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大棋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侯府商女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第178章、大棋

    京城不小,也不大。

    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传得流言蜚语满天飞,何况论是徐凤撵,还是方伟峰,董涛都算是京城这个圈子里面的上层人物。

    提到徐疯狗这几个人,恐怕整个京城圈子都没有一个不知道的,结合徐凤撵以往那些风光的事迹,一个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衙内大少,都纷纷开始猜测起,这个徐凤撵的报复会来得多么的猛烈,方伟峰那条过江猛龙是不是能够承受得住徐凤撵的疯狂报复,却没有想到,三天时间过去了,徐凤撵虽然还逗留在京城,但是却没有一点报复的征兆。

    这倒让不少人都大跌眼镜,纷纷猜测是不是徐凤撵被方伟峰那条过江猛龙给吓破了胆。

    京城的俱乐部不少。

    光是上的去台面,背景勉强也能够用滔天来形容的就有好几家。

    徐凤撵带着才回国没有几天的眼镜男来到四大俱乐部之一的‘炎黄俱乐部’门口,下了车,眼镜男习惯性的推了推他鼻梁上那一架重量不轻的金丝眼镜,嘴角勾勒出和徐凤撵有几分相似的凉薄笑意,只不过,徐凤撵的笑意只剩下凉薄,而他的凉薄笑意却掩藏在一丝温暖笑意之下,如果不仔细盯着看,根本不可能发现他那温柔笑意之下的凉薄味道。

    望着装修得金碧辉煌,犹如古代宫殿一般的俱乐部,眼镜男笑着道:“这就是号称京城四大俱乐部之一的炎黄俱乐部?”

    “恩!”

    徐凤撵一边走一边笑着道:“背景都不小。”

    “你都拿不下?”眼镜男微微错愕的望着徐凤撵道。

    徐凤撵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阴冷的神色,笑着道:“其他三个背景比较神秘,我也没有调查出来,不过,这个炎黄俱乐部我倒是知道一点,幕后的最大的一个老板就是龙榜上面排名比我这个徐疯狗还要高出两三位的人,你也知道,搞这玩意的那个人还真有一点神通广大的本事,排名靠后的人,这些年愣是没有一个赢过排名靠前的人,哪怕是只相差一名,打听清楚之后,我就没打这炎黄俱乐部的主意了,不过,幕后那个老板倒也会做人,给我送了一张钻石vip的贵宾卡。”

    眼镜男微微笑了笑,不置可否。

    来到俱乐部里面,徐凤撵只是要了一个包厢,点了一瓶红酒,两人就坐在包厢里面谈天说地的聊起来,大部分都是眼镜男在说外国的那些趣闻,而徐凤撵坐在一旁听,很认真,外人很难想象,一个被称为疯狗的人,竟然会有如此认真的一面。

    一直听完眼镜男那个简短的故事,徐凤撵才摇了摇头,一脸惋惜的道:“可惜,当年我要是跟你一起出国就好了。”

    眼镜男笑了笑,听到门口敲门的声音,淡淡的说了一声‘进来’,就看到金不换,楚狂歌还有一群在京城也排得上名号的公子哥大少都来到了这个包厢。

    看到里面的徐凤撵,楚狂歌和金不换还要稍微好一点,毕竟两人再怎么说也是京城五大家族里面的人,虽然比不上徐凤撵,但是也没有那么廉价,倒也没有像其他公子哥那般的曲意奉承,只是礼节性的叫了一声‘徐少’,点到即止,没有过分寒暄客套,也没有太过于冷淡。

    徐凤撵也不介意,只是点了点头,让所有人都坐下。

    “徐少,不知道您今天叫我们来是?”一个满脸青春痘的青年望着徐凤撵问道。

    后者等服务员一人拿了一个杯子上来,徐凤撵也亲自给所有人都倒了一杯红酒,才缓缓开口道:“帮我一起对付方伟峰。”

    话不惊人语不休。

    所有人都傻眼了。

    见过直接的,却还没有见过像徐凤撵这么直接的,一点余地都不留,不少人虽然听说过方伟峰和徐凤撵之间的过节。

    但是,方伟峰怎么说也是一个南方人,而徐凤撵却是实打实的北方人,在这老京城,被徐凤撵给咬死的人用一双手都数不完了,所以,不少人马上就选择了站队,赌咒发誓的要唯徐凤撵的话是从。

    只有依旧站在最外面的楚狂歌和金不换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论是楚狂歌还是金不换,现在都不想再和那个方伟峰有半点的瓜葛。

    “徐少,不是我不想站出来,而是最近一段时间,我家里面准备把我送出国一段时间,所以我算是爱莫能助了。”楚狂歌一脸歉意的望着徐凤撵道。

    听到被楚狂歌抢了先,金不换也赶紧道:“差不多啊,徐少是不知道,最近一点时间,我家里面准备让我接手一点商业上面的事情,所以就打算把我送出去深造一段时间,虽然我也很想出一份力,不过,一个小小的方伟峰,徐少真要对付的话,又怎么会在话下呢,就算我和老楚也加入徐少的阵营,不过就是摇旗呐喊几声就完事了,当然,以后徐少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我金不换绝对没有二话。”

    徐凤撵也没有想到,楚狂歌和金不换竟然会这么直接的拒绝,眉头也微微皱了起来。

    他知道,既然要和方伟峰在京城下一盘棋,最先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一些棋子全部都抓到手里面,论是楚狂歌还是金不换,现在都是他看中的棋子,看到两人坚决不插手自己和方伟峰之间的事情,徐凤撵虽然一张脸阴沉得可怕,但是却也可奈何,毕竟,这两个都是京城五大家族里面的人,他徐凤撵要动人也得掂量一下,虽然他老爷子是沈阳军区那边的巨头人物,但是这里毕竟是京城,他的老爷子还做不到一手遮天的地步,半眯着眼道:“两位是真不打算和我徐凤撵一个阵营了。”

    楚狂歌微微笑了笑道:“抱歉了徐少,真的是爱莫能助。”

    金不换也干笑道:“希望下一次有机会能够帮得上徐少。”

    “哼!”徐凤撵冷哼一声。

    坐在一旁的眼镜男却是微微笑着道:“我知道,两位以前也和方伟峰交过几次手,还在方伟峰的手里面吃了不小的亏,被方伟峰吓破胆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这一次两位就是想要抽身事外,估计也不太可能了,我想,两位也不想被方伟峰当成是我们阵营的人,而我们阵营也不会站出来帮两位吧!”

    “你这是威胁。”楚狂歌脸色难看的道。

    “不算。”眼镜男微微笑了笑道:“我只是在告诉两位一个事实,我有一千种以上的方法可以让方伟峰深信不疑你们是我们的人,到时候就算你们拿着投名状过去投靠他也济于事,当然,如果最后我们赢了,两位也不是没有好处,最起码,方伟峰拥有的那些东西,我和凤撵会分文不动,让你们平分,如果你们不知道方伟峰现在拥有多少东西的话,稍后我会给你们一张清单,如何?”

    摆在台面上的阴谋?

    论是楚狂歌还是金不换,两人的脸色此刻都难看到了极点。

    显然,现在已经被这个眼镜男吃得死死的,两人是打心底不愿意和徐凤撵合作,毕竟,徐凤撵的名声比起方伟峰不知道要臭多少倍,和徐凤撵在一起,疑就是与虎谋皮。

    看到眼镜男还等待着自己两人的回答,两人也很清楚,现在差不多算是被眼镜男逼到了绝境。

    楚狂歌咬了咬牙道:“好,我就陪你们玩一把,不过,我话要先说到前面,帮你们对付方伟峰可以,但是要想打我们的主意,哪怕是玉石俱焚我也不会在乎。”

    “我也一样。”金不换点了点头道。

    眼镜男微微笑了笑道:“我一向都很珍惜我的每一个盟友的。”

    一群人没有在包厢里面逗留很久,等他们离开之后,第二批,第三批的人都来到了包厢这里,没有半点意外的是,绝大部分都选择了投靠徐凤撵这边,只有少数几个有问题,当然,有眼镜男在,最后也只有选择了妥协。

    忙完了一天,徐凤撵才笑着道:“今天可多亏了你,如果不是你,估计楚狂歌那几个人我都没有办法收拾,你真有上千种的方法让方伟峰知道他们是我们的人?”

    “有。”眼镜男微微笑了笑。

    “我就说嘛,你这种一肚子坏水的人,才是最恐怖的。”徐凤撵哈哈大笑道。

    眼镜男没有理会徐凤撵的这些问题,而是半眯着眼道:“当初,你在京城这边没有半点根基,想要进入到京城也没有那么容易,所以,我才让你像一只疯狗一样,逮着谁就咬谁,不需要收复这些人,只需要他们都怕你就足够了,而现在,你已经是龙榜上面的人了,在外面你虽然培植了不少的势力,不过,京城里面的根基就太弱了一点,虽然收复的这些人,没有一个是龙榜上面的人,但是,要是把着一股人全部都集中起来,也不是一股小的力量,甚至,这一次的龙榜,你还有希望进一步。”

    徐凤撵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笑着道:“你安排,我来做,你的安排,我完全放心,只可惜,当初我试图把台湾那边的白家也控制在手里面,没有想到,最后还是被这个方伟峰给破坏掉了,真可恨,当初在他羽翼还没有丰满的时候,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将他给除掉,现在也不会出现这么多的麻烦事情。”

    “要是人生没有几个劲敌,那不是太趣了一点?”眼镜男微微笑着道。

    “我只喜欢结果,不像你这样喜欢过程。”徐凤撵摇了摇头道。

    眼镜男没有回答徐凤撵的话,而是拿出一张手帕出来,轻轻擦拭着镜片,微微笑着道:“我想,成都那个曹阿瞒,现在也在处心积虑的想要看我们和方伟峰斗下去到底是一个什么结果吧,我不喜欢观棋,同样也不喜欢别人看我下棋,而且,结果他还下了赌注的。”

    “妈的,那个王八犊子,真以为在成都那边我就不敢找他的麻烦,要不要我带点人过去,让那王八犊子几年都下不了床?”徐凤撵恶狠狠的道。

    “你真确定能够赢他?”眼镜男微微笑着道。

    “这有啥不确定的?”徐凤撵撇了撇嘴道。

    眼镜男微微摇了摇头,笑着道:“偌大的一个华夏,藏龙卧虎的人我就不说了,成都那个曹阿瞒,内蒙古的那头老虎,西北的那个李家闯王,南方过来的方伟峰,还有上海那个黑寡妇,西藏那个活佛,还有盘踞在我们北方的那个庞然大物洪门里面也有几个了不得的人物,现在的你,连排上名号的资格都没有,当然,要是这一次能够将方伟峰给活生生的踩下去,以后,沈阳也会多出一号徐凤撵了。”

    “你怎么知道得比我还清楚?”徐凤撵一脸错愕的望着眼镜男道。

    “要是知道得不清楚,怎么给你当一个合格的军师?”眼镜男微微笑着道。

    “成都曹阿瞒那边准备怎么办?”

    “我亲自去一趟成都。”

    “你一个人?”

    “恩!”

    徐凤撵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咬着牙道:“曹阿瞒那个王八蛋也不是一个善茬,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干脆我陪你一起过去吧,反正你也知道,有你在,你让我不动手我从来都不会动手。”

    “我不是去打架的。”

    “我怕他想打架。”

    “他也不会打架。”

    “真的?”

    眼镜男抿着嘴笑了笑道:“一个曹阿瞒还不够让京城热闹,再加上一个李闯王,一个孙老虎,一个活佛,一个黑寡妇,这京城才够热闹嘛!”

    徐凤撵一脸错愕。

    眼镜男这盘棋,太大。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