的人都已经将方伟峰当成了敌人了,一个山口组,一个天皇一族,一个八歧山,这差不多算是日本现在最为庞大的三股势力了,如果不是身边还有赤军这么一个盟友在,江户川沧海根本不能够想象,方伟峰到了这里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简直就是将几只羔羊全部都丢到了一个狼群里面。

    想到那些海盗的事情,江户川沧海嘴角才露出了一丝笑意的道:“方少,海盗那边已经平定了。”

    “哦?”方伟峰回过头笑了笑。

    江户川沧海知道,这是方伟峰在等待着自己的回答,斟酌了一下词语才开口道:“表面上是七宝在掌控,其实是我们望月守云家族的人在幕后操控,开始还有一些海盗想要自立为王,不过,我们拥有他们急需要的渠道,大部分海盗都愿意跟随我们,毕竟没有哪一个海盗愿意自己拿命抢来的东西只能够烂在自己的手里面,而那些想要自立为王的海盗在昨天晚上也全部都被清理掉了,七宝也坐稳了那个位置,我们也在和方少的人取得了联系。”

    “有没有查出原本停在港口外面的那些船去了哪里?”方伟峰沉声问道。

    “恩!”

    江户川沧海点了点头道:“这里附近有几十个岛屿,全部都是八歧山的地盘,昨天江南派人过来的时候发现了,我们的那些邮轮,全部都停靠在了另外一个港口,距离这里只有三十多海里,如果是平常,我们站在这里都能够看到那个岛屿,只不过现在,这里常年都是被浓雾给笼罩,所以看不到那个岛屿而已,我也让江南带着一些海盗埋伏在了周围,如果有什么其他的举动,马上就会带人过来接应我们,江南那边还汇报了一个消息,不光是我们的人,他在隐藏起来的时候也发现,还有不少的势力都隐藏在了外面。”

    听完江户川沧海的话,方伟峰也是微微一愣,随即笑着点了点头。

    封神台。

    在山顶开阔出来了一个巨大的石台,周围雕刻了许多栩栩如生的野兽,饕鷆,鲲鹏,庞大无比的乌贼,黑色的蛟龙,一个巨大的石台周围足足有十二个这样的怪物,每一个都最起码有十几米高,看上去有些残旧了,想来每一尊怪兽的年限恐怕都不近了。

    在石台的正上方则是一个长了四只手,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蛇的怪兽,方伟峰虽然不太了解日本,但是也知道,这就是被不少日本人都信奉的八歧大蛇,只不过在日本,不少传闻都是这八歧大蛇是一种凶兽,但是也有一些极端的人在信奉这东西,而在八歧山被当成信奉的神兽也没有什么好值得大惊小怪了,毕竟这里的名字都叫八歧山。

    一个老者,带着几十个八歧山的主要成员早已经站在八歧大蛇的下面。

    看到那个老人的时候,江户川沧海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对着方伟峰低声道:“方少,那个人就是八歧一族的族长叶隐凌风,在我们日本的武道上面被称为十大高手里面排名第二个强者,实力仅次于排名第一的大阴阳师安培镜明,实力不容小觑,而在八歧山这里,算上资格最老的叶隐凌风,就剩下四代人,而他身后那些都是第二代的八歧山成员,至于周围把守的那些全部都是第三代成员,至于下去叫我们的全部都是八歧山现在的第四代成员。”

    “第一代?这怎么算的?”方伟峰一脸诧异的望着江户川沧海问道。

    江户川沧海微微笑了笑道:“其实很简单,如果第一代的叶隐凌风死了的话,那么剩下的那些第二代成员就会变成第一代成员,所以,在八歧山这里,基本上最多就只有五代成员,而没有按照一开始一代一代的计算下去,和其他的家族不一样,估计也是因为他们八歧一族的人都信奉八歧大蛇的缘故吧,有的东西在我们日本人眼里都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他们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在第二代的八歧一族里面,都有好几个的天忍境界的高手。”

    听完江户川沧海的话,方伟峰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显然,天忍境界的高手,就算是他也不敢小视,这绝对已经算得上是这个世界的巅峰实力了,当然,比起华夏陈道凌,埃及太阳王这些真正的高手来说,还欠缺一叙候,毕竟,陈道凌,太阳王这些人可以说是已经超越了天忍境界的高手,想到日本第一人的大阴阳师安培镜明,方伟峰直接问道:“早就听说你们日本的第一人安培镜明是一个高手,没有来?”

    “没有。”江户川沧海摇了摇头道:“这个安培镜明一直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存在,就算是我们日本大多数的人也走只是听过他的传说,而没有看到过他的真人,八歧山的底蕴虽然不差,但是想要请动安培镜明还不可能,传闻,安培境明在神榜上面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而这个叶隐凌风虽然在日本实力仅次于安培境明,但是真要打起来,恐怕就算是十个叶隐凌风都不是安培镜明的对手。”

    方伟峰点了点头,眯着眼望着八歧山的一群人。

    不光是方伟峰,剩下不少人的视线都落到了叶隐凌风的身上,显然,昨天的邮轮消失也给不少人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只不过,昨天那样的情况,他们甚至连八歧山的主殿都上不去,更不要说在这里折腾出什么浪花了。

    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武士刀的日本男人,直接往前站了一步,望着对面的叶隐凌风道:“叶隐凌风,昨天我们发现我们来的时候的邮轮全部都没有在港口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你是想要将我们所有人全部都困死在你这里?”

    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少人甚至还不知道自己邮轮出事,听完这个日本武士的话,所有人都沸腾起来,而站在对面的叶隐凌风似乎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微微笑了笑道:“你是七星魔刀门的门主?”

    “恩!”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还有一些生硬。

    看到叶隐凌风开口,不少人此刻都安静下来,想要听一听叶隐凌风有什么解释,而叶隐凌风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道:“因为这一次我们八歧山还是第一次让大家来观礼我们八歧一族的祭天大典,而我们八歧一族有我们八歧一族的规矩,那就是祭天大典开始之后,就不允许任何人私自离开,这样会影响到我们的祭天大典,我相信,任何人都不愿意承担这一个责任吧!所以,我让人暂时将各位的船开到了隔壁的岛屿,等祭天大典一结束,马上就会将各位的邮轮全部都开回来。”

    听完叶隐凌风的话,不少人都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人直接开口道:“叶隐凌风,你无端端的让我们来参加你们八歧山的祭天大典,到底是什么用意?”

    听完这个女人的话,原本还有些嘈杂的人群都安静了下来,而站在方伟峰身旁的江户川沧海眉头微皱的道:“看样子,我们日本不少的势力都不是心甘情愿的来的八歧山。”说完眉头皱得更紧的道:“也不错,八歧山对于这些势力来说,太庞大了一点,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更何况还有一个山口组和一个天皇一族的人都过来了,其他人更担心自己忤逆了八歧山的意思,然后被八歧山毁灭了,山口组,赤军这些实力还不用担心,但是,他们那些势力根本就承受不住八歧山的怒火,毕竟,八歧山这里住了一个日本十大高手当中排名第二个人物。”

    听完江户川沧海的话,方伟峰的眼睛也微微眯了起来道:“看样子,今天的游戏越来越有乐趣了。”

    江户川沧海却是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叶隐凌风扫了一眼其他人,淡淡的道:“我相信各位都知道,我们八歧一族每一年的祭天大典都是为了祈福,这些年我们日本武道界一直都遭受到了重创,再怎么说,我们八歧山也算得上是日本的一份子,日本武道界受到重创,我们八歧山怎么也要站出来,为整个日本武道界祈福嘛!”说完身后的一个老者在叶隐凌风的耳边说了几句之后,叶隐凌风微微点了点头道:“好了,各位都下去坐着吧,我们八歧一族的祭天大典的时辰到了,有什么话,等祭天大典结束之后再说。”

    听完叶隐凌风的话,所有还有不少人带着狐疑的态度,但是看到叶隐凌风已经走了回去,现在已经是八歧山的祭天大典了,倒也没有人再蹦踧出来闹事。

    这里毕竟是八歧山的地盘,任何人都知道,在这里闹事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而方伟峰一群人也来到了提前准备好的位置,站在他身旁的沧海粟月皱着眉头道:“少主,你相信叶隐凌风说的,这祭天大典真的是为了日本武道界祈福?”

    “祈福?”

    方伟峰嘴角微微往上翘出了一个诡异的弧度笑道:“你信么?”

    “不信。”沧海粟月老老实实的摇了摇头。

    方伟峰笑了笑道:“真要是为了日本武道界祈福,怎么会把那些外国人和我们都请上来,难道还顺道给我们这些外人也来一次祈福?”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