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海兵之春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姐姐说笑了。”慈禧太后微微一笑。她虽然嘴上没再多说,但慈安太后知道她的心里其实是很高兴有这么一个给日本人“恩典”的机会的,不由得呵呵一笑。

    同治皇帝正自为刚才说错了话后悔,听到慈安太后这么说,他小心地观察了一下母亲的脸色,说道:“儿子以为,这个由头甚好。皇额娘万寿,普天同庆,藉此减免日人赔款数额,日本上下感念,必然永不再反。”

    听了儿子的话,慈禧太后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转向恭亲王,问道:“六爷以为这个由头行么?”

    “回皇太后的话,臣以为,以此减免日人赔款数额,再好不过。”恭亲王恭声回答道。

    “文相以为呢?”慈禧太后转向文祥问道。

    “回皇太后,臣附议。”文祥道。

    “林义哲,你看呢?”慈禧太后又向林义哲问道。

    “回皇太后,臣亦附议。”林义哲答道。

    “那就这么办好了。”慈禧太后笑着和慈安太后对望了一眼,点了点头。

    同治皇帝听到母亲把事情拍了板,心里正自松了口气,却听得慈禧太后又说道:“只是,这二百万镑,全算在我一个人的恩典上,未免有些过了。上次皇帝宽免赔款,不过一百万之数,我恩典的这个数,不可盖过了皇上,须是再寻得一个由头才好。”

    听了母亲的话,同治皇帝在心里很是不以为然:母亲的恩典大过儿子,不是很正常的事么?不过这话他是万万不敢当着母亲的面说起来的。

    由于害怕再说错话,同治皇帝这一次干脆选择闭了口。

    慈禧太后看了同治皇帝一眼,目光随即落到了林义哲身上。

    “林义哲。你有没有好的由头?再说一个来?”

    看到慈禧太后这一次竟然直接向林义哲问话,同治皇帝不由得有些吃惊。

    “回皇太后的话,臣以为,不妨以日本前年助我国解救被秘鲁‘马里亚老士’号轮船所掳华工一事为由,忆及两国昔年之好。再行减免一百万镑。”林义哲说道,“如此一可示中国之宽大,二者示我皇太后皇上仁圣爱民之心,日人感念,余款当情愿偿付。”

    听到林义哲提出以这件事作为减免日本赔款数额的理由,恭亲王和文祥都是眼睛一亮。

    慈禧太后和慈安太后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只有同治皇帝不明所以,眼中闪过惊奇之色。

    “不错不错,那一次日本是出了不少力,以这个由头宽免一些赔款,确实可行。”慈安太后眼中闪过赞赏之意,立刻说道。

    “这事儿都过去两年了。你竟然还能记起来,真是难得。”慈禧太后看了看林义哲,面向同治皇帝,看到儿子一脸茫然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叹了口气。

    她和慈安太后,当然记得这桩当时轰动一时的案子。

    而那时尽管同治皇帝还未亲政,但对于此案也应当是有所知晓的。而同治皇帝现在看起来完全一副哑子听雷的样子,对政事的用心程度就可想而知了。

    那还是同治十一年八月二十七日,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李鸿章致函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据苏松太道沈秉成秉称,八月十二日,准日本郑少记永宁来署面称,东洋横滨地界,查有玛耶西船,载中国人两百余名,送往秘鲁国。经日本官将该船并船上人等扣留,会同驻日本之英美两国领事讯供。奏请惩办,函致上海询明中国官如何办理等语,并交到日本来文,即被拐之人所带合同各稿,请速核办。”即轰动一时的“玛耶西”号事件。

    “玛耶西”号是秘鲁货船。为避暴风并兼修理桅杆于1872年7月9日进入横滨港。但停泊后的第四天,即7月12日深夜,一名瘦削的中国人投身入海,气息奄奄地向停泊中的英**舰“艾恩?杜克”号游来,他被救上军舰之后。通过翻译反复询问,始知该男子叫木庆,据木庆说,他们被骗说是去秘鲁劳动移民,但是上船之后,秘鲁人一反常态,对他们极尽虐待,直到该船开进横滨港避风时,他才将生死置之度外,冒死求救。木庆最后恳求英国人“设法救救我们这些不幸的同胞吧。”但是英国人说“因横滨非我国港口,遂经领事之手,引渡给神奈川县厅,而该厅又将其送回秘鲁船上。据闻船客不堪忍受虐待,为免遭船主毒手,迄今已发生多起船客逃跑事件。”由于被拐中国苦力惨遭毒打的嚎叫声甚至传到附近的英**舰,英舰舰长命令部下军官上岸向英国代理公使沃特森报告。英国公使接到报告后,立即前往“玛耶西”号探寻被拐苦力情形,但船长埃雷拉拒绝探视。就在英国公使和船长埃雷拉交涉期间,又看到被拐苦力或被剪断发辫,或因受伤呻吟不止,这才决定不能放任不管,于是向日本外务卿副岛种臣力陈中国苦力受虐情形,希望日本政府采取措施,制止船长埃雷拉的拐卖华工行为。

    日本方面得到英美外交使节的书面支持,并考虑到事件虽然发生在未建交国的船只“玛耶西”号上,但该船现在日本领土、领海之内,所以日本政府有权按照日本法律处置,于是日本外务卿副岛种臣于翌日即指令神奈川县权令大江卓立即着手调查处理,“迅速查明事端,审明罪责,并将结果上报本省。”

    日本政府行动迅速,开始就此案进行审判,为了解救华工,日本官员不断传唤被拐华工作证,一次十人或二十人不等,事毕将这些证人留在横滨,并不令其回船。这虽为一时权宜之计。但非常奏效,对解救被拐华工颇有帮助。埃雷拉见势不妙,想要一走了之,于是向法庭申请离境,但立即为日本方面所拒绝。日本神奈川县法庭并于8月9日发出限制离境令。并于8月17日派员进入关押多数被拐华工的船舱,宣布“此船在横滨停泊期间,日本政府对诸君予以保护。”8月26日神奈川县法庭宣判认定“玛耶西”号船长埃雷拉虐待被拐华工、从事奴隶贸易。日本方面随后扣留了“玛耶西”号,并解救了全部被拐华工。

    清朝政府在接到日本方面的通知后,认为“日本能顾大局,为中国办事。且驻日本与驻沪之英美领事,均云必须重办。若竟置诸不理,非但难对被拐之二百余人,恐后来拐卖人口者更多,且更为各国看轻。”遂于9月17日决定派遣上海租界会审委员陈福勋赴日处理此事,最后除一人病死一名女孩失踪外。其余华工均被解救回国。

    在处理善后时,因陈福勋交接之前的被拐华工食宿费用,日本政府是免费提供的;陈福勋曾向日方提起过要支付这笔费用,但是副岛种臣婉然拒绝,说是此款系在与他未曾交接之前所用,中方不必支付,并嘱咐其部下“此系出于日本国家之己意。不准开报,并饬令数目之多寡,亦不准告知。”副岛种臣的所为曾令清政府大员对日本刮目相看,颇有好感。清朝政府为了感谢日本政府热心救助被拐华工,还专门赠送了礼品。

    “此事当年之外务卿副岛,曾力主为中国被拐之民申义,使其得以平安返回中国,免受奴役之苦,确是功德无量,今日想来。亦是可感。”恭亲王想起当年的往事,禁不住感叹起来,“藉此减免赔款数额,最好不过。”

    “这个副岛,便是当年紫光阁觐见之时的那个副岛是吧?”同治皇帝听到了“副岛”这个名字。起先觉着甚为耳熟,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起了他是哪个。

    “回皇上,正是这个副岛,后充任驻京公使,当年允其觐见时之礼同西国,亦有酬其高义之意。”文祥说道,“此次和谈,亦有其在内,只是近日旧疾复发,未得参与。”

    “竟然病了,不会是因为咱们管他们要赔款要得太多了吧?”同治皇帝哈哈一笑,“这会子又减了他们二百万镑,估么着他一知道这消息,身上这病便会好了。”

    听到同治皇帝说话又有些不着调,慈禧太后的心里又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她看了同治皇帝一眼,对林义哲说道:“林义哲,就照你说的办罢。这一百万镑,便照此开减。那个副岛,你不妨送些药过去,以表探望之意,并告诉他这宽免之数,是为了酬答当年日本救助我百姓之的高义。期盼两国就此永久和好,再无争端。”

    “臣遵旨。”林义哲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自己已经送了副岛种臣两棵山参的事。

    “林义哲,这五百万镑,你能从倭人身上要出来,便是大功一件。”同治皇帝想到可能到手的2000万两银子哪怕不全给自己花,自己和后妃们的用度也定当会宽裕不少,是以又显得有些兴奋起来。

    “臣以身家性命担保,定要从日本索得此款。”林义哲说道。

    “对了,皇帝,林义哲此前奏报请求开释日人俘虏,皇帝可准了没有?”慈禧太后向同治皇帝问道。

    “回皇额娘的话,儿子今日已经准了。今日便可下发。”同治皇帝不明白母亲怎么突然问起日本俘虏的事来,赶紧答道。

    “如若皇额娘觉着不妥,儿子可令军机处收回……”可能是担心母亲又有什么新的旨意,同治皇帝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没什么不妥的,发下去就是了。”慈禧太后瞪了同治皇帝一眼,在心里又叹了口气。

    身为天子,朝令夕改的大忌,皇帝似乎也忘记了……

    “林义哲,此次台海之役,这人头的赏格银子,听说都是你自己个儿垫付的?”慈禧太后问道。

    “回皇太后,这赏格银子,是从商民捐献的银子里出的。”林义哲说道,“此次事发突然,

    清朝政府在接到日本方面的通知后。认为“日本能顾大局,为中国办事,且驻日本与驻沪之英美领事,均云必须重办。若竟置诸不理,非但难对被拐之二百余人。恐后来拐卖人口者更多,且更为各国看轻。”遂于9月17日决定派遣上海租界会审委员陈福勋赴日处理此事,最后除一人病死一名女孩失踪外,其余华工均被解救回国。

    在处理善后时,因陈福勋交接之前的被拐华工食宿费用,日本政府是免费提供的;陈福勋曾向日方提起过要支付这笔费用。但是副岛种臣婉然拒绝,说是此款系在与他未曾交接之前所用,中方不必支付,并嘱咐其部下“此系出于日本国家之己意,不准开报,并饬令数目之多寡。亦不准告知。”副岛种臣的所为曾令清政府大员对日本刮目相看,颇有好感。清朝政府为了感谢日本政府热心救助被拐华工,还专门赠送了礼品。

    “此事当年之外务卿副岛,曾力主为中国被拐之民申义,使其得以平安返回中国,免受奴役之苦,确是功德无量。今日想来,亦是可感。”恭亲王想起当年的往事,禁不住感叹起来,“藉此减免赔款数额,最好不过。”

    “这个副岛,便是当年紫光阁觐见之时的那个副岛是吧?”同治皇帝听到了“副岛”这个名字,起先觉着甚为耳熟,想了好一会儿之后,才想起了他是哪个。

    “回皇上,正是这个副岛。后充任驻京公使,当年允其觐见时之礼同西国,亦有酬其高义之意。”文祥说道,“此次和谈,亦有其在内。只是近日旧疾复发,未得参与。”

    “竟然病了,不会是因为咱们管他们要赔款要得太多了吧?”同治皇帝哈哈一笑,“这会子又减了他们二百万镑,估么着他一知道这消息,身上这病便会好了。”

    听到同治皇帝说话又有些不着调,慈禧太后的心里又发出了一声重重的叹息。

    她看了同治皇帝一眼,对林义哲说道:“林义哲,就照你说的办罢。这一百万镑,便照此开减。那个副岛,你不妨送些药过去,以表探望之意,并告诉他这宽免之数,是为了酬答当年日本救助我百姓之的高义。期盼两国就此永久和好,再无争端。”

    “臣遵旨。”林义哲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自己已经送了副岛种臣两棵山参的事。

    “林义哲,这五百万镑,你能从倭人身上要出来,便是大功一件。”同治皇帝想到可能到手的2000万两银子哪怕不全给自己花,自己和后妃们的用度也定当会宽裕不少,是以又显得有些兴奋起来。

    “臣以身家性命担保,定要从日本索得此款。”林义哲说道。

    “对了,皇帝,林义哲此前奏报请求开释日人俘虏,皇帝可准了没有?”慈禧太后向同治皇帝问道。

    “回皇额娘的话,儿子今日已经准了。今日便可下发。”同治皇帝不明白母亲怎么突然问起日本俘虏的事来,赶紧答道。

    “如若皇额娘觉着不妥,儿子可令军机处收回……”可能是担心母亲又有什么新的旨意,同治皇帝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没什么不妥的,发下去就是了。”慈禧太后瞪了同治皇帝一眼,在心里又叹了口气。

    身为天子,朝令夕改的大忌,皇帝似乎也忘记了……

    “林义哲,此次台海之役,这人头的赏格银子,听说都是你自己个儿垫付的?”慈禧太后问道。

    她看了同治皇帝一眼,对林义哲说道:“林义哲,就照你说的办罢。这一百万镑,便照此开减。那个副岛,你不妨送些药过去,以表探望之意,并告诉他这宽免之数,是为了酬答当年日本救助我百姓之的高义。期盼两国就此永久和好,再无争端。”

    “臣遵旨。”林义哲想了想,还是没有说自己已经送了副岛种臣两棵山参的事。

    “林义哲,这五百万镑,你能从倭人身上要出来,便是大功一件。”同治皇帝想到可能到手的2000万两银子哪怕不全给自己花,自己和后妃们的用度也定当会宽裕不少,是以又显得有些兴奋起来。

    “臣以身家性命担保,定要从日本索得此款。”林义哲说道。

    “对了,皇帝,林义哲此前奏报请求开释日人俘虏,皇帝可准了没有?”慈禧太后向同治皇帝问道。

    “回皇额娘的话,儿子今日已经准了。今日便可下发。”同治皇帝不明白母亲怎么突然问起日本俘虏的事来,赶紧答道。

    “如若皇额娘觉着不妥,儿子可令军机处收回……”可能是担心母亲又有什么新的旨意,同治皇帝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没什么不妥的,发下去就是了。”慈禧太后瞪了同治皇帝一眼,在心里又叹了口气。

    身为天子,朝令夕改的大忌,皇帝似乎也忘记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