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一章 略报前谊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龙王传说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很快,“福胜”号靠岸完毕,放下栈桥,李鸿章看到“福胜”上一队身背步枪的水兵快步而下,在码头布设了警戒线,紧接着便是一队日本人走了下来。(//※※

    邓世昌随后也下了船,他远远的便看见李鸿章一行人,立刻快步走了过来,他来到李鸿章面前,一抖披风,随即大礼参拜。

    “标下邓世昌,参见制台大人!”

    李鸿章看着面前一举一动虎虎生威极具军人气质的邓世昌,心下很是喜爱,立刻上前,伸手扶起了他。

    “邓管带此行辛苦了。”李鸿章慰劳道。

    “标下此行,原本当在五日前至津,而中途偶遇风浪,机器受损,于海上修复后方得前行,是以延误,还请大人治标下之罪。”邓世昌道。

    听到朴诚的邓世昌毫不讳言自己海上行船之误,李鸿章心中更是赞赏,他原本已经从林义哲的信中知道这场“故障”是林义哲故意安排的,为总理衙门应对日本人的交涉争取时间,是以丝毫没有责怪之意:“天有不测风云,海上行船,机器故障,原本多有,邓管带不必自责。”

    此时的李鸿章,心中隐隐有了想要将邓世昌调入北洋的想法。

    李鸿章看了看远处被中国水兵象犯人般围在码头的日本人,他一眼便认出了柳原前光,看到柳原前光略显憔悴的样子,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好笑。

    不过,对于这个年轻的日本人,他在心里还是存有一丝敬佩的。

    对李鸿章来说,他和柳原前光打交道,并不是第一次。

    同治十一年(1870年)时,关于中日双方的换约问题。便是柳原前光前来天津和李鸿章交涉商议的。那一次,柳原前光的机敏干练便给李鸿章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的李鸿章,曾不自觉的将林义哲这个洋务新进和柳原前光做了比较,那时的他,认为林义哲不如柳原前光,但现在,他已经彻底推翻了自己的看法。()

    能把柳原前光这样的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绝非一般人所能为!

    李鸿章又勉慰了邓世昌一番之后,便迈步向柳原前光等人走去。

    看到身为直隶总督的李鸿章亲自相迎。柳原前光的心中略感安慰,他连忙上前,想要和李鸿章见礼,但却被两名中国水兵以步枪拦住。

    李鸿章看到两名中国水兵挡在了自己和柳原前光的面前,心中再次感叹邓世昌治军之严。他转头看了看邓世昌,邓世昌上前命令两名中国水兵退下,两名水兵才收枪退开,并向李鸿章行礼。

    看到中国水兵纪律严明,忠于职守,柳原前光也是感叹不已。

    “我当是谁,原来是柳原先生。”李鸿章笑着打量了一下柳原前光。“先番鸿章得报,称有贵国人众携枪械私入台湾番地,为巡船所拦获,不想却是柳原先生。不知柳原先生此次去台湾何干?”

    “原本只是想去台湾观光一番。此前已获贵国总理衙门批准,只是为防被备生番,携带枪械,并及向贵国申报。致生误会。”柳原前光来时在心里已然想好了说辞,这时侃侃而谈。毫无滞涩之意。

    “原来如此。”听到柳原前光不动声色的便将这一次私自去台湾探查的事轻轻揭过,李鸿章不由得佩服柳原前光的口才和急智,“若是误会便好。”

    “适才听邓管带说,因机器故障,害得柳原先生及诸位在海上漂流多日,鸿章万分歉疚。”李鸿章道,“总署闻听柳原先生一行在台,担忧柳原先生安危,特命船政水师派炮船护送来津,是为报贵国前番拯救我国被贩人民前德,非有它意,还请柳原先生莫要见怪。”

    听到李鸿章的话说得极是客气,而且又提到了那一次日本帮助中国被拐华工的事,柳原前光略感安心。

    早在16世纪初期,葡萄牙人就闯到中国沿海用海盗式的劫掠手段掳获人口,继之而来的是荷兰、西班牙,以及英、美、法等国。清政府原来是严禁外国人在中国沿海掠贩人口的,但对侵略者的拐骗活动,它既无法禁止于战前,又难以阻遏于战后。中英《南京条约》签订后,五口开放,门户洞开,为殖民者的非法拐运提供了更大的方便。十九世纪上半期,世界资本主义正处于迅速发展阶段,迫切需要大批廉价劳力开发殖民地,尤其1848年和1851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和澳大利亚相继发现金矿,急需开采,严重缺乏劳工。19世纪中叶,英美等国先后废除奴隶制,劳力紧张问题更形突出。而鸦片战后中国由于西方殖民者的入侵,中国国内广大破产失业者,颠沛流离,无以为生,成了外国人贩子掠夺的对象。1860年,西方殖民者通过《北京条约》取得了“合法”招工的权利,从此中国劳动力出洋的大门进一步敞开。到十九世纪七十年代中期,被劫运到外国的“契约劳工”已述四、五十万人。海外华工惨遭苛虐迫害的消息不断传来,引起世界各国普遍的关注和同情,并认为对他们的苦难处境,不能置之不问。

    秘鲁是拐掠中国人丁的主要国家之一。1854年,拉蒙?卡斯蒂利亚总统颁布了解放黑奴法令后,秘鲁出现了劳动力锐减的情况。为了另辟途径填补黑奴解放后的劳工空白,秘鲁国会先后通过两个“中国人法令”,并规定了一些鼓励掠夺中国廉价劳力的奖励办法。于是,秘鲁便干起拐掠华工的罪恶勾当。华工在秘鲁遭到的残酷苛虐,也是最为惨重的。非人的待遇和迫害,造成华工大量死亡。秘鲁惨无人道凌迫华工,令人发指。秘鲁华工为了揭露雇主和监工对他们穷凶极恶的虐迫杀害,以取得当地人民的同情,唤起清政府的重视,曾于1869年和1871年先后写了诉苦公禀,辗转送回国内。秘鲁华工的控诉和呼救使李鸿章深为震动,一再上书朝廷建议保护华工。

    1872年5月下旬,一只载有237名华工的苦力船“玛耶西”号由澳门开出,途中遇风船坏,于7月10日驶入日本横滨停泊修理。当时有一名华工不堪苛辱跳水逃生,为英船“艾恩?杜克”号水手捞起交给日本当局,后又送回“玛耶西”号船上,该华工立即遭到船长埃雷拉的凶恶鞭笞,其他几个企图逃逸的华工也被毒打,有的还被割去辫子。事后,日本当局派人上船调查,认为埃雷拉“对待苦力的行为已构成一种罪行”,而这种“罪行是在日本主权范围内犯下的”。因而将“玛耶西”号扣留,并由神奈川县法院判决埃雷拉务必立即离境,船上华工全部登岸暂由日本收管。李鸿章获闻此事,十分愤慨,立刻上奏朝廷,建议派员同日本协商,让这些华工回国。后来在日本政府的帮助下,这些华工平安回到了家乡。李鸿章认为日本方面对此事的处理甚为及时得当。因而日本使臣副岛种臣和柳原前光前来中国议定条约时,李鸿章为了表示对日本方面针对被拐华工的救助的感谢,对日本使团多有照顾,并多次在公开场合向副岛种臣和柳原前光表达过谢意。

    刚才李鸿章的话里表明,他仍然记得日本人当年的这个情。

    柳原前光微笑着说道:“李大人不必客气,这一路上邓管带对我们很是照顾,我们大家都非常感激。”

    远远的看到柳原前光和李鸿章在那里谈笑风生,桦山资纪的目光渐渐变得凶厉起来,而突然传来了两声犬吠让他的身子哆嗦了一下,他急忙转过头,看着那头牵在中国水兵手中正冲自己瞪着眼睛的巨大中国田园犬,眼中一下子变得满是惊恐之意。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天自己“被洗澡”的时候,这头巨犬是什么样的表现。

    李鸿章和柳原前光寒暄了一番之后,便让日本人上了马车,由督标卫队送他们去馆驿安歇,而柳原前光则被李鸿章请到了直隶总督衙署。

    想到自己还要在天津呆上几天才能去北京进行交涉,柳原前光心焦不已,却又无法可想。毕竟李鸿章的好意招待,他是没有办法也不能拒绝的。

    四天之后(等于是被李鸿章给拖了四天),好容易让李鸿章尽完了地主之谊,柳原前光一行人这才由督标卫队护送,乘着马车,一路颠簸的到了北京。

    到了北京的日本驻中国使馆,柳原前光马上和副岛种臣见面,将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详细的进行了说明,并告诉他必须要阻止那个日本鹿儿岛武士归化中国的事。副岛种臣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明白这件事将对日本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于是在和柳原前光计议了一番之后,便带上柳原前光和水野遵,前去总理衙门交涉。

    一到总理衙门,柳原前光便注意到,今天的总理衙门大臣当中,最高级别的大臣恭亲王赫然在座,而那两位日本人此前曾打过交道比较容易糊弄的毛大臣(毛昶熙)和董大臣(董恂)却不见了。

    ps:唐僧师徒正走着,忽然周围黑雾缭绕,再也看不见路了。唐僧:悟空,是不是有妖怪?悟空:师父不必担心,这是到了北京地界了。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点击!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