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鬼畜”和“走狗”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那些武士习惯了昂着高贵的头颅高傲地死去,或者,卑贱地伏在铁蹄之下。()..♠

    断刀彻骨的寒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那些个硬气的忠于旧领土们的老头子,也许会割开自己的手腕,以血记下这段武士们最后的历史,然后这些字会在熊熊的烈火中化为灰烬。

    历史不需要失败者来书写。

    ri本面临的是一场天翻地覆的变化!

    柳原前光穿过重重的黑暗望向远方,重新燃起的灯火在他眼中猛烈燃烧。

    他把字一个一个咬在齿间:“新的时代,即将来临!”

    这时,有一个声音似乎在问他:“新的时代……没有战争的和平时代么?……就像《桃花源记》描绘的一样?……”

    “不!有生命的地方就会有战争。这个世界不需要桃源,它是绝对和谐的,所以不会进步。它会在原地渐渐腐烂,直至自我毁灭。战争会继续,规模前所未有,那是整个世界的战争。一切腐朽的东西都将被摧毁,我们将在废墟上生出新的世界!”

    他喃喃的说道,他感觉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但这些话确有一种魔力在吸引着他。

    “我们将开创这个时代,历史会记住我的名字!”他说,“我是这个时代的开拓者和奋进者!”

    柳原前光猛地惊醒了,他摸了摸还残留着疼痛感觉的脖颈,那里光洁平滑,并没有什么伤口,但柳原前光还是摸到了大把大把的粘湿液体,他惊恐地把手放到眼前看了看。

    还好,是汗,不是血。

    柳原前光颓然的将手放下,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他从床上起身。重又在屋里踱起步来。

    一边踱着步,一边思考着,这三个月,他就是这么过来的。

    这些天,他考虑了很多很多。

    而所有的这一切,都指向一个结论。

    那便是:不能在这个时候,和清国开战!

    柳原前光正在想着如何阻止zhengfu内急于对外扩张的那些人的妄动,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柳原前光抬头望去,看到门开了,一队仆人进来。()开始打扫起房间来,而一个把总带着几名背着步枪的中国士兵则来到了柳原前光面前。

    “柳原先生!请跟我们走一趟吧!”把总瞟了一眼柳原前光,用傲慢的声音说道。

    “您要带我去哪里?”柳原前光jing惕的问道。

    “当然是去码头了!”把总yin阳怪气的说道,“今儿个你们该回去了?”

    “回哪里?”柳原前光愣住了。

    “当然是从哪来回哪去了!怎么,敢情儿柳原先生在这里还住上好了不成?”把总不耐烦的说道。

    “这么说,林大人回来了?”柳原前光明白了过来,立刻问道。

    “是啊!林大人回来了,还把你们那边儿被扣的人也要回来了!”把总道,“柳原先生这回可以安心的上路了!回去也好交差了!”

    柳原前光心下骇异。但他知道,和面前的这个把总说多了也没什么用,他也不可能知道太多的东西,一切还是得见了林义哲才知分晓。

    “临回去之前。我能否见一下林大人?”柳原前光又问道。

    “大人这会儿正在码头呢!你见得着的!”把总道。

    “那好,就请带我过去吧。”柳原前光点头道。

    “柳原先生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落下,省得到时候来回趟跑。耽误了归程。”把总打量了一下柳原前光,道。

    柳原前光飞快地想了一下,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

    最最重要的笔记本、铅笔和银壳怀表都在自己的口袋里。从被关到这里之后,除了身上的衣服和口袋里面的东西,别的都被没收了。他在这里还真就没有什么东西可剩下的。

    “没有了,我们走吧。”柳原前光道。

    把总点了点头,两名背枪的中国士兵随即站到了柳原前光的身后,把总押着他出了馆驿,上了一辆马车,然后便直奔码头而去。

    到了码头,柳原前光下了马车,这才发现,桦山资纪和水野遵及其它的探险队员们都已经在码头了。

    可能是在黑牢里受了犯人的折磨,面前的桦山资纪面se腊黄,胡子拉碴,头发乱蓬蓬的一片,身上的衣服也破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难闻的臭味,海风一吹,远远的便可以闻到。

    桦山资纪老远便看到柳原前光步履稳健的走来,仍是如同刚刚从福州出发一般的神采奕奕,知道他在这三个多月的关押期间,一直受了林义哲的优待,眼中不由得满是鄙夷之se。

    柳原前光来到大家面前,看到水野遵等人虽然不似自己jing神健旺如初,但一个个衣衫还算整洁,也没有受过虐待的迹象,只是神情略显憔悴。

    只有桦山资纪,活脱脱就是一个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犯人。

    柳原前光没有理会桦山资纪的鄙视目光,而是和其他人略略问候一番之后,便径直的向立在码头正看着一艘巡洋舰的林义哲走去。

    这时押解他来码头的那位把总,此时正和林义哲附耳小声的说着什么,柳原前光隐隐约约的听到把总的话里有“大人交待的事儿办完了”这样一句,不由得心生jing觉,他望向林义哲,看到了他嘴角微微的笑意。

    那是把人玩弄于掌股之间的笑意!

    看到柳原前光走过来,那位把总便向林义哲告退,林义哲点了点头,那位把总便一溜小跑的离开了。

    “林大人,咱们又见面了。”柳原前光来到林义哲面前,向林义哲鞠了一躬,微笑着说道。

    “柳原先生,这几ri在台湾,住得还习惯?”林义哲故作关切状的问道,“我特意安排下人,对柳原先生要格外关照,柳原先生如有不满意的地方。尽可以告诉我。”

    “没有没有,他们对我很好,非常感谢您的特意安排。”柳原前光说着,话锋一转,“只是……未免呆得有些久了,浪费了大人的粮食,哈哈哈哈。”

    “唉!原本想尽快送柳原先生回国的。结果没曾想这进到番界,一去就是数月,差点儿没能出来,呵呵。”林义哲笑道。“好在皇天护佑,不但平安出来,还找到了贵国失踪船民四人。这样不负柳原先生所托,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林义哲说着,指了指身后四个穿着清式服装的四个ri本人说道:“柳原先生来得正好,这四位便请柳原大人一并带回本国。”

    “这是四人的花名表,请柳原先生过目。”林义哲将一份表格递到了柳原前光手中。

    柳原前光看了看表上面四个ri本人的姓名和籍贯,点了点头,正要说些感谢的话。却不料一个ri本人却突然上前,来到林义哲面前,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

    “林大人,我。井上彦之助,请求留在清国,成为清国的国民!”那位来自鹿儿岛县名叫井上彦之助的ri本武士,cao着生硬的汉语。一字一字的说道。

    听了井上彦之助的话,柳原前光大吃一惊。

    “你说什么?你要……归化大清?”林义哲也吃惊的问道。

    “是的!我!要成为清国人!”井上彦之助又说道,他不知道柳原前光懂得汉语。怕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说过一遍汉语,又用ri语重复了一遍。

    “八嘎!”

    没等柳原前光接茬,另一个来自鹿儿岛县的武士山田良平怪叫了一声,猛地扑了上来,一拳向井上彦之助的脸上打来。

    井上彦之助猝不及防,被这一拳结结实实的打了个正着,身子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八嘎!清探(等同于中国话里常说的汉jian)!卖国奴!帝国的败类!为什么不立即切腹!”山田良平指着井上彦之助,用ri语怒吼着骂道。

    井上彦之助晃了晃头,用鄙夷的目光看着山田良平,狠狠的朝地上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你这家伙有什么资格说我?家主赶我们出家门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切腹?还和我一样苟活到今天?”井上彦之助冷笑着,直起身来,“我曾经无比效忠的天皇陛下剥夺了我的一切,令我还不如家犬,视我如草芥,令我寒心至极,还谈什么效忠?”

    “八嘎!给我住口!你这个无耻的鬼畜!”

    “你才是鬼畜!走狗!”

    山田良平嚎叫着再次扑了上来,一拳击向井上彦之助,但这一次井上彦之助有了防备,用手先是一格,然后一个肘击,打在了山田良平的脸上。

    井上彦之助不愧为武士练家子,这一击又准又狠,而且力道奇大,山田良平被这一记重击之下,竟然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八嘎牙路!天诛卖国奴!呀——”鼻孔流血的山田良平猛地爬了起来,发了疯一样的又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井上彦之助,两个人狠狠的撕打了起来。

    这两名ri本武士身手明显都不弱,开始互相用起了柔术搏击起来,二人的嘶打吼叫引起了其他不明真相的ri本人的注意,纷纷跑了过来,强力围观。看到二人扭打在了一起,柳原前光的脸se一时间变成了猪肝se。

    对他这样一个外交官来说,再没有比现在更加丢脸的时刻了。

    ps:怀孕的包惜弱带着杨铁心的后代嫁给完颜洪烈,若干年后等儿子杨康接受完高等教育后又回到杨铁心身边,残忍地抛弃了完颜洪烈。据考证,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起以高考移民为目的的骗婚案。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点击!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