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鸡笼港的炮声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我在这艘军舰上工作已经五年了!从它成为大ri本帝国海军的战舰的那一天起,我就在这艘军舰上服务!从来没有看到过这艘军舰的航速超过九节!所以请原谅!您的命令,我们根本无法办到!”饭冢轮机长冲着桦山资纪大吼起来。()..♠

    作为一艘军舰的动力中心指挥者,轮机长在舰上是想当受尊重的,刚才听到桦山资纪大骂轮机长“八嘎”,不少ri本水兵的脸se都变得很难看。而听到饭冢轮机长对桦山资纪的回答,飞桥上的ri本海军官兵们都在心里大叫痛快。

    对于这位山县有朋安插到海军里来的6军“外行”的颐指气使,他们已经积累了太多的不满。

    “你敢违抗军令?!”桦山资纪看到一个小小的轮机长竟然敢公然顶撞自己,不由得大怒,刚要将手中的军刀指向饭冢良二,却被冲过来的福岛敬典死死的拉住了手。

    “将军,您的指责是没有道理的,您不可以这样对对待我的部下!”福岛敬典看着桦山资纪,大声说道,“您必须收回您刚才说过的话!向我的部下道歉!”

    “你说什么?!”桦山资纪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将军!您必须收回刚才说过的那些无礼的话!我的部下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福岛敬典不客气的大声道,“如果您总是这样对待他们,我将无法指挥这艘军舰!”

    听到福岛敬典暗含威胁的话,以及周围ri本海军官兵的充满敌意的目光,桦山资纪这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xing,他恨恨地看了看扬着脖子盯着他的饭冢轮机长,强忍怒气,说道:“好吧!我收回刚才说过的不适当的话!请你原谅!”

    听到桦山资纪说出了道歉的话。饭冢轮机长怒气稍顿,福岛敬典随即让轮机长回去,并下令让“龙骧”号以最快的速度追赶中国轮船。

    桦山资纪转头向海面上望去,发现就在刚刚这一会儿的功夫,中国轮船和ri本军舰又拉开了一段距离。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仍然是由伊藤隽吉中佐指挥的“筑波”号大型炮舰,它再次向中国轮船she出一炮,但这一次炮弹落得更远了。

    尽管“筑波”号在现在的ri本海军军舰当中算得上是速度较快的一艘了,但它毕竟是一艘从英国人手中买来翻修的老舰,航速最快也只有10节。和能跑出14节航速的中国轮船相比,仍然显得太慢。而且由于火炮布设方式和“龙骧”号一样,炮位全在两舷(“筑波”号共配有9门160毫米前膛炮,即两侧各有4门炮,1门为换门架式)。无法直接向前方she击,为了向中国轮船she击,还需要调整舰位,而就在ri舰上的水手们手忙脚乱的准备下一次开火时,中国轮船跑得更远了。

    看到ri舰she出的炮弹远远的落在海面上爆炸,站在“大雅”号运输舰舰尾甲板上的那门大炮旁边的盛军统领卫汝贵冷笑了一声。

    “不用打了。”他对已经将炮弹重新装填完毕的炮手说道。

    “大人,真的不用了?”炮手还有些迟疑的问道。

    “娘贼!一颗炮弹好贵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买来的!给老子省着点!”卫汝贵骂了一句。“没看到倭寇的军舰都好没影儿了?还打个屁!”

    炮手陪着笑停了手,不过还是有些紧张地看着海面。

    此时从“大雅”号的舰尾望去,原本气势汹汹追过来的ri本军舰,现在已经几乎看不到了。

    “这下可好了!亏得咱们的轮船跑得快!”一位盛军营官长吐了一口气。如释重负的说道。

    听了部下的话,卫汝贵想起刚才和ri舰突然遭遇的一幕,也是心有余悸。()

    原本李鸿章和两江总督李宗羲商议,调派南洋的蒸汽军舰为前往台湾的盛军护航。但南洋各舰却不知何故迟迟未能前来,运兵船队只好自行出发。因这一次调动的军队人数较多(盛军19营步队一共9500人。加上随行夫役共计15000余人),招商局运用了全部大型轮船运送,李鸿章担心中途有失,致电福建方面派舰接应,林义哲分派北洋三舰前来接护,而卫汝贵这一拨因为海雾大起而停航,与护航舰失散,而好容易等到雾散重新起行,却没想到碰上了ri本军舰。

    刚一见到ri舰,从未打过海战的卫汝贵和麾下官兵未免心慌,但对勇悍善战的卫汝贵来说,束手待毙显然不是他的风格,是以他下令抬出了6军的行营炮,打算和ri舰硬拼,但“大雅”号的船长没给他这个机会。

    面对来势汹汹的ri舰,没有护航舰的运兵船队的第一选择当然是跑路,原来卫汝贵还担心自己所在的轮船跑不脱,是以作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中国轮船很轻松的就甩掉了ri舰。

    “船政局的轮船造得是好,这跑起来跟飞毛腿一般!”卫汝贵望着海面上已然消失不见的ri本军舰,禁不住感叹起来。

    卫汝贵话音刚落,身后的士兵们突然起了一阵sao动。

    “怎么回事?”卫汝贵皱了皱眉头,大声喝问道。

    “回大人的话,那个……军前效力的那位御史爷,要不行了……”一位亲兵跑来说道。

    “昨儿个不还好好儿的吗?这会儿怎么不行了?”卫汝贵想起了那位被从京城发送到自己这儿来“军前效力”的御史,冷冷地问道。

    “是,今儿个还好好的,可刚才一听到炮响,脸儿就白了,象丢了魂似的趴在那里,刚才倭船又放了一炮,就吓过去了……”那位亲兵回答道,“现在口吐白沫,眼见着要上不来气儿了……”

    “倭船才放了两炮,就吓成这个德xing!”卫汝贵的声音里满是鄙夷之意,“这些个穷酸,光知道背后嚼舌头捅刀子。真刀真枪的就怂了!”

    “就这样儿,还来军前效力,让倭寇瞧见,还真当咱们大清国没人了!”一位营官笑了起来。

    听了他的话,周围的盛军士兵们也都大笑起来。

    卫汝贵和盛军官兵们所大大鄙视的这位御史,名叫甘礼良,是原山东监察道御史,在ri军入侵台湾的消息传到beijing之后,同治皇帝下令林义哲“夺情起复”。出任福建巡抚及会办台湾事务大臣。而旨意一下,原本曾随同山东巡抚丁宝桢一道参劾过林义哲的甘礼良便迫不及待的上书反对,结果两宫皇太后大怒,将其一撸到底,“发往军前效力”。“不得以台费冲抵”,把他发配到了盛军这里。

    卫汝贵作为盛军的一个小小统领,和林义哲从未有过什么交集,但听说过林义哲和顶头上司李鸿章关系很好,是以天然的对林义哲报有一定的好感。而对于这位满肚子坏水背后捅林义哲刀子的御史,生xing憨直的卫汝贵有一种从骨子里的排斥,是以这位御史被发配到自己这里后。卫汝贵就从来没给过他好果子吃。

    甘礼良在盛军里的主要工作之一,便是为大兵们洗裤头(此是明时旧制,清承明制沿袭下来,对平ri里在文官眼中被当狗看的武夫们来说。这是唯一能够报复这帮文官的地方),对此这位御史一直引为奇耻大辱,私下里经常放出“他ri必有以报之”的话来。这些话传到卫汝贵的耳中,更令他对此人厌恶。

    现在听到这个人竟然要死了。卫汝贵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当卫汝贵等人来到甘礼良面前时,甘礼良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着惊恐之se已然永远的凝固在了脸上的甘礼良。卫汝贵摇了摇头,皱着眉重重的啐了一口。

    “真他娘的晦气!”他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赶紧的,扔到海里去!”

    很快,几名盛军士兵将用粗布裹起来的尸体扔进了大海。

    “cao,你个短命鬼,才给军爷洗了几天的衣服啊——早知道多让你洗几回了!”一名盛军士兵看着慢慢沉入海中的甘礼良尸体,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又引来周围的同袍们阵阵笑声。

    过不多时,一艘军舰出现在了运兵船队的前方,看到是飘扬着龙旗的中**舰,甲板上的中国士兵们忍不住大声的欢呼起来。

    和中国运兵船队有惊无险的遭遇不同,差不多与此同时,他们的敌人——从长崎出发的第三批ri军运兵船队,正上演着一幕别开生面的悲喜剧。

    1874年7月5ri,台湾,鸡笼港。

    此时的鸡笼港外,风平浪静,一派宁静祥和之意,几艘渔船正在港外徘徊,一艘法国商船刚刚驶出港内。台南地区的烽火,并没有影响到这里。

    而到了中午时分,海雾渐渐升腾起来,突然间,远处出现了一艘明显是远道而来而且行动方式古怪的轮船来。

    由于出现了海雾,海面的能见度开始下降,正在捕鱼作业的中国渔船和驶向外海的法国商船,都没有能够注意到这艘新出现的船只。

    如果能见度好一些的话,人们就会发现,这些船只的桅杆上,都飘扬着醒目的太阳旗!

    很快,又有三艘差不多的轮船出现了。11时,4艘ri本军舰会合为一队。

    鸡笼位于台湾岛的北部,城市入口处,是一个天然形成的避风港湾,海湾两侧大都是绝壁耸立,地形极为险要,利用突出在港湾里的海角绝壁,以及沿岸的浅水区,几乎全港处处都是可以扼守布防的要地。鸡笼港的一些险要位置,自古就设有炮台,但是装备的火炮型号老旧,基本无用。王凯泰出任福建巡抚后,在鸡笼港四周山崖上修筑了6座碉堡,并在港池内侧的一处容易登6的低地上修建了一座炮台,这座属于堡垒式炮台,对海共开有5个炮口,安装1门190毫米威斯窝斯六角前膛炮,4门160毫米法华士前膛炮,各炮口都额外加有装甲防护,这座炮台旁边就是从海边通向鸡笼煤矿的道路。

    卫汝贵话音刚落,身后的士兵们突然起了一阵sao动。

    “怎么回事?”卫汝贵皱了皱眉头,大声喝问道。

    “回大人的话。那个……军前效力的那位御史爷,要不行了……”一位亲兵跑来说道。

    “昨儿个不还好好儿的吗?这会儿怎么不行了?”卫汝贵想起了那位被从京城发送到自己这儿来“军前效力”的御史,冷冷地问道。

    “是,今儿个还好好的,可刚才一听到炮响,脸儿就白了,象丢了魂似的趴在那里,刚才倭船又放了一炮,就吓过去了……”那位亲兵回答道。“现在口吐白沫,眼见着要上不来气儿了……”

    “倭船才放了两炮,就吓成这个德xing!”卫汝贵的声音里满是鄙夷之意,“这些个穷酸,光知道背后嚼舌头捅刀子。真刀真枪的就怂了!”

    “就这样儿,还来军前效力,让倭寇瞧见,还真当咱们大清国没人了!”一位营官笑了起来。

    听了他的话,周围的盛军士兵们也都大笑起来。

    卫汝贵和盛军官兵们所大大鄙视的这位御史,名叫甘礼良,是原山东监察道御史。在ri军入侵台湾的消息传到beijing之后,同治皇帝下令林义哲“夺情起复”,出任福建巡抚及会办台湾事务大臣。而旨意一下,原本曾随同山东巡抚丁宝桢一道参劾过林义哲的甘礼良便迫不及待的上书反对。结果两宫皇太后大怒,将其一撸到底,“发往军前效力”,“不得以台费冲抵”。把他发配到了盛军这里。

    卫汝贵作为盛军的一个小小统领,和林义哲从未有过什么交集。但听说过林义哲和顶头上司李鸿章关系很好,是以天然的对林义哲报有一定的好感。而对于这位满肚子坏水背后捅林义哲刀子的御史,生xing憨直的卫汝贵有一种从骨子里的排斥,是以这位御史被发配到自己这里后,卫汝贵就从来没给过他好果子吃。

    甘礼良在盛军里的主要工作之一,便是为大兵们洗裤头(此是明时旧制,清承明制沿袭下来,对平ri里在文官眼中被当狗看的武夫们来说,这是唯一能够报复这帮文官的地方),对此这位御史一直引为奇耻大辱,私下里经常放出“他ri必有以报之”的话来。这些话传到卫汝贵的耳中,更令他对此人厌恶。

    现在听到这个人竟然要死了,卫汝贵竟然有一种解脱的感觉。

    当卫汝贵等人来到甘礼良面前时,甘礼良刚刚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看着惊恐之se已然永远的凝固在了脸上的甘礼良,卫汝贵摇了摇头,皱着眉重重的啐了一口。

    “真他娘的晦气!”他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赶紧的,扔到海里去!”

    很快,几名盛军士兵将用粗布裹起来的尸体扔进了大海。

    “cao,你个短命鬼,才给军爷洗了几天的衣服啊——早知道多让你洗几回了!”一名盛军士兵看着慢慢沉入海中的甘礼良尸体,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又引来周围的同袍们阵阵笑声。

    过不多时,一艘军舰出现在了运兵船队的前方,看到是飘扬着龙旗的中**舰,甲板上的中国士兵们忍不住大声的欢呼起来。

    和中国运兵船队有惊无险的遭遇不同,差不多与此同时,他们的敌人——从长崎出发的第三批ri军运兵船队,正上演着一幕别开生面的悲喜剧。

    1874年7月5ri,台湾,鸡笼港。

    此时的鸡笼港外,风平浪静,一派宁静祥和之意,几艘渔船正在港外徘徊,一艘法国商船刚刚驶出港内。台南地区的烽火,并没有影响到这里。

    而到了中午时分,海雾渐渐升腾起来,突然间,远处出现了一艘明显是远道而来而且行动方式古怪的轮船来。

    由于出现了海雾,海面的能见度开始下降,正在捕鱼作业的中国渔船和驶向外海的法国商船,都没有能够注意到这艘新出现的船只。

    如果能见度好一些的话,人们就会发现,这些船只的桅杆上,都飘扬着醒目的太阳旗!

    很快,又有三艘差不多的轮船出现了。11时,4艘ri本军舰会合为一队。

    鸡笼位于台湾岛的北部,城市入口处,是一个天然形成的避风港湾,海湾两侧大都是绝壁耸立,地形极为险要,利用突出在港湾里的海角绝壁,以及沿岸的浅水区,几乎全港处处都是可以扼守布防的要地。鸡笼港的一些险要位置,自古就设有炮台,但是装备的火炮型号老旧,基本无用。王凯泰出任福建巡抚后,在鸡笼港四周山崖上修筑了6座碉堡,并在港池内侧的一处容易登6的低地上修建了一座炮台,这座属于堡垒式炮台,对海共开有5个炮口,安装1门190毫米威斯窝斯六角前膛炮,4门160毫米法华士前膛炮,各炮口都额外加有装甲防护,这座炮台旁边就是从海边通向鸡笼煤矿的道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