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为了船政,我死不足惜”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我设计了另外一种火炮布置方案,”达士博对“万年清”号的改造可以说充满了热情,他伏下身子,用铅笔在线图上描画起来,“将主炮变为两门,前主炮在这里。”他在飞桥的前方位置画了一个圈,“后主炮在这里。”他在烟囱后面二号桅杆和三号桅杆正中的位置画了一个圈。

    “这是两门120毫米主炮的位置,”达士博接着在两舷处接连画了六个圈,“这是75毫米副炮的位置,为了防止主炮和副炮射击时发生干扰,两门主炮处的甲板将往下低一层,这样做的好处是不但射击时不会和6门75毫米副炮发生干扰,还可以进一步降低重心,减少船的吃水,便于在内河航行。”

    “这真是非常好的设计,就这么决定了。”听了达士博的解说,林义哲对这个火炮布置的方案感到很是满意,便拍板定了下来。

    “这样的话,‘万年清’号便成了一艘真正的战舰。”达士博笑着说道,“如果不是那位多事的总督阁下的胡乱指示和要求,本来可以不用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和金钱的。”

    听到达士博竟然吐槽起左宗棠来,林义哲在心里不由得暗暗好笑。

    在曾国藩上奏指责左宗棠不懂装懂定下船政建造兵商两用船的方针致使“万年清”号战力低下后,气急败坏的左宗棠找不到辩解之词,竟然把责任推到了船政的两位洋监督身上,他上奏为自己辩解称自己是“受了洋人蒙骗”,指责日意格有意不把最好的船型提供给他,达士博在设计中国轮船时“包藏祸心”,故意将“万年清”号设计得战力低下。日意格得知消息后百口莫辩,一想要辞职,被沈葆桢好言挽留。而作为“万年清”号的总设计师,学者气甚浓的达士博却坚决不肯被这个黑锅,他亮出了直接证据——一套“万年清”号的全战舰方案的图纸,称这才是他最初设计“万年清”号,但却被左宗棠亲自否决了,左宗棠本人坚持要在战舰上加上货舱,至使“万年清”号比母型大了一倍。日意格也向沈葆桢证实确有此事,并称现在西北左宗棠军中服务的船政原副监督德克碑也知道此事。沈葆桢据此上奏朝廷。左宗棠又闹了个灰头土脸,朝廷为了防止口水战升级,便压下了此事,还特意指示左宗棠“不必再行上奏”,那意思就是说你不要再闹了。左宗棠这口气没有地方出,一怒之下将德克碑解职踢回了法国。

    经历了这场风波,原来和左宗棠关系很好的日意格也彻底的倒向了沈葆桢这边,而原本就是由林义哲向沈葆桢建议才得以担任船政副监督的达士博自此更是对船政忠心耿耿。从此一门心思的扑在了中国的造船事业之上。船政第二号轮舰建造伊始,林义哲提出了改进意见,达士博全都遵照他的意思一一做了仔细修改,使“湄云”舰的设计性能也比历史上有了很大的提高。

    “现在我们终于可以不受他的错误干扰了。”林义哲点了点头,他理解此时此刻达士博的心情,“只是他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

    “您有贵国的大皇帝陛下和皇太后陛下的支持,是不需要害怕他的。”达士博说道,“您现在是等于在替皇帝陛下监督改造‘万年清’号。我相信,当皇帝陛下和皇太后陛下看到‘万年清’号变成了真正的军舰,还会给您更大的支持。”

    “希望会是这样。”林义哲道,“我们还不能想的太远,还是把现在的工作做好!”

    两个人正在交谈,外面突然传来了阵阵的喧嚣声。

    “怎么回事?”达士博来到了窗前,向外边张望着,“好象是大门的方向。”

    由于从这里望不到门口,林义哲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转头对达士博平静的说道:“您留在这里,达士博先生,先不要出去,我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好的。”达士博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而是继续着他的工作,林义哲则快步的走出了办公室,冲进了回廊。

    此时船政衙署的门口,黑压压的聚集了一大群的乡民百姓。十几名头戴缨帽身穿号衣的卫兵神情紧张地横着手中的步枪,排成一线满头大汗的阻挡着想要冲进衙署的民众。

    “沈葆桢!你出来!给乡亲们一个说法!”

    “沈葆桢!你这么干,如何对得起林文忠公的在天之灵?”

    “我们不要卖大烟的钱!”

    “大烟害了多少人,你不知道吗?”

    “谁拿了卖大烟的钱,不得好死!”

    “沈葆桢!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吗?”

    “狗官出来!”

    “狗官出来!”

    沈葆桢坐在屋内,听着门口传来的阵阵叫骂声,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

    “乡亲们!乡亲们!静一静!”吴仲翔等几名船政官员跑了出来,看到愤激的人群,吴仲翔的心不由得一沉,说话的声音也禁不住有些颤抖。

    “乡亲们!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这都要到年关了,总不能不给大伙儿发饷?……”

    吴仲翔才说了一句,便被下面的吼叫声淹没了。

    “我们不要大烟钱!”

    “谁拿大烟钱,不得好死!断子绝孙!”

    “沈葆桢!滚出来!”

    “狗官!滚出来!”

    伴随着阵阵的吼声,不知是谁先扔起了石头,接着土块砖瓦等东西纷纷向吴仲翔等船政官员抛来,吴仲翔等人急忙躲闪着向院内退去,乡民们趁势向大门冲击,卫兵们的拦阻线瞬间崩溃了,乡民们一下子冲进了船政衙署大门。

    当乡民们冲进院内时,赫然发现,沈葆桢的身影出现在了院子里。

    看到沈葆桢出现,前面的人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后面的人收势不住,和前在的人撞到了一起,一时间有多人摔倒在地,院子里乱成了一团。

    趁着院子里混乱的功夫,卫兵们急急忙忙的冲进院子,挡在了沈葆桢的身前。

    沈葆桢默默的分开卫兵,走到了人群面前。

    可能是慑于这位船政大臣平日的威严,当沈葆桢来到他们面前时,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沈葆桢的目光缓缓的从人群移过,他看到这些乡民当中,有好多是船政雇佣来的工匠,心中不由得又是一痛。

    面对着人群,沈葆桢缓缓的跪了下来。

    “父老乡亲们……我沈葆桢无能,船政没有了饷源,竟然打起了鸦片税的主意……我沈葆桢愧对林文忠公!可是……为了船政!这老脸,我不要也罢!”

    沈葆桢看着众人,嘶声道:“为船政,我沈葆桢死不足惜!只求乡亲们莫要毁了船政!”

    “杀了这狗官!”不知是谁喊了起来,人群受到了鼓动,猛地又开始向前冲来,眼看前面的数人就要扑到沈葆桢面前。

    “砰!砰!砰!”

    三声清脆的枪响传来,让本来已经陷入颠狂状态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举着枪口还在冒烟的左轮手枪的林义哲箭步上前,挺身挡在了沈葆桢的面前。

    看着这个圆瞪双眼如同疯虎一般的年轻人,冲在前面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手里拿着的砖瓦土块也不自觉的脱落,掉在了地上。

    “尔等这是要造反吗?”林义哲大吼道,举着左轮手枪指向人群,看着黑洞洞的枪口对着自己,前面的人明显害怕了,瑟缩着想要向后退去,但后面层层叠叠的都是人,无路可退,有的人吓得甚至抱起了脑袋,蹲了下来。

    “狗官开枪打人了!和狗官拼了……”有人在人群里喊道,但没等他把话说完,便被林义哲的一声怒吼打断了。

    “来人!把那个浓眉大眼盘辫子的给我拖出来!”

    林义哲的暴喝,如同平地里响了一声炸雷,吴仲翔等人只觉得耳边“嗡”的一声,脚下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那个人没想到林义哲竟然会认出他来,看到林义哲用枪指着自己,他吓了一跳,赶紧躲在了别人的身后,被他拉做挡箭牌的人当然不干了,立刻将他推开,他又躲到了另一个人的身后,那个人立刻转身将他推到了自己的面前。

    “就是你!往哪躲?”林义哲将枪口对准了那个躲在人群中的煽动者,他刚才已经观察他好久了。

    卫兵们受了林义哲的喝斥,不敢怠慢,立刻上前将那个盘辫大汉从人群当中揪了出来,拖到了林义哲的面前。

    “谁叫你来煽风点火的?”林义哲用枪指着他的头,大声喝问道。

    “什么煽风点火?……我……你们拿贩鸦片的钱给我们,还不让人说吗……”

    “还敢胡说!”林义哲一脚将他踹倒,“从实招来!胡光墉给了你多少银子叫你来这闹事的?”

    “什么胡光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被两个卫兵揪住的大汉此时嘴还硬得很!

    “你敢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么?”

    “我身正不怕影儿斜,有何不敢!”大汉似乎毫无畏惧的抬头迎上了林义哲的目光,突然间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没了先前的那副桀骜。

    “我再问你一遍,胡光墉花了多少银子雇你来此闹事的?”

    “胡老爷给了我一百两,叫我来此专借洋药税说动本地父老冲击船政衙署,谁让沈葆桢当年把胡老爷赶出船政的?……”

    此话一出,人群当中立时一片哗然。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