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南洋水师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诺曼底”号铁甲舰的舰长埃尔上校在观战时目睹了“常陆丸”号事件的全过程,他在给法国海军部的报告中是这样写的:

    “……中国巡洋舰‘超武’号命令日本运兵船‘常陆丸’号停止前进,中**舰先是在升信号旗的时候还发射了警告炮,确保日本运兵船能够清楚他们的意思。文學馆日本运兵船用信号旗回复,要求允许他们返航回到出发地,日本人的理由是中日两国并未宣战。中**舰拒绝了日本人的要求,接着派出小艇,搭载一名军官和十名水兵前往日本船上,传达舰长的命令,但日本船上的数百名日本陆军官兵见到中国小艇之后,顿时激动起来,一些日本士兵竟然用步枪向中国小艇射击,打死了中国水兵数人,其它日军官兵也纷纷响应,一面用步枪射击,一面从舱内搬出火炮,向中**舰开火,中**舰的侧舷被当场击中。”

    “日本人的行为显然激怒了中国人,‘超武’号当即向‘常陆丸’号开炮射击,很快将这艘日本船击沉,在这艘船沉没后,很多日本士兵落水,中国海军试图对他们进行救助,但日本士兵还在向中国人射击,恼火的中国人因此放弃了做绅士的打算,向落水者射击,直到他们放弃了反抗。而那时,死难者的鲜血已经将海水染红了。”

    “这是一场本不该发生的屠杀悲剧,但我认为‘常陆丸’上的日本人应该为他们自己的死负主要责任,如果他们选择按照国际法以和平的态度和中国人交涉,应该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另外两艘日本运兵船‘三邦丸’和‘有功丸’就没有犯象‘常陆丸’那样的错误,他们在看到中国巡洋舰‘澄庆’号发出的要求他们投降的信号后,立刻停止了航行,并升起了白旗投降。这两艘日本船上的官兵全都保全了生命,被送到了鸡笼港,得到了俘虏应得的待遇。”

    和中国海军对第三拨日本运兵船队的成功拦截不同,日本海军对中国运兵船队的拦截则遭到了失败,因为日本军舰的航速过慢,无法追上中国运输船桃运修真者最新章节。而气急败坏的日本海军并不知道,他们将意外的拦截到一支中国舰队。

    在直隶总督李鸿章派出淮军周盛传部援台后,担心日舰中途拦截,一面要求沈葆桢林义哲派船政军舰接应。一面同两江总督李宗羲商议派南洋军舰护航,“赴闽援助”。对于李鸿章的要求,李宗羲给予了积极回应,上奏表示将立即派遣军舰南下。当时南洋水师的舰只虽多,但蒸汽军舰的数量却极其有限。南洋水师大都是木质帆船。根本无法用于远洋作战,无法调动;李宗羲于是决定将南洋水师当时惟有的家底——仅有的4艘十分新锐的蒸汽军舰“万年清”、“靖远”、“镇海”、“振威”,合为一队,派调南下,由何心川、蒋超英、杨益宝、林承谟分别管带,加上由船政派来的通报舰“飞鹏”号(管带梁梓芳),由长江水师协统谢太平担任统领。

    当时南洋水师的军官。虽然大都有船政学堂科班出身的资历,部分还曾留学法国,但无论是船政学堂还是法国留学期间的培育,都只是旨在培育优秀的舰长为最高目的。对于舰队的战时编组、运用、战术。鲜有专门教育。南洋水师这方面的缺陷更为严重,不仅缺乏具备近代化海战指挥能力的高层军官,甚至南洋水师内连旗语、阵型演变等训练都十分薄弱。船政水师因为有林义哲这个穿越者,经常进行舰队作战操演。具备较强的编队作战能力。但南洋水师的这4艘蒸汽军舰,因为是通过“协款”的方式从船政购买。属于南洋水师编制,已然不属于船政水师系统,是以从未参加船政水师的编队作战操演,并不具备编队作战能力。

    虽然李宗羲作出了迅速安排,但南洋4舰的行动却十分缓慢,原本由南洋4舰前往接护运兵船队,但南洋4舰迟迟未至,运兵船队无法等待,只能自行出发。

    对于南洋4舰的行动迟缓,李鸿章十分不满,但因为4舰非自己所辖,他也无可奈何,只能寄望于船政方面的接应舰只,好在船政方面行动迅速,林义哲得知消息后火速派舰接应,顺利将周盛传部平安接到台湾。

    而直到这时,南洋4舰的身影,才出现在了上海。

    原来,在得知要南下的消息之后,原本从未出过的海的长江水师协统谢太平便一再称病拖延,后来干脆上岸“养疾”,在上报称病推辞之后,将统带4舰南下的事宜全都交给了蒸汽舰队的队长外海兵船统带同时也是“万年清”舰的管带何心川。由于南洋4舰自从由船政调入南洋水师之后,因为长年同长江水师等旧水师一同待遇,缺乏保养和维护,不但航速大不如前,弹药和燃煤都极度缺乏,是以何心川在接手之后,先是全力为舰队筹备后勤物资,包括最为重要的就是燃煤。

    何心川有心要在这次台湾之役中一显身手,是以才多方周旋,费尽心力,好容易一切准备大致停当的时候,已然误了行期(不误也没办法,没有煤的船没法出海远行)。

    为了充分发挥船政造军舰的速度方面的优长,何心川和4舰的管带随即着手将军舰送入上海船坞,刮洗船底,以提高军舰航速。得到南洋军舰已抵上海的汇报后,李鸿章知道南洋4舰不具备编队作战能力,又专门致电何心川,要求南洋4舰听从船政水师方面调度,“南洋师船修好自应往台湾会齐,一切听从林抚军号令,不得自行其事!”

    但李鸿章和何心川都没有想到,南洋4舰将遭遇一场不期而遇的意外战斗。

    1874年7月8日,天气阴霾,南洋水师4舰从吴淞口,踏上了南下之路。

    在这支舰队从上海出发时,当地各种报纸都加以特别报道。称这意味着中国海军南下报复日本人。随即类似的新闻又传至海外报媒,一时间媒体成了援台舰队实力的放大镜,沸沸扬扬的炒作报道,但由于一直未能靠岸,南洋水师出动的消息并没有传到日本舰队的最高指挥官桦山资纪的耳中。

    在拦截中国运兵船队失败后,桦山资纪气恼之余,放弃了拦截运兵船队的主意,打算封锁中国沿海,截断中国的海上商路。经过连续几日的搜寻。桦山资纪带领日本舰队一路斩获颇丰,不担捕获了大量的中国帆船和明轮船,获得了大批的物资,还击沉了两艘伪装成商船的海盗船枭雄的民国。

    桦山资纪此时并不知道,林义哲已经得到了报告。知道了日本舰队在闽浙沿海活动的消息,只是为了保证援台陆军的顺利登陆,才没有马上出动前来进攻。

    7月11日清晨,日本舰队在向北航行的途中,停泊于临时锚地时,通过陆地上的早已潜伏下来的日本谍报人员,得到了一条来自上海的消息。神秘的情报提供者向日本舰队告知。中国南洋水师的4艘军舰从上海出发的消息。桦山资纪得知消息后,立刻决定北上截击。

    到达台湾海域之后,桦山资纪已经从日本间谍处得知了先前到达台湾的日本舰队已然全军覆没的消息,心惊之余的他放弃了和林义哲的主力舰队进行决战的打算。决心以牵制性的战术调动中国海军,使其疲于奔命,再寻机向分散的中**舰发动进攻,改变双方的力量对比。然后再实行决战。

    鬼使神差的是,何心川带领舰队南下。刚好和日本舰队的航线发生了重叠。此时的何心川,急于南下和船政水师会合,他先派遣“飞鹏”号高速通报舰前去船政水师锚地通报消息,自己督率南洋4舰一路全速前进,并没有想到,日本舰队刚好横在他们的航线上。

    7月13日凌晨5时30分,日本舰队旗舰“龙骧”号铁甲舰桅盘内的哨兵突然发现己方先导舰“筑波”号挂出了一组示警旗语,“4艘军舰在北边!”得到这一消息,苦苦狩猎多日没有所获的桦山资纪大喜过望,立即发出口令“准备战斗!”中日舰队就这样在凤山岛附近海域不期而遇,相遇时双方成对向航行的态势。

    见到旗舰发出号令,“龙骧”、“筑波”、“富士山”和“阳春”4艘日本军舰上的官兵立刻动作起来,很快所有的炮位都进入备便待命状态。上午7时凤山岛外海面太阳完全跃出海平线,日本军舰彻底辨清了前方4艘军舰就是南洋水师援台的舰只。旗舰“龙骧”号的桅杆上张开了一面面风帆,桅顶上跃出了巨大的太阳旗,以此为例,其余日本军舰也全部换挂这种战时旗帜(海军使用的巨型国旗称为战旗,主要在作战和重大礼仪场合使用),并张行速度。

    南洋水师援台舰队此时也终于发现了正对着自己杀气腾腾而来的日本军舰,何心川心怀激荡之余,立刻指挥军舰“前驶迎敌”。

    看到对方是由一大三小四艘军舰组成,而且航速并不快,最大的一艘军舰也比不上“龙骧”号,桦山资纪心下略定,立刻发出了攻击的命令。

    而看到对面出现的日本舰队,当先是一艘铁甲舰,何心川暗暗心惊,但他并没有犹豫,而是立刻指挥“万年清”号高速冲了上去。

    由于南洋4舰从未进行过编队作战训练,此时前进时排的又是两路纵队,见到敌舰出现,旗舰升起战斗旗号后便直冲敌舰而去,速度相对稍慢的三艘中国炮舰也加速一窝蜂的向日本舰队冲去。

    有趣的是,日本舰队似乎也没有编队作战的意图,看到中**舰出现,也是乱哄哄的一拥而上。

    福岛敬典指挥“龙骧”号铁甲舰直向“万年清”号冲去,福岛敬典已经认出了对方是“万年清”号炮舰——这艘大清帝国的第一艘蒸汽军舰,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日本国内的报纸当中,他再熟悉不过。

    福岛敬典的意图很明显,四艘中**舰当中,“万年清”号吨位最大,火炮最多。速度最快,又是旗舰,如果能一举将其击沉,剩下的三艘中国小型炮舰就好对付了。

    但让福岛敬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伊藤隽吉中佐指挥的“筑波”号大型炮舰,竟然凭借自己的速度快,抢在了“龙骧”号的前面,和“万年清”号交上了手!

    同样是飞剪首,身躯高大的“筑波”直接冲到了“万年清”号的舷侧。5门160毫米前膛舷炮开始猛烈地射击起来,几乎同时,“万年清”号的两门120毫米后膛炮和一舷的3门75毫米克虏伯后膛炮也喷出了怒焰,和“筑波”开始了激烈的交火。

    尽管早就蓄势待发,铆足了劲的日本炮手打出的第一轮齐射还是全部落空异世灵武天下。5颗由160毫米前膛炮射出的巨大炮弹几乎同时落在了“万年清”一侧的海水当中,掀起了一堵巨大的水墙。

    “装炮!快!”随着枪炮官声嘶力竭的喊叫,日本炮手们先将发射药装入因后座力退出炮门的前膛大炮的炮膛,然后奋力的用滑车吊索吊起一颗沉重的炮弹,从炮口填入进去,正当日本炮手用推杆用力的推着炮弹使其进入膛内时,“万年清”号射出的炮弹落在了“筑波”号的舷旁。激起的海水直冲炮甲板,几名日本炮手全给淋成了落汤鸡,有人脚下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枪炮长也给从头到脚淋得湿透。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竟然挥动着手中的军刀,大声的喊着操作口令,指挥炮手们操炮。

    好容易完成了操炮的全部程序。炮手们将大炮推出炮门,正准备继续射击。伴随着阵阵的呼啸声,从中**舰的方向又飞来了数发炮弹,落在了海中爆炸。这一次虽然中**舰射出的炮弹仍然未能击中“筑波”号,但弹着的距离明显比刚才更加近了,爆炸产生的破片随着海浪飞上了“筑波”号的甲板,两名正在运送炮弹的日本水兵被细小的弹片击中了胸口,登时血花飞溅,惨叫着仰天摔倒。

    有趣的是,日本舰队似乎也没有编队作战的意图,看到中**舰出现,也是乱哄哄的一拥而上。

    福岛敬典指挥“龙骧”号铁甲舰直向“万年清”号冲去,福岛敬典已经认出了对方是“万年清”号炮舰——这艘大清帝国的第一艘蒸汽军舰,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日本国内的报纸当中,他再熟悉不过。

    福岛敬典的意图很明显,四艘中**舰当中,“万年清”号吨位最大,火炮最多,速度最快,又是旗舰,如果能一举将其击沉,剩下的三艘中国小型炮舰就好对付了。

    但让福岛敬典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伊藤隽吉中佐指挥的“筑波”号大型炮舰,竟然凭借自己的速度快,抢在了“龙骧”号的前面,和“万年清”号交上了手!

    同样是飞剪首,身躯高大的“筑波”直接冲到了“万年清”号的舷侧,5门160毫米前膛舷炮开始猛烈地射击起来,几乎同时,“万年清”号的两门120毫米后膛炮和一舷的3门75毫米克虏伯后膛炮也喷出了怒焰,和“筑波”开始了激烈的交火。

    尽管早就蓄势待发,铆足了劲的日本炮手打出的第一轮齐射还是全部落空,5颗由160毫米前膛炮射出的巨大炮弹几乎同时落在了“万年清”一侧的海水当中,掀起了一堵巨大的水墙。

    “装炮!快!”随着枪炮官声嘶力竭的喊叫,日本炮手们先将发射药装入因后座力退出炮门的前膛大炮的炮膛,然后奋力的用滑车吊索吊起一颗沉重的炮弹,从炮口填入进去,正当日本炮手用推杆用力的推着炮弹使其进入膛内时,“万年清”号射出的炮弹落在了“筑波”号的舷旁,激起的海水直冲炮甲板,几名日本炮手全给淋成了落汤鸡,有人脚下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枪炮长也给从头到脚淋得湿透,但他已经顾不上这些,竟然挥动着手中的军刀,大声的喊着操作口令,指挥炮手们操炮。

    好容易完成了操炮的全部程序,炮手们将大炮推出炮门,正准备继续射击,伴随着阵阵的呼啸声,从中**舰的方向又飞来了数发炮弹,落在了海中爆炸。这一次虽然中**舰射出的炮弹仍然未能击中“筑波”号,但弹着的距离明显比刚才更加近了,爆炸产生的破片随着海浪飞上了“筑波”号的甲板,两名正在运送炮弹的日本水兵被细小的弹片击中了胸口,登时血花飞溅,惨叫着仰天摔倒。

    ps:上海一对情侣闹矛盾,约定背对背各走100步,然后回头时还能相互看见就不分手。结果,他们只走了两步就都回了头,却没有看见彼此,于是就分手了。有关专家提醒青少年情侣,不要在雾霾天尝试这样的游戏,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解。

    求收藏!求推荐!求!求点击!求月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