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收利息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规矩?”

    坐在赵人屠那一桌的拓拔野脸色顿时一变。

    他很清楚,方伟峰说的人恐怕就是他了。

    旁边的几个祖祠天王,显然都清楚拓拔野和方伟峰之间的事情,特别是黎元婴,嘴角轻蔑的扫了方伟峰一眼,拍了拍拓拔野的肩膀,一脸安慰的笑着道:“放心吧!这里是祖祠,不是他翻云覆雨的地方,南方第一大少的名头,在我们祖祠这里还真不好使,难道你还怕他在这里要了你的两只手不成?小鱼小虾在盆里的确能够折腾起来,不过,要是在海里,任他把吃奶的劲全部使出来,也别想折腾出一点浪花出来。”

    想到方伟峰的强势,还有山脚下面的那一幕杀戮,拓拔野脸色有些白的点了点头。

    “哦?”赵乾坤微微笑了笑道:“什么规矩?”

    “你的人欠我两条手,算上这几天的时间,利息怎么也有两只脚了吧!”方伟峰笑完,转过头望向坐在另外那一桌的拓跋雄,笑着问道:“拓跋书记,我说得没错吧!”

    拓跋雄冷哼一声,不再理会方伟峰。

    和拓跋雄坐在一桌的几个人,都算得上是官场的一方显贵,虽然权势暂且比不上拓跋雄这个省委要员,但是也不是洪朝阳这些人能够比拟的,有的时候,清水衙门走出来的官,只要级别够高,也不是一般官员能够望其项背的存在。

    一个挺了一个弥勒佛大肚子的中年男人,喝了一口二十年纯酿的五粮液,望向拓跋雄,微微笑着道:“拓跋,你说这个小子,真的是方品良的儿子?”

    拓跋雄点了点头,没有开口。

    “没想到,方品良还真生了一个这么有出息的儿子啊!”另外一个官威不浅的男人笑着道:“敢在祖祠这里闹事的,估计他还是头一个吧!”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最后会怎么收场。”另外一个官员笑道。

    一个个在私底下都讨论起来。

    “我看,既然都过了那么久了,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赵乾坤微微笑着道。

    “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欠我的东西,估计是小的时候穷怕了,所以,谁欠我的东西不还,我就会让他加倍的还给我,连本带利的还。”方伟峰笑着点了点头。

    沧海粟月直接就向拓拔野走了过去。

    看到沧海粟月的时候。

    无论是拓拔野还是赵人屠,脸色都是大变,显然,沧海粟月在他们心底留下的心理阴影还真不小,特别是拓拔野,那可是清清楚楚从头到尾看到沧海粟月怎么一人酣战他的两百人的,拓拔野也很清楚,如果自己对上沧海粟月,绝对是一招就会被秒杀的。

    看到沧海粟月一步步走过来,而拓拔野已经浑身颤抖起来的时候,黎元婴直接站起来,挡在了拓拔野的身前,一脸嘲讽的笑道:“娘们,这里可不是你能够耀武扬威的地方,虽然我不喜欢对一个娘们动手,但是,一个娘们要是主动动手,我黎元婴也绝对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哦。”

    沧海粟月没有回答黎元婴的话,而是回过头望向了坐在后面的方伟峰。

    沧海粟月这一眼的意思,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清楚楚,一个个都望向方伟峰。

    对于黎元婴的实力。

    整个祖祠的人都清楚。

    除了站在赵乾坤身后那个老头子,这个黎元婴就是祖祠的第一高手。

    所有人都想要看一看,这个方伟峰会狂妄到什么地步。

    就看到方伟峰微微点了点头,沧海粟月瞬间拔出身上的武士刀,直接就向黎元婴劈了过去,早已经有所防备的黎元婴只是微微退了两步就躲了过去,而站在后面的一群黎元婴的手下,直接将黎元婴平常用的一把大砍刀抛了过来,黎元婴顺势接住大砍刀,不退反进,直接向沧海粟月冲了过去。

    “这是一个高手。”站在方伟峰身后的韩烟轻声道。

    “恩!”方伟峰点了点头,笑着道:“走的是正规路子,练习的时间,应该比青龙还要长,刀法很沉稳,算得上是登堂入室那种高手了,和沧海粟月绝对有一战之力,甚至沧海粟月如果不是仗着她刀法的诡异,估计还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方伟峰说完笑了笑道:“你要不要上去试一试,这个人的刀法?”

    韩烟点了点头,淡淡的道:“等沧海粟月败了再说吧!”

    听到方伟峰和韩烟之间的对话,洪飞和万国华嘴角也是一阵抽搐,特别是洪飞,赶紧道:“叔,这人叫黎元婴,就是四大天王之,也是祖祠的第一高手,听说,他祖辈都是开武馆的,所以他从四岁就开始扎马步,六岁开始练刀法,其他人坐上祖祠的高位,要么是像拓拔野那种,靠老子的缘故,要么就是一步步的打出来的,只有这个黎元婴,一天时间,就打遍了所有祖祠暗派不服气他的人,而且还是正宗的车轮战术,所以,他才成了祖祠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方伟峰点了点头,继续望着场中的两人。

    沧海粟月的刀法走的是刁钻,阴狠的路线。

    而黎元婴则是绝对的厚重,一刀劈下去,就几乎要将敌人劈成两半的那种气势。

    前面,沧海粟月还和黎元婴硬碰硬一招,险些就让沧海粟月手里的武士刀脱手而出,这让沧海粟月也开始正视起眼前的这个对手来,看到沧海粟月被自己压制着打,落败也只是迟早的事情,黎元婴才微微笑道:“小娘皮,快一点滚回去吧!要不然,待会真的将你劈成了两半,像你这种如花似玉的女人,还真有一点暴殄天物的感觉。”

    而坐在后面的拓拔野,看到黎元婴一直占据着上风,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脸上也挂满了笑意。

    他很清楚。

    只要黎元婴不落败,那么他的这两只手和两只脚也算是保住了。

    而坐在另外一桌的拓跋雄却没有半点放松的神情,望着方伟峰冷笑道:“方伟峰,要是我儿子有什么三长两短,就算你老子是方品良,这件事情也绝对不会善了的。”

    “这是威胁?”方伟峰笑着道。

    “信不信那是你的事。”拓跋雄冷笑道。

    “今天我还真就要了他的两只手和两只脚。”方伟峰笑着道。

    “哼!”

    拓跋雄淡淡的笑道:“那就得看你是不是有那个本事了。”

    沧海粟月的刀法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刁钻,不过,要说战斗经验,可以说,两个沧海粟月都比不上一个黎元婴,毕竟,黎元婴从练习刀法开始,就一直都是找的真人来实战,不像沧海粟月,一直到成为了中忍,才慢慢开始接触一些杀人的任务,而且,多半都是选择的暗杀,而不是这种明刀明枪的正面战斗,毕竟,沧海粟月可是望月守云家族的小公主,不是一般的日本武士能够比拟的,身份在那里,自然不会让这个望月守云的小公主去冒那么多的险。

    越打。

    沧海粟月脸上的汗就越多。

    她现,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打败这个黎元婴,更不可能从他的身边越过去。

    站在方伟峰身后的韩烟也微微摇了摇头道:“她看来伤不了那个拓拔野了。”

    “你低估她了。”方伟峰摇了摇头,淡淡的笑道:“要说到意志力,恐怕十个黎元婴都比不上一个沧海粟月,毕竟,这些日本的武士,从小就像是苦行僧一般的磨砺出来的。”

    韩烟不置可否。

    毕竟,她对这些日本的武士,绝对找不出半点的好感。

    战斗已经白热化。

    黎元婴甚至已经没有将这个沧海粟月太当成一回事,只有沧海粟月,越打越凝重,最后,看到黎元婴一刀劈了过来,沧海粟月一咬牙,没有防守,而是错身从黎元婴的身边擦了过去,黎元婴那一刀也从沧海粟月的手臂上面划了过去,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而沧海粟月也趁机来到了黎元婴的后面,对着全无防备的拓拔野就是两刀。

    手脚顿时被斩断。

    傻眼。

    几乎所有的人此刻都傻眼了,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有了这么一个巨大的起伏。

    这个沧海粟月不惜受伤,也要完成方伟峰交代给她的任务。

    而黎元婴更是暴跳如雷,恨不得马上就将沧海粟月碎尸万段,只可惜,沧海粟月已经回到了方伟峰的身旁,只留下了双手和双脚都被砍断,鲜血流得一地都是,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的拓拔野。

    面的拓跋雄,看到自己唯一儿子已经变成了这幅样子,更是一双眼睛都红起来,对着方伟峰咆哮道:“方伟峰,我拓跋雄一定会让你不得好死的。”

    方伟峰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等沧海粟月回到自己身边,才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伤势怎么样?”

    沧海粟月摇了摇头道:“没什么大碍。”

    方伟峰也不理会沧海粟月,自顾自的脱掉了自己的外套,撕了几块碎布条出来,将沧海粟月手臂那道狰狞的伤口给绑了起来。

    看到方伟峰如此的细心,一向很少有表情流露出来的沧海粟月,身子也是微微一颤。

    至于赵乾坤,虽然眼中满是怒意,不过倒也没有马上作出来,对着祖祠的几个人道:“你们几个,把拓拔野带去治疗。”

    “是,家主。”

    如果不是自己的确是手无缚鸡之力,恐怕拓跋雄已经直接就冲上去和方伟峰拼命了。

    一个和拓跋雄同一桌的官员,看到拓跋雄的情况,直接抓了抓他的衣袖,道:“放心吧!小野的仇,家主不会坐视不理的,现在你就算是冲上去,也于事无补。”

    拓跋雄毕竟是一个官场上面的老狐狸,隐忍的功夫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深吸了两口气,坐回到了位置上,冷着脸望着方伟峰道:“方伟峰,不光是你,就算是你的老子,我拓跋雄也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等你做到再说吧!”方伟峰微微笑着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