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7章 真没想到你是神医

作者:菜农种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强仙医最新章节!

    带着那张四百万的支票,秦朗离开医院后,就赶到了银行。¤頂點說,..

    秦朗直接将四百万分成了两部分。

    其中的两百万,他打到了老院长的卡上。

    老院长虽然现在仍然在青山镇办敬老院,为周边地区的孤寡老人安度晚年做着贡献,可老院长还同时资助着好几个山区的贫困孩童。

    并且,老院长与山区当地的政府部门也保持着联系,这笔钱交给老院长,老院长肯定会亲自带钱,将钱用到刀锋上,用于实处上,这秦朗万分确信。

    四百万的确数目不,但终究是从黄国毅那儿“敲诈”得来,因此秦朗捐出两百万,没有半不舍得。

    至于余下的两百万,被秦朗存进了公司的银行账号上。

    蓝润公司现在的发展态势很好,很正常,公司也赚钱,每个月的纯利润如今都达到了四百五十万,且还在逐月上涨之中,流动资金方面已经够用。

    但是如果补充进更多的流动资金,无疑能够加速公司的发展,这是毋庸置疑的。

    从银行出来,秦朗又途径了云海大学附属学那儿,斑马线附近,正好看见了纳兰光启在帮助中午放学回家吃饭的孩子过马路。

    秦朗将车停在不影响别人的地方,朝纳兰老头笑了笑,打了声招呼。

    纳兰光启见到秦朗来了,也很高兴,等他将孩子都安全送到了对面马路后,才折返回来。

    “秦朗,今天怎么想起来看我这老头子了?”

    纳兰老头显得很轻松,显然对半退休状态下,还能做一些力所能及对社会有益的事情,很是满足。

    “嘿嘿,我如果是特意来看您老人家的,您估计也不信,是不?”秦朗笑着道。

    纳兰老头当然知道秦朗是路过,但能够停下来跟他聊聊天,秦朗的心肯定到了,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和他孙女年龄相仿的年轻人了。

    两人聊着,就聊到了纳兰海蓉身上。

    秦朗道:“学霸校花,哦,纳兰院长不要介意啊,这是我给纳兰海蓉取的外号,她这么喜欢科学研究,是不是继承了你们家庭的科研血统啊?”

    秦朗实在想不出,一个女孩子,尤其还是校花级别的女孩子,只对科学研究上心。

    不,那不能是上心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别的女孩子在大学里都喜欢逛街,买漂亮的衣服,交友,旅游,纳兰海蓉无疑拥有别的女孩子都拥有的任何条件,完全可以天天逛街,买最好看的衣服穿,结交最优秀的同学,去最美丽的风景区旅游,但偏偏纳兰海蓉没这么干。

    秦朗至今对纳兰海蓉最直观的印象,还是那个穿着白色实验服在实验室忙碌的少女形象。

    纳兰光启摇摇头:“我们家其实就我一个搞科研的,如果海蓉喜欢科研,估计也是从我这儿学到的。”

    有一句话纳兰光启没有,纳兰家族在帝都燕京深陷争斗漩涡,与东河家族水火不相容,如果不是他在纳兰海蓉年纪尚的时候,执意将纳兰海蓉带出了纳兰家族,恐怕如今的纳兰海蓉,已经是腹黑女王那类的人了。

    毕竟,争斗不止,凡在家族内的人,都会因此在尔虞我诈中的氛围长大,耳濡目染之下,纳兰海蓉也会变得成熟、城府深。

    提及这个当年的决定,纳兰光启并不后悔。

    虽然为了不暴露行踪,在纳兰海蓉上学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他带着纳兰海蓉总共换了四座城市,四座城市位于全国的东南西北四个地域,但纳兰海蓉考上云海大学后,就来了云海市,如今生活也很稳定。

    他这么做,是想让孙女远离争斗的残酷环境,循着本心成长、生活下去。

    现在看来,纳兰海蓉对目前的生活十分满意,让他很欣慰。

    秦朗头,纳兰光启是生命科学院的院长,纳兰海蓉喜欢科研也在情理之中。

    到目前为止,因为纳兰海蓉和纳兰光启都没有透露过有关纳兰家族的信息,所以秦朗仍然不知道这对爷孙,来头竟是这么巨大。

    “学霸校花是不是以后打算出国读研?”秦朗问道。

    像纳兰海蓉这样的人才,或许国内如今的科研环境,并不能将纳兰海蓉的科研潜力,发挥到最大。

    他虽然没有上过大学,读的只是医学大专,但也知道如今的大学,并非学术浓厚的圣殿了,很多教授变叫兽不,学术造假什么的也是屡见不鲜,学术研究氛围并不好。

    纳兰光启摇摇头:“看海蓉怎么选了,也许以后她不想当女学霸,女科学家了,转而想嫁人当家庭主妇呢。”

    完,纳兰光启看了看秦朗。

    秦朗:“……”这什么跟什么啊,这老头认为我有让纳兰海蓉这学霸校花变为家庭主妇的潜力?

    还是算了。

    纳兰海蓉的脑子里全是科学研究,真当纳兰海蓉变为了关心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庭主妇,他估计会惊讶得连眼珠子都掉出来。

    正在这时,纳兰光启的手机响了,纳兰光启接了一通电话后,本来脸上写意的轻松表情顿时就蒙上了一层愁云。

    “纳兰院长您还有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秦朗礼貌地道,毕竟看得出来纳兰老头似乎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那好,我还真有事,要去找医院的孙院长。”

    纳兰光启道。

    秦朗本来想离开的,听到这话后,不由又停住了。

    “纳兰院长,您要去找的孙院长,是不是孙浮沉院长?”

    “对啊,你认识?”纳兰光启大感奇怪。

    “云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的老院长嘛,我跟他有些交情。”秦朗没有摆谱,大特。

    其实孙浮沉不知道多敬重他呢,两人之间的交情,还没有孙浮沉对他的敬重的多。

    纳兰光启有些意外,毕竟秦朗似乎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老板,和在云海市医疗系统久负盛名的孙浮沉有交情,确实让他意外,但并没有追问。

    也许秦朗是通过其他途径认识孙浮沉的呢。

    至于通过医术认识孙浮沉,纳兰光启没有想过。

    他可没听孙女纳兰海蓉过,秦朗还是医生的事。

    毕竟,秦朗没在纳兰海蓉面前展现过医术,学霸校花不知道也正常。

    “对,就是他。我想找他帮我,给我一个……朋友看病。”

    纳兰光启解释了为什么自己要去找孙浮沉的原因。

    只是,秦朗听出来了,纳兰光启病人是他的……朋友,似乎是有些隐瞒。

    当然,这是人家刻意想要避谈的事,秦朗自然不会不识趣,硬要去追问个清楚。

    总之,纳兰老头这么,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

    不过去找孙浮沉,倒还不如找他,既然碰到了这事,过问一下倒也无妨。

    于是秦朗道:“纳兰院长,要不我开车送你去孙院长那儿吧,他家我熟。”

    孙浮沉如今处在了半退休的状态,多数时候还是呆在火围山下的那栋洋楼里,和老板过着悠闲的田园生活。

    “那就麻烦你了。”

    纳兰光启没有推辞,他确实不知道孙浮沉居住在哪儿。

    能够快见到孙浮沉,找对方打听一下,这辽沈省有没有岐黄高手,毕竟孙浮沉是卫生医疗系统的老资格人物,人脉广泛。

    秦朗开着车,载着纳兰光启,朝孙浮沉的家驶去。

    秦朗也没有告诉纳兰光启,自己就是神医,不需要去找孙浮沉,自己就可以帮纳兰光启的那个朋友看病,他习惯了低调。

    何况,也许人家去找孙浮沉,还有其他事呢。

    十二,秦朗开着车到了孙浮沉家的二层洋楼前。

    老伴去了别人家打转转麻将才回来,现在正在准备午饭,要不然这个儿,两个老人早吃完午饭了。

    见到秦朗带着一位自己还见过几次面的熟人纳兰光启到来,孙浮沉显得很高兴,问过两人还没吃午饭,不用孙浮沉,孙浮沉的老伴就让两人留在这吃午饭,反正也只是多加几个菜的事。

    纳兰光启随后出了来这儿的目的。

    “孙院长,我想请你帮帮忙,情况是这样的……”

    纳兰光启将接到那个电话后,从电话中听到的烦心事,了出来。

    原来,他的一个……朋友,因为不幸中了一种毒,虽然经过处理,毒素已经清除了,但整个人却因为中毒,导致精神极度萎靡,没有多少生气,好像生机就要断绝的枯树一样。

    可事实上,那人才五十岁出头。

    气血严重不足,精神很差,而且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就像活死人,只剩一口气吊着一样。

    在燕京找了很多的医生和专家看过了,也开了很多副能固本补气的药方,可药用过了,针打过了,全面检查也做了好几次,但病情仍没有任何的好转,继续在加重。

    所以,他想找孙浮沉帮帮忙,看孙浮沉是否有这方面的治疗经验,又或者辽沈省内是不是有这方面的岐黄高手。

    纳兰光启其实也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毕竟,他的那位……朋友,其实让中南海医疗专家组的专家看过了,对方也是毫无办法。

    要知道,那些专家,可都是直接负责领导人的医疗照顾的,不但医术奇高,而且见多识广,非一般的名医能够入选。

    全国上下,医生何其多,有名的名医没有一万,也有五千,但能够入选那一层次的,全国的名医不到十五个人!

    可就是费了那样大的心思,请来了那样有名的专家,但仍然束手无策。

    孙浮沉听完后,先是摇摇头,道:“老实,这种病我也帮不上忙。”

    纳兰光启虽然没报希望,但还是有些失落。

    但他又马上听到孙浮沉道:“不过纳兰院长,你可是犯了有一个大错误了,这儿可是有一个神医的,如果他都没把握治好你那朋友的病,那不用,全国上下也就没其他医生能够治好了。”

    纳兰光启大为吃惊,望着秦朗的眼神,充满了惊异!

    他怎么也没想到,孙浮沉会对秦朗给出这样极高的评价!

    如果秦朗都不能治好,那全国就再没有其他医生能够治好!

    这岂不是,他放着秦朗这样的神医不求,跑到孙浮沉这儿来了,闹了个笑话,舍近求远的就是他了!

    纳兰光启感觉一阵不好意思,很是尴尬。

    秦朗笑着化解了对方的尴尬:“我也就会皮毛而已,不敢班门弄斧。”

    纳兰光启当然知道秦朗不可能只是会皮毛,否则孙浮沉绝对不会这样高的评价秦朗。

    “秦朗,我可真没想到你是神医,是老头子眼拙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纳兰光启现在都觉得整个人处在震惊状态中。

    秦朗除了年轻有为,是一家公司的老板,没想到还是一名神医。

    拥有这两项非同一般身份的秦朗,是人中之龙都不为过。

    也许,将学霸孙女变为家庭主妇的最合适人选,就是秦朗了。

    当然,老头现在没心思去考虑这个,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或者,等着秦朗为他帮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