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失落的荣耀

作者:泛舟填词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英雄联盟之最强英雄女主网游:第一女盗贼网游之大盗贼网游之我是武学家网游之虚拟同步重生之围棋梦英雄联盟之决胜巅峰超凡者游戏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网游之大盗贼最新章节!

    “我离开家的时候,我的儿子泰兰已经开始懂事,妻子告诉他我已经死了,他是在没有父爱的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老弗丁仰着头,目光穿过瘟疫之地的迷雾,似乎儿子的成长便历历在目。

    “您没有对他尽到应有的责任,”陆离很不客气。

    “你说的没错,但是我的泰兰还是长大成.人,作为一名圣骑士加入了白银之手,我感到无比的欣慰,”老弗丁骄傲的说道。

    后来的事情就不那么愉快了。

    阿尔萨斯攻破了安多哈尔,杀死了守护克尔苏加德之墓的五大圣骑士之一的加文拉德·厄运。他为了得到父亲的骨灰瓮复活克尔苏加德的关键物品,无情的指挥亡灵大军扑向乌瑟尔。

    乌瑟尔是阿尔萨斯的导师!

    孤身一人的乌瑟尔英勇地搏斗着,但他还是被阿尔萨斯杀死了,阿尔萨斯这个被称为洛丹伦希望的王子,变成了为王国送葬的人。

    他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杀死了自己的恩师。

    他的父亲泰瑞纳斯·米奈希尔二世死了都不得安生,他的骨灰盒填进了诅咒教派首领的骸骨,在这荒谬与莫大的讽刺中,安多哈尔的沦陷,标志着洛丹伦最后的尊严轰然倒塌。

    从那一刻起,白银之手宣告瓦解。

    泰兰·弗丁竭尽所能地坚持着,当他被逼入饱经战乱的北谷中时,他做了最后的抵抗,一个个的天灾怪物倒在他的剑下。

    可他看不到希望。

    骑士团是否还有别人活着,这还有什么意义吗?

    正是带着这样的想法,泰兰抛弃了骑士团的战旗,并否认了他所熟知的一切。他的荣誉被遗弃在了北谷那浸满鲜血的土地上。而他成了十字军的傀儡血色十字军认为他作为老弗丁这个白银之手创始者的儿子,有助于帮助他们纠集白银之手残存的力量。

    泰兰·弗丁驻扎在壁炉谷的玛登霍尔德城堡。

    “玛登霍尔德城堡?”陆离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抬起头惊讶的问道:“他已经堕落了,那可是一群无恶不作的堕落骑士。”

    “不,泰兰是个好人。”老弗丁坚定的摇头,他沉声说道:“我的儿子,他需要指导,他必须记起。记起高贵和荣耀的含义,我知道那信念就在他心中,他知道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只要有人能帮助他,帮助他记忆起来。”

    “我该怎么做?”陆离很想问你自己为什么不去。但是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蛋疼的设定。

    “为了帮泰兰找回他失去的东西,你必须收集他过去曾经使用过的物品,”老弗丁回忆了一下之后说道:“第一件是他7岁的时候我送给他的一个玩具,那是一只小小的战锤,是我这把的战锤的复制品。当他被告知我已经死了的时候,他将那只小战锤和对我的记忆永远地埋在了我的墓前。你必须去一趟墓室,拿回泰兰之锤!”

    “我明白,只要你告诉我你的墓在什么地方,”陆离肯定的回答,这个并不难。

    老弗丁说了一个位置。陆离把他记下来,然后静候接下来的信物,那个小锤子谁都能够拿到,还不足以取信泰兰。

    “你先去把锤子拿回来,我要想想还有什么合适的旧物,”老弗丁很苦恼的样子。

    陆离告别老弗丁之后变成了一只豹子,撒开腿一路狂奔,那些被他从旁边穿过而惊动的怪物跟在后面拼命的追,但是很快就因为脱离了仇恨范围而放弃。

    在老弗丁故乡的旧居之处这里早就成了天灾的乐园,曾经的村庄再也没有任何生灵。

    陆离杀掉了周围几只怪物。开始拿出一个矿锄挖坑。

    花了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找到了那把小锤子,不愧是老弗丁的作品,即便在地下被埋了这么多年。又被天灾污浊所侵蚀,仍然保存的很完好。

    可惜不是玩家装备,只显示任务物品。

    老弗丁从陆离的手上接过小锤子,神色非常的哀伤,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多少东西。

    那是一个幼小的孩子,从母亲那里听到父亲已经战死的消息。

    他可能在夜晚的时候偷偷的跑出来。坐在父亲的坟前默默流眼泪,曾经把他举起来高高抛起的伟大父亲,已经再也见不到了。

    “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陆离问。

    “泰兰的荣誉被遗弃在了北谷那浸满鲜血的土地上,我希望你能到北谷去,找回那面代表失落的荣耀的战旗,”老弗爷给出了新的指示。

    “如你所愿,”陆离转身就走。

    换做一般人,估计很难寻找到那面失落的战旗,毕竟战斗已经发生很久,但是陆离则不然,他在极短的时间内从布洛米尔左边的湖底找到隐藏极深的任务物品,并快速的回到了老弗爷的面前。

    “好吧,你一再挑战了我的认知,”老弗丁赞叹的点点头:“接下来你要到凯尔达隆岛去,寻找关于一副画的线索,你知道凯尔达隆岛吗?”

    陆离点点头:“在瘟疫之地南部的一个大湖中央,我去过那里。”

    “没错,”老弗丁露出回忆的轻柔神情:“当泰兰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全家经常去凯尔达隆度假。我们最后一次去那里时,一位名叫瑞弗蕾的艺术家为我们画了一张在湖边漫步的画。这是最能让我回想起与泰兰和卡兰德拉在一起时的美好时光的东西。那个时候我牵着我的妻子和儿子,心中充满了无限的爱意……”

    妻子早就死在战乱中,儿子也困在虎穴,唯一能够陪伴老弗丁的就只有那些记忆了。

    “意思是去找一个叫做瑞弗蕾的艺术家,我明白了,”幸好凯尔达隆依旧处于瘟疫之地的地界,陆离看似被使唤的团团转,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瘟疫之地的范围,也浪费不了太多的时间。

    幸好这个岛屿没有被天灾军团所侵占,湖水里的水元素近似无穷无尽,想必天灾军团也没必要和它们交恶。

    不过瑞弗蕾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了,幸存的难民告诉陆离,她可能失落在了斯坦索姆。

    然后陆离就接到了下一步的任务提示,到瘟疫之地北部的斯坦索姆去,他可以在血色十字军堡垒中找到“爱与家庭”这幅画,这幅画被隐藏在另一幅描绘两个月亮的画之后。(~^~)

    ps:  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能够订阅的朋友们尽可能订阅一下吧,估计也花不了几个钱,现在起点的充值很方便,微信支付宝都可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