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矛盾升级(上)

作者:浪漫烟灰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都市最强仙医与校花同居:高手风流1号新妻:老公,宠上瘾!侯府商女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极品衙内最新章节!

    高富站在酒吧二楼的阁楼上,正好可以眺望到酒吧门口的一幕,眉头微皱,身后站了、七个酒吧的保安,一个个手持橡胶辊,如临大敌的站在高富周围。访问下载txt小说

    栏杆旁边还站了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五十岁上下的年纪,即便是静止不动也颇有几分上位者的气势,接过高富双手递过来的一支古巴雪茄,放在围栏上敲了敲,道:“准备上去和稀泥?”

    “和稀泥?”高富微微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黄家、郑家对我来说都是庞然大物,一个是现在还身居高位,另外一个则是政坛老人,虽然退了下来,不过人脉和影响力都还在,不可小视,今天又是在我酒吧里面闹起来的,小打小闹还好收场,真要闹得天翻地覆,到时候神仙打架,遭殃的就是我这条池鱼,辛辛苦苦打拼奋斗了二十几年才有了今天,真要功败垂成,说不得我也得玩一出吞枪自杀的桥段,老神仙,这话可没假,别看我粗枝大叶的,那天堂掉到地狱的落差没准我真承受不起。”

    让高富都是三分忌惮、七分尊敬的老人吐了一个烟圈,看样子烟龄不短。

    见老者没开口,高富也就静静的站在一侧,老者连抽了好几口烟,咳嗽两声,高富赶紧道:“老神仙,您慢一点……”

    老者摆摆手,道:“适当的出手阻止一下也好,闹大对谁都没好处,不过也得掌握一个度,黄家那小子现在是铁了心不给郑家面子,估计你的面子也不会好使,真被他惦记上,你以后的日子难过,特别是那个没有说话的小子。”

    “他?”高富转头望向下面的方伟峰。

    老者也没有解释,而是望着被打得像死狗一般爬在地上,那颗仅有几根头的秃头还被杨忠诚踩在脚下的郑老,道:“郑家这小子说白了就是一个蚂蚱,折腾不出什么浪花,只要打不死、郑家一天不没落就一天不会意志消沉,过了之后斯洛克照玩,跑车照开,妞照泡,心里的抗击打能力不会比身体差,事后给他三五百万的这事就算过了。”

    老者的话有些云里雾里,高富埋头琢磨一番,差不多有了一个模糊的轮廓,点头道:“老神仙,我知道了,”说完带了两个酒吧的保安走下去,剩下的人就留在了老者的身旁。

    高富来到阶梯上停下,那张原本铁青、难看的嘴脸顿时笑容灿烂的望着黄敬明,道:“小黄,今天这事,你看就这样算了如何,该出的气你也出了,人也打成这样了,再闹下去,大家都撕破脸皮就不好了,你说是吧!”

    “撕破脸皮?”黄敬明也是一愣,随即笑道:“富哥,这事我说了,和我没多大关系,都是我兄弟的事,我也不好喧宾夺主不是,”说完扫视了一眼对面的那一群人,慢吞吞的道:“不过我黄敬明也不是泥做的,就算泥菩萨也有三分土性,何况我黄敬明和菩萨还有十万八千里,谁敢背后对我兄弟使绊子,我黄敬明就和他玩到底,看看是我黄敬明能玩,还是使绊子的不经玩。”

    周围所有人脸色都是一变。

    高富眼皮也是一颤,黄敬明这话已经说得够绝了,他和黄敬明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说起来黄敬明不像是一个衙内,而像是一个商人,所有商人的圆滑在他身上都可以看到,像今天这种把事做绝还真没有,高富犹豫了一下,苦笑道:“小黄……”

    不等高富说下去,黄敬明摆摆手,道:“富哥,不是我黄敬明不给你这个面子,前面这郑家的老说了,就算我家老爷子来也不好使,这话你也听到了吧!”

    高富奈的点点头。

    黄敬明笑道:“道上不是有句老话,祸不及家人,这郑家的小子做事没个规矩,郑家教不会,我黄敬明不介意费点力气替郑家的人教导教导这不成器的子孙……”说完在杨忠诚手里接过一把匕,对着郑老的大腿就刺进去,至于郑老的惨叫,则是被杨忠诚一脚又踩了回去,只剩下呜呜呜的哽咽声。

    “妈的,黄敬明,不要以为你是黄家人就可以一手遮天,我周鸣倒要看一看,这gy市到底是不是你们黄家的天下,”对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义愤填膺的站出来,怒视着黄敬明。

    “周鸣?”黄敬明将匕还给杨忠诚,摇头笑道:“等你哪一天混到郑和那个境界的时候再来和我说话,现在你还不够格…”

    杨忠诚撇了撇嘴,一脸不屑的道:“连郑老在我哥眼里都只是一条狗,你这货真以为得道成仙了?不就是郑老的狗,还得瑟个毛?我哥不和狗计较,那是我哥有身份,周鸣是吧!我杨忠诚没我哥那么好的修养和脾气,哪怕是狗养的狗,只要敢得瑟,老子就会用板砖拍死他,信不信由你。”

    “你……”周鸣气急,一脸铁青。

    站在一旁的小狐狸杜蕾也是一阵莞尔,只是眼神的视线一直都停留在方伟峰的身上,如果开始出现的时候,方伟峰代表的就只是一个小县城的小衙内,那么现在显然已经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胆敢说一句郑家生意交给你们,人交给我的话的人,恐怕偌大的一个gz省都找不出来两个。

    显然,这一个圈子带头的黄敬明也不敢。

    这种人,要么是彻头彻尾的疯子,要么就是真的有底气。

    能够让黄敬明都想要进入他圈子的人,而且仅仅只是一个县城的衙内。

    就算小狐狸那颗足以让黄敬明都忌惮三分的脑袋也想不出来。

    八方不动,稳如磐石。

    简简单单的八个字,又有几个人做得到?

    见惯声色犬马,一路摸爬滚打走上来的高富第一次现自己看错了人,不要说是他,就算是整个gz省,敢把郑家人踩在脚下的又有几个?光是他那一份气魄就足以让高富这个天字号凤凰男汗颜,不管是装腔作势也好,趋炎附势也罢,能够做到这一步,足以让不少人都仰望了。

    “怎么整?”黄敬明回头望向方伟峰,一脸匪气,和平常那个温文尔雅。笑里藏刀的黄敬明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

    “手碰了我的女朋友,就一双手,”方伟峰眯着眼笑道,仿佛郑家老的一双手对他来说只是一件举重若轻的事。

    黄敬明点点头,对着杨忠诚,道:“小诚,一双手。”

    “好叻”!

    “不怕引火烧身?”方伟峰笑道。

    “都敢拿刀去和郑和玩对砍,还怕个球,”黄敬明翻了一个白眼道。

    “还是我来吧!”方伟峰摇摇头,接过杨忠诚手里的刀,谢雨馨一脸紧张,却没有出言制止,因为她知道,就算下一刻是万丈深渊,她也会和眼前的男人一起共赴黄泉,只是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毕竟砍人双手这样的事虽然不是第一次,不过第一次她并没有亲眼看见,这一次不同……

    高富张了张嘴却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他心底也很清楚,凭他的那一分薄面还真制止不了今天的事情。

    就连高富都不敢开口,何况是被杨忠诚几句话就吓得够呛的一群人,一个个面色苍白,眼看方伟峰就要蹲下去,十几辆警车呼啸过来,将整个酒吧门口都围了起来,看到带头的人,周鸣几人也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的救兵到了。

    带头下车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扫了一眼场中的情况,视线停留在郑老身上,嘴角也是一阵抽搐,最后落到黄敬明身上,冷笑,道:“黄大少,今天又是玩的哪一出?”

    “这不开眼的小子对我兄弟的女朋友动手动脚的,所以打算给他一点教训。”

    “教训?”中年警察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差不多算是咆哮的吼,道:“你们这是恶语伤人,”说完对着周围那几十号持枪的警察,道:“人全部抓起来,带回去调查。”

    “是,局长。”

    杨忠诚回头望了黄敬明一眼,见黄敬明微微摇头,没有大打出手。

    “真是热闹嘛,”眼看警察就要动手抓人,又有一批警察冲了过来,中年男人看到车牌,眼皮也是一跳,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厅里的警察,他一个小小的市局警察,光是级别上就比别人低了很多,对方带头的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扫了胖子一眼,来到杨忠诚面前,笑道:“杨少,没来晚吧!”

    “再晚一点估计我们都得进局子里去了,”杨忠诚似笑非笑的道。

    “局子?”青年笑了笑,道:“我们gz市的警察可不是公私不分的人,”说完对着胖子,道:“洪局是吧!我们厅里接到报案,有人在这里聚众斗殴,所以赶了过来,现在就由我们厅里接手这件案子,你们回去吧!”

    “这……”洪局长本身就是郑家一系的人,现在郑老还在对方的手里,如果真将人丢给对方,洪胖子也知道,恐怕到时候就会被郑家所抛弃,稍微权衡利弊之后,就有了选择,摇头道:“对不起,我们市局也接到了报案,而且当事人也是一个有头有脸的企业家,所以我们市局不能够麻烦省厅的同志,还麻烦省厅的同志可以体谅……”

    “警卫部?”

    “省司法?”

    “……”

    只是是一瞬间,这里就好像召开人大代表会一般,66续续来了十几个部门的人,而且都还是一些实权的部门。

    站在酒吧阁楼上的老者眯着眼笑了笑,道:“小伙子,看样子今天的情况对黄家那小子不利啊!你还有什么底牌?”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