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7章 古怪的问路人

作者:菜农种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强仙医最新章节!

    柳真真和秦朗并肩朝学校门口走去。

    对于自己而言,柳真真对秦朗描述的这部电影,当然还是很期待的。

    她能演练阵法是一回事,但以她的个人力量,想要建造一个中大型的机关或者阵法,却很不容易。

    毕竟,这样的机关阵法,需要人力和财力来支撑。财力还好说,关键是人力以及材料,都不好找,所以对于一些中型的机关阵法,她也只是以图纸模拟为主。

    但电影却不同,为了赚钱,投资方肯定会建造出一个比较真实的中大型机关或者阵法出来,即便与真正的机关阵法会有差别,没有真机关阵法的威力,但也能让自己看到全貌,对于研究机关阵法肯定会有所裨益。

    “快看,柳大女神要和那帅哥一起出去!”

    “好像女神手上还有课本吧,这是要去哪儿啊?”

    学生们纷纷朝秦朗和柳真真行走的方向望着,不少男牲口更是伸长了脖子。

    “这还用问,孤男寡女,又是晚上,一起离开学校,傻子都知道他们要办什么事了。”一个十分嫉妒柳真真美貌而且嫉妒柳真真找了秦朗这样的型男当男朋友的女生,口中说道。

    女生的这个说话,其实也是在场很多男生心中的想法。

    只是,大家都不愿看到这个结果而已。

    要知道,柳真真可是三大校花之一,在学生中有着超高的人气,许多男生哪怕是有了女朋友,都对柳真真念念不忘,更别提是那些没有女朋友的男生了,可是,现在要让他们亲眼看到柳真真和别的男人一起离开,去外面过夜,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也不一定,柳大女神那么清纯,多半不会在没毕业之前外出过夜的。”

    “也许吧,可不管怎么,那个男人已经拥有柳真真了,至少我们是没有希望了。”

    “不一定的,现在女生走出了大学校园,还有几个能是处子之身的?何况柳真真还有男朋友了。”

    “哎,怎么就叫我看到这伤心的一幕呢,不看了,我回宿舍去打盘游戏,麻醉一下自己了。”

    众人尽管对柳真真在晚上跟着秦朗离开学校这事十分上心,可是却没有人追出去,跑到校门口那儿去瞧。

    因为看到的越多,只怕会越难过。

    唯独有一个身影,从侧面路线紧跟着柳真真和秦朗。

    吴新宇看出来了,柳真真在学校内有着超高的人气,走哪儿都是焦点,这让他原本安排好的计划,有些难以顺利展开,毕竟柳真真是焦点,许多人看着,不方便他下手。

    可现在情况却正合他的心意。

    “嘿嘿,小子,还真是要多谢你了,你这样做,是将你女朋友拱手让给我啊,到时候我爽完后,兴许会将我和柳真真的一张激情照片送给你,给你留作纪念。”

    吴新宇脸上邪恶的笑容更多了。

    柳真真身边的那个年轻男子,竟然看样子是要将柳真真带出学校去,只要出了学校,关注柳真真的人就不会像学校里这么多了,到时自然方便他动手。

    所以,吴新宇果断决定,先忍耐一下,等到了学校外面后再下手。

    跟着秦朗和柳真真,吴新宇大摇大摆地走出了云海大学的校门。

    校门外,就停放着他的小车,吴新宇注意到,柳真真和同伴也走向了停车区域那儿。

    直到看到秦朗径直朝一辆拉风的红色兰博基尼跑车走去,吴新宇砸了咂舌。

    “还是个富二代呢。”

    不过就算柳真真的男朋友十分有钱,开得起将近两千万售价的兰博基尼超跑,吴新宇也不忌惮,他快步赶了上去,右微微缩着,其中食指和中指并拢着,这两根手指中间夹着一根表面黝黑的银针!

    “喂,同学你好,我想问一下艺术系是在这个校区,还是在新校区啊?”

    吴新宇追赶上去的同时,冲着秦朗和柳真真背后喊道,像是在问路的样子。

    等他那句话说完,他的右手也快要触碰到秦朗的肩膀了。

    而并拢的食指和中指,明显呈笔直形状,带着一根隐藏的黝黑银针,刺向了秦朗的肩膀,分明是要趁问话让秦朗分心的时候,将银针刺入秦朗体内。

    吴新宇十分自信,只要轻轻一下,银针尖端破开了秦朗肩膀上一点点的皮肤就行。

    那样,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因为,那根银针上呈现的黝黑之色,可非常不简单!

    银针都是呈现白银色,类似于不锈钢的那种颜色,即使是有黑色或者青色的银针,那也是因为针灸的特殊需要而准备的。

    而他手上的这根银针,如果是正常颜色的话,那就是银白色。

    但现在却是黝黑色,散发出黑色的冰凉光泽,其实是银针淬了毒的缘故。

    淬的毒,名为“黑迷素”,是一种精神类的迷幻毒药,是吴新宇自己用几种类似的药物淬炼成的,效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中招者在极短时间内就意识混乱,施展者因此只需要拉着中招者,甚至是一句话一个眼神,就能够让中招者乖乖跟着施展者走。

    而光是淬了毒的银针,用于下毒,还不算厉害,吴新宇仰仗的另外一个本领,就是使用银针的本事。

    他是气功大师,十分擅长针灸,对银针的使用方法,自然也要远比针灸师厉害,他可以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将银针刺入对方体内,而对方连半点疼痛都感觉不到。

    更何况,对方只是个年轻人,估计还是个大学生,防备之心本来就十分低,所以他自信他这一招,柳真真的同伴根本就没法躲过去。

    听到有人在问路,柳真真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去,打算告诉对方,艺术系就在这老校区,新校区都是像建筑学院、地质学院等工科院系的所在地。

    柳真真对于问路的人没有任何提防,毕竟这儿就在大学校门外面,她旁边还有秦朗陪着,不可能有坏人盯住。

    “问路啊?”

    秦朗没有回头,就先说了一句话。

    只是,他这短短只有是三个字的一句话,用的反而是反问的语气!

    吴新宇大感诧异,他握着银针的手在即将接触到这个年轻人身体的时候,他整个人突然感觉到了从对方身上释放出来的一抹冰冷气息!

    那种气息,竟然让他很忌惮!

    一瞬间,吴新宇脑海中闪过数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年轻人天生冷漠,对陌生人的态度很是冰冷,一种是这个年轻人恰好心情不好,碰巧他问路,惹得这个年轻人不快。

    而另外一种可能,则是对方是一个高手,提前发现了他问路包藏祸端,在出声警告他!

    吴新宇不相信最后一种可能会发生。

    对方实在太年轻了,和柳真真又是恋人关系,而柳真真是大学生,对方多半也应该是大学生才对,这样的人,怎么会是高手?也不可能提前发现他的计谋。

    要知道,他学习气功有成,虽然不是武者,但手上动作远比常人灵活和快速,刚才夹着银针朝对方刺去,他的手都尚且没有带起任何风声,对方怎么可能提前发觉?

    想到这儿,吴新宇没有任何犹豫,手继续朝前移动,短短五公分的距离,银针飞快就要刺破秦朗肩膀上的衣服,刺进皮肤中。

    吴新宇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

    只要刺入成功,这个年轻人很快就会身中迷幻毒素,意识混乱,相当于可以被他轻易控制,哪怕这里是云大校园门口,路人很多,也断然不会有人发现异样。

    至于柳真真,那就更好办了,那根淬毒了的银针,只需要再刺入柳真真的体内,柳真真也会受他控制了。

    比起年轻人,柳真真终究是个女孩子,在他面前更是连半点威胁都没有。

    “对,我想问路。”

    吴新宇还特意答复了秦朗一句,但夹着银针的手,即将触碰到秦朗的肩膀。

    “问路是假,搞鬼是真吧?”

    就在吴新宇感觉银针就要刺中秦朗的时候,眼前一花,却是秦朗拉着柳真真往侧边斜退了几米,轻松避开了他朝前刺的银针。

    吴新宇发现自己正面对着一个朝他冷冰冰问话的年轻人。

    激灵一下,吴新宇迎着秦朗冷峻的眼神,打了个寒战。

    “好强的实力!”

    对方仅仅一个眼神注视,就让他好像置身到了冰窖中,吴新宇再傻也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实力非常强大!

    退!这是吴新宇脑海中冒出来的唯一想法。

    连那么隐蔽的银针刺入都没法成功,提前被这人发现,吴新宇很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再有机会得手,如果逃脱不及时,反而会被这个年轻人留下。

    “逃?你能逃得掉么?”

    秦朗冷冷喝问了一声,身形快速闪动,朝着吴新宇退开的方向闪去。

    这个猥琐的中年男人,还自以为伪装得挺好,从在学校内开始就跟踪他和柳真真,还以为他不知道,他索性假装不知,等着这人暴露出真实面目,没想到出了学校,这人立即借着问路朝他下手。

    起初,他以为这人是河家派来的杀手,但现在看清楚对方的正面后,他否决了这个猜测,对方实力平平,根本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是拿着一根淬毒了的银针想要对付他,不可能是杀手。

    但对方想要害他,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他不可能放对方从容离开。

    柳真真眨了眨大眼睛,脸色有些惊讶。

    那个问路的中年男子,问路好像是假的?

    而且那人好猥琐啊,居然还敢朝秦朗哥下手,一定不是好人。

    柳真真却不知道,吴新宇的目标,是她。

    吴新宇感觉今晚要栽了,他拼命往前跑,可是才跑出十几米,眼角余光发现秦朗伸出的一只手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下一个,吴新宇感觉自己肩膀被人狠狠拉住,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朝后摔倒在了地上。

    秦朗握住吴新宇的右手,将吴新宇手上的黝黑银针,反过来刺进了吴新宇的体内。

    吴新宇瞪圆了眼睛,眼睁睁看着这一幕发生,嘴中惶恐喊道:“不要!”

    几秒钟后,吴新宇的眼神变得呆板起来,没有了神采,像是突然就成了一具丧失了意识的木偶。

    秦朗见此,大致能判断出那根银针上面淬了什么毒了。

    “跟我走。”

    秦朗直视着对方空洞的眼神,出声说道。

    让柳真真倍感诧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猥琐的中年男子竟然从地上爬起来,一言不发地跟在了秦朗身后。

    而后,柳真真才发现异样。

    那个中年人眼神空洞洞的,像被秦朗用一根线牵着的木偶。

    “真真,我们先上车,到没人的地方,我再跟你细说这事。”

    秦朗上了兰博基尼,让柳真真坐前排,由着吴新宇机械地坐在了后排,兰博基尼随后驶出了停车区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