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泡妞新指标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林义哲身子突然一僵,股沟内整条酥麻起来,竟有了一阵强烈的泄意,心中甚为讶异:“我向来皆是十分耐久,怎么今儿早早就挨不过了?”他一张俊脸涨得通红,嗫嚅唤了声:“婉儿……”

    陈婉启眸瞧去,见了林义哲那彷徨神色,心里爱极了他,慵懒娇腻地哼了一声:“嗯?”

    林义哲闷呜道:“好象要……要出来了。”身子已顿住不敢再动,杵头变得灵敏万分,竟能感觉出陈婉的嫩花心贴着冠系处活泼泼地乱刮乱跳。

    陈婉痴痴地望着他,一时间香魂无主,颤声道:“亲我。”

    林义哲心神一松,忙俯下头去与陈婉亲吻,用力咂往小香舌,双手扣往她两瓣绵股,狠命大弄大创了十余下,只觉各种奇美异妙纷至沓来,茎上青筋倏地暴绽,浑身一阵畅快,便泄了个汪洋大海。

    陈婉被他颠耸得似那浪里轻舟,蓦觉嫩花心上冲过一股滚烫的热流,真个美彻骨髓,蕊眼顿然绽开,蜜牝猛地痉挛起来,娇嫩的腔肉死死地绞住丈夫的巨茎,深处一阵急抖,竟也哆哆嗦嗦地丢了身子。

    林义哲立觉杵头上被什么油油软软的东西淋了,先是杵首,接着整根茎身都麻木了起来,几乎同时,又有一股似酥似麝的异香扑鼻袭来,神魂霎已离窍,再也吮不住陈婉的香舌,只余底下难休难止地淋漓喷射。

    陈婉只觉那一股烫热似乎沁进了蕊眼里边,深深地侵入了体内未知的地方。她何曾尝过这种滋味,娇躯寸寸皆酥。只有欲仙欲死地领受着,陪着丈夫丢出一股又一股浆液。

    林义哲与陈婉久别重逢,一番抵死缠绵,其中交汇融会之妙,实非笔墨能述。

    两人一上一下,交叠对注,眼睛时合时启,矇眬对望。痉挛抽搐了许久,终于渐渐松缓下来。

    陈婉四肢摊开,周身骨头似被抽尽,数卷秀发垂落额前,伏于林义哲的胸口,林义哲轻抚着她柔长黑亮的秀发,心中满是浓浓的爱恋之意。

    这么久的离别之苦。此时此刻,方得稍稍化解。

    “这一次回来,能多住些日子了吧?”陈婉轻轻抚摸着林义哲的胸口肌肉,轻声问道。

    “嗯。”林义哲点了点头,“不过,岳父大人要去台湾任职。台湾的情形,他不是很熟悉,我可能还需要往来台湾几趟,不过坐着通报舰去,应该是很快的。”

    想到因为丈夫的关系。爹爹重新被朝廷起用,并且还担任了台湾巡抚的要职。陈婉的心中感到说不出的甜蜜。

    “对了,婉儿,上次我电报里要你买的金鸡纳霜,买妥了没有?”林义哲想起了一件要事,立刻问道。

    “买妥了,现在库房里呢,怕你不够用,买了好多。”陈婉想到林义哲交待她办的这件事,笑着微微起身,在他胸前单手支颐,看着他,说道,“只是不知道作何用处?”

    “这金鸡纳霜,治疗疟疾最是灵妙,岳父此去台湾,此药当是必备之物。”林义哲给陈婉解释道,“我以前对瘴疠为何疾始终不甚明了,后经多方询问医师,方才知道,此等瘴疠,乃是疟疾所引发。”林义哲想起了死去的彩玥和王凯泰,禁不住叹息起来,“若是早知道是这病,彩玥和王公便不会走了……”

    陈婉听了林义哲的话,想起了死去的彩玥和有大恩于丈夫的福建巡抚王凯泰,也禁不住暗自神伤。

    林义哲感慨之余,也禁不住暗自庆幸,现在已经明白了瘴疠——也就是恶性疟疾的发病原因,自己的身边人当中,再不会有彩玥和王凯泰那样的悲剧出现了。

    古代的人们对瘴气的认识非常有限,林义哲在询问过多名中外有名医师之后,这才了解实际的致病的瘴气大多是由蚊子群飞造成的。大量带有恶性疟疾病菌的蚊子聚集在一起飞行,远远的看就像一团黑沉沉的气体。人畜被它们叮咬过之后,便会感染恶性疟疾。人们常常看到森林里乌烟瘴气过后,人就倒下了,实际上瘴气就是蚊虫群飞而成的,而这些蚊子能传播恶性疟疾。中国人称疟疾为瘴气,在意大利语当中,疟疾叫“阴风”,可谓如出一辙。

    而自己在台湾没有感染上恶性疟疾,应该是得益于老药翁邓福和进献的“百草油”让他防止了被蚊虫叮咬之故。

    在原来的历史中,沈葆桢也是在去过台湾之后感染了瘴疠,久治不愈而逝于两江总督任上的。

    这一次,历史因为自己而发生了改变,自己代替沈葆桢率军去了台湾,沈葆桢没有感染上瘴疠,应该比原来的历史上要长寿一些了……

    “鲲宇怎生知道,这金鸡纳霜,可治得瘴疠恶疾?”陈婉不想让林义哲再去想这些悲伤的事,是以岔开了话题。

    “我在京里时,曾去太医院问过,太医言当年康熙爷曾患此类疾病,为法国教士用这金鸡纳霜所救,并说曾有人以此防止瘴疠,颇有成效。我便记下了这药名。”林义哲答道,“后来还专门找了些病人试验,果真灵验,是以才叫婉儿购买的。”

    听到林义哲说当年康熙皇帝就是吃这种药治好的病,陈婉不由得惊喜万分。

    1693年,法国传教士洪若翰曾用金鸡纳霜治愈康熙皇帝的疟疾。后来,在后世赫赫有名的大作家曹雪芹的祖父曹寅因患疟疾,曾向康熙帝索要金鸡纳霜。苏州织造李煦上奏云:“寅向臣言,医生用药,不能见效,必得主子圣药救我。”康熙知道后特地“赐驿马星夜赶去”,并一再吩咐“若不是疟疾,此药用不得,须要认真,万嘱万嘱。”可惜那时没有更快的交通手段,在药物送到之前,曹寅便去世了,令康熙皇帝十分痛惜。

    “婉儿买这些药,是费了不少心思吧?听说这药出自南亚美利加洲,该地有金鸡纳树,树皮中有此药物。”林义哲说道。

    “哪里有那么远,我着人打听了,这金鸡纳树,南洋便广有种植。是以咱们买的这些药,全是从南洋进的。”陈婉笑了起来。

    听到陈婉说金鸡纳树竟然在东南亚一带有大量种植,林义哲不由得很是吃惊。

    看样子,自己这个穿越者,也不是什么都知道的啊!

    想到东南亚地区,林义哲的脑中突然有一道火花闪现。

    这些个地方,也许该考虑一下是否在不久的将来,收入到中国的势力范围之内了……

    陈婉慵懒靠在林义哲怀内,见林义哲似乎走了神,笑问道:“鲲宇想什么呢?”

    此刻的她心中暗自奇怪,刚刚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无时不刻都充满了可以把人融化的**,而现在的她,却感觉到了一种罕有的温柔恬静。

    林义哲回过神来,他微微一笑,脑袋微微朝前一探,眼睛情不自禁地往下边溜去,从她裹身的绒毡的缝隙里偷瞧陈婉的胸脯。

    看着那一道深深的酥沟,他又感到心中热流涌动起来。

    陈婉道:“你要是困了,便好好睡一会儿吧,明儿还要送郭大人上船呢。”

    她见林义哲没有回答,正要再问,股上竟触到一根**热乎乎的巨物,不由俏颜飞红,惊讶地望着林义哲,手儿捂住了嘴上的笑。

    林义哲面上发烫,欣赏着她的可爱表情,呵呵笑道:“是它不听话,不关我事啊。”

    陈婉吃吃笑道:“怎么会这样的?刚才还……还没吃饱么?”

    她知道林义哲精力健旺非常,每次与自己欢好,至少都梅开二度,今天他虽然因久别之故,过于兴奋,泄得有些快,但仍让她感到美妙无比,她也知道,是他在外边没有碰别的女人,才会这样。只是象今次这么快就重振雄风,却属少见,她自个儿也不太明白。

    林义哲见了陈婉的神情,心知她也还想要,呵呵一笑,又揽住了她柔软的腰肢。

    陈婉的神色温柔无比,她张臂抱住林义哲,娇靥贴着他的胸口,笑问道:“你刚刚儿的那样胡来,就那么快活么?”

    林义哲触着她那粉滑娇嫩的娇躯,浑身欲火如焚,嘴上却说道:“婉儿若是不喜欢,我便不再乱来了。”

    谁知陈婉竟探手握住了他底下的东西,柔声道:“涨成这模样,你受得了么?”

    林义哲看着她,痴痴的道:“婉儿,我再不会在外边胡来了。”

    陈婉嫩舌轻挑他**,柔声道:“所以说,以后呀,你还是再纳两房小吧……只要你在外边不胡来,人家什么都依你……”

    林义哲满怀欢畅,嘴巴在她俏脸上乱亲乱吻,喘着粗气道:“那……我们再来一回可好?”

    陈婉轻轻的点了点头,望了望窗外。

    “不过,可得小声些,别忘了,爹爹和郭公,可都在府里住着呢……”

    林义哲抱过她,再一次深情的吻了起来……

    尽管他们俩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但是他们俩并不知道,就在不远处的回廊之中,那四个来自于刘璈府中的丫环中的一个,正一边听着他们俩的柔情蜜语,一边默默的想着心事。(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