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长兄来信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林义哲看到所有的信都被陈婉小心地收好,而且封识如初,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心中不由得对陈婉又生出一层敬意。()(百度搜)

    陈婉将信交给林义哲后便出去了,留他一个人在那里自己看信。

    林义哲先拆开卢颖妍的几封信看了起来,卢颖妍的头几封信中多是问候和思念的内容,而第二封信便告诉了自己一个天大的喜讯:她已经做母亲了,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并要自己给新生儿取名字。

    想到远在英伦的卢颖妍和已经降生的新生命,林义哲一时间不由得思念不已。

    而卢颖妍在信中还告诉林义哲,在她的经营下,林义哲给卢家的聘礼银子和她的嫁妆银子合计20余万两,现在已经增值了一倍,变成了四十万两!

    自己竟然娶了一个厉害的理财能手,这是他以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林义哲看完了卢颖妍的信,强压住心中对她的思念之情,取过那封陈婉说的“大哥”的信看了起来。

    林义哲没有急于打开信,而是先看了看信封上写信人的名字。

    自从“魂穿”到这个时代到现在,他一直刻意的回避着和自己“前任”有关的东西,虽然他平日一直注意了解自己前任的事情,但再怎么了解,自己毕竟是个穿越者,不是本人,没有原来那个人的记忆,不可能了解“自己”身世有关的一切。

    尽管到现在他演的一直没有“穿帮”,但冷不丁冒出来的这个“大哥”,还是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到信封上“林洄淑”(林则徐的儿子名字起得怎么都这么别扭)三个工整端正的馆阁体汉字,林义哲心知,这应该就是自己的这位大哥的名字了。

    看到这样的字体,林义哲的第一个判断。便是这位大哥,很可能是一位翰林!

    林义哲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信封,取出信纸展开仔细读了起来。

    这封信是一封典型的文言文,文字偏僻、内容高深,让林义哲这位文言文功力深厚的穿越者,读着那位翰林骈四俪六的书信,竟然也颇为吃力。()

    林义哲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之后,终于明白了信的内容。这位林大哥的信中绝口不提兄弟之情的事。也不提林义哲早年的事,他在信中先讲了一通士子应遵守的礼义廉耻,然后又不无自豪之意的提了一番先祖林则徐和父亲林汝舟在学问上的成就而不是政绩(林汝舟是林则徐长子,于道光十八年即1838年成为进士,但他一生只是翰林。只修史不言政,林则徐逝世后,林汝舟升为侍讲。林汝舟长子林洄淑从父训不做官不参政,自此林氏长房后人多读书少从政者)。然后便开始长篇大论的教育起林义哲来。

    “……圣贤之书,非悠悠之口所能增损!……且吾家先世,率多守耕读旧业,不但仕宦稀少。即经商服贾,远至外省者,亦不多见。老生宿懦,耐寒饿而厌声称。其贫苦无俚,至有念之涕下者。道咸闾兵事起,谨厚者先走匿山谷间,徐觉事尚可为。强就戎事,今所指迭官贵人。由此其选也。自今以观,高官厚禄,焜耀一时,皆先世贫苦困乏蕴蓄积累所贻乎!天道不翕聚,则不能发舒,无夜何以有昼,无秋冬何以有春夏,此恒理也。诸君子为桑梓谋,则凡所以去奢去泰者,无不详葆先世朴实愿悫之风,以保世滋大。俾湖以外得长享萧闲寂寞之福,为幸多矣……”

    在此之后,林洄淑先是指责林义哲违背父辈留下的“多读书不参政”的训诫。他指责林义哲“有违父训”,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做官,指斥他为了当官不择手段的走上位路线,“屈身事鬼“、“以西洋奇技淫巧蛊惑圣听”,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加官进爵,而“陷君父于不义,置民生与水火(这句大概是指林义哲用“园工”破题的事)”,最后骂他以“异端邪说扰乱圣教”、“以西学坏中学”、“欲以夷变夏”,坏了中华上国的学问正统地位,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骂过了之后,林大哥在信的最后警告林义哲赶紧回头,还不算晚,如若不然,便要和他断绝兄弟关系!

    林义哲看完了信,一时间不由得心头火起。

    被那些清流言官们骂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大哥竟然也这样的骂自己!

    林义哲强压怒火,好容易才忍住了想要将这封信撕得粉碎的冲动。

    林义哲看到所有的信都被陈婉小心地收好,而且封识如初,丝毫没有打开的迹象,心中不由得对陈婉又生出一层敬意。

    陈婉将信交给林义哲后便出去了,留他一个人在那里自己看信。

    林义哲先拆开卢颖妍的几封信看了起来,卢颖妍的头几封信中多是问候和思念的内容,而第二封信便告诉了自己一个天大的喜讯:她已经做母亲了,给他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并要自己给新生儿取名字。

    想到远在英伦的卢颖妍和已经降生的新生命,林义哲一时间不由得思念不已。

    而卢颖妍在信中还告诉林义哲,在她的经营下,林义哲给卢家的聘礼银子和她的嫁妆银子合计20余万两,现在已经增值了一倍,变成了四十万两!

    自己竟然娶了一个厉害的理财能手,这是他以前万万没有想到的。

    林义哲看完了卢颖妍的信,强压住心中对她的思念之情,取过那封陈婉说的“大哥”的信看了起来。

    林义哲没有急于打开信,而是先看了看信封上写信人的名字。

    自从“魂穿”到这个时代到现在,他一直刻意的回避着和自己“前任”有关的东西,虽然他平日一直注意了解自己前任的事情,但再怎么了解,自己毕竟是个穿越者,不是本人,没有原来那个人的记忆,不可能了解“自己”身世有关的一切。

    尽管到现在他演的一直没有“穿帮”,但冷不丁冒出来的这个“大哥”,还是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看到信封上“林洄淑”(林则徐的儿子名字起得怎么都这么别扭)三个工整端正的馆阁体汉字,林义哲心知,这应该就是自己的这位大哥的名字了。

    看到这样的字体,林义哲的第一个判断,便是这位大哥,很可能是一位翰林!

    林义哲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信封,取出信纸展开仔细读了起来。

    这封信是一封典型的文言文,文字偏僻、内容高深,让林义哲这位文言文功力深厚的穿越者,读着那位翰林骈四俪六的书信,竟然也颇为吃力。

    林义哲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之后,终于明白了信的内容。这位林大哥的信中绝口不提兄弟之情的事,也不提林义哲早年的事,他在信中先讲了一通士子应遵守的礼义廉耻,然后又不无自豪之意的提了一番先祖林则徐和父亲林汝舟在学问上的成就而不是政绩(林汝舟是林则徐长子,于道光十八年即1838年成为进士,但他一生只是翰林,只修史不言政,林则徐逝世后,林汝舟升为侍讲。林汝舟长子林洄淑从父训不做官不参政,自此林氏长房后人多读书少从政者)。然后便开始长篇大论的教育起林义哲来。

    “……圣贤之书,非悠悠之口所能增损!……且吾家先世,率多守耕读旧业,不但仕宦稀少,即经商服贾,远至外省者,亦不多见。老生宿懦,耐寒饿而厌声称,其贫苦无俚,至有念之涕下者。道咸闾兵事起,谨厚者先走匿山谷间,徐觉事尚可为,强就戎事,今所指迭官贵人,由此其选也。自今以观,高官厚禄,焜耀一时,皆先世贫苦困乏蕴蓄积累所贻乎!天道不翕聚,则不能发舒,无夜何以有昼,无秋冬何以有春夏,此恒理也。诸君子为桑梓谋,则凡所以去奢去泰者,无不详葆先世朴实愿悫之风,以保世滋大。俾湖以外得长享萧闲寂寞之福,为幸多矣……”

    在此之后,林洄淑先是指责林义哲违背父辈留下的“多读书不参政”的训诫。他指责林义哲“有违父训”,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做官,指斥他为了当官不择手段的走上位路线,“屈身事鬼“、“以西洋奇技淫巧蛊惑圣听”,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加官进爵,而“陷君父于不义,置民生与水火(这句大概是指林义哲用“园工”破题的事)”,最后骂他以“异端邪说扰乱圣教”、“以西学坏中学”、“欲以夷变夏”,坏了中华上国的学问正统地位,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

    骂过了之后,林大哥在信的最后警告林义哲赶紧回头,还不算晚,如若不然,便要和他断绝兄弟关系!

    林义哲看完了信,一时间不由得心头火起。

    被那些清流言官们骂也就罢了,没想到自己的这位大哥竟然也这样的骂自己!

    林义哲强压怒火,好容易才忍住了想要将这封信撕得粉碎的冲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