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风雨欲来

作者:哆啦咪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大主宰飞剑问道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魔族荣耀最新章节!

    在后院的小红楼一层吃完饭,杨羽见玛丽居然还没下楼,就知道昨天估计把她也折腾惨了,嘴角微微一笑,离开了。

    大厨子早就让马车夫准备好了一辆马车,等在后院的出口,马车夫见杨羽过来,忙谄笑道:“魔法师大人,请问您想去哪儿?”

    “宾法中央山脉森林。”杨羽说。

    “啊?”马车夫一愣,“宾法中央山脉森林?”

    “怎么?有疑问吗?”杨羽冷冷地问。

    “啊,没有没有!”马车夫吓得噤若寒蝉,忙一迭连声地说没有。随后一甩马鞭,马车就离开了飞凤居的后院。

    一路上,杨羽在马车里闭目冥想,快速地恢复着精神力,毕竟,昨天的精神力,恢复得实在是,实在是不怎么好……

    这马车配备的是飞凤居后院马房里最好最快的马,只用了三个小时,就已经望见了宾法中央山脉森林的边缘,杨羽看差不多了,就大声说道:“停!”

    马车夫听了,忙拉住马缰,回头问道:“大人,就停在这儿吗?”

    “嗯。”杨羽走出车厢,跳下马车,对车夫说道:“你回去吧,剩下的我自己走。”

    “是。”马车夫丝毫不敢忤逆杨羽的意思,赶忙调转马车车身,着急麻黄地回鲁尔镇了。

    杨羽见马车确实消失在地平线了,方才嘴角一咧,转身走向宾法中央山脉森林。

    森林的外围是稀疏的草原,越往森林里面走,树木也就越茂盛,而杨羽走在其中,心里也有着一丝按捺不住的激动,马上就要再见到丝琦菲了,说不想念,那是假的,但上次的不辞而别,心里却也颇为忐忑,生怕丝琦菲因为这事生气……

    回首一看,已经走进森林几公里了,再往里走,就有可能碰见厉害的野兽了,杨羽便从银色法师袍中掏出了一阵暖在怀里的紫色水晶球,深吸一口气,贴上了额头……

    “呼……”望着水晶球上一闪一闪地紫色微光,杨羽心下一定,这里已经进入了丝琦菲的感应范围了!

    随手抽出魔杖,他可不想稀里糊涂地就被野兽袭击,现在已经确认了丝琦菲能够收到这条讯息,那么自己的安全显然是最重要的,抬头看了一下周围的树,找了一棵高度适中,枝干粗大的大树,那大树枝离地面大约有三米,也不知道成不成……

    “幽游于一切的伟大空间之神啊,请驻足垂怜。吾将以未来无限可能为礼,希望您能划破虚空,将惶惶于您前的迷途羔羊,牵引至那心中所想的地方吧!——瞬移术!”

    杨羽轻声念诵着瞬移术的咒语,脑海里的精神力异常活跃,以精神为引,指向那树枝之上,当最后一个音节念完,杨羽只觉全身仿佛过电一般,一阵酥麻,而再一定神,发现自己已经骑在这树枝之上了!

    哈~没想到第一次做这种直上直下的瞬移,就一下子成功了!杨羽望着刚刚站立的地方,心中得意,嘴角也翘了起来,那么便在这里等丝琦菲吧!

    这里是森林的外围,按说是不会有什么事儿的,不过,今天似乎有点例外。

    正当杨羽在树枝上闭目养神的时候,一群不速之客悄然来到了不远处……

    “头儿!咱们真能回归队伍吗!”一个长得精瘦精瘦的汉子骑着一匹枣红色的鲁尔战马走在树林里,他身边站着的是——沙巴布!

    “卢修斯,你也是从部队里,跟我多久了,我做过没把握的事儿吗?”沙巴布瞪了精瘦汉子一眼,“司卓伯爵大人早就答应我了,只要咱们这次能弄到鲁卡国的详细布防图,就让咱们归队,而且让我做千夫长!”

    “千夫长!”卢修斯眼珠子瞪得如铜铃一般,“那军职可是非斗士不能做啊!”

    “哈哈!斗士!”沙巴布似乎是泄愤一般地狂笑一声,“他娘的现在军队里的斗士哪个不是用药堆出来的?你还以为现在自己修炼出来的斗士还愿意去部队里卖命?我卡在大剑士巅峰已经有快十年了,这次如果不把握这个机会,恐怕这辈子都不能进阶了!”

    “属下誓死效忠千夫长大人!”卢修斯马上单膝跪地,效忠道。

    “哈哈哈!”沙巴布下巴上的络腮胡子都笑得颤抖起来,“卢修斯百夫长,请起来吧!”

    “属下遵命!”卢修斯行了个军礼,马上站了起来,随后,两人又是一阵大笑。

    原来,沙巴布打劫执政官,竟是为了夺取鲁卡王国的军事情报!杨羽趴在树枝上,他刚刚无意间竟然听到了这段对话,心中震撼地无以复加,静静地趴在那里,只见那两人笑了一阵,便把两匹战马系在附近的树上,盘腿坐在那里休息。

    他们好像是在等什么人……杨羽心中暗暗想到,我也先趴在这里看看,到底哪个司卓伯爵是谁!

    “头儿!”卢修斯灌了一口酒,叫道,却被沙巴布拿眼睛一瞪,马上改了口,“千夫长大人,约好的时间已经到了,到现在还没个人影,你说这司卓伯爵的人什么时候来啊?”

    “我哪儿知道!”沙巴布嘴角抽动了一下,给了卢修斯一个爆栗,“安安静静地坐这儿等着,别废话,弄得我心烦!”

    “额,是……”卢修斯低下头,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而沙巴布则眼珠子乱瞄,不时还趴在地上,用耳朵着地在听着些什么。

    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沙巴布忽然大叫道:“哈哈!来了!”

    “恭喜千夫长大人马上就要上任了!”卢修斯马上恭维道。

    沙巴布嘴角一翘:“放心,回归部队以后,跟着我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嗯嗯!”

    两个人正在闲话,却见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很快,一队大约三十余名身穿普通猎户服装的骑士纵马围了过来。

    “你们是希尔伯特搬来的救兵吗?”沙巴布见猎户骑士们停在他们俩周围,忽然没来由地来了一句。

    “不,我们是来杀希尔伯特的!”那猎户骑士队伍中走出一人,朗声说道。

    “司卓伯爵大人在上,请问大人怎么称呼?”沙巴布拱了拱手,问道。

    “东西带来了吗?”那猎户骑士面色冷峻,并不答话,只问主题。

    沙巴布眉头一皱,他当强盗团头子当了这么多年,何时受过如此羞辱,不过当下有求于人,便把这股不快强压下来,拱手说道:“东西,我肯定带来了,不过伯爵的任命书?”

    “先把东西拿过来,我看看。”那骑士粗暴地打断了沙巴布的话,伸出手。

    “我希望能先看到伯爵的任命书!”沙巴布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左腿不易察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右手也握上了剑柄。

    “哈哈哈!”猎户骑士嘴角一咧,“叛国之徒,也敢与伯爵大人谈条件!”说着,他一甩披风,浑身绽放出土黄色的光芒,这就如同信号一般,身后的三十余名骑士,也纷纷利刃出鞘将两人团团围住!

    “大地斗士!”卢修斯惊呼出声,他一下子瘫软在地,只有大剑士初阶修为的他,别说大地斗士了,就算是一个刚刚跨入斗士门槛的初阶斗士,都能在一个回合之内要了他的命!

    沙巴布虽然也露出了惊骇的目光,嘴角也在微微颤抖着,但他毕竟是多年的强盗头子,并未像身边的卢修斯那样失态,只是颤抖着问道:“为什么?伯爵大人为什么要骗我?”

    “跳梁小丑!”那大地斗士不屑地撇撇嘴,剑光一闪,一颗大好人头就落了地,那鬼魅般的出剑速度,连专修空间魔法的杨羽都没有看清。

    “那么你……”那大地斗士轻描淡写地杀了在卢修斯眼中强悍无比的沙巴布,又把长剑指向卢修斯。

    “大,大大,大人!”卢修斯似乎想不出究竟该怎样求饶了,只一把泪一把汗地抽搐着干嚎道,“大人!我当年是被沙巴布那混蛋蛊惑,这才出走部队的,我这些年一直想回归,可是沙巴布那混蛋限制了我的自由,让我给他卖命,我是冤枉的啊,大人!”

    “图纸在哪儿?”那大地斗士似乎没什么耐心,只以剑遥遥指着卢修斯,冷冷地问。

    “大人!饶了我吧!”卢修斯哭着喊道。

    “我再问最后一遍,图纸在哪儿?”大地斗士的剑尖已经泛出了黄色的光芒,这种光芒就连身在数十米之外的树枝上的杨羽都感到一阵阵寒意,而身处剑光正中的卢修斯更是难看,直接就吓尿了裤子,一股子骚味儿一下子从他的身下传了出来。

    眼看着那黄色的斗气就要离剑而发,卢修斯知道再不交出图纸恐怕性命难保,一下子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从地上跳了起来,跑到沙巴布身边,强忍着不去看那无头尸体,只脱下了沙巴布的右脚鞋子,在鞋子里摸索了好一阵,方才取出一张泛黄的羊皮纸,讨好似的递给了猎户骑士。

    猎户骑士抓过羊皮纸,忍着那股子脚臭味儿仔细看了看,满意地点点头,手指一抖,那羊皮纸就收进了他的袖子。

    “大人,那我……”卢修斯见猎户骑士嘴角的笑意,顿觉性命有了保障,欢天喜地地蹭过去,便要和猎户骑士说话。

    不想,惊变顿生!

    猎户骑士剑尖上黄忙一闪,一道斗气破剑而出,直直地削入了卢修斯的脖子,将他的脖子穿了一个大洞!

    “大人——你!”他刚看到黄光出现就知道事情要遭,却连话都没喊完,便永远地失去了意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