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日意格

作者:银刀驸马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圣墟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龙王传说飞剑问道不朽凡人雪鹰领主大主宰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龙兴华夏最新章节!

    由于“第一号轮船”的结构是全木质,需要选用大量合适的木料作为船材,然而台湾的樟木产自深山,难以运出,总工程师达士博于是亲赴暹罗购买柚木。1868年10月11ri第一艘运木船“华德西乐”号从暹罗运到柚木500余节,沈葆桢、ri意格立刻组织“第一号轮船”的船体施工,然而后续的运木船却迟迟不至,于是ri意格被迫前往厦门和香港的外国船厂商购木料,但是数量极为有限,“虽俱陆续到工,而撮壤涓流,随到随尽。”这种捉襟见肘、左腾右挪的ri子过了两个月后,12月4ri后续的第二艘暹罗运木船“麻勒阿三丁”号到达马尾,运来用作船肋骨的曲木270余节,方木190余根,以及用作船壳板的柚木板360余片,缓解了燃眉之急。紧接着,12月10ri第三艘运木船“安密俐”号也到达,运来的木料更多,计有曲木1220余节,方木220余根,柚木板190余片,至此船政的木料储备终于充盈,不仅“第一号轮船”完全足用,还有大量木料可用于后续船只的建造。木料到齐后,利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第一号轮船”的船体终于完成。事实上,林义哲心里清楚,如果木料供应及时,“第一号轮船”的建造速度必定会更快。

    “鲲宇,你来一下,我这里有一处不明,你来帮我参详参详。”沈葆桢看出了林义哲内心的激动,笑着说道。

    “姑父请说。”林义哲来到沈葆桢身旁,接过沈葆桢手中的那本格致书,看了起来。

    为了能更好的理解关于造船方面的知识,船政大臣沈葆桢竟然开始自学起了物理(当时称为格致、格物)来,科举出身,满腹圣人经典的传统官员开始对西方科学孜孜以求,这可以说是一种可喜的巨大转变。由此也可以看出沈葆桢任事的勤勉。cao控如此近代化的工程项目,总理大臣自己如果能够拥有相应的基础知识,显然对于主持大局、监督洋员都有好处。

    在阅读船政所藏的相关书籍时,沈葆桢还上书总理衙门求助,见到如此好学的官员,总理衙门乐得助力,一下子寄来了五套新印的物理书《格物入门》,沈葆桢逐细攻读,认为“较之前人所辑奇器图说、近人所刊重学数等书,尤切实晓畅”,申请再下发五套,以便组织船政中国官员学习。在附近船政学堂学生们传来的英文、法文朗朗读书声中,沈葆桢、周开锡、吴仲翔及林义哲等船政官员们不是在那里吟诗作赋、对月高歌,而是一起在刻苦攻读物理、高等数学,可以说是现今中国官场上的一道奇景。

    在林义哲的帮助下,经过多ri学习,现在的沈葆桢已经自修完了这些课程,对西方自然科学的认识也和之前不可同ri而语。

    研讨学习完毕之后,船政官员们品茗闲谈,小憩一会儿。林义哲和大家闲聊了一会儿,突然想起向ri意格问手枪图纸的事,便和沈葆桢等人告辞,来到了ri意格的办公室。

    ri意格正在办公桌前写着什么,看到林义哲来了,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鹅毛笔,满面笑容的迎了上来。

    “希望没有打扰到您。”林义哲笑着用法语说道。

    “当然没有。”ri意格亲切地说道,“亲爱的林,您需要我为您做什么?”

    “我记得我上次和您说过,想要一些关于手枪构造的图纸……”林义哲提醒他道。

    “噢!对对对!没错!您瞧!这些天我忙得竟然忘了把它交给你了。”ri意格拍了拍自己的额头,略带歉意地说着,打开办公桌的抽屉,开始在里面翻找起来。

    林义哲踱到了他的身边,看到他桌面上放着的文件,随意溜了一眼。

    这是一份报告,林义哲看到题头竟然是写给法国海军部的,心里不由得咯噔了一下,但他表面上却仍然丝毫不露声se,也没有接着看里面的内容。

    “找到了,在这里。”ri意格将一份左轮手枪的图纸递给了林义哲。

    “这是一家比利时工厂的手枪图纸,里面的说明非常详细,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ri意格说道,“法兰西帝国海军的军官目前装备的就是这一类的手枪。”

    林义哲打开图纸看了一眼,上面绘制的是一种“里福瑟”式的转轮手枪。

    熟知近代历史的林义哲知道,法国海军于1856年装备的“里福瑟”转轮手枪,就是这种样式,ri意格并没有骗自己。

    “里福瑟”转轮手枪采用发she针发she的枪弹发she方式,传入中国之后,被中国人形象地称为“边针发火”转轮手枪,使用的手枪弹也称为“边针发火弹”。法国海军装备这种手枪之后,欧洲各国竞相仿效,这份比利时工厂的图纸也采用这种设计,而且枪的外形型比法国海军装备的要更好看一些。

    “非常感谢您!ri意格先生。”林义哲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您真是帮了大忙。”

    林义哲之所以想要手枪图纸,是因为他动了想要在这个时代改造枪炮的念头。

    作为一个历史爱好者和军迷,他曾和同好们一道复制过许多古代枪炮的金属模型,从内部构造到外形全都以等比例的方式还原,可以说经验多多。当然,在他原来的那个时代,哪怕是摆弄模型,也是要冒很大的风险的。所以他当年只能把玩真家伙的愿望深深的埋在心底,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他不但可以堂而皇之的研究起货真价实的真东西,而且还有可能将它们推而广之。

    当然,上次徐润在巷子里遇袭被陈婉彩玥摆平自己完全做壁上观的事也给了他很大的刺激。

    一个男人,总不能一直靠老婆和丫鬟当保镖吧?

    “您是一个天才,亲爱的林。”ri意格不失时机的恭维道,“我已经能预感到,您会成为中国的伟大的发明家。”

    “法兰西海军已经配备了这样的手枪,我希望未来我国的海军,也能够装备这样的武器。”林义哲说道,他装做无意的瞟了一眼ri意格办公桌上的那份报告,“您在给海军部写报告?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例行的汇报而已。”ri意格笑着将报告拿起来递给了林义哲,示意他可以随便看,“前一阵子发生的人员变动,我需要报告给海军部,免得有人造谣,影响到我们共同的事业。”

    林义哲接过报告看了一眼,上面果然如ri意格所说,是最近船政的法国雇员的人事变动情况。

    在船政工程走上正轨之后,也出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小插曲,象副监督德克碑便对对屈居于资历、专业知识不如自己的ri意格之下表示不满,两名洋监督的关系出现危机,沈葆桢倾向于支持ri意格,德克碑遂离职前往西北投入左宗棠营中,ri意格一开始打算另雇法国海军军官斯恭赛格作为自己的技术副手,但林义哲和法国雇员们尤其是船政总工程师达士博相处ri久,认为达士博出任副监督较为合适,而且在达士博来中国前,ri意格便对其到中国后的职务多加许诺,称监督中若有一人离开,就由他接替职位。在林义哲的坚持下,ri意格履行诺言,任命达士博为船政的副监督。

    对于船政来说,这些人事变动都是很正常的事,但ri意格竟然也一丝不苟的向法国海军部做了汇报,这当中的意义其实是不言自明的。

    仅仅是人事变动这样的小事,法国海军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可见其对中国海军发展的“关切”程度。

    事实上,熟知历史的林义哲知道,在晚清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中国海军对西方列强来说,是没有多少秘密可言的。

    虽然现在,这个矛盾还不算很突出(中国海军连一条象样的军舰都还没有呢)。

    但是,林义哲觉得,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敲打敲打这个法国人了。

    当然,林义哲的另外一个目的,便是这个法国人头上的那位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

    “ri意格先生,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朋友之间就应该做到坦诚,我作为您的朋友,觉得有责任提醒您一些事情。”林义哲诚恳地对ri意格说道。

    “请说,我的朋友,不要有任何保留。”ri意格象是知道林义哲会这么说,他搬过一张椅子,请林义哲坐了下来,然后在林义哲面前坐下,专注地倾听着。

    “ri意格先生,我知道作为法兰西帝国海军的军官,这是您的职责,我个人表示理解,没有指责您的意思。”林义哲说道,“但是您肯定知道,我国的政治制度和国情同法兰西帝国有很大的区别。ri意格先生在我国任职多年,对我国的情况非常熟悉,想必您对我国的那些专门负责弹劾他人过失的官员也是非常了解的吧?”

    听到林义哲说起言官来,ri意格的脸se不由得一变。

    ————分割线————

    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