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大溃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初战告捷,消灭敌人若干,新兵们都是信心馆打扫战场的时候,新兵们从敌人的尸体上搜出许多私人物件,有护身符、家信、小刀等等,大家都感到极为新奇。[ ]大家更多的注意搜集敌人丢弃的武器,因为我们的登陆场被可恶的清**舰摧毁后,武器弹药相当缺乏,而敌人使用的步枪和我们的一样好。不久听说我们的人缴获了敌人丢弃的大炮,还有不少炮弹,大家都非常高兴,很多人欢呼起来。”

    “一连几天,战斗虽然是零星爆发的,但每一次都十分激烈,新兵们坚守阵地,多次击退敌人的进攻。这里的老百姓都逃光了,山间的田要都变成了战场,空气中弥漫着庄稼被战火烧焦的糊臭气味,令人感到痛心超频召唤英雄联盟全文阅读。”

    “我问一位新兵,他的名字叫相田,你打死过清兵吧?”

    “他谦虚地说:也就四五个吧。”

    “我又问:您跟敌人肉搏过吗,比方说战斗最激烈的时候?”

    “他的回答令我大出意外。他说我们的子弹并不充足,人也不多,不象敌人,有运输队负责供应,敌人的肚子基本上饿不着着,因为后方有民夫送饭,而我们一天仅能保证能吃上一个饭团。由于弹药得不到有效补充,所以在和敌人作战时,大家都非常珍惜子弹,只有在敌人的队伍最密集的时候才会猛烈射击,因为敌人总是这样的拥挤成一团向前发动攻击。至于肉搏,是非常少见的。因为敌人在进攻不利后,会很快的溃退,很难有和他们进行肉搏战的机会。”

    “相田和新兵们一直很乐观,他们认为现在虽然缺少弹药和粮食,但他们坚信国内会派援军来的。有一件事最烦心。就是没有水喝。相田说,现在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日头毒辣,敌人没日没夜地打炮,阵地上连空气都在燃烧。天不下雨,阵地上没有水,虽然这里有很多溪流和泉水,但因为瘴气的关系,很多水都无法饮用。有些泉水和溪水看起来很清澈,但喝下去往往会致命。许多人实在渴得不行,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喝尿。他说,其实尿并不难喝。关键时候还得自己救自己……”

    岸田吟香的笔墨之间虽然透着轻松诙谐之意,但细心的读者不难从字里行间发现,日军当时所处的困境!

    岸田吟香并不知道,过不多时,就会出现他盼望已久的白刃战!

    看到溃退的清军狼狈的样子,西乡从道兴奋的站起身来,猛地挥起了天皇的御赐宝刀。大声吼叫着,下达了“全体出击!”的命令。

    日军狂呼乱叫的纷纷冲出阵地,向正在溃退的清军冲去。

    清军在日军的排枪火炮打击下已然乱成一团,见到日军全线出击。四下里都是日军的身影,情急拼命之下,溃退的队伍竟然又重新汇聚在一起,和日军拼杀起来。

    双方的队伍混战在一起。战斗立刻呈现白热化状态。

    双方士兵都拼命的对外猛烈射击,看到萨摩藩的武士兵们拔刀冲来。清军官兵竟然也纷纷举起大刀,和日军展开了白刃战!

    战况之惨烈,前所未有。

    西乡从道和谷干城等人似乎也急红了眼,全都从观察哨处跃出,挥舞着武士刀,亲率部下进入前沿阵地指挥战斗。

    看到西乡从道竟然想要和清军拼刀,李仙得禁不住哀声长叹起来。

    他现在有些后悔,随同这位“少将之才”前来台湾了。

    也许他认为,一身中将军服的他亲自出现在战场上,会对麾下将士的士气产生极大的鼓舞。但他似乎忘了,在战场上,高级军官总是倍受敌人的瞩目的。

    看到两位挥舞着日本战刀的日本将军出现,习惯了砍头砍胳膊领赏的清军士兵,差不多是本能的将枪口都对准了他们。

    几发步枪子弹急速飞来,当场打死一名少佐和一名上尉,还有副官和亲兵多人,当然也没有放过西乡从道。

    枪声响过,日本士兵们惊讶的看见自己的司令官浑身是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只是幸运地受了一点轻伤——一颗子弹击穿了他军服的袖口,擦破了他的胳膊,唯有死去的日军士兵的鲜血溅满这位将军的军服。

    如果西乡从道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事,就会明白,其实此时他大难不死,未必是幸运的事。

    假如他不幸壮烈殉国,那么在日本千古传颂的民族英雄榜上就会增加一位同乃木希典、立见尚文、大山岩、秋山好古等等齐名的“英烈”、“忠杰”,一位光昭日月的著名将领和流芳百世的民族楷模病夫嫡妻全文阅读。问题是西乡从道没有死,当死神与他擦肩而过时,幸运之神也就弃他而去,这就是他的哥哥西乡隆盛后来说的“从道最大的错误是没有壮烈战死”的原因。

    而谷干城的命运,似乎就比西乡从道“幸运”一些了。

    战斗空前激烈,在远处的一处山坳里,金得胜和几名船政海兵的伙伴正紧张地观察着战况。

    根据唐定奎等淮军诸将分析,日军很可能要集中主力与清军进行决战,这一带是日军的主阵地,日军定是在此投入大量兵力。因此清军投入主力参战,试图一举消灭敌人。但是出人意料的是,日军不仅没有收缩防御圈,反而把阵地扩大到四周,并且发动了出其不意的反击,给清军进攻部队造成很大伤亡。唐定奎和淮军诸将可以说陷入了焦虑和困惑,他们无法明白敌人的抵抗为何如此强大,在这里敌人到底投入多少兵力?敌情不明的困难象座大山一样的挡在清军将领面前。

    而金得胜和他的伙伴们之所以没有参战,而是为了尽快了解敌情,向林义哲汇报。

    空气中弥漫着激战的硝烟,枪炮声更加猛烈起来,金得胜看到又有大约一千多名敌人冲了上来,加入了战场。金得胜被眼前发生的一幕惊呆了。这么多敌人简直就像地下暗河一样咕噜噜冒出来,如果这是敌人预备队的话,那么加上正在作战的敌人,日军总数很可能不低于三千人!

    这就是说,敌人应该是将全部的兵力都押上了!

    他看到一名清军士兵被击倒在地,几张剪饼从衣袋当中掉落,几名矮小瘦弱的日本士兵立刻冲了上去,一只手便将地上的剪饼抄在了手里,连着泥巴和草叶就塞进了嘴里。

    看到这一幕。金得胜不由得被自己的结论吓了一跳。

    狡猾的敌人终于露出狐狸尾巴!

    敌人之所以倾巢而出的拼命,而不是拖延时间等待救兵,很可能是已经陷入了粮弹缺乏的窘境!

    金得胜和伙伴们个个心情激动,他们正准备离开战场,抄近路回去报告。一个意外情况却突然出现了。

    此时一束斜阳穿过树丛,像聚光灯一样不偏不倚地射在一个挥舞着军刀的日本将军身上,金得胜险些叫出声来,因为此时他和伙伴们不用望远镜也能看得清楚,敌人黑色军服上的缀饰和军帽上的帽徽,还有领章。

    他是个少将。

    金得胜毫不犹豫的举起了手中的夏赛波步枪,不需要他下达任何命令。几名伙伴也同时举起了步枪。

    和缺少训练能把洋枪洋炮放响就算是本事的大清陆军普通士兵不同的是,出身船政海兵的金得胜和他的伙伴们,原本就受过很好的射击训练,而被林义哲调入抚标卫队后。在这位酷爱射击的年轻巡抚的影响和要求下,他们的射击技术得到了进一步的加强。虽然他手中拿着的是一支船政海兵配备的法式夏赛波步枪,不象巡抚大人的那枝专用枪上装有千里镜,但他的准头。绝对不比巡抚大人差多少。

    虽然金得胜知道,只要他和伙伴们一开枪。肯定会暴露隐蔽的位置,但击毙一个日本将军的诱惑,对他们这些小兵来说,实在是太大了。

    在瞄准了那位张牙舞爪挥舞着军刀的日本将军之后,金得胜猛地扣动了扳机。而象是有某种默契一般,就在他开枪的同时,几位同伴也不约而同的开火了。

    谷干城挤在一队日军士兵的中间,高声的呼喝着,挥动着手中的武士刀,正在驱赶这些因疫病而显得畏缩的日本农民兵上前同清军交战,而就在他转身之际,死神却突然在这个时候降临了。

    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五颗子弹,齐齐的击中了他的身体,先是一颗子弹穿胸而过,接着两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腹部,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脖子,最后一颗子弹则击中了他手臂苦逼女帝宅斗史最新章节。

    刚才还闪动着骇人的寒光的武士刀从谷干城的手中掉落了下来。

    谷干城的身躯重重的向后摔倒,看着谷干城瞪大了眼睛躺在地上,望着天空,喉咙里不时的冒出汩汩的血泡,周围的日本士兵这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七手八脚的将谷干城抬了下去。

    金得胜有幸看到了自己的战果,他有些惋惜地看了看那把掉落在地上的军刀,转身挥了挥手,和伙伴们边射击边跑进了树林中。

    “大人,你看那边儿……”

    在岸边的一处观察哨里,林义哲举着望远镜,顺着“福靖”号陆战队统领周瑞泰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远处的林中,升腾起了大片的浓烟。

    “唐军门他们,这会儿应该是和倭寇打得很厉害呢。”周瑞泰说道。

    周瑞泰是浙江镇海人,曾任“万年清”、“湄云”等舰水兵头目,是林义哲的老部下之一,现在是“福靖”号巡洋舰上的洋枪队统领。

    “机关炮和连珠枪,都准备好了?”林义哲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转头问道。

    “回大人,都准备好了。”周瑞泰抱拳恭声道,“机关炮位两处,连珠枪位四处,都按大人的吩咐,设于隐蔽之处,扼守要冲。倭寇除非冲到近前,否则是不会发现的。”

    “洋枪队都布置完毕了?”林义哲又问道。

    “回大人,都布置妥当了。”周瑞泰道,“那四门舢舨炮,也已架设完毕。若日军到来,即可加以轰击。”

    林义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取过了自己的狙击步枪,检查了起来。

    “大人,您真的觉着……唐大人他们,顶不住么?”周瑞泰看到林义哲一直紧皱着眉头,小心地问了一句。

    在得到林义哲下令集合各舰的洋枪队上岸待命的命令之后,贝锦泉和周瑞泰等人以为林义哲要亲率船政海兵参战。为死去的额绫报仇,吃惊之余,也有些不以为然。

    陆军大队都来了,有必要出动洋枪队,并且亲自涉险么?

    唐定奎手下的这13营6500人的淮军。可以说是目前大清朝陆军少有的精锐之师,加上已经得了林义哲命令正星夜赶来的台湾各地勇营和团练,对付兵力已然不足3000人的日本陆军,自当是绰绰有余,何至于船政海兵这点人马也跟着上场呢?

    象是听出了周瑞泰心里的想法,林义哲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一边擦拭着手中的狙击步枪。一边问道:“老周,你觉着,唐军门麾下的这些个营头,谁比较能打?”

    周瑞泰没想到林义哲竟然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他愣了一下,立刻回答道,“标下以为,章高元章统领和刘朝祜刘统领的队伍。战力应该强些。”

    “何以见得呢?”林义哲不动声色的问道。

    “标下是在大军上岸那会儿看出来的。”周瑞泰憨厚地一笑,答道。“标下见章统领和刘统领的队伍较他队为齐整,是以知之。”

    “噢。”林义哲点了点头,“那章统领和刘统领二人,你觉得哪一个强些?”

    “自然是章统领,”周瑞泰不假思索的答道,“章统领受了伤,仍然亲自带队出发,这份胆气,便十分难得。”

    “老周,你是不是觉得,我这番布置,有些杞人忧天了?”林义哲问道裙下名器全文阅读。

    “标下不敢!”周瑞泰陪着笑道,“标下只是觉得,日军来台,已然被番民杀伤甚多,加之疫病丛生,水土不服,战力已然大亏,遇我陆队大军,定是不敌。何劳大人调海兵上陆。”

    “是否能敌,呆会儿便见分晓。”林义哲将子弹压入弹膛,起身说道。

    看到林义哲眼中突然升腾而起的浓烈杀意,周瑞泰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就在这时,伴随着绵密的枪声渐渐的接近,远处突然出现了阵阵海潮般的喧嚣声。

    周瑞泰急忙转身望去,不用望远镜,便看到了黑压压一大片的淮军溃兵身影。

    不错!是身穿灰布号衣头包缠头的淮军官兵!只是原本是“精锐之师”的部队,现在已经溃不成军,正如同潮水般的向登陆场奔逃而来!

    而在他们的身后,则是身穿黑色军服的日军身影!

    此时日军的前锋已经和奔溃的淮军接近,日军不断的开枪射击,每一阵排枪响过,清军士兵便会倒下一片,而面对敌人的步枪攒射,清军士兵似乎已经完全丧失了斗志,还击者寥寥,而且很少能够击中敌人。

    “怎么就回来这么点人?唐军门呢?……”周瑞泰看着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林义哲没有理会周瑞泰的惊讶,而是放下了望远镜,拿起了自己的狙击步枪。

    看到林义哲似乎是想要亲自上阵,周瑞泰这才回过神来。

    “大人且慢!”周瑞泰大声道,“这些个倭寇,交给标下好了!咱们船政的海兵,应付得了!不劳大人亲自上阵!”

    此时他已经完全明白了林义哲为什么要船政海兵上陆准备的用意。

    林义哲应该是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的出现!

    “去吧!”林义哲点了点头。

    周瑞泰带领几名亲兵大步跑下了山坡,林义哲看着正拼命跑向海滩的淮军溃兵,在心里发出了一声沉重的叹息。

    他在心里也不愿意相信,李鸿章经营多年的淮军精锐,竟然在面对人数少于自己的日军时,也会落败!

    但淮军即将被日军赶下海的事实,却无情的摆在了他的面前!

    一开始他想要调船政海兵上岸,并下令将舢舨炮、机关炮布置在岸上时,他也犹豫过,自己是不是有些多此一举。但现在发生的事表明,他的布置是完全有必要的。

    看着一个个奔跑着被日军击中打翻在地的清军士兵,在“福靖”号上的《点时斋画报》画师张志和,用颤抖的手记下了这样的文字:“……淮勇大溃,恍如惊弓之鸟,不问路径,结队直冲,倭军各放枪炮,在后追杀。……进退往来,颇形拥挤,倭兵则放枪持刀,混乱砍杀,当此之时,寻父觅子,呼弟唤兄,鬼哭神嚎,震动山野。人地稍熟者,觅土人引路得脱,惊惧无措者,死尸遍地,血水成渠,伤心惨目,不堪言状。而海上诸舰虽欲放炮救援,又恐误伤,投鼠忌器,不得施展……”

    ps:唉,无论你说我马后炮也好、过于狡猾也罢,反正关于那个中年妇女疑似碰瓷老外的新闻我是没转没评,现在剧情反转了,老外貌似并不无辜。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我说一下为啥我这么狡猾:根据个人经历,国人碰瓷都是欺负自己人,基本不会黑到老外头上,从义和团的时候就这样,灭自己人一门灵,对外嘛……

    求收藏!求推荐!求!求点击!求月票!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