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小别胜新婚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文煜也上前和林义哲见礼,少不了也是一番客套,林义哲从他们的话中便已经判断出来,朝廷是要借着自己的“破题之作”,大兴洋务了。

    李鹤年虽然以洋务是支持的,但他毕竟也属于中国传统的那种受文学教育的知识分子,限于本身学识,对洋务可以说一窍不通,但作为一个在官场浮沉多年,好容易做到封疆大吏的传统官僚,他知道要想把洋务办好,就必须倚重林义哲,是以对林义哲着意宠络。而文煜作为武将,虽然久历战阵,水战陆战都打过,但对于洋务同样并无多少认识,而林义哲作为眼前现成的人才,他当然也想借助了。而林义哲从李鹤年和文煜巴结自己的表现便能知道,“鬼子六”恭亲王这一次因为自己的文章帮他大大减轻了顽固保守势力带来的压力,准备要再次大干一场了。

    当林义哲来到沈葆桢面前时,看到沈葆桢较他出国前又显得苍老和瘦弱了许多,林义哲险些流下泪来。他快步上前,握住了沈葆桢的手。

    “姑父……我回来了……”林义哲的声音里有些哽咽。

    自从来到这个时代,孤单一人的林义哲,潜意识里早已把沈葆桢当成了自己父亲。

    “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沈葆桢开心地和林义哲象父子一般拥抱了一下,轻抚着他的后背,哑着嗓子说道。

    “姑妈身体可好?”林义哲没有在码头见到姑妈林普晴和爱妻陈婉的身影,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问道。

    “还好,还好。”沈葆桢不想让林义哲担心,略略应了一声。

    李鹤年本打算设宴给林义哲接风洗尘,但看到这一幕,知道他惦念着家里,便没有自作主张,而是率领众官员和林义哲寒喧一番。约定明日排宴给林义哲接风后,便和林义哲沈葆桢等人告辞。

    林义哲随沈葆桢回到了沈府,他衣服也没换,便先去探望姑妈林普晴。

    果然如同他担心的那样,林普晴正卧床未起,陈婉和李思竹在她身边伺候陪伴,看到林义哲回来,林普晴十分高兴,挣扎着想要从床上坐起来,后来在陈婉和李思竹的劝阻下才做罢。

    “鲲宇!快!过来坐!”林普晴用手拍着床边。示意林义哲坐到她的身边。林义哲应了一声,过来挨着床边坐下,林普晴伸手握住了林义哲的手,看着他的眼中满是欣喜。

    “鲲宇的手怎么这么凉?”她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才下了船,刚进屋子,外边较冷,手还没缓过来。”林义哲道,“不打紧的。侄儿一切都好。”

    “我日日想。夜夜盼的,就怕你路上出了事儿,听说你在法兰西国还遇上了刺客……”林普晴在笑,但说着说着。眼泪便流了下来,“你如今总算平安回来了……”

    “侄儿不孝,去国经年,让姑妈担惊受怕。侄儿之过……”林义哲握着林普晴已然瘦骨嶙峋的手,心绪激动,险些掉下泪来。

    “我这些日子啊。多亏了婉儿和思竹照顾,”林普晴收了泪,笑着看了看侍立在一旁的陈婉和李思竹,“没有她们俩,我这日子可就难过了……”

    李思竹听了林普晴的话,红着脸低下了头。而陈婉似乎没有听到林普晴的话,她只是定定地看着林义哲。

    一年多没见,自己的丈夫的个子似乎变得高了些,身体也强壮了许多,只是肤色变得黑了,他身上原先的书卷气息也淡了许多,变得更加的成熟了……

    “婉儿。”林普晴的唤声让她回过神来。

    “婉儿,我想看看语曦和冠臣,要他们俩陪陪我,你呆会儿就让他们俩过来。”林普晴对她说道,“今儿晚上他们俩就睡这边儿吧。”

    陈婉明白林普晴为什么这么安排,她应了一声,脸上红霞暗升,心头竟然撞起鹿来,仿佛又回到了二人的新婚之时。

    林义哲感觉到了陈婉的目光,转头望了她一眼,却不想看到了窗户外边的一个人那冷漠仇恨的眼神。

    那人见到林义哲发现了他,显得有些慌乱,便急匆匆的走了。林义哲虽然隔着雕花窗扇,但他还是看清了那人的脸。

    沈葆桢的四子沈瑜庆!

    林义哲从徐润发给自己的电报中已经知道了那一次沈瑜庆因为诋毁自己被沈葆桢责打的事,但此时的他并没有在意。

    从沈府回到家中,陈婉一直默不作声,林义哲知道她为何不同自己说话,想起远在英伦的卢颖妍,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了一声。

    回到家里,用过了晚饭,陈婉知道林义哲的习惯,要在睡前把今天的事情整理记录,是以没有打扰他,在给他砌茶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和衣躺下。

    陈婉又躺了半响,微觉一缕凉风从窗外流入,熏得人都醉了,心中却愈觉难过,忽从榻上爬起,披了件水绿夹袄,走到外屋,见大小丫鬟皆已睡下,便悄自提了只灯笼,步出院子。

    一路迷糊迤逦,不知不觉已到了院后的园子,周围梅影峦叠,虽然婀娜多姿,却让她反觉分外凄清寂寥。

    陈婉不禁又幽幽地叹息一声,她看着梅花点点,心里悲苦,可一想起林义哲对自己的好来,心间那股恨意便又如春雪化泥般消逝无踪了。

    陈婉在花园停了许久,衣裳渐被夜露打湿,身子已是一片冰凉,再幽幽地长叹了一声,方提起灯笼凄怅而归。

    返至外屋,陈婉熄了灯笼,撩起撒花软帘,方欲进去,猛然瞧见里屋内无声无息地坐着一个人,他已然脱了外衣,正在把玩着一对金镯,不禁发出一声低低的惊呼。

    “婉儿,是我。”林义哲看她竟然吓了一跳,笑着站了起来。

    陈婉看着他将一对缠枝牡丹花纹的金镯送到自己的面前,怀内芳心刹那间不可遏制地剧跳起来,身子仿若虚脱,几站立不住。

    林义哲的一对眼睛竟灿若星辰,瞧着陈婉,荡漾出一股春水般的温柔甜蜜。

    陈婉拚命让自己恢复常态,朝林义哲远远地伸出纤手,接过了金镯,故意面无表情地道:“你还想着回来。”

    林义哲对她的话充耳不闻,此时二人仅数步之遥,林义哲一展身形,轻轻松松便把她揽入怀内。

    陈婉生怕惊醒睡在外屋的丫鬟,只是默默地挣扎着,但林义哲毫不费劲便制住了她。陈婉一只手仍能动弹,便雨点般乱捶他胸膛。陈婉虽然冷着脸,模样却是无比的娇俏惹人,林义哲情不自禁凑上前去亲她。

    陈婉哪肯遂他之欲,拚命扭头甩首,谁知她身上只穿着那肚兜小衣,外边也不过披了件水绿夹袄,挣动间一对丰腴雪峰揉揉晃晃,粉沟乍浅乍深,皆落到林义哲眼里,林义哲猛地将陈婉整个抱起,走向床榻。

    陈婉见他情浓似火,忽亦想起二人新婚时的事来,冷感恨意顿去了一半,待与之肌肤厮磨,另一半也几消逝无踪,心底只余一丝幽怨,咬着朱唇,却仍沉着脸哼道:“你又要欺负人家么?”

    林义哲笑道:“在外经年,夜深人静之时,只想与婉儿重温当日。”再顾不得与她纠缠,两、三下便将陈婉剥得精光,又用腰胯捺开她的双腿,松开自已腰间汗巾,掏出已是坚如金铁的玉杵,对准花苞狠勇破去。

    陈婉心里尚存一丝幽怨,怎肯轻遂于他,无奈两条雪腿收合不上,推又推不开他,只得把柳腰乱闪,倒忙得林义哲一阵狼狈。

    陈婉见状,忍不住“哧”地一声轻笑。

    林义哲瞧着爱妻那妩媚模样,心头又痒又急,周身欲若火燎,猛地把两掌插入她胯下,分别将那两团粉揉脂凝的玉股紧紧捏拿住,也笑了一声,得意道:“还往哪里逃!”玉杵已准准地压入她玉蚌缝中。

    陈婉花容失色,低低娇啼一声:“痛呢!”霎时已被林义哲刺没,微露的花径掠过一道火辣,幽深的嫩花心挨着了大棒头,顿生出一股奇酸异麻,双臂不由自主地抱了他。

    林义哲忙俯身抚慰陈婉,唇游花容,吻干嗔泪,他玉茎在她花房内比了比深浅,便如饥似渴地抽添起来,不过数枪,已勾出丝丝粘黏的花汁,陈婉也缓缓松软下来。

    陈婉平素最是娴淑,长一辈的夸她敬老孝顺,平一辈的赞她和睦亲密,下一辈的念她关怀慈爱,家中大小仆从,多受过她怜贫惜贱慈老爱幼之恩,但她内里天性却有一种浪漫情怀,是以才被林义哲这等非凡人物迷住,不能自拔。

    自从林义哲出使西洋之后,她与他再无半点夫妻亲热,这些日来苦忍着孤单寂寞,不知思念了林义哲多少回,此际梦中人就在眼前,还与她这般如胶似漆地调缪,怎叫她能不迷醉,但她心头尚余一丝清醒,生怕两人的声响惊动外边丫鬟,双颊如烧地对林义哲低声道:“你先去把门关上。”

    ps:野蛮秘书牛结降:开车溅到别人一身水,只需说一句"很高兴溅到你"【最右】臣妾-做不到啊:对方冷冷的回答:呵,溅人就是矫情。

    求收藏!求推荐!求订阅!求点击!求月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