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各怀鬼胎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欧阳离歌和季夏秋在浙大都属于天之骄子一般的风云人物,两人同一届以一分之差囊括了那一届浙大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不光成绩优异,两人的相貌、家世都属于可挑剔那一类,成为了浙大众多少女眼中的白马王子人物,只是两人同时喜欢上女神级人物的南宫情,人如其名,论两人如何大献殷勤,鞍前马后的为奴为婢,也没能让女神感动分毫。访问下载txt小说

    台球厅。

    嘴里叼着一支至尊南京,浑身上下都散着一股痞气的季夏秋,戴着一双白手套,握着一根球杆,俯身在台球桌上,瞬间击球,白球出一个四库球才撞到死角上的黑球,手法不仅娴熟,而且极具有艺术性,白球和黑球碰撞在一起,出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白球停在撞击的位置,黑球应声进入底袋,没有半点悬念。

    收起球杆的季夏秋环抱着双手,望着端坐在一旁始终保持着一脸绅士笑容的欧阳离歌,嘴角含笑道:“又输了,算上这一局,你一共输了十二局,三十六万,怎么样?照这样看来,今天你想要赢回去,可能性已经几乎为零了,要不然我们改变一下赌注,每一局都翻倍,这样的话,没准你狗屎运来了,不仅一把就能够全部赢回去,还能趁机赢我一把,如何?”

    “不用了,”面带笑容的欧阳离歌等球童摆好球,才拿着球杆走过去,显然,对季夏秋的提议没有半点动心,属于理性克制到极点的那一类人。

    欧阳离歌表现出来的球技和季夏秋的球技比起来,简直就是天渊之别,前者是要靠运气才能够进球,后者是要靠失误才能够失分。

    欧阳离歌开球,白球直接进入底袋,耸耸肩,依旧一副不喜不悲神色的欧阳离歌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笑意不变的望着季夏秋那行云流水一般的打法,几十万对于两人的身家来说都不是大数目,前者当是赢一些零花钱,后者则是拿钱让小丑表演。

    看到季夏秋连续打进十几颗球已经得到八十几分,欧阳离歌笑意怏然的道:“我给你五百万,你退出,怎么样?”

    头也不回的季夏秋又打进两个球才回头笑道:“我给你一千万,你退出,怎么样?”

    欧阳离歌耸耸肩,显然早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答案,脸上没有半点意外的神色。

    “欧阳离歌,真当我是傻逼?情的家世背景我们都清楚,要是能够得到她的亲睐,这一辈子都不用再奋斗了,别说是五百万,就算是你给我五个亿我也不会退出,何况,好像情对你看不上眼吧!你也别打着让我退出的主意了,除非情亲口告诉我,她喜欢的人是你欧阳离歌,要不然我不可能会退出,”季夏秋眯着她那狭长的眸子笑道。

    欧阳离歌笑了笑,没有接着说下去。

    一个年纪约莫二十三四的平头青年满头大汗的跑进来,望了一眼欧阳离歌,才对着季夏秋道:“季少,情小姐在学校碰到了这一届的那个生代表,我没敢靠得太近,所以不知道他们到底说了什么,不过我注意到,情小姐在离开的时候眼眶有些红润,看样子被那个叫方伟峰的小子气得不轻,要不要我马上叫兄弟过来去收拾那个小子?”

    “什么?”原本还挂着笑容的季夏秋脸色一沉,那张比起欧阳离歌来也丝毫不逊色的英俊脸庞也是一阵扭曲,转身盯着青年一字一句的问道:“你再说一遍?”

    而一向都保持着温文尔雅形象的欧阳离歌,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了片刻,眼中寒意一闪而逝,不过最后视线依旧停在了季夏秋身上。

    季夏秋又听了一遍之后,直接将手里的球杆砸出去,转头望向欧阳离歌,一脸嘲讽的道:“欧阳离歌,你心目中的女神现在被一个小瘪三给羞辱了,你打算就这样算了?”

    欧阳离歌望着暴怒的季夏秋,耸耸肩,一脸奈的道:“你季夏秋是黑道太子,我欧阳离歌是学生会的主席,难道你要让我一个学生会的主席提刀砍杀浙大的学生?”

    “操,”季夏秋骂了一句之后,转身就带着青年走出去。

    一直到季夏秋和青年的背影消失在台球厅门口,欧阳离歌脸上的笑容才逐渐淡去,握着球杆走到台球桌前,俯身就是一杆,和季夏秋在的时候的打法完全不同,没有半点生涩,一分钟不到,桌上剩余的十几个球一个不落的进入球袋,球技比起季夏秋来恐怕也是不妨多让,一向都懂得克制的欧阳离歌,虽然只是稍稍表露了一下实力,却也能够表达出他心中的愤怒,丢掉球杆,又恢复了那副温文尔雅的形象,一步步走出台球厅。

    台球厅门口停了一辆天蓝色的保时捷。

    季夏秋的车,青年算是他的保镖简司机,等季夏秋坐上副驾驶,才沉声道:“季少,每次遇到事情都是我们出头,那个欧阳离歌的废物尽享其成,难道我们就一直让他坐享其成不成?”

    “废物?”眯着眼从后视镜里面望着自己这张比起欧阳离歌来也不差分毫的英俊脸庞,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呢喃道:“他是废物?小七,凭他的智商,就算是一百个你都比不上一个他,”说完也不过一脸错愕的青年,自顾自的道:“一个高数都能够轻易拿满分的人,打了一百多场的斯洛克,还能够保持一如既往的烂得掉渣,真以为我是笨蛋?这么简单的角度运算,就算是一个小学生都懂,何况是一个高考还能够比我多考一分的人,非就是花钱来让我这个小丑给他表演嘛!”

    完完整整听完季夏秋一段话的青年一脸震撼,过了半天才喃喃道:“季少,你既然都知道了他的用心,为什么还……”

    青年后面的话没有说下去,就被季夏秋打断笑道:“为什么还要继续赢下去?”

    青年点点头,季夏秋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一脸惬意的笑道:“我又不是傻逼,难道还要学他,故意输钱?他喜欢花钱看一个小丑在他面前表演,我自然也喜欢看一个傻子送钱让我赢球,大家相互合作不是好?”

    “真是复杂……”青年摇摇头小声嘀咕了一句,赶紧问道:“季少,我们现在去哪里?”

    “回家。”

    青年点点头,启动保时捷。

    重点燃一支烟的季夏秋,扭头望向青年笑道:“小七,你跟了我四年了吧!”

    小七点点头,裂开嘴笑道:“季少,是四年零五个月。”

    “不短了,”季夏秋点点头,有些回忆的道:“是不是有些怪我,如果不是我老子把你派到我身边来保护我的话,凭你的本事,早在帮会里面上位了,不用每天跟我在大学里面瞎混。”

    青年憨厚的笑了笑道:“开始的时候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只是后面跟着季少的日子久了,很多以前不会去想,也想不明白的事情好像突然间就想通了,以后这帮会不也还是季少的么?等季少坐上帮主位置的时候,我田七可是季少你的第一心腹,到时候不照样可以上位?这是不是就是季少你以前经常说的做事情要抓住主要矛盾?”

    季夏秋哑然失笑道:“小七,混了几天大学说出来的话也有学问了?”

    “这不也是跟着季少你学的么?”

    青年想了想才犹豫着道:“季少,小七我始终没有搞明白,既然你喜欢情小姐,欧阳离歌那个小子也喜欢,现在他是你的情敌,以前那些情敌都是被我们兄弟给打跑的,为什么不对付那个欧阳离歌,看他的小身板,随便一个兄弟上去都可以把他打残,少了一个他,到时候情小姐身边就只剩下季少你一个人了,不是机会大?”

    “那是因为你不了解欧阳离歌,比起他,论是智谋还是韬略我都输了不止一分,他的背景是白道,而我们是黑道,自古以来,黑不与白争,我现在还能够追求情,其实也算是他手下留情。如果不是和他相处了两年,再加上把他这些年的事情调查得清清楚楚,我也不会察觉到他的用心,他想要保持那副温文尔雅的形象,又能够打退所有追求情的人,就是利用我,让我把所有的麻烦全部解决掉,而他依旧可以保持他的完美形象,”季夏秋笑容诡异的道。

    “妈的,那个欧阳离歌真不是个东西,”青年愤愤不平的骂道。

    “等我追到情的那一天,就是他欧阳离歌被我踩在脚底下羞辱的一天。”

    青年开车很专注,即便是和季夏秋在说话,视线也一直盯着前方,转过一个弯道才道:“季少,依我看,还不如玩一出生米煮成熟饭,只要情小姐成了你的女人,到时候还怕她不心甘情愿的跟在你身边?”

    季夏秋一脸震惊,过了半天才摇头笑道:“估计也只有你敢有这种想法,这是我真要做了,恐怕我们整个帮会都会瞬间灰飞烟灭。”

    “真有这么严重?”青年一脸错愕的道。

    “要不然你以为,什么样的女人值得我和欧阳离歌这样的人去不惜一切代价的争?”季夏秋将烟头从车里丢出去,笑容阴沉的道:“敢羞辱情的人,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欧阳离歌,这一次我就心甘情愿再被你当一次打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