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7章 无面者

作者:泛舟填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网游之大盗贼最新章节!

    陆离不知道该以何种身份去面对瓦里安。

    毫无疑问,瓦里安的父亲莱恩·乌瑞恩是一位伟大的君主和聪明的战略家,他仅凭暴风王国一国之力就从气势汹汹进入艾泽拉斯的部落大军的第一次进攻中保护了暴风城。

    无论在人类联盟,还是在暴风王国,莱恩国王都是一名无可比拟的英雄。

    但,年轻的瓦里安甚至还没能来得及向他的父亲学习如何成为一位明君,就彻底失去了他——莱恩国王最信任的密探,半兽人迦罗娜受到了古尔丹的强制操控,在暴风王庭含泪刺杀了莱恩。瓦里安亲眼目睹了父亲的死亡,将迦罗娜的刺杀莱恩的景象铭刻在幼小的心灵之中,成了他一生中最难以忘记的景象。

    在陆离看来,如果瓦里安有一个痛恨彻骨的人,那绝对不可能是兽人。

    他甚至怀疑自己一旦说出是迦罗娜的弟子,就很有可能被乱刀砍死——当然,这里必须有一个前提是瓦里安暂时还活着。

    正如老骑士所言,瓦里安不是弱者。

    当初,他被黑龙公主奥妮克希亚的爪牙所绑架,使其分裂成两个自己:一个展现他的力量和决断力,另一个则意志脆弱。巨龙企图扼杀掉瓦里安的战士特质,通过控制懦弱的国王傀儡达到统治暴风城的目的。但是瓦里安强大的另一半却得以逃生,成为一名被称为洛戈什的传奇斗士,外号“幽灵狼”。

    现如今的瓦里安二者合一,确实强的让人可怕。

    但是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既然山缪森少校敢暴风城里刺杀国王,就一定有所依仗。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王国大殿的门口,却发现原本应该守在这里的卫兵们全都不见了,这个发现让老骑士的脸色更是阴沉不定。

    能够指挥这些卫兵的,当然不可能是一个少校,这说明很有可能有一个将军级别的贵族跟随暮光之锤背叛了国王,他现在只能希望国王能多撑一会,不要让他闯进去之后见到的是一具尸体。

    陆离保持着告诉狂奔的速度,在宫殿中穿过一个又一个走廊。

    他的思绪飞的有点远,他在想换做是他想要刺杀瓦里安国王,该如何去做才有机会。

    当然,假想的前提是他们有正面击杀瓦里安这种超级大BOSS的实力,他首先必须选一个好的机会,至少暴风骑士团的主力应该在外作战,或许还应该会在商业区制造混乱,引得卫兵们过去维持秩序。

    然后采用声东击西的方式调开门口卫兵,然后他带着芝麻馅儿汤圆闯进去,最后在王宫内部召唤大部队。

    “你或许说的没错,贵族确实是王国的一颗毒瘤,”还没走进正殿,陆离和老骑士就听到了一个洪亮的声音,从老骑士松一口气的神色来看,里面的大概就是瓦里安国王了。

    瓦里安或许没有他父亲那么受爱戴,但是他饱经磨难。

    父亲之死成了瓦里安失去一切的开端,在紧随其后的兽人入侵中,他的家园——暴风城被夷为平地,他的国家被兽人占领,他的人民死伤惨重,幸得安度因·洛萨将军忠心耿耿地护送,一批暴风城难民成功渡海北上来到了洛丹伦。

    少年瓦里安过早地开始了他的流亡生活,还未从失去父亲的恐惧中平复的他已经遭遇了一连串的劫难。

    相比较来说,他比阿尔萨斯要心智坚强。

    “……然而贵族是怎么产生的呢,他们的父祖为了这片土地洒了热血,很多人用生命为子孙后代谋求到了一席之地,”瓦里安国王似乎在和山缪森少校争论生命东西。

    陆离在外面探头朝里面看了一下,结果吓了一大跳。

    宫殿里到处都是尸体,显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还没开始战斗,而说话的人斜靠在王座上,胸口血肉模糊,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

    而造成这一切的并不是陆离想象中的山缪森少校——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此人,但是从这人的身份,还有他弟弟的长相,这人也不可能是这样一个恶心的怪物吧。

    宫殿里盘坐的可不就是一个巨大的怪物。

    如果陆离没认错的话,这玩意应该被称作无面者。

    根据暮光之锤的预言,大多数拥有生命拥有形态的生物都会被毁灭,只有无面者、暮光龙、永恒龙、元素生物,这几种被选中的生物,能够在那个被暗影笼罩的新世界中分享上古之神的荣光。

    不过,山缪森少校转化的这个无面者显然不是什么真正的无面者。

    真正的无面者都是由上古之神的触须分裂生成的,通过他们的形象不难看出,他们的身体的确与软体动物的腕足很相近,而众所周知的一点,上古之神的身体就是由一个卵形躯干和众多的触须组成。

    至于是上古之神脱落的触须诞生了无面者还是主动生产则无从可知了。

    但是山缪森能把自己转化成无面者,这也足够强悍的了,怪不得这些卫兵都不是他的对手,就连角斗场里闯下赫赫名头的瓦里安国王都负伤了。

    “就比如我的朋友范里克夫,尊敬的陛下,你可千万不要说不认识他,”山缪森少校嗡嗡的说道。

    “愤怒不足以成为堕落的理由,这句话适合他,也适合我,而你,又因为什么理由要战斗呢,”瓦里安国王尽管受了伤,依旧声音洪亮,而且神色无比的坦荡。

    愤怒让艾德温·范克里夫揭竿而起,也是愤怒让他很快忘记了自身所坚持的正义,一群工匠要么沦为屠杀平民的刽子手。

    同样是愤怒——这个愤怒来源于石匠工会暴动中蒂芬皇后的死——瓦里安国王愤怒的驱逐了石匠工会,将这些人赶出了他们修建的宏伟城市。

    究竟,是谁在以屠戮之名来亵渎正义?

    “受死吧,国王陛下,你的血,将会用来献祭伟大的涅扎斯,”或许是身上这种无面者状态不太未定了,山缪森少校终于结束了长篇累牍的废话。

    为什么每一个反派都这么多废话呢?

    陆离看着老骑士浑身冒着圣光的火焰挡在了瓦里安国王面前,心里非常想要吐槽一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