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你没表达愤怒的资格!

作者:菜农种菜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都市最强仙医最新章节!

    “你再说一遍?”

    东方玉觉得一定是自己耳朵听岔了。

    秦朗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漫不经心地拍打着裤子上其实并不存在的灰尘,笑道:“你要相信你的耳朵,它没听错。”

    这下,东方玉就像炸了毛的老猫一样,怒着质问秦朗:“你想钱想疯了吧?”

    开什么玩笑,搞个出诊,光出诊费就要一百万?这国际名医都要不到这价格吧?

    东方长雄比他父亲还要愤怒,如果不是被抽的三个耳光让他记着不能在秦朗面前骂脏话,以他骄纵粗鄙的性格,早就痛骂开了。

    “秦朗,你也太高看自己了吧,你以为自己是谁啊,还一百万的出诊费,你怎么不去抢?”

    东方长雄瞬间觉得,自己以前的无耻,跟秦朗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了大巫。

    “呵呵,雄少,你不会不知道,抢劫可是犯罪的,我轻轻松松就能拿到一百万,干嘛还要去抢?”秦朗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一点也不觉得一百万出诊费很荒唐。

    “谁说我们会给你一百万出诊费,你别做梦!”

    东方长雄情绪很激动,明显极为抗拒给秦朗这么高额的报酬。

    “你说的没用,”秦朗径直撇开东方长雄,看向东方玉,“你觉得呢,出还是不出?”

    “我……”东方玉脸色冷峻,真想下令让人轰走秦朗,但马上又犹豫了起来。

    儿子东方长雄一直在发病,自然不知道秦朗神奇医术治愈疑难杂症的事情,那位老西医告诉过他,秦朗的医术不会有假,针灸之术十分厉害,比起西医来无论是见效时间还是治标治本都要出色,因此,他知道秦朗在医术上是有一定造诣的。

    就这样放走秦朗,等于是放弃了一个治愈儿子疾病的机会。

    “秦朗,你……”东方玉想了一下后,便想跟秦朗商量商量,想将出诊费降低。

    秦朗却手一挥,打断了东方玉的话:“如果你想让我降价,那还是免了。”

    恰好等来了一个痛宰东方玉父子的机会,秦朗打定了主意,绝不让步。

    “别磨磨蹭蹭的,再这么不痛快,我就要加价了。”秦朗不耐烦道。

    见此,东方玉明显动摇了起来。如果秦朗走人,他清楚损失有多大。

    可东方长雄到底是个二世祖,目光短浅,听了秦朗的话后,愈发怨恨起秦朗来,忍不住放话道:“你可以走了,给你一百万,你将我们父子俩当傻逼啊。”

    “对不起,时间过了十秒钟,现在是一百零五万了。”秦朗看着东方长雄,平静地说道。

    砰。

    东方长雄不敢骂人,只好自残一样,一拳砸在了床板上,却疼得他哆嗦着手倒抽凉气。

    “一百零五万就一百零五万吧。”东方玉无奈,屈从道。

    “父亲……”东方长雄惊愕不已,就这么简简单单,就要将一百万拱手送给秦朗?他不爽,不服!

    “闭嘴!”

    东方玉斥道,让东方长雄的不爽不服,只能在肚子里发酵,愈发让东方长雄难受。

    秦朗都没开始给自己儿子看病,就光开着车从云海市来到这里,就要一百零五万的出诊费,东方玉自己也肯定不爽不服,可有什么办法?

    他很清楚,如果同样的病,发生在其他人的身上,秦朗都可能不会要所谓的出诊费,这一百零五万,完全是因为自己父子俩得罪了秦朗,被秦朗故意整的。

    “哼,敢从我东方玉嘴中拔牙的,十几年以来,除了柳宏兵以外,你秦朗是第一个,等着,等这件事过去,我一定要你连本带利将这笔钱吐出来!”

    内心中,东方玉则这样想着。

    “拿来啊?”秦朗催促道。

    东方玉一时没明白过来,拿什么?

    秦朗不耐烦道:“钱啊,我还是将出诊费收进口袋中的好,省得你们东方家到时候翻脸不认账。”

    “你!”东方玉气得脸色紫青。他东方家族会这样无耻。

    可看秦朗那神情,明显就是在告诉他,东方家族就是有这样无耻。

    无奈,东方玉只好出去了一趟,进了自己书房,然后从一个需要指纹和虹膜双重验证才能开启的高级保险柜中,取出了十大沓总共一百万,再加上五万,一起塞进了一个黑色布袋中,拿着进了儿子的卧室,递给了秦朗。

    秦朗将袋口一扎,提着这袋子,去外面找刘警官,让刘警官帮忙暂时保管这钱了。

    趁着这空当,还处在清醒状态中的东方长雄,连忙怨毒地说道:“父亲,咱们一定要将秦朗除掉。不弄死他,我怨气难消!”

    “放心,前两次顾着想从生意上整垮他开的公司了,等这事过去,我直接派人动他本人,任他三头六臂,也躲不过暗杀。他必死无疑!”东方玉愤愤说道,脸上带着阴狠的气息。

    “你们父子俩在这嘀嘀咕咕的,说我坏话吧?”

    秦朗走进来,很轻松地调侃道。

    被秦朗一语道破心事,东方玉和东方长雄都显得有些愣神。

    “呵呵,谁私下里都清楚,仇怨不可能就此不算,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秦朗朝东方长雄努努嘴,示意眼下自己只是来看病的。

    东方长雄突然想到了一点什么,脱口而出道:“可你给我看病,万一暗中害我怎么办?”

    “这个,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胆量,敢赌一把了。”秦朗笑呵呵道。

    “行了,长雄。”东方玉阻止儿子再丢脸下去。

    这问题问的,完全没有半点技术含量。

    他既然敢秦朗来给东方长雄看病,自然是做好了防止秦朗搞鬼的准备。毕竟,如果东方长雄被秦朗动了手脚,以现代医学仪器做次全身检查,很容易就能查出来。

    “还是你父亲比你想得远一点,不像你这么笨头笨脑。”秦朗笑道。

    “你说谁笨头笨脑呢!”东方长雄像被惹毛了的公鸡,攻击**很是明显。

    长这么大,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没人敢和他对着来,可裸奔丢脸、泡喷泉池、被奚落,这些让他受尽屈辱的事情,却在几天时间内集中发生,而且全是拜秦朗所赐。

    秦朗看向东方长雄,故意道:“你现在是不是特想杀了我?但没用啊,你现在非但什么都做不了,父子俩都只能听凭我差遣,而且刚刚你们还给了我一百零五万呢。”

    东方长雄捂着胸口,就要吐血了。

    “说这话是想告诉你,至少今天,在我面前,你最好老实一点,这儿你没有表达愤怒的资格!”秦朗表情一变,冷冷警告东方长雄道。

    东方长雄气得剧烈咳嗽起来,眼睛死死瞪着秦朗,但马上就被东方玉用眼神制止了。

    “秦朗,出诊费你也收了,现在该给我儿子看病了吧。”东方玉知道眼下确实和秦朗说的那样,他们没有向秦朗表达愤怒的资格,否则惹怒了秦朗,受损失的还是他们自己。

    “完全可以,但在这之前,我们是不是需要先将价格谈好?假如我治好了东方长雄的病,你出多少报酬?”秦朗看着东方玉,直白问道。

    东方玉看来也早就在心中有了一个价格,马上就说道:“如果治好了我儿子的病,我给你五十万报酬。”

    秦朗听了后,笑了起来。

    “出诊费都突破百万了,你认为重要得多的治病过程,给的报酬只有区区五十万,说得过去么?”

    东方玉牙齿一咬,说道:“好,我给你两百万!”

    “东方玉,这个收费,是建立在你儿子的病完全康复的前提下,这点你应该仔细想清楚。”秦朗不紧不慢道。

    “什么意思?”东方玉隐隐带着怒火问道,两百万的报酬,在他看来,够高的了。

    “你儿子得的,不是什么现代医学能够确诊出具体病名的病,假如我能治好,那就等同于别人只会修理自行车,顶多能修小车的发动机,而我却可以修好航空母舰宇宙卫星,哪个难度更大,哪个更有技术含量,哪个更配得到与技术相一致的更高报酬,你说呢?”秦朗像开导心理患者一样,开导着东方玉。

    当然,谁都明白,这是秦朗在故意让东方玉、东方长雄心堵得难受。

    “三百万,三百万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东方玉沉声说道,面容下的肌肉在轻微颤抖着,显示着他在极力控制。

    他最初的心理价位,就是最多最多三百万,可之前就预付了一百零五万的出诊费,现在再要出三百万,已经超过他的心理价位极限了。

    因此,东方玉认为秦朗完全是在狮子大开口,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强势一点,不能被秦朗捏着鼻子走,秦朗说什么价自己就得出什么价。

    秦朗望着东方玉,没说话,只是朝东方玉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东方玉脸上肌肉颤抖得更频繁了:“四百万?秦朗,你别太过分了!”

    秦朗摇摇头:“你看错我的意思了。”

    东方玉脸上肌肉抖动得跟振动筛一样,双目喷火,瞪着秦朗:“你还想将价格升高一倍?酬劳要六百万,哼,那我宁愿放弃,赶你离开!”

    东方长雄也是被气得不轻。秦朗轻轻摇出一根手指头,说价格翻一倍就翻一倍,比喝白开水都容易,可报酬却是六百万!

    “秦朗,你一定疯了,要不然怎么会异想天开,居然管我们要六百万?看个病要这么多钱,哼,简直是天方夜谭!”

    秦朗一点也不急于反驳,在原先的椅子上坐下来,等东方玉和东方长雄这对父子说完后,才慢条斯理重新伸出了那根手指头。

    “我说你们的理解能力的确堪忧啊,我的意思是,报酬要一千万。”

    一根手指头,代表治好东方长雄的病后,索取的报酬是一千万。

    秦朗说的云淡风轻,东方玉、东方长雄却听都听傻了。

    足足几秒钟过后,东方玉才清醒过来,立即涨红着脸,面对秦朗仿佛面对的是他的杀父仇人一样,充满了愤怒:“一千万?哼,你还真敢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